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大世家的勢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大世家的勢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歹鍺位閱,到底,支持拘午竿下的葉丹能專向拋拙,謝謝!

鳳三爺真名鳳舉穗聽說以前是走江溯、專門給人算命的先生口去年居然好運她算唯了許通的二件不算小的事,所以一舉取得了許通這個圈內人的信任,從此後就戍了許通這個圈子內的隱性的師爺,現在俗稱智囊。..

其實那是因為鳳舉德善於察言規色再加上事先踩了盤乎,根下了一番苦功,棋請了許通這個圈乎內幾個人士的一些鳥事,結果當然也就能預淵一些什麼了,在許通、伊岡等人眼中住戍了偉大的,先知,口

不過鳳舉德的確稱得上是信息靈通跟蠻封神榜當中的萬事通申公豹才得一拚。

鳳舉穗常常自吹說是這水州城內的事他知曉三咸。對於這一點許通等人也是合笑不語,知道此撩在吹牛皮勺水州城何其大,人口達幾百萬,每天才多少屁事兒生口想囊括這千千萬萬的事,除非是種仙。

「早就查過你們知道不知遏水州鞏古老的四大家族?」鳳舉德一付高人棋樣,再箭個墓鏡的證,加上他的瓜皮帽乎,活脫脫的一個古代算命」宇先生粉相了。

「四大家族這個我伍是知道一點,聽我宗老頭子鬧聊時說到過。

說是咱們水州城才古老的四大家族,分別是鳳、盧、孫、葉。好攙這四大世家歷史都比較久遠。

如果從家開始追溯到現在估計都才著近一千多年的歷史了吧口以長這四大世家都跟武林才點關係,家族中弟乎都練得才武北手能開碑桑石,隔空劈死人的級高手郁才。

不過現在嘛,估計也沒幾個人練武了,現在練點拳腳無非就是浩動一下筋骨舒緩一下身乎,強身健體,無非一些花把式罷了。..」許通淡然敘說,並沒把四大家旗放在眼中,認為那些都是些老黃曆了,不值得一捉。

「呵呵呵許少,這咋,只是者關四大世家的一點皮毛。耶偵是現在,四大世家的財宮集中起來也是一筆巨額款乎,狡近二三十億,勢力嘛更是不可小軌口」鳳三爺一臉種私,向住之色,說道。

「不可刁、硯?才啥!四個世宗加起來不過二三十億對咱們這些人來說當然算得上是巨宮了。

不過現在的水州宮估計一家就才幾十億家產了,香洪那邊的宮翁更多了。

就拿沈開家來說吧拿出去的韶也能抵上一家了口所以,這四大古老世宗也算不上什麼?

而且耶偵是再才嶄,家裡無人生上高官位置又才什麼可懼的?耍知道才杠才才我賺,權是燥嶄的工具。

沒棧人宗高官大佬們手婉一勒緊,滅了都才可能口你們沒毒見在合目,住住一咋,高官一句話就能滅了某個世家巨富。呵呵呵」曹鴨才些不屑,乾笑了起來。

「呵呵,曹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聽我先講完再說。就拿那只是處於第二位的盧家來說吧,現在的省委秘書長盧明珠就是盧家官面上的撐門人口盧宗在京城部委還才幾個高官,再加上盧家的財宮支持,你說說,這樣的世家可怕嗎?」鳳三爺又拋出了一救定時炸彈,差點沒炸蒙曹鴨等人口

全不信她盯著鳳三爺,問道:「真的假的?」

「估計是真的我也聽老頭子講過,好像說是盧明珠跟水州盧宗才瓜葛。不過,到底是不是木州盧宗人這個,疚老頭乎沒直明說,所以也不請楚口」許通倒是給愁了一下,今得其他幾人一下子相信了七八分口

「那」那樣乎說來,處於第四位的葉家來頭也不小了?」曹鴨才些遲疑著問道。..

「呵呵」絕對的不過煮目還沒查出葉家的真正靠山是詐?省委常委裡面好像也沒姓葉的,真是神私口跟你們說句實韶,舔這積查不出底細的世家最可怕了,你無意中得罪了他們,認為沒事,背後被人陰死了還不知道下手之人的詐。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不知者失敗的極豐是相當大的口

」鳳三爺晃了晃頭一塊我一杯的遼東洗刀乎下了他那皺巴巴的老肚皮。

此人也是怪異這皇城酒莊裡面幾百塊一杯的紅酒他並不愛,就喜歡整天從上衣兜里掏出他的燒刀乎,而且打制了個扁彤鑰壺,專門用來裝他的燒刀乎口一口悶一口的品著,倒真才點隱世高人的怪風雅秉性口

「難道一點跡象都沒才?不然咱們今晚還真得去,飛雲閣鬧鬧,順偵把姓葉的捉姦在床那就才得弄了。媽的!在水州這抉她盤上還才咱們許少不敢去的她方嗎?真是憋屈得很。」謬岡脖

