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章進宋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章進宋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本來以為第三更碼不出來了,剛才刷了一下,居然發現『行勝於言』老兄的打賞,主要是那名字卻是鞭撻著我,所以,一鼓作氣,碼出了第三更,蛤蛤蛤……

……………………………………………………………………

「你敢說我的腿粗,我咬死你,哼1宋貞瑤不樂意了,一口咬得葉凡同志眉頭緊鎖。

趕緊更正道:「說錯話了,你的腿不粗,是細嫩的蓮花腿行了嗎?摸上去還挺滑挺嫩挺好摸的。」葉凡干聲笑著,隨手手指一撓,在宋貞瑤的腿上揩了幾下油,然後轉道又往上,在那屁股上輕揉著,撓得宋貞瑤咯咯羞笑不已。

心裡又有些蕩漾起來了,因為葉凡這小子使壞,撓屁股還行,偏偏他撓的地方不對,不小心指頭一滑,撓到了某女那股溝子里了。那個地方是相當敏感的,一般都不經撓的,難怪宋貞瑤一邊挪動著屁股一邊卻是又有些不舍那份子難令人蕩漾的撓動,所以,笑得燦爛。

「是宋姑娘,怎麼回事?」宋貞瑤在這省委家屬樓還是小有名氣的。

倒不是說因為她老爸是省委組織部長,主要是因為她在省電視台工作,最近還好運的在主持一個關於說話類訪談類節目,而且帶有一些娛樂性質的,一周一個晚上。

所以這樓區人都知道她,背後都稱她為小明星。當那兩個守門的武警一看見伏在葉凡背上的宋貞瑤驚訝的問道,透顯著一份子自然的關切,還以為她受了傷什麼的。

因為宋貞瑤經常會扔幾包好煙給守門的兩武警,當然那煙全是出外時人家硬塞的。

反正她自己父親收的高檔煙都抽不完,還發霉了,所以隨手就會散發給這些守門的窮兵蛋子的,因此,在這裡宋貞瑤的口碑很是不錯。

「哦!我沒事,腳不小心扭傷了,我表哥背我回來。」宋貞瑤趕緊解釋了一下,不然明天整出什麼新聞來就麻煩了。

「表哥1兩武警有些吃驚,從沒聽說過宋家還有表哥。倒是仔細的觀察了葉凡一陣子,也沒問什麼,直接放行了。

「哥們,你說真是小明星表哥嗎?」一武警有些興奮,問道。

「也許是,也許不是?你老弟還不明白,現在的人全稱表哥。男的稱女的小妹,女的稱男的表哥。這個,誰分得清楚,呵呵。」另一個武警開心的笑道。

「也許是宋姑娘的男朋友,這小子長得還真是白晰,像個學生仔。不會是她大學同學吧?聽說宋姑娘也不過才21,不會這麼早找男朋友吧1先前那個武警猜測道。

「算啦,咱們操這份閑心幹嘛。你看人家倆的親昵勁,那小子真是好運氣,宋姑娘長得天仙美人,居然給他背在身上,肯定爽勁了,唉……」大個子武警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呢我說老哥,你不是找了個肥婆……」

「都是你!剛才跟你說了在門口扶我下來走,你硬要背,這下子多難為情。要是給兩個武警傳出去我這臉往哪兒擱……」宋貞瑤沒好氣的怪道,又咬了葉凡一口。

痛得這小子呲牙咧嘴的,趕緊求饒道:「我的宋姑奶奶,你輕點行不行,我這脖頸又不是豬頭肉,快被你咬掉一塊了。我這樣子做也是心疼你,怕你的腳再次受到傷害,如果七八天都沒法子走路你還怎麼主持節目。」

「沒事,有哥哥我在,保你三天後行動自如。」葉凡吹噓著,神秘一笑。

「有啥好法子,快說1宋貞瑤真急了,兇巴巴問道。

「等下再說,到家了沒有?」葉凡問道,望了一眼那座掛著六號牌子的三層小樓。環境還是很幽雅的,房屋掩映在幾株大樹中,只看見了面前的一個門臉和裡面透出的燈光。

剛走近就發現一個一個有些面熟的女人正在焦急的轉悠著,葉凡心裡一緊,知道此人就是宋貞瑤的媽媽了,好像姓曹,因為以前在蘭教授家見過一次,那個時候他們全家都在,還一起吃過狼鼠肉的。葉凡正想張口叫聲曹阿姨。

