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七章背後的勢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七章背後的勢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抽筋到自然醒,哥們打葉凡當然想不透了,這個,曹勇當然是看在盧偉的面子上的。..

既然想打入盧偉那個圈子中,盧偉都叫葉凡大聳了,剛才自己老著臉皮沒叫葉凡一聲大哥,反而是葉凡搶先下了嘴稱自己曹老哥。

曹勇心裡還有絲絲後悔。

暗罵自己還是拉不下臉皮什麼的。

所以這次選第二頭目的事曹勇是一定在力挺葉凡上位的。

因為這是魚泰提的建議,魚泰此人也不凡的,曹勇知道魚泰的家世。

「葉哥,既然曹哥,魚哥都說了,這事就這麼定了,我看你也沒必要再推辭了,再推就過了,呵呵。」

錢洪標人還是較直,豪朗的笑道。

錢洪標今年出了,也是正處小但人家魚泰都喊葉凡葉哥,而且極力推薦葉凡當二頭目,說明這個看上還有些稚嫩的年青人肯定有來頭的,所以他也不敢再託大,乾脆也直接稱呼葉凡葉哥了。

最後葉凡見也推不掉了,也就點頭先是應承了下來。

葉凡心裡突然一動,借口到衛生間打起了電話,問道:「貞瑤,還沒到啊?。

「堵車,正堵在路上,估計還得幾分鐘,對不起了。」

宋貞瑤相當有禮貌,不像蘭閱竹冷冰冰會磕襯人。

「貞瑤,前次你可是叫我凡哥的,這次為什麼不叫了,呵」。

葉凡老著臉皮,乾笑著。

「那次」我」情況特殊」現在還怎麼叫?」宋貞瑤在車裡搖頭,有些羞澀,因為她突然想到了那天在魚陽時葉凡衝進公安局救他的旖旎情景。

那個時候摟抱著她,而她是雙手環勾在葉凡脖頸上像只村袋熊掛在他身上」,「呵呵,那算啦。」

葉凡有些失落,嘆了口氣。

看來自己還沒有撞進宋貞瑤的心窩子里。

「良久,電話里突然又傳來宋貞瑤小聲的話語道:「那」我以後還是叫你凡哥就行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心兒直跳,快彈出來了。

「呵呵,堵車了,幾分鐘後到葉凡沖大家笑道。

幾分鐘過後,包間門被輕輕敲響了。

葉凡知道肯定是宋貞瑤到了。

趕緊起身去開門。

其他四人坐哪兒,脖子伸得長長的也想看看葉凡請的客人到底是何路神仙。

不過魚泰四人都有這般心思,暗道葉凡只不過一個躲在偏僻旮旯的副處,在水州能認識什麼人。

估計即便是以前的大學同學的話也不過才畢業一年,級別絕對不會過副處的,也許還只是個小科員,這個常例是見得多了,葉凡的提拔只能說是個小例外。

所以,四人都有點託大,沒出去迎迎。

「對不起,堵車,所以來晚了點,讓你久等了。」

宋貞瑤一身杏黃色裙擺,適中的鼻子上還冒得有點細微汗珠子,淑女形集很是正點,葉凡在心底里大大的驚嘆了一番。

暗道真是越來越有溫婉的妻子形象了。

其它像是魚泰,錢洪標、衛鐵青不認識宋貞瑤,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不過當曹勇乍一見到宋貞瑤,驚得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個。

大跨步上前,連身子都有些自然微彎著了,打了個招呼道:」是宋姑娘到了,想不到宋姑娘還是葉老弟的朋友「宋姑娘,曹哥,你也認識宋姑娘錢洪標忍不住了,問道。

潛意識裡覺得這個宋姑娘好像有點身體份似的。

「呵呵,我們領導的千金,我怎麼會不認識。」

曹勇隨口笑道。

「領導?。

錢洪標,衛鐵青,魚泰三人在心裡念叨著,開始在頭腦中撥尋掃描。

因為曹勇的領導那可是不得了啦的人物,曹勇已經是省委組織部里一正處級別幹部了,那他的領導至少也得是組織部里副部級的高官了。..

省委組織部里副部級及以上的高官裡面只有一個姓宋的,那就是組織部部長宋初傑。

一想到宋初傑,三人心裡悚然一驚,也坐不住了,感覺那屁股似乎有點熱,所以趕緊站了起來,一個個都微笑著跟宋貞瑤打著招呼。

心道:「想不到,不敢想,想不到這位葉老弟真是大有來頭。

居然能請到省委組織部部長的千金,他倆到底是什麼關係,不會是戀人關係吧,如果是的話那就得重新審視這位葉凡同志了。

難怪陞官升得如此之快,有宋部長罩著,帽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如探囊取物般輕巧,以後往上爬也順溜,前途無量四人也是恍然大悟。

