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一十章中將少將齊上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章中將少將齊上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且旁好像懷有個省委組織部部長的千金在坐著。..在曰一叭說也是極品太子女了。不過這位姓宋的姑娘好像很低調,人也很溫婉。

不過那臉色好像也有些憂鬱,嘴一直在自動著,只是沒出聲音來了,估計也是不滿了。

難不成是三女同爭一男,這個可是就是大戲開場了,搞三角戀了,真是刺激。

這個時候魚泰恍然大悟,暗道:「難怪葉哥能弄來那麼多的錢,估計就是這幾個姑娘在背後幫襯著的。想陞官還不容易,前途無量啊1

魚泰從盧偉處知曉葉凡的底細,不會把他想象成是從京城裡來的太子爺什麼的。

可是不清楚葉凡狀況的衛鐵青,錢洪標,曹勇三人就不同了。一直隱晦的拿眼瞅著葉凡,在揣測著這位姓臆是不是真是京城裡下來鍍金的太子爺,不然怎麼會引起三女起波瀾。

「怎麼啦許大少,留汗啦?還不走,你留這幹嘛?」梅亦秋那臉一放,許通腿兒一顫,也顧不及太多了,趕緊乘機想溜了,沖著趙四和梅亦秋點了點頭,說道:「梅姐,趙姐,我家裡還有事,先走了。」

許大少剛轉身卻被後面的一聲冷哼給硬拽了回來,趙四覺得那臉丟大了,聲音大了許多,怪聲怪氣,說道:「許通,這位梅妹子是你什麼人?你如此的聽話。哈叭狗一般,難不成是你家那位。咯咯咯」男人嘛,不能太怕那個?」

趙四的話語相當的尖刻,居然把梅亦秋說成了是許通的老婆。這下子可是令得梅亦秋大惱了,許通感覺自己有些卓乎了,快找不著北了,當然不是驚喜了,而是恐怖造成的了。

暗暗叫苦道:「我的趙姑奶奶,我敢娶接家那位千金嗎?咱還想多活兩年。不過即便是想娶人家也看不上咱的,給你這一鬧我是完蛋了,等下梅亦秋肯定會大撒氣的,死定了1

「咯咯咯,,趙妹子,我看許大少好像正適合你的。..剛才許大少不是你請來的嗎?跟班啊1梅亦秋那嘴一點也不輸的,居然把許通貶成了趙四小姐的跟班面。

場面是越來越不像話了,宋貞瑤池砸了幾次嘴終究沒有說出口,一直拿眼看著葉凡。

「好了,兩位姑娘,爭個沒完沒了的。全是一些閑話。我還要吃飯,兩位姑娘願意吃就坐下一起喝幾杯,不願意就請自便。」葉凡往那兒一坐,板起了臉孔哼道,下了逐客令。

轉頭,居然笑了笑,沖許通喊道:「許大少,要不要坐下來一起喝幾盅?」

「不了。我還有事先走了。」許通應了一聲,趕緊,如喪家之大一般跟瓚剛拉開門溜了,再也不敢瞅梅亦秋和趙四一眼。既然葉凡話了估計趙四和梅亦秋不會硬要留難自己了,此刻不走更待何時。

不過許通在轉身的那一剎間小那臉上的陰狠和猙獰之相在葉凡的鷹眼下卻是瞧得清清楚安的,知道今天跟許通的這段梁子是越結越大了,想解開都難了。

「管他個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葉凡在心裡狠狠地吼了一句。

「多!梅妹子,我跟貞瑤是姐妹,貞瑤跟葉凡又是好朋友,所以我只好留下了,我不能拋下貞瑤妹子一個人走了是不是?為了朋友嘛1趙四小姐似笑非笑沖著宋貞瑤說完話后,轉頭又掃了梅亦秋一眼。笑道:「梅家妹子,這裡好像沒有片是你朋友吧!所以,這個,你在這裡有些」

不過趙四最後那兩個。字「礙眼,沒有吐出來,宋貞瑤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好像是在證明趙四小姐講得沒錯,今天晚上是葉凡請自己,而自己又拉上了趙四來,所以趙四留在這裡是天經地義的無可厚非了。..

「糟糕!那個許大少一走,估計戰火將直接燒到葉兄弟身上了。唉」女人,到底為那般」魚泰四人在心裡嘆息,為葉凡同志即將遭受到的厄運默哀。

當然,四位同志全作了啞巴,這個時候還沒弄清三女跟葉凡的關係,所以四人絕不可能把三女當敵人對待的。說白了也許這個是人家葉凡同志的家事,外人不好插手。

「咯咯咯,講得有道理。不過好像今晚上要走的應該是你趙家妹子,而不是我梅亦秋。」梅亦秋詭異的一笑,淡淡說著。

「哦!我倒是要聽聽梅家妹子賴在這裡不走的原因了。」趙四毫不示弱,笑了笑,軟語溫香中直擊梅亦秋。差點把梅亦秋這太子女貶低成賴皮女了。

梅亦秋不答趙四的話,轉頭沖葉凡,一臉正經說道:「葉先生,鐵團長說你是他拜把子的兄弟,說是最近水州城治安方面有些亂,一些亂

,川人很多,就像剛才就有人要趕你專泣種情況…分生是從鄉下小縣城來的,在水州人生地不熟怕被地皮混混打憂了,剛好我要到水州公幹,所以就叫我順帶著來看看。今晚上這種情況我也看見了,所以