不過曹梅芳一見到從葉凡背上歪出頭的宋貞瑤後有些慌了,還以為女兒是不是受了傷,慌得叫道:「老宋,你快出來,貞瑤受傷了。」

「媽!我沒事,只是腳扭了。」宋貞瑤趕緊解釋一下,偷偷掃了其母一眼,免得為她擔心。不過宋貞瑤心裡有些不安,就怕老爸老媽會責怪她如此晚了才回來。

葉凡有些拘謹地進了大廳,發現裡面裝飾方面說不上豪華,只能說是古色古香的。主要是這高官的廳中好像自然而然的就瀰漫著一股子有些滲人的莊嚴氣勢,俗稱的官氣罷了。

「貞瑤,怎麼回事,這麼晚了才回來。」葉凡剛放下宋貞瑤,曹梅芳那臉有些不好看,掃了葉凡一眼,問道。

「是你啊小夥子,坐吧。」宋初傑好像認出了葉凡就是前次在蘭基文家裡見過的那位殺狼鼠的能手,臉色平靜,說道。

「我……不小心扭了一下,是葉凡送我回來的。」宋貞瑤有點心虛,撒了謊。

「送你回來,不過怎麼會弄到這麼晚,而且,連個電話都不打回來,差點急死我了。再不回來的話你爺爺可是說要報警了。」曹梅芳嗔怪著說道,在檢查著女兒的腳,發現腫得挺大的,有些心疼,問道:「在哪裡扭的,怎麼扭得這麼厲害。老宋,趕緊叫王大夫來處理一下,不然這腫塊可是不好消除。」

「別急,這麼晚了,就不要麻煩人家了。我去拿瓶和絡油來搓搓吧。」宋初傑也是鎮定,掃了女兒那腳板一眼,知道沒有多大的事,只是得休息幾天才能走路了。

「電話……電話沒電了……」宋貞瑤有些吞吐著,趕緊接著撒謊。

「宋部長,曹阿姨,我……我先走了。」葉凡不敢坐,趕緊提出告辭。

知道曹梅芳心裡估計有些不快,因為進這屋裡幾分鐘了曹梅芳都沒拿正眼瞧過自己,而且連聲招呼都沒打,顯然是不歡迎自己。

「凡……凡哥,這麼晚了,你沒地方住?」宋貞瑤脫口說了出來。

這下子曹梅芳更是不高興了,明顯的從女兒的語氣口聽出了對葉凡的那股子已經有些超脫了普通朋友的親熱勁兒,嘴裡念叨道:「凡哥1

掃了女兒一眼,突然問道:「你手機呢?」

「媽!我剛才跟你過了,沒電了,在包里。」宋貞瑤一緊張,語氣可是有點抖瑟,更是令得曹梅芳感到有點怪,隨手拿過宋貞瑤的包,估計是想看看是不是女兒在撒謊。

「媽!別翻了,手機給弄丟了……」宋貞瑤垂下了頭。

「丟了,怎麼丟的?丟什麼地方了?」曹梅芳心裡更是不痛快了,口氣重了一些。

「我……丟在……」宋貞瑤見老媽板臉了,一時有些慌神,講不出話來。

「唉……阿姨,是這樣的,剛才在食王街吃面時遇上了一夥混混,給他們碰得落進了裝唰水的桶里,沒用了。」葉凡硬著頭皮,乾脆招了一半。

心道:「這事估計想瞞也瞞不住的,這麼大的事發生了,明天估計公安局還會來人了解案情,順便也好結案。」

「什麼,碰上了混混。貞瑤啊,你怎麼會這麼晚了還跑食王街去,那多危險。而且,今晚上你怎麼會玩到這麼晚了,都快凌晨…了。這樣子可不好,一個姑娘。」曹梅芳話中含話,雖說沒講葉凡什麼,但話里卻是含有點責怪的意思了。

葉凡當然聽出來了,知道曹梅芳有些不快自己把貞瑤給帶了出去,而且搞到這麼晚了才回來。

「小夥子,你給我詳細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宋初傑口氣還算平淡,問道。

「是這樣的爸,我跟趙姐一起吃飯,在老王獸記湯遇上了葉凡,他是來省委黨校學習的,不是有個跨世紀英才班嗎?

所以就一起吃飯了,後來順便就去逛街,逛到10點時肚子有些餓了,就到食王街吃點心。

趙姐突然接到家裡電話就先回去了,後來遇上了混混……」宋貞瑤搶先下口述說道。不過後面被挾持的事並沒講出來,估計是不敢說,怕爸媽擔心。

「不對呀!就是遇上混混也不會弄到現在吧,貞瑤,你沒跟我說實話。」曹梅芳立即指出了其中的毛病,繼續追問著女兒。

「後來……後來……」宋貞瑤偷偷看了葉凡一眼,不想說,「媽,你就別問了,反正我現在不是回來了。」

「不行!非得講清楚,貞瑤,你可還小,別被壞人給騙了。」曹梅芳隱有所指,葉凡聽了心裡不痛快了,這不是明擺著我把你的女兒勾走了什麼意思,我成壞人了。

說道:「宋部長,曹阿姨,是這樣的,後來來了幾個警察,正在查詢時隔壁一桌兩個吃面的居然是重案犯人,他們不願意作證,最後,最後挾持了貞瑤,進了一個……」葉凡只好把晚上的事全給說了。

「挾持!還遇上了殺人犯!哎呀1曹梅芳驚得臉色都變了,一把摟住了女兒。

「小葉,你是說當時在現場水州市公安局的鄧建軍沒到場,而且這事起先是不是還瞞著省廳?」宋初傑那臉開始嚴肅了起來。

「嗯!聽李昌海副廳長說是當時水州方面負責的最高指揮官叫張伯民,好像是水州公安局的副局長。後來李副廳長來了后他成了最高指揮官,成功擊傷歹徒,救出了十幾個孩子和一個女老師。」葉凡說道。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