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一十七章去省廳搬救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七章去省廳搬救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品舊的男孩」大俠的打賞及月票,狗子謝了y

「他娘的,看來還真是重犯,真是倒霉,吃碗面都會遇上重案犯,這都什麼跟什麼的?」葉凡心裡直罵晦氣。..不過覺得事態嚴重,走上前去想把院子里瞧見的情況給這裡的負責人說說。

「劉局長,我有重要情況想向你彙報一下。」

「你是誰?向隊長,怎麼能讓無關人員隨便進入警戒區,立即帶出去。裡面子彈是不長眼的,如果誤傷了人夠你喝幾杯的,哼1劉伯民根本就聽不進葉凡的話,大手一揮就要趕人。

「我是」葉凡剛講了兩個字就被兩個警察給硬拉了出去,當然,連帶著宋貞瑤也給一起拉了出去。

一旁的張進副所長剛才見過葉凡,正想向劉伯民副局長彙報此人就是當事人,不過見劉副局長那很不耐煩樣子最後也不敢張口了。估計知道此刻劉副局長心情不佳。怕觸了霉頭。

不過當宋貞瑤顯身後張進頓時愣神了,估計一直在頭腦里打著問號。奇怪的是此女剛才不是被歹徒挾持了,怎麼一下子又冒出頭了。

「哼!這年頭好人難做,想幫他們人家反而不領情。」葉凡心裡不滿地嘀咕了一句,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這麼大的事水州市公安局的長應該會及時趕來的,怎麼到現在了還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可是有讀職的嫌疑,不過也許人家有事去什麼地方公幹了也說不定。

隨即也沒多想,本來葉凡想掏出獵豹的上校證件,無非還是想協助他們搞定歹徒。

不過見宋貞瑤在一旁也就算了,他也不想暴露身份。像這種大事估計都有媒體關注著,如果成了新聞人物就麻煩了。

走出警戒線后,葉凡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些撓心。..突然想到了以前在林泉鎮認誓刑警隊隊長李昌海,聽說他現在已經升副廳長了,也許還可以賣他一個人情。

於是就掏出電話打了過去,說道:「李廳長,您好,我是林泉鎮的葉凡,有重要情況想向你彙報一下。」

「葉凡!哦!小葉啊,你好,有什麼事?」李昌海估計都快忘記葉凡了,想了半分鐘才想了起來。

「剛才在食王街的花子巷子幼兒園生了一件重案,本來我跟一個朋友準備到食王街去逛逛的,後來在一個叫老張牛肉麵的攤前坐下吃

「現場的負責人姓張是不是?」李昌海心裡一驚,問道。

「是的,我還聽一個姓向的,估計是刑警隊隊長的警察說是要請示鄧書記派特警支援,後來又說了向省隊求援,不過好像那個張副局長跟什麼鄧他們沒向你們省廳彙報?

這事可是不罪犯手中有槍,剛才為了救人,我摸進去看了一下,現一個叫三子的平頭青年還從包里掏出了兩枚手榴彈,似乎那個。很大的旅行包里還有雷管等引線。

後來聽食王街派出所的張進說是猜測那兩個罪犯,其中那個長頭的,外號叫羊子的人可能叫余皮揚,另一個平頭的估計就是他的跟班,叫劉三,外號三子。」葉凡估摸著這事兒。

「既然你剛才摸進去救出你的朋友了。那說明對於院子里的情況你應該知道一些。這樣,你就在院子旁邊警戒線外等我,等下還得請你協助一起救人。」李昌海緊促的說道,看來也是急了。

「行!我等你。」葉凡也乾脆的應了。

放下電話后,李昌海在床前轉了十幾個圈子后,最終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一拳擂在床上,把他老婆都驚得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過李昌海嘀咕了一句:「富貴險中求,哼!帽子也是險中求的。」

立即打起了電話:「馬書記,您好,我是省廳的李昌海,我有個重要緊急要情況向你彙報。」

備委常務,政法委書記馬國正也還沒睡,還在看文件,揉了揉有些酸脹的眼睛,說道:「哦!是昌海啊,有什麼事你說。

「剛才接到知情人電話報案,說是在東城的食王街生一起重特大案件,一名懷疑是重案犯的」李昌海把情況也是快的彙報了一遍。

「水州市公安局沒向省廳彙報嗎?還有,此事件屬實嗎?」馬國正眉頭一抬,嚴厲的問道,看來有些懷疑是不是有人報假案子。要知道像這麼大,這麼嚴重的案件。關係著十幾個孩子生命的事可就是大案件了。而且罪犯手中有槍有手榴彈,殺傷力非常的大。水州市公安局怎麼敢不向省廳彙報,如果情況屬實,那就有隱報瞞報的嫌

