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八章跟趙四小姐掰手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八章跟趙四小姐掰手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龍軍大俠人就砸了二張月票,謝「趙姐,來來來,吃飯怎麼樣?弄那麼多蟲蛾子幹嘛,肚子應該餓了吧。..」

葉凡趕緊站起打圓場,像魚泰、曹勇等人只能微笑著面對各人不吭聲。

也不好插話。

那個衛副廳長到是沖老錢使了幾個眼神。

不過估計是錢洪標脾氣太臭。

裝著沒看見,繼續跟趙四小姐姐掰手腕。

葉凡當然是最急的了,這錢洪標的家世不知道如何,但從他目前的身份地位來說不就是交通廳建設處的一個處長,其家裡即便是有些來頭估計跟趙家這種京城大戶還是沒有可比性的。

他跟趙小姐掰手腕的確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而且現在又整出了一個,許通來,此人葉凡卻是記憶深刻。

前段時間在勁暴歌舞廳里此人就是跟獵豹一營營長梅亦秋的弟弟一夥的,差點跟自己這邊與齊天硬扛了起來。

後來齊天透露,許通就是水州市市委書記許萬山的兒子,難怪如此的沖。

許萬山也是省委常委,雖說在常委中排名比齊振濤低了許多。

但好歹也是常委,而且一手操控著水州這個省會城市幾百萬人的生活,權力不可謂不大。

所以,葉凡不出面不行了。

如果真讓趙四小姐把許通這個大少給招來就怕會惹出更糟糕的麻煩事來。

當然,葉凡也不是怵他,只是嫌麻煩罷了。

不過葉凡的苦心人家趙四一點都沒領情。

此女人詭異的沖著葉大大嫣然的一笑。

說道:「沒事,飯咱們慢慢吃。

我的跟班叫來付款不是更好嗎?咯咯,」說完硬是打起了電話,很沖的說道:「許通,馬上到「老王獸記湯,來,記得錢多帶點。

本姑娘今晚上要多喝幾杯。」

打完電話后笑眯眯的沖葉凡和錢洪標笑道:「錢處長,等下許大少來了大家都是朋友。..

好生認識一下。

也讓錢處長開開眼界,知道我的朋友也不會太丟人了。

咯咯咯,」說完后一頓小聲的母雞下蛋樣磕蕪笑得葉凡同志心裡直打寒顫小趕緊溜去上廁所了。

有些尷尬的喝了幾杯,幾分鐘過後,門輕輕被人推開了。

來了兩男,一個正宗的許通許大少,現在省檢察院反貪局直屬一處任副處長。

另一個葉凡也認識,聽說是省委督察室主任繆思成的兒子繆剛。

聽說在省公安廳偵查局一個下屬的處室當處長,此獠理著個大板著。

跟許通那中分的漢奸少爺頭正好相配。

「趙姐咋不早說,早說的話我把整層包下來。」

剛打開門,許通早就樂呵呵地豪情大了。

「是嗎!現在也不遲」趙四小姐正講到這裡,許通卻是條件反射一般。

退後了一步,一臉驚愕,朝著葉凡哼道:「山不轉水轉,水不轉路轉。

想不到咱們又碰面了。

這次無論如何老子不會讓你再溜走了。

前次有齊天在撐著,這次看你小子還能叫出什麼硬茬來罩著你。」

許通嘿嘿乾笑著,一旁的謬剛也是一步就橫跨了上去,好像是為了防止葉凡逃跑似的攔在了他面前。

此獠嘴裡陰燦燦笑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往裡鑽,前次給你變老鼠溜了。

這次看你往哪溜,哈哈哈」奇怪的是趙四小姐那好看的眉頭卻是微微的皺了一下,估計是心裡有些不爽,不過也沒吭聲,轉念居然在臉上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猜也猜到了許通一夥居然跟葉凡有間嫌。

遂也樂得坐一旁看熱鬧,倒是不想出頭了,倒是許大少如何的羞辱葉土鱉。

在趙四小姐心裡算計著,葉土鱉跟許大少扛的話鐵定吃虧,這個勢力相差太過於懸殊,一點懸念都沒有的。..

不過等下不知貞瑤是否會站出來支援。

趙四眼珠子一轉,已經打定主意了,頭湊近貞瑤耳旁嘀咕了幾句。

開始的時候宋貞瑤連連搖頭小外加擺手,不過一會兒,好像被趙四說服了。

居然也點了點頭,看來葉土鱉這次這臉是丟定了。

「許通,你這話什麼意思。

這裡是老王獸記湯,不是閻羅地府。

你們,也不可能會成閻羅王的。

我葉某人想來就來。

想走就走,跟你們有啥關係?」葉凡也是冷冰冰回應。

「哦!嘴皮子還挺利索的。」

許通居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轉頭朝著趙四小姐,說道:「趙姐,是不是這小子惹著你了,要不要我好生給趙姐出出氣。」

