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一十五章後面跟著幾匹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後面跟著幾匹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曰,兄弟打卑,狗午祝你好這游游。..

「王安。我給你說過多次了,管好自己的嘴,不該問的千萬別問,該問的也得想好了再問,你那張破嘴啊,別盡給老子惹事。」沈開陰森森的哼道,令得王安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從骨子裡來說還是有些怵沈開的。

沈開此人面上看上去挺和氣的,不過。如果真惹著他了估計下陰手的事也沒少干。

不然,他家的集團公司也不會財那般快的。一將功成萬骨枯。其實此話用在商場也完全正確。一富誕生萬人窮。你不窮他怎麼會富,因為你的錢被他弄走了嘛!

咒卜吃街,好像附近就有一個,叫食王街,裡面有好幾百個小有名氣的小吃攤位,想吃什麼都有,不錯的一個地方。」宋貞瑤想了想說道。

「那就去嘗嘗。」葉凡點了點頭,兩人順路散步著走去。

溜了近半個,鐘頭。兩人閑散的走著,有點像是情侶散步。不過宋貞瑤較靦腆,跟葉凡講的話並不多,只是偶爾漏幾句話出來,到也沒有冷場了。這是因為宋貞瑤還沒適應這種一對男女逛街的情事。所以顯得生澀,而且害羞當然也佔了很大的份額。

在一個較偏僻的小巷子里倒是現了一個攤兵。四張小圓桌几個塑料凳子,此刻只有一張桌上有兩個客人要了幾瓶啤酒,一碟花生米和一碟荀香豆正在低聲閑聊。

攤主是一對中年夫婦,此刻也在忙碌著。那個洗得白的手推車上的簡易鍋灶上還掛了個牌子小老張牛肉麵。

「敢叫出老張牛肉麵來,說明此攤佔在附近估計還有點小名氣的,就在這裡對付一碗怎麼樣?」葉凡轉頭問身後的宋貞瑤。

「行,都快。點了,再不回去估計我媽得催了。」宋貞瑤看了看時間。

「你都是成*人了,你媽還管得這麼寬?」葉凡有些驚訝,覺得宋家的家教真是很嚴。..

「有什麼辦法,我媽從來把我當小孩子。給她講都沒用。稍微回去晚上就會羅嗦個沒完。什麼遇上壞人怎麼辦?被人騙了怎麼辦。耳朵都快生繭子了,我都快引了。不過,她是我媽,唉」宋貞瑤有些不滿地嘟囔著。

「你呀。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這是你媽把你當寶貝,關心愛護你了。我的貞瑤寶貝,快回來,別被葉凡那人販子給騙到外地賣了給人當媳婦兒就慘羅。哈哈哈」葉凡陰陽怪氣。打著哈哈。

「打死你這人販子,打,」宋貞瑤也給逗樂了,舉起拳頭追打了上來。

「想謀殺親夫了,哈哈哈」葉凡假裝害怕樣子逗樂子了。羞得宋貞瑤直翻白眼,不依不擾。兩人扭在了一起。

「羊子哥。你看那妞很清靈的,估計還是個處。」正在嚼著苟香豆的一個,平頭青年」夏了一顆香脆的茜香豆,有些淫蕩樣子笑道。

「嗯!有可能。那屁股丫還沒打開,跑起來雙腿還有些拘束。張開的幅度不大沒放開。說明這女的操她的人不多。或者說是她那塊田還未經男人開氫」那個叫羊子哥的長青年用餘光瞄了宋貞瑤一眼淡淡笑道。看來經驗老道,沒少女人被他開墾。此人又瞅了對面的平頭青年那嘴邊不小心流出的口水。小聲笑道:「三子,是不是耐不住火了?」

「嗯,這次跑路都跑了近一個月了,整個華夏都快逛遍了。人也累了好不容易到這靠海的水州,也該放鬆一下了,不然人真得給累垮了不成?」三子嘆了口氣,一臉的疲憊。

「放鬆還沒成?」羊子搖了搖頭,又掃了宋貞瑤一眼,笑道:「不過那妞的確不錯,在胯下**肯定很嫩的。要不哥等下把她給弄到那邊咱們嘗嘗鮮,如果真是個處的話也算是跑路的勞務費了,呵呵」羊子一臉的乾笑。..

「中!咱們先吃飽了再說。食色性也。反正得換地方了,嘿嘿。搞個處再走也值,」叫三子的雙眼突然閃彩。瞅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她身邊那個雛兒倒是有些麻煩」

「估計是個,學生仔,一個嫩羊仔,一拳頭就能讓他夢中去喊媽。」羊子嘴角動了動。極端輕視地瞅了葉凡一眼。

「兩碗牛肉拉麵。一碟苗香豆,五瓶啤酒,有雞屁股嗎,有的話來幾個。切成片蘸點醬,正好下酒。」兩人坐在了桌上,葉凡隨口喊道。

「雞屁股。咯咯咯,我說葉凡同志,虧你還是海大出來的那叫雞尾懂嗎?真是老土。」宋貞瑤差點笑得摔下了凳子,花枝亂顫。胸脯起伏如狂風中的敗葉,令人側目。看得一旁的葉凡,羊子、三子三人暗暗吞口水不止。

