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二十一章宋老爺子

『小子你行』啊,居然連續打賞把狗子從夢中驚醒,難道還能砸個堂主出來不成?呵呵,開個玩笑,兄弟這名取得好,很有氣勢,狗子佩服。

另外『lhy1234』兄弟一人就擲來三張月票,說聲感謝!還有後面一個兄弟。

還另外,狗子不知今天是否也能碼出10000字來。聽說能讓狗子這騷棍亢奮的東西有三個。

一個就是訂閱的增漲,這是最主要的,狗子靠它吃飯;二來就是多多打賞,這個狗子那廝從不嫌多,有多少照收不誤,俗稱貪得無討也行;第三個當然就是月票妹妹了,這個,起點上架作者都喜歡的東東,另外,不說了,各位兄弟會拿板磚砸了,蛤蛤蛤……

「嗯1宋初傑應了一聲,臉色還是一樣的嚴肅,似乎在考慮著什麼。

「宋部長,曹阿姨,貞瑤,我先走了。」葉凡再次提出要走。其實這廝特想留下,不過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能住在宋家,那關係要到何種程度,這廝根本就不敢想這般子想。

「這麼晚了,我叫車送你。」宋初傑淡淡說道,倒還算是通情達理。

「老宋,這麼晚了怎麼好麻煩人家李師傅。」曹梅芳在一旁哼一聲,明擺著是不樂意宋初傑叫司機送葉凡了。

「不了宋部長,黨校離這兒不遠,我叫部車回去。」葉凡笑了笑,掃了貞瑤一眼,見她一直在哀嘆著自己的腫腳,笑道:「貞瑤,我明天來給你活絡一下,用金針通絡的辦法應該能讓你在三天內行動自如。」

「你會針灸之術?」宋初傑轉臉問道,臉上略顯訝然。

「呵呵……會一點,小時候跟著一個道士混了一段時間,都是些土方子,不過,不過還是有點效果。」葉凡說道,態度是不卑不亢。

「不用麻煩了,王醫生也會。」曹梅芳冷聲著說道。

「那更好了,宋部長,曹阿姨,我先走了。」葉凡不想再討沒趣,忍住氣,轉身就要走人。

「貞瑤,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真是急人。」這時,樓梯口突然傳來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葉凡轉頭一看,一個臉型長得跟宋初傑有幾分相似的老人正扶著木鋪樓梯,腿腳好像有些不靈便,在走下來的時候似乎有點拐腿的感覺。

葉凡心裡一動,裝著怕老頭摔倒的樣子幾個跨步上前扶住了那個老頭,嘴裡小聲說道:「老爺爺,慢點。」

其實暗地裡早就氣注於手掌,一絲內息源著老頭的經絡傳了進去,在扶著老頭下梯的過程中行了一圈下來,發現他的左腿大腿處似乎有通氣不暢的感覺。

心裡一轉就明白了,估計是氣血在這裡受到了阻滯,而傷又沒多大的傷,但通過正規的手術很難解決這種隱晦性問道,所以使得這老頭的腳走起路來時有點拐。

葉凡估摸著如果自己施展醫典中的『乾元金針術』,配合上好的藥材,估計半年左右這老頭就能恢復腿腳的隱晦性傷情來。

「爸,你怎麼下來了,小心點。」宋初傑本想上前扶的,不過被葉凡搶得了先機,也就停住了。

「小夥子,叫啥名,幹什麼的?難道是貞瑤的同學?」宋爺爺隨口問著,態度相當的和藹。

「呵呵,宋老,我叫葉凡,從魚陽來的,不是貞瑤同學,以前貞瑤跟趙四小姐,闐竹他們一起到過魚陽,我這次是到水州黨校學習。闐竹的父親蘭教授是我的老師,所以才認識的。」葉凡平靜的答著。

「哦!你才多大,就到省委黨校學習了。」宋老明顯的來了興趣,轉頭掃了葉凡的眼,發現的確年輕,跟自己孫女貞瑤差不多大。自己孫女可才20周歲,他這個年紀就能到省委黨校學習,那這小夥子難道是哪家名門之後。

「我……跟貞瑤差不多大,再有三個月滿20周歲。」葉凡笑道。

「爸,你可別看他才20歲,人家可是魚陽縣的副縣長了,這次到省委黨校是參加省委組織的跨世紀英才班培訓的,後生可畏,前途無量!呵呵……」宋初傑倒是隨口誇了一句。

「嗯!有點本事。」宋老點了點頭,掃了葉凡一眼,又掃了自己孫女一眼,面色不變。

「爸,這次的跨世紀英才班裡學員全是20來歲的,聽說裡面還有副廳級幹部,正處級的相當的多,副處級的倒是只有幾個。」曹梅芳這話什麼意思,好像跟葉凡沒沾邊,實際上卻是在暗貶葉凡,你不就一個副處級小幹部嗎?在培訓班裡只能是墊底的角色罷了。

這個葉凡當然也聽出了曹梅芳的一些隱喻了,在這種情況下當然是聽而不聞了,就當是沒聽見了。

打著哈哈,笑道:「是的,晚飯跟我一起吃的幾個同班同學里就有一個副廳級的,其它的都是正處級的幹部。」

心道:「曹梅芳,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個從魚陽來的土鱉,沒什麼家世,不過,我葉凡也未必一定要巴上你們宋家。要不是看貞瑤面了,我早就甩手走人了,麻痹的,這高官家庭還真沒什麼勁頭。」

