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九章三角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九章三角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罵我,罵我什麼。..,趙四小姐轉頭看著錢洪標,有魚俄八蟲了。

「說你變得快,說變就變了許通在一旁嘟嚷道。

「姓錢的,你給我說清楚,我怎麼說變就變了?」趙四小姐露出了一絲猙獰之態來。當然,這種猙獰還是很美麗的那種猙獰的。

「難道不是?」一旁跟錢洪標是鐵竿的朋友衛鐵青是再也忍不住了,看著趙四小姐那咄咄逼人之態冷言哼了之句。

「哪點是?」許通抬起了頭對哼道。

「剛才你們還沒到以前趙小姐還跟我們打了招呼,而且是這位宋姐的朋友,才知道她跟葉老弟認識的,這轉眼就不認識了,這不是說變就變是什麼,而且變得哪個也是夠快的。坐火箭也追不上的,呵呵」衛鐵青一臉的調侃樣子。

「你是什麼人?敢這樣跟我們許少說話,知道許少嗎?」一旁的繆才感覺有些丟面子,狠話了。

「不認識?」錢洪標和衛鐵青都晃了晃頭,不以為然樣子。

「連許少都不知道,那你還在這水州混什麼?這水州城政府里的第一把交椅就是我們許少的老子坐的,哈哈哈」繆剛一臉的得瑟,果蔡收到了奇效。

不但錢洪標和衛鐵青,就連魚泰和曹勇的臉色都微微變了。

這水州城坐第一把交椅的肯定就是市委書記許萬山了,而且人家還是省委常委,魚泰四人不震驚都不行了。

葉凡故意不說破,也是想看看此刻四人的表現。通過相面術和鷹眼相結合下觀察,葉凡也大致能揣測出四人的心理了。

魚泰的失態是瞬間就恢復了,說明心裡閃過了一下後悔的念頭。..不過立即又被先前支持自己的念頭佔據了。

曹勇變色的度慢了一點,說明他也有可能支持自己。

倒是錢洪標居然是冷冷的在笑,好像一點也不怕似的。也許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念頭了,反正許少,後悔也來不及了。

只有衛鐵青的表情十分的複雜,看上去那失存只是在眼眶中閃了一下,可以說是一閃即逝,猜測不出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錢洪標,你還敢說本姑娘變臉變得快嗎?」趙四小姐表情淡然,好像沒看見幾人的失態似的,也許她認為這只是人之常情,最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了。

「說了就說了,你本來就是,本人也沒什麼不敢見人的。」錢洪標嘴照樣子硬。當然,他也知道,那個自己惹不起的許少只是這個趙四小姐的跟班,那她豈不是背景更深,不然這位水州城書記的公子。許大少爺怎麼可能舔著臉來巴結她。雖說她長得相當的有風雅,但以許少的勢力,難道還怕撈不到好姑娘?

「好了,趙四,今晚上你鬧也鬧夠了,我連問過兩聲,你都說不認識我。那好,以後咱們還真的不認識了。哼1葉凡出頭了,冷哼著,沖宋貞瑤說道:,「雖然趙四是你的朋友,但既然都這樣子的我也想說一句,這個包廂是我們包的,我們這兒不歡迎她,請她出去

「姓葉的,你敢」。趙四小姐和許通居然同時喊了出來。

「我有什麼不敢,這是我的包廂,我有權叫無關的人出去。呵呵」。葉凡居然笑了。如果齊天在場的話就知道,這是大哥要脾氣,某人要到大霉的先兆。

「本人今天要這包廂要定了,滾蛋的是你們,快滾1許通大馬金迪呂矗跟葉凡較上勁了。..

「趙姐,算啦,別鬧了,咱們開飯吧」。這時宋貞瑤見再不出再估計會更僵了,所以說道。

「不行!今天晚上我們就在這裡吃飯。我不喜歡跟一群土包子同桌吃飯,叫那個姓葉的帶人走趙四小姐勢氣高昂,兩隻眼中彈射出冰碴一般的寒芒來,看來較真了,其實是胡攪蠻纏罷了。

「咯咯咯」許通,你好像是在這裡要強佔別人訂下的包間喲?」一道天鞋般好聽女音從沒鎖緊的門縫裡傳了進來,隨著門被推開,走進來了一身裙擺的女軍官梅亦秋來。

「梅」梅」是梅姐來了,快請坐」許通人一激靈,慌得彈站了起來。他可是相當怵梅亦秋的,因為此女可是揚言要剃掉男人那地方吊毛的火辣女子,那是因為前次有一隻癩蛤蟆想吃梅亦秋這隻天鵝,最後差點被梅亦秋指使著手下女兵剃光了那個所謂的大少的吊毛。