「媽的!那**雖說不是特別的大,絕對硬實,抓一把鐵定爽1三子忍不住咕嚕道。

「別急,等下有得你樂的了,想怎麼抓就怎麼抓。」羊子淡淡笑道,很是鎮定。

「俺,俺是個粗人。這種文明人講的名頭俺不橫。」葉凡故意的摸著頭,裝著一幅的土包相,又逗得宋貞瑤捂著肚皮,說是笑痛了。

不過葉凡突然感覺尿急,問了老闆才知隔這裡幾百米處有個公廁。趕緊溜走了。

「那男人走了,要不動手?」三子笑道。「他娘的,真是憋不住了。」

「你豬腦子啊,等下吃完了那姑娘肯定得走,無人的地方下手才安全。咱們現在是非常時期,得小心點,沒到國外都不能放鬆下來的。你看,才說著,不就來人了。」羊子罵道。

「安哥,看到沒。那小子上廁所去了就那姑娘一個人坐著,咱們過去先樂呵一下怎麼樣?反正等下也要下手。下手來找找樂子也不枉跑了一趟。」王安身旁一個瘦得如猴的小青年用肘子碰了王安一下。笑道。

「不可狗順,不過等下肯定得先找點事來,你們先去逗逗那姑娘。估計那小子回來后肯定會來個英雄救美。咱們也好乘亂行事。」王安陰森森笑道,呶了呶嘴。

「那我先去弄弄。」叫狗順的晃了晃頭請命了。

幾人坐了下來。

葉凡上完廁所,正往回安。遠遠蹦,聽見宋貞瑤正在憤怒的喊叫道:「你想幹什麼?」

「想幹什麼?陪我的鞋子。不然,哼1瘦猴糊盾得意的揚了揚腳下的匹克鞋。

「你自己把湯撒在鞋上憑什麼叫我陪,滾開,不然我報警了。」宋貞瑤氣極了,臉蛋都漲得有些紫了,一直焦急的望著葉凡去的方向。

「媽的!臭婊子一個」給你臉不要臉。給老子走。」狗順一把抓了過去。

不過,抓的可不是個好地方,居然是宋貞瑤的胸脯地方,那個地方可是女人的禁地,旁邊的王安、德標幾人一臉猥瑣的看著熱鬧,不時的湊上一兩句,為同夥狗順打著氣。

「哼1

感覺眼前一影子一晃,狗順那狼爪子已經被一隻白晰的手給握住了。

小白眼,找死是不是?」狗順大氣。覺得這個在同伴面前特丟面子,右手被抓,左手掄起拳頭朝著葉凡的頭就是一記狠拳。拳風劈出。呼呼生風,看來還真有兩下子。

「想玩是不是?那就好生玩玩。」葉凡陰森森一笑,順手架起狗順的右手往他左手檔了上去。

這邊手勁重重的一抖,狗順感覺突然一股大力像吸塵氣一般吸了過來。整個人再也難以保持平衡。整個身子順著葉凡的手勢沖向了那兩個,年青人的桌子。

「啦1

一聲嗡響過後,狗順的腦袋瓜是狠狠地撞在了先前那兩個叫羊哥,三子的啤酒瓶上,頓時那荀香豆和花生米滾了一地都是。

「哼1

那個長羊哥眉頭皺了皺,平時耍橫慣了,那受過如此的氣所以。一旁的三子順腳一勾,狗順叭啦一聲就給勾到在了桌子地下。一旁的羊哥更絕,順手裝著不經意似的,啤酒瓶從桌上滾了下來,無巧不巧。正中的就砸在了狗順的臉上。頓時就腫起了一個旺仔小饅大青包,而且那牛肉麵和啤酒也眼著下去了,頓時就給狗順澆了個透。

「媽的,敢傷我兄弟,殘了他1王安哼了一聲,後面的幾人混混在德標帶領下,順手操凳的操凳。地一聲。幾個啤酒瓶碎開了。那寒人的半截玻璃瓶掄起圍擊向了葉凡和另一桌的羊哥和三子三人。

「凡哥,你回來了,我」宋貞瑤仿似看到了救星,眼圈一紅,一頭撲進了葉凡懷裡,也顧不得太多了,反正感覺來了靠山,此刻就只有葉凡的胸脯才是最溫暖最安全的地方了。

「讓你受委屈了,等下哥給你出氣。」葉凡有些疼愛的伸手拂了拂懷中人兒。這邊一點也沒含糊。順腳硬抑梆的照準德標的凳子踢了過去。

「叭啦」

一聲過後。德標糊裡糊塗的就翻滾撞在了攤主搞牛肉拉麵的鍋上。撞得湯水滿地亂濺,鍋碗瓢盆,旁旁鎖鎖,地滿地亂撒亂滾的。

「的1

德標被那滾燙的涮面舁水一湯,殺豬般的慘叫了起來。

「德標!媽的,給老子砸死這小白臉。」王安心裡一顫,掄起一條估計有三指寬的專用鐵板劈頭蓋臉的朝著葉凡劈擊而下。此刻連沈開的交待都給忘了。

而那邊搶起凳子砸向羊子和三子的兩個混混也沒討到什麼好。被陰笑著的羊子和三子幾拳幾腿就給踹成了滾地葫蘆早到地涼快去了。

葉凡根本就不管不顧,一邊環抱著宋貞瑤,一邊退到鍋旁,順手操起一個鍋鏟,狠狠地敲在了王安的鐵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