伊少爺,你先詣詣乞,千萬不可輕舉妄動口雖說葉家官面上的人物還沒浮出水面,但葉家在洪黑方面絕對可以稱之為大家。錄近你們才沒聽說過勢頭正胚的,青草幫」四川幫,郁被人俗徹底打散了口」鳳三爺才些急了,檔她一聲把那個月扁平的特製鑰器裝的燒刀乎給硅在了桌子上,說道。因為他現許通的雙眼意動了一下,估計是才些極橙說動了。

」那個我當然請楚了公安部最近不是正在全國性打黑掃黃,青草幫」四川幫,咱們省廳早就看不過眼了,就乘這次機會一舉抓了幾個頭頭,小縷羅就一鬨而散了。在咱們目家,什麼幫都撻不起來的。咱們公安可不是吃素菜的,哈農農」理剛在省公安廳工作,頗為自役。

」呵呵搏少,你只知道省廳的那秋手事,你可能還不知道真正的內募。

省廳的那扯乎事只能算是明面上的事,真正促使省廳動手的卻是另才其人口

聽說其真正原目是囚為青草幫和四」幫,惹惱了水州葉家,他們可能不知道,咱們水州東城那塊她盤就是葉宗的手下在背後徑制的。

雖說現在不時興牧取什麼保護費什麼的了但在東城那抉北盤上,你們才沒現,才五成的舞廳歌廳才關娛樂方面的項目都是葉家人控制的口

各位都知道省城水州是個藏龍虎之拖,沒才三分三怎敢上粱山?背後沒才一點靠山的人你開個舞廳、迪吧,估計沒幾天就得被識識給鬧騰得散了不可口

人宗葉家開的這些才色場所全沒事,就是因為青草幫四川幫的人太過份了居然惹著了葉家,所以最後才社一鍋端了。」鳳三爺說得才理才據的,仔是今存許通菩人相信了幾分。

當然鳳三爺此人也的確才些能耐,連許通都不知曉的小道館息他也不知從何處打聽來的,這也許就是一些下九流高手的供生手段口

」難道就這樣寧放過姓葉的土鱉了?」沈開不滿她噴嘴了,其目的當然是想在許通菩人面好生表現一下。

要知道通過許跡背上許萬山這冬棧后,沈家的星輝集脈從中撈了不少工程好處的口

要知道水州城一年才多少大頂目耍上馬,筒單舉個例乎,比如說是市政府唯備在什麼執方搞個較大的頂目,這秘密沈家老早就知道了。

槍在頭在那她幾折騰點什麼出來,以後等市政府的大頂目一上馬沈家建的秩盤立馬身家面倍。

所以,曹鴨講的權是賺嶄的工具韌當才道理。才時一個詣息就能讓人些井明的育家掄存先機賺得盆缽滿隘飛

呵呵」當然不能算,敢跟咱們許少兆女人,活得不耐煩了口不過一個鄉下窮寺晃縣來的土鱉,也沒必要太過於重視,略施手段就能讓他簿回老家去抱著玉米棒手啃大蔥。」鳳三爺又露出了那一幅高人相口

」抱著亞米棒乎那個太便宜他了口至少存讓他一瘸一拐的底回魚陽去才對,不然難解心頭之恨。」沈開大少一臉燦爛的笑容,這廁一般來說唯備動根的時候往住都是一臉燦爛的笑容口所以圈內人士又送了個外號花里刺!

」不過葉家開的飛雲閣咱們暫時不能進去鬧騰,又如何把姓葉的小子抓姦在床?」搏岡才些頭大了,一時咕些沒軌口

給農給」搏少,你這是當局者迷啊!不能在飛雲閣動也行,難道姓葉的小乎一輩乎躺飛雲閣不出來了?只要會出來就好辦,水州城這麼大,還怕沒整他的她盤乙就拿那個女的來說吧,水州城外面天大她天,天當她來,執當床不是更好。

」鳳三爺半株著眼棵瑣的笑道高人亡相全沒掉了,恢復了其人那正宗的棍瑣老頭的本來面目。

好好好!到時錄光了那個妞,搞點東東讓他們喝下,兩人赤務各她抱戍一團,咱們拍下來的證住小極那執頭一送,估計明天那小子得柱個她淚乎把自己絡埋了才好口」曹鴨連聲叫好,掃了許通一眼又笑道:」而且是一舉兩得,趙四小姐一掃見這種桃色新聞,以後估計連瞧那姓葉的小乎一眼都帳得瞧了。」

」不過跟他一起的那妞蠻正點的才點可惜了,說不定還是個處口」搏月臉上惋惜種桔畢露,就差流點口涎了。

耍不讓瑪少先上了再行事」沈開打趣道。

」你小乎計打是不是。姓葉的玩的爛貨,你家縛少會看得上眼嗎?」搏目嘴上說著,不過心裡還是才些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