「鐵團長,你說的是鐵占雄?」趙四沒忍不住,失口叫了出來。臉上隱現駭然的盯著葉凡掃了一眼,估計是梅亦秋說葉凡是鐵團長的拜把子兄弟給愕然著了。

鐵團長的底細趙四小姐當然不知道,不過,有次她去藍月灣基地找二伯趙括中將時才好遇上鐵占雄也在會客廳里。

當時趙四聽二伯叫鐵占雄鐵團長,也就沒放心上,把他當作二伯的手下了。後來無意中還使喚他給自己倒杯開水。當時鐵占雄也是笑眯眯的給趙四倒了開水。

不過後來鐵占雄一走,二伯趙括從衛生間出來後知曉了此事,那臉黑得能滴水了,劈頭蓋臉就把趙四給批了一頓。

當時趙四還不服氣,頂嘴道:「不就你手下一個團長嘛,我手忙不過來叫他倒杯茶又有什麼?前次來這裡玩那個師長還給我到茶了呢?一個團長,這又有什麼?」

「你呀你1趙括點了趙四兩指,不過趙括一向最疼這個侄女趙四了。後面語重心長,很是慎重,告誡道:「趙四,這個基地裡面顧天棋軍座你要尊敬,但是鐵占雄團長你更應該尊敬。其中的話我也不想多說。你記住了嗎?」

所以二伯的話一直都烙在了趙四心中,她也一直在揣測這個鐵占雄到底是什麼來頭。

多方打聽過後才曉得他是獵豹兵團的團長。不過趙四到現在還是沒鬧清楚獵豹兵團到底有年特殊地位,只是聽說比普通的軍特殊一點罷了。

「誰在直呼鐵團長大名?。突然背後傳來一聲威嚴的聲音。

大家轉頭一看,門口站著三個人,中間一個頭半百,雙眼開合有神,肩佩二金星加麥穩的軍官一臉嚴厲的掃向了包廂內。

「我的娘,中將1魚泰和衛鐵青、錢洪標、曹勇四人心裡重重的一抖,忙不迭地站了起來。雖說不認識此人,但人家那肩上扛的東西實在是太嚇人了。

要知道,南福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也不過一個少將,可人家還是省委常委。

門口站著的是什麼級別中將,那個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差不多就是跟省委書記,省長同級別的大佬了,不得不令人震驚了。

「趙司令,你好。」葉凡當然也看見了,趕緊站起上前打招呼,來的居然正是藍月彎基地司令趙據中將。

「二伯,你怎麼也來吃飯?」這時趙四小姐微感愕然後立即得意了起來,跑上前來拉著趙括的手,親昵的說道。當然,趙四是故意表演給大家看的。

「四丫頭,怎麼是你?趙括疼受的摸了摸趙佳貞頭。

「趙司令,您好1梅亦秋只好硬著頭皮打了招呼。

「梅丫頭,你也在啊!看來挺熱鬧的嘛!哈哈哈趙括掃了大家一眼笑道,斜了葉凡一眼,笑道:「葉小朋友,晚上是不是你請客?。

不過趙括做的動作卻是令得包廂內所有人,以及陪同趙括一起的幾個大校大吃一驚,駭然的瞪著葉凡,不知如此一個乳臭未乾的年青人是什麼來頭。

因為趙括居然走上前去,先伸出了手跟葉凡緊緊的握住才笑問的。而且那話語也有些奇怪,叫葉凡為「葉小朋友。那意思不是明擺著嗎?人家中將是把葉凡同志當朋友看待,而並不是後輩,估摸著是年紀差了幾十歲,所以改成了「葉小朋友」

「老趙,這位朋友是誰?。這時一旁站著的一個肩佩少將軍銜,身體魁武的中年人笑著問道。

「叫葉凡,老鎮,你可別看他年輕,聽說才力。不過跟鐵團長是相當的要好,稱兄道弟的,聽說還拜過把子的趙括淡淡笑道。趙括的一番話下來令得鎮湯成那雙眼中突然閃現了一道隱晦的亮光。不過很隱晦,一閃即逝。

「鐵團的拜把子兄弟,那我鎮湯成還真得認識一下鎮湯成伸手握了過去,葉凡因為不認識鎮湯成,只是自然的伸出了手,面帶微笑點著頭。

「葉凡同志,你可能不認識我的,哈哈哈」我叫鎮湯成,有空到省軍區來玩。

。鎮湯成爽朗的笑道,令得葉凡心裡一緊,暗道:「娘的,難不成是省軍區司令鎮湯成少將,省委常委。又遇貴人了,看來今晚是福星高照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