當時許通就在場,親眼所見,雖說最後在眾人相勸下沒有真那樣子干,但許通知道如果真惹著梅亦秋了她真幹得出來的。許通可是

而且梅亦秋的父親是嶺南大軍副司令員,爺爺更是軍委委員。梅家在軍方的勢力跟趙家相比雖說略遜了一點,但也很具有份量的。不過,他們兩家卻是分屬不同的陣營。梅家雖說比趙家遜,但跟水州的許家相比還一大鱷的。

許通這個時候只想溜之大吉了,就怕夾在梅趙兩女之間成了夾心餅乾那自己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隨便一家站出來就能輕鬆的搞垮許家的。

不過許通的擔心真成為了現實,趙四小姐真跟梅亦秋對上眼了,兩女互相打量著對方,趙四冷聲哼道:「你是誰?憑什麼管許通的事,這裡還輪不到你作主,給我滾出去。」

葉凡也是感覺頭有兩個大,怎麼就會在這裡碰上梅亦秋。自己很可能會成為兩女爭論的夾心餅乾的。所以,採取的是觀望的態度。

「哼!我是看不過去了才進來的。這包間明明是人家葉凡先生包下的,你憑什麼罵人家是土包子,葉先生哪裡土了?還要趕人家出去,太橫了點吧,雖說你趙家有權有勢,但也不能這般的欺負人。」梅亦秋話中夾著槍子兒直往趙四小姐身上招呼過去。

「你怎麼知道我趙家?趙四小姐看著梅亦秋一臉的震驚,轉頭沖葉凡問道:「她是誰?她憑什麼進來為你打抱不平?」

趙四小姐的話語中好像隱隱的有點變味了,給魚泰等人的感覺就是此女莫非在吃醋了。

這一下子好像演變成了兩女在爭一個男的了,真是詭異。魚泰、錢洪標等人差點傻眼了。

但這種場合自己還是莫要作聲的好,弄不好這兩個女的都跟葉凡有些什麼關係,自己等人冒然摻和進去肯定會兩頭不討好的。

俗言說夫妻打架,床頭吵床尾合。

所以幾人乾脆裝著品酒似的小酌著酒。其它他們今天喝的是啤酒,啤酒注重狼飲,有啥好品的,一股餿酸味兒。

「呵呵,她是誰,跟你有關係嗎?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又憑什麼這樣質問我。咱們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剛才你可是當作大家面說了,咱們不認識,不認識什麼意思,意思就是陌生人,對一個陌生人我有必要告訴她什麼嗎?好笑1葉凡似笑非笑,調侃著。

決定好好的打壓一下趙四小姐這隻狂傲的天鵝,越是高傲的女人越要想辦法打壓祝

她們猶如一匹桀驁不馴千里馬,咱們就當伯樂就行了,只要剔除了她們的野性,馴服了她們,以後就好相處了。

「你」趙四小姐氣得身子骨都在抖瑟,指著葉凡被噎住了,可又找不出葉凡話語中的毛病予以攻擊。

轉頭掃了一眼有些躲閃的許通二人,眼珠子一轉,叫道:「許通,還不請他們出去,這包間可是咱們的。小

趙四眼珠子一轉,又想到了一個能令葉凡丟臉的法子。在趙四的心裡認為,憑著許通的能耐還擺不平這「老王獸記湯,的老闆不成,王老闆還想不想在這水州城開店了。

不過趙四沒想到的是拿她跟梅亦秋相比的話許通更怵的人卻是梅亦秋。這個並不是說京城梅家的勢力比趙家勢力大,主要是因為梅亦秋自己本人很可怕,已經在許通的心中留下了一個難以抹滅的陰影。

趙四小姐手無縛雞之力。如果許通大少什麼事做不好最多挨罵一頓了事。

梅亦秋就不同了,也許當場飆扭斷了自己的手腳都有可能。那個。「剃毛。的圈內典故可是令許通相當忌憚的。

「趙,,趙姐,」我許大少那臉上的汗珠子都快成黃豆大了,一顆顆相當的明顯,掛在腮邊。

一旁的繆剛當然是更不敢吭聲了,就怕趙四把火燒到自己身占,抑或被許通抓去當了替罪羊。

許大產的表現當然更是令圍坐在桌子上的魚泰、錢洪標等四人暗暗咋舌。

對於四人來說,許大少的身份就夠嚇人的了。非常詭異的就是堂堂的許大少在那個梅姑娘和趙姑娘面前好像變成了小嘍羅一般,真有些匪夷所思。

那這趙家跟梅家的背景那不是深到海里去了。估計這兩個女子都是來自京城世家了,如果說是省里的世家憑著許通老子的能量應該不會怵到如此地步的。

四人從兩女身上滑到了葉凡身上,想不到這位姓臆能量如此的大,居然能引得京城兩位太子女生了爭執。,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