好像心有靈犀一般,跟幾人回應過後。

宋貞瑤居然甜甜的說道:「凡哥,爸叫你有空到家裡去坐坐。」

「啊!開始攻入家門了,好像宋部長已經點頭了,是不是說已經初步的同意了牛凡跟這位貞瑤姑娘的關係。

看來這位姓葉的哥。

能成為南福省組織部部長的乘龍快婿六「衛鐵青四山晃咒驚,都在暗暗思忖著怎麼跟葉凡同志接成更緊密的兄弟關係了。

衛鐵青也有絲絲後悔,早知道是這般情況的話剛才那大頭目的位置應該讓給這位葉凡同志的。

雖說有點奉承拍馬的嫌疑,但這個絕對值的,現在想換過去都沒機會了,也太功利性了一些。

曹勇更是在心中暗暗慶幸剛才的英明果斷決定,一絲失落全煙消雲散了。

魚泰也在暗中揣測,盧偉會認葉凡為大哥,是不是知道這位葉哥將要成為宋家的女婿。

不過這個念頭眨眼間就被魚泰給否決了,盧偉的家世也不簡單,應該沒有這般勢利的。

一個組織部長還沒到讓盧偉這種世家公子如此巴結的地步。

因為盧家在省委常務裡面也有人。

而且盧家有二人還在京城部委里任職,聽說其中一人還是副部級高官。

另一個也是手掌重權的司長。

「嗯,等開學忙過後就去。」

葉凡心裡一頓,趕緊說道,心裡也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宋初傑怎麼可能叫自己去家裡坐坐,難道宋初傑真的看到了自己的能力。

不過這等念頭一瞬間就被葉凡給否決了,自己也沒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能讓堂堂的省委組織部部長另眼相看。

叩叩叩」,敲門聲又起,宋貞瑤笑道:「趙姐,現在才來啊,我可是比你還早起步的。」

「又是趙家那趙四小姐,奇怪了,趙家的根基在京城,這個四小姐整天呆在水州幹嘛?」葉凡心裡咕嚕著,正相打招呼。

可是人家趙四小姐卻是嫌他反應太遲鈍了,有些尖酸,笑道:「看來我們的葉大主任不歡迎本姑娘了,來蹭碗飯都板面,哪我立即就走。」

「誰說的,就差沒來得及買鞭炮了,不過,這店裡估計也不讓人放的,呵呵,」葉凡趕緊站起,苦笑著迎合。

「趙姐,坐吧,別理他。

一個指頭大主任,有啥傲氣的。」

宋貞瑤也沒好氣的白了葉凡一眼笑罵道。

「趙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四位都是我朋友,魚處、曹處、衛廳長、錢處。」

葉凡趕緊想岔開話掩飾過去,生怕趙四小姐又生出什麼事端來。

拿她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此種女人是惹不起最好以躲閃為主。

「哦!來頭都不小嘛,都是處以上的。

而且還有廳級的。

這就是你的朋友,嗯1趙四小姐嘴裡帶有一絲隱晦的輕視,只是不怎麼明顯罷了,不過魚泰、衛鐵青等人也是老官場油子了,怎麼會聽不出其中的味道。

魚泰看葉凡面子上沒作,忍住了,可是錢洪標並不認識趙四姐,如果是宋貞瑤略帶點輕視也許老錢不敢吭聲,人家背後有組織部長撐著。

你趙四小姐又算是哪裡冒出的一根蔥,居然如此的自視傲狂。

所以錢洪標先忍不住了,也是略帶調侃味兒,笑道:「看來這位趙小姐身邊肯定是高官貴少雲集,咱們這些小角色當然是不入某些人法眼了。」

錢洪標那話相當的尖刻,是個人都聽得出來的。

宋貞瑤不吭聲,知道剛才趙四小姐的作派也有些過了,明顯是不給葉凡面子,他的朋友有氣撒點出來也正常。

葉凡心裡一暗,暗道不好,肯定要糟。

心道:「這趙四不要說你老錢惹不起,就是一些地廳級大員也惹不起的。」

果然!趙四小姐撐不住了,何曾受過如此的氣,臉一板,笑道:「高官貴少倒沒見到幾個」不過好像剛才就有一個跟班,叫什麼名字,我想想。」

趙四小姐小嘴兒輕撅著十分的迷人。

好像真在想問題似的。

「不就是那個許通嗎?是不是又送吶朵來了,真是煩人,趙姐踢他走了沒有?」宋貞瑤有些鬱悶的搖了搖頭。

一語雙關,一來是證明給錢洪標看看。

人家趙四小姐的確面子大,二來也想解解圍,生怕四姐又什麼神經了,弄得晚上這餐飯都不歡而散了。

回去又得在自己耳旁嘮叨個沒完沒了。

這次來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能把葉凡的「後宮玉顏丸。

再撈兩顆出來。

女人這個東西,一旦入了美容這個誘人瓮子,想拉出來絕對難的。

「許通是何方神聖啊!趙小姐,能否介紹來給大家認識一番。

呵呵呵,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錢洪標繼續尖酸跟進,葉凡嘴邊一陣子抽搐,差點了起來。

「是嗎?咯咯咯」那我還真得把我的跟班許大少請過來讓這位錢處長認識一下。

哼1趙四小姐慍怒了,掏出電話就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