「沒有向我們彙報,我剛才已經電話打回廳里查詢了一翻。至於說彙報人叫葉凡,此人以前在林泉鎮還是一個村官的時候就立下了大功,親手斃殺了特級罪犯,還獲得過咱們公安部頒的「華夏國傑出勇士,獎,本來我想特招他入咱們省隊的,不過他是海大畢業的,不想當警察,所以這事後來一直拖著,沒成。因此,情況絕對屬實。」李昌海還是選擇了相信葉凡。

「嗯!這個鄧建軍,他想幹什麼?真以為水州就是南福省的省中之國了,這麼大的案件都不向省廳彙報,出了大事這事誰來負責。」馬國正罵了一句娘,頓了一頓說道:「昌海,你立即挑選省廳最精幹的警員趕往食王街,一定要確保孩子們的安全。」

「馬書記,這事水州公安局沒向我們彙報,我們冒然出行是不是有點名不正言不順的,惹人煩。」李昌海有些擔心,既然水州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的邸建軍特意隱瞞,說明此事他不想讓省廳或者說是省委那邊知曉,估計是怕影響不好。

其實也正常,對於這一點李昌海也有點猜測。最近聽說省里有些領導對於水州市委有些許不滿,認為許萬山做事太專橫了。

水州市委常委會都快成為許萬山家的後院子了,最近這段時間內省委這邊已經接到了許多的信件,說是許萬山搞一言堂。在黨內只有集中,沒有民主。嚴重的違背了黨創立常委會的宗旨什麼的。

也有風聞說是省委最近想動省城水州的常委班子,而政法委書記邸建軍聽說就是許萬山的鐵竿跟屁蟲,也有人稱他為許萬山的哼哈二將之一。

剛才李昌海考慮了許久才把此事向馬國正彙報也是憂心仲仲的,因為此卓牽扯太大。如果此事沒做好被許萬山知曉了,那自己估計就得被他記恨上去。

被一個權勢詣天,在水州說一不二,又是省委常委的一把手給惦記上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不過李昌海也有自己的打算小當然是有些眼紅水州市政法委書記那個位置,如果省委的傳聞屬實的話自己這次僥倖成功了。

那就很有可能在調整水州常委班子中搶得先機。如果能兼任上水州市政法委書記一職的話以後再進一步就容易得多。不然老是呆在廳里,一個副廳長,想爬上常務副廳長的位置都相當的難。

當然,這次的事就是一個重要的契機。如果幹得漂亮,既成功救出人質,又抓住了重案犯人,那將為自己的陞官之路加重一道非常有份量的法碼。所以李昌海才會在床前咕嚕出一句「帽子險中求。的話來。

「哼!昌海,顧忌這麼多你就不要去了。」馬國正好像有些不悅了,言語中居然淡了許多。

馬國正當然也在表態,是在逼李昌海表態。

你李昌海是聽我的話還是顧忌什麼就由你選擇了。

「我堅決服從馬書記指示,立即挑選精幹警員出,保准完成任務。」李昌海在床前一個立正,喊出了口號。

馬國正當然很滿意,這是李昌海出鐵定跟隨自己的信號,一下子語氣親切了許多,說道:「嗯!出吧,我等著你的好消息。」

「貞瑤,對不起了,吃碗面害得你差點去閻羅殿轉悠了一圍子回來。」葉凡打趣的說道,想緩解一下宋貞瑤那還在跳動的受了驚嚇的心。

「我」我想回家了,都口點了。手機也給摔壞了,我媽不知會急成什麼樣了。」宋貞瑤臉色有些蒼自,看來還是有些驚魂未定。

「那我先打個電話給他們報個平安。」葉凡一手摟著宋貞瑤,一隻手掏出手機,說道。

「不要了,這事兒如果給我媽說了的話估計她得嚇暈過去。還是算啦。」宋貞瑤搖了搖頭。

「可是」我」葉凡想到還有十幾個小孩子在裡面,總感覺自己既然有一身本事在身,而且作為核心第八組戰龍組的客座副帥,有義務保護那些小孩子,再說李昌海也要求自己在這裡等。

想了想說道:「那我攔部車子你自己先坐豐回去,我還有點事要辦。」不過葉凡說完后滿臉的歉意,覺得有些對不住宋貞瑤。

「都零點了,你放心讓我一個人回去,哼1宋貞瑤臉一放,更是慘白了,不高興的嘀咕道,好像淚珠都在閃,快出來了。

她是覺得很委屈,你葉凡也太不知憐香惜玉了,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中。難道換我宋貞瑤在你葉凡眼中就是一顆隨時可拔到的大白菜,算不上品質很好的那種高檔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