「爺爺,你可能不知道,葉凡的本事可大著呢?」宋貞瑤趕緊為葉凡撐出一句話來。

「本事大著,有啥本事,我倒想聽聽。」曹梅芳沒好氣的說道。

「嗯!說來聽聽,我倒也想聽聽。」宋老爺子半眯著眼,坐在沙發上,一隻手摸著貞瑤的腫腳,笑問道。

「晚上吃飯時是葉凡請客的,在老王獸記湯。後來遇上了趙將軍,好像還有一個穿少將服的,有點像是咱們省軍區的鎮司令。」宋貞瑤頭一歪,得意的說道。當然,宋貞瑤是在加重葉凡的法碼。

「趙將軍,哪個趙將軍?」宋初傑心裡一震,插話問道。

「趙姐的二伯,好像是在水州藍月灣的那個什麼地方。」宋貞瑤說道。

「難道是趙括將軍?」宋老爺子那眼睛突然眼大了一點,笑眯眯說道。

「嗯!沒錯,聽趙姐叫他二伯。他叫趙姐四丫頭,兩人很是隨意。」宋貞瑤點了點頭,得意的朝著葉凡擠了個眼球,這個動作當然被一直觀注著女兒的曹梅芳給發現了。

有些怪異的笑道:「你這丫頭,趙將軍是趙將軍,不過,那個跟葉凡有什麼關係?」

「關係當然也沒什麼關係,不過當時趙將軍路過我們包間時聽到了趙姐的聲音,進來打了個招呼。不過他看見葉凡時卻是稱呼葉凡為『葉小朋友』。」宋貞瑤說到這裡,她卻是沒看見,宋初傑和宋老爺子那臉上肌肉都抖了一下。

宋貞瑤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沖葉凡說道:「凡哥,你說說,趙將軍人家可是中將,怎麼會喊你『葉小朋友』,而且後來還跟省軍區的鎮司令說到了那個什麼鐵團長是你的拜把子兄弟什麼的,到底怎麼回事?那個鐵團長很有名嗎?好像連鎮司令都一直老鐵老鐵的叫著,難道是鎮司令的戰友?」

「呵呵,我以前去鐵哥那裡玩,見過趙將軍一次,估計是見我小,就叫我葉小朋友了。

至於說鐵團長,那個是以前一個偶然機會下認識的,也許是他覺得投緣,所以就認了他這個兄長,沒什麼。」葉凡見宋老爺子和宋部長都盯著自己,趕緊隨口說著。

說得很是隨意,當然是為了淡化這方面關係,免得露了自己底子。葉凡是極為不想扯出軍方一面關係的,因為他不想混軍場,不然早就脫下這身衣服全力拚將軍去了。

這個宋老爺子葉凡總感覺其人有著深不可測的底蘊,反正這個也說不清楚。如果真是一官場大鱷的話要查出自己底細說不準還真有可能。

「鐵團長,不會是水州藍月灣的那個鐵團長吧1宋老爺子淡淡說著,笑問葉凡。

「應該是他,叫鐵占雄。」葉凡見躲不開了,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他可是不知道,宋老爺子幾年前還是南福省的省委書記任上退下來的,雖說退了幾年了,但一些軍界秘密還是知曉一些的。

「嗯!這樣吧,小葉,天也晚了,晚上就住這兒吧。」宋老爺子突然開口了,曹梅芳那嘴咂了一下,終究沒冒出口。在這個家裡,宋老爺子可是據有絕對的權威的。

「不了宋老,我得趕回去,明天很早就要舉行開學儀式,第一次可不能遲到了。」葉凡搖了搖頭,很認真樣子。

「那也好,這次省委舉行的跨世紀英才班相當的重要。」宋老爺子說著,轉頭沖兒子宋初傑說道:「叫小李送小葉回去吧,這麼晚了,估計街上都沒車了。」

「行,我打個電話安排一下。」宋初傑點了點頭。

「宋老,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葉凡有些欲言難開樣子。

「有什麼話說吧,我這人歲數雖然大了些,但一些話還是能聽得進去的,呵呵呵……」宋老爺子非常和藹,笑道。

「我剛才觀老爺子的左腿似乎有點不靈便。」葉凡鼓起勇氣噴出了這句話來,心裡一直打鼓,就怕惹得宋老爺子生氣了。

「嗯,你也看出來了,唉……老毛病了,醫生說是動手術也沒用。」宋老爺子嘆了口氣。

「能不能讓我試試,小時候學過一點金針之術。不敢說有多大把握,不過……」葉凡說到這裡掃了全屋中人一眼,不說了。

又有些後悔自己冒失,如果治不好這個可是有些丟臉,而且很可能惹惱了宋家人,得不償失。

葉凡當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宋老爺子估計是退了,不過那一身官威還是隱隱的從身上發了出來。而且很是沉穩,估計在職時可能還是一省部級的高官了。

在宋家估計老爺子有著絕對的權威的,從宋貞瑤的媽媽那嘴一直咂巴著不敢吭聲就可以看出一些苗頭。剛才宋老爺子沒下來時曹梅芳根本就沒多怵宋初傑。

對自己是冷言冷語的,估計是不喜歡自己跟貞瑤交往。現在宋老爺子一下來,曹梅芳立即啞火了,有話不敢說。從這就可以看出宋老爺子的家長之威了。

最近葉凡隨著內息的不斷增長,純度加大。相面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在觀察,識人一方面更是細緻了許多。

「小葉,你有幾成把握?」宋初傑突然問道,一臉的凝重神情,這個涉及到老爺子的病情的事馬虎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