「出氣!算啦,這種從農村來的山裡人,性子野著呢,我惹不起。

等下」趙四小姐變臉如翻書,居然有點委屈樣子搖了搖頭,葉凡知道她在作戲,純粹就是想讓自己出醜罷了。

一旁的錢洪標眉頭一皺,正想出頭時卻被身邊的衛鐵青給瞪了一眼只好按耐住了。

復那眼力勁很準的,看出了眾位叫許通在省城如此的濺沏搬廢,肯定背後有大背景的,他本人倒是不足為慮,不過二十四五歲,頂天了一個正處級。

背後的不知明的人才是令衛副廳長如此忌憚的人。

省城是藏龍虎之地,衛鐵青在農業廳也混了不少時日了。

深知這潭水的深,能把你吞噬了一點渣毛都沒得剩的。

像自己這樣的副廳在地市一級還有一把刷子,在省城根本就算不上官的,太多了。

「呵呵,剛仔,這裡有人公然調戲婦女。

你這個正宗的警察在場,正好可以伸手管管了,不然民眾得告你不作為的許通陰森森笑道。

掃了趙四小姐一眼,見她沒什麼反應,也就放心了。

他還真有些怕這個姓葉的跟趙四小姐也有瓜葛。

那自己被趙四小姐玩弄了一陣子,人家趙家反過來還認為自己做得不妥那就得不償失了。

趙家是京城豪門,在軍隊中擁有著舉足重輕的地位。

許通的父親現在貴為水州市委書記,省委常務。

想更進一步的話如果能擁有軍方這樣的同盟支持的話那個可能性就更大了。

省委常委都是副部級及以上的高官了,想小進一步都難於登天的,因為處於金字塔頂端的位置是越來越少了。

所以,許勇吭兌趙家深受趙老爺子寵愛的趙佳貞趙四小姐還逗留在省城水州的事後一直以來就展開了猛烈的攻勢。

前次聽說趙家跟齊家有聯姻的傳聞,許通當時聽了如遭雷擊。

可爭又爭不過齊天,比家勢什麼的許家又略遜齊家一疇,弄得許通鬱悶得直想吐血。

不過後來齊天鬧了個自殘,估計這事就黃了。

所以才又使得許通的心又活躍了起來。

不過趙四小姐這個人擁有著蔑視天下的女威,而且趙四小姐沒有走從政這條路子,自己手頭上有一個公司,估計也有著幾千萬的資產。

憑著趙家的家世,估計那公司的錢也會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多的,像此等冒似武則天似女人也不怎麼好相處。

許通送的花都快能載種一畝地了,不過趙四小姐那邊卻是沒有什麼動靜。

沒有表態,連個好臉色都沒給許大少留下。

許大少雖說憋屈得想撞牆。

但趙家又惹不起,許通知道一時之間是不可能攻下趙家這個堡壘的,所以打定主意,決定來個溫水煮蛙,慢慢來。

「那是,在高檔酒接調戲良家婦女,這個」。

繆剛配合著,兩人在演雙簧。

不過一道聲音打斷了他的後續話語,是錢洪標忍不住話了。

說道:「你憑什麼認為葉哥有調戲良家婦女,這裡的兩位姑娘都是葉哥的朋友,何來調戲一說」當,雖說你在公安系統。

但隨便污衊也是違法犯罪的「嗯!錢老弟講得沒錯,咱們葉哥本來就是在這老王獸記湯店請宋姑娘的。

後來這位趙姑娘又是宋姑娘的朋友,而且跟葉哥也認識,什麼時候在你嘴裡居然變成了調戲良家婦女了。

同志,你也太會混淆黑白,搬弄是非了。

跟自己朋友吃飯都能給你說成調戲,也不知你這個)公安,呵呵。

如果公安都像你這樣子當,那天下還真會大亂的,呵呵魚泰也坐不住了,想起了盧偉的委託。

權衡利弊之後認為,即便是這位姓許的有些來頭,但盧家也有人在省委常委席里,未必就怕了他。

而且盧家是水州古老的四大家族,如果今天不站出來,以後葉凡這個大哥真的受了委屈,估計盧偉得跟自己翻臉,因為盧偉在電話中講得非常的慎重的。

「呵呵,跟趙小姐是朋友,我咋沒聽趙小姐說過許通裝著十分驚訝樣子,轉頭朝著趙四小姐笑了笑,指著葉凡,問道:「趙姐,你認識此人嗎?。

「不認識?」趙四小姐很是乾脆,直接就搖了搖頭,差點沒噎死,葉凡同志,知道這娘們以前來魚陽時受過自己的氣,估計現在開始秋後算賬了。

「媽的,這女人真是反覆無常,性格多變,以後真得小心點,別給她賣了就是了葉凡心裡想著,有些生氣了,橫眉一動。

冷森森哼道:「趙四,你真的不認識我嗎?再說一遍?」「不認識就是不認識,怎麼啦?你一個鄉下來的山野人硬要本姑娘認識是不是?你,還沒那個。

資格邪哼1趙四小姐耍起小姐性子來了。

胡來了,根本就不承認了。

看來是鐵了心要讓葉凡難堪了。

一旁的宋貞瑤看不過去了,砸巴了一下小嘴想說什麼,不過給趙四小姐狠瞪了一眼后只好又閉上了小嘴。

「唉」女人的腿月的天」。

錢洪標在一旁嘆息著搖了搖頭。

「趙姐他罵你1許通突然喊道,一臉的得瑟,估計是想看錢洪標倒霉的樣子。

</font>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