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二章泥人也有三分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二章泥人也有三分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後即便是想翻臉總得記掛著這點。人總是有感情的動物,不像蛇那種冷血東西。

「這就是我的金針,告辭1葉凡手往茶几上輕輕一按,七八枚金針全彈到空中被他收入了袋中。手法相當的嫻熟,雙手一抱拳轉身再也沒看宋家人一眼,大跨步走了。

其實她壓根兒就不想葉凡這個從偏僻鄉縣來的窮小子摻和進宋家來。當然,更不願意看到自己的女兒跟葉凡發展什麼關係。

全國那種位置就幾十個,多少人在爭,從部委到下面地方省委,唉……」曹梅芳心裡有氣,忍住解釋了一番。當然,這些道理宋老爺子和宋初傑當然比她懂理更多,不過不講出來心裡憋得難受。

「老宋,他能行嗎?有些土方子可不能亂用,爸的身子可是經不起折騰的。要是……」曹梅芳不樂意了,明顯不信葉凡有什麼本事。斜了葉凡一眼,臉上已經有些慍怒了。

心道:「你宋家有權有勢,但我葉凡不相信,離了你們宋家這官帽子就不能再墊厚實點了。求人沒錯,想搭上領導也沒錯,這個是下級應該做的事,不過一直辱及我葉凡的人格即便是國家主席鎮山河同志我葉凡照樣子不屑。」

「媽!我讓凡哥試試,沒啥的1宋貞瑤偷偷掃了爺爺一眼,大著膽子說道。

這針說名實話,還不會令宋家人有多麼的驚嘆,令宋家人驚嘆的是這細如髮絲的金針居然根根扎進了那硬實的茶几里,入木三分。根根立在了茶几上,如一排金髮士兵直立著。

當然,為了初傑以後的打算,咱們不能同意他跟貞瑤交往,但也絕不能讓他忌恨上咱們宋家。

爸已經被這病折磨好幾年了,如果真能治好那多好。現在你看怎麼辦?這小夥子別看他小,脾氣還是很直拗的。」宋初傑跟老婆前前後後的分析聊談著。

心道:「一定要一徹底破滅這小子心中的美夢才行,不然整天糾纏著貞瑤也不是個事。總不能把貞瑤天天關在房間里,一轉眼不見了人也不行。還是從根源上徹底一次性解決掉比較好……」

也不知有沒什麼事,這孤男寡女的湊一起了,一時也許還不會發生什麼事,我相信貞瑤。

「試試試!你就不怕被整成瘸子了,這事不行,我不允許1曹梅芳一聽,直接發飆了。心裡當然是想堅決的打壓下女兒的一些想法,堅決扼制住女兒跟葉凡的發展苗頭。

「不要說了,初傑,這小夥子不錯。即便是不讓他跟貞瑤交往,但也不能讓他忌恨上咱們宋家。

想想我們以前吧,以前我宋初傑就是一個地方小吏,你們曹家家大勢大,對我們倆人多方阻隔,我們費盡周輒最終走在了一起。我怕貞瑤不會想到太多,唉……這事即便是要說也要慢慢來,貞瑤年紀還小,那個小夥子你剛才也看見了。

剛才女兒叫了一聲『凡哥』已經在曹梅芳的心裡打了個疙瘩,晚上又搞到這麼晚了才回來,這可是很反常的現象。要是繼續讓他們倆發展下去估計自己的女兒會墮入情網的。

「喳喳喳……」

曹梅芳的話講得太嚴重了,其意思雖說隱晦,但也相當的明顯,明顯的說葉凡想巴上宋家,用一些不成熟的土方子不顧及宋家人生命安全什麼的,還有把貞瑤和宋老爺子當白老鼠的打算。

但是,日久生情想必你們也清楚。

女人可以抵上半邊天的,要是他在宋初傑的耳旁那枕邊風一吹,估計宋初傑那主意也會動搖幾下的。

剛才你們的話我也聽見了,這小夥子雖說出身普通職工家庭,但僅僅一年時間就能由一個村官爬上副縣長的位置,的確有點能耐。而且人家那能耐是實打實的,沒人幫助,全靠自己打下了一遍小天地,對於現在的那些個只懂得吃喝玩樂的小青年來說,著實不易。

「哼!我女兒的腳可不是爛泥做的,她可不是試驗品,要是扎壞了怎麼辦。姑娘家的腳可是很重要的,何況她在電視台工作,面對的可是南福省的幾千萬民眾,那腳有時還會露在電視屏幕上的。」曹梅芳皺起眉頭,搶先拒絕了。

「不要說了!你看你這張嘴,哼1宋老爺子生氣了,『叭』地一聲手中茶杯是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我早有這方面打算,前次貞瑤去魚陽採訪時那小夥子也幫過她,宋家不能欠別人情,這情總得要還的。不然,會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前幾天,我故意漏了點口風給貞瑤,讓她去通知葉凡,我相信葉凡會把握住這次黨校培訓的寶貴機會的。」宋初傑道出了其中原為。

宋貞瑤更是氣得賭氣地用一隻腳狠命地蹬回自己房間了,地一聲關上房門抱被子痛哭去了。

「老爺子,老宋,我知道你們會怪我絕情。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你們沒看見,貞瑤那丫頭連『凡哥』都喊出來了。剛才都快凌晨…了倆人才回來,混了半夜,而且還是葉凡背回來的。

不過,現在時代不同了,貞瑤有自己的想法。貞瑤你別看她平時像小綿羊一樣很溫順,我敢說,在這事上估計你我都難以壓制住她。

「媽……」宋貞瑤感到委屈,眼淚都在閃了,又掃了爺爺一眼,說道:「爺爺,就讓我試試。」

—文—字—閱—讀——

「呵呵,是土方子。如果宋老相信就試試,應該沒多大的副作用。當然,效果那個我也不敢保證。要不這樣,明天晚上我先給貞瑤的腳扎針試試,如果宋老覺得還行的話……」葉凡抬著說了半截話,徵求他們的意見。

「爸……我……」曹梅芳感覺委屈,心道:「我這樣子還不是為了你們宋家。貞瑤可是宋家的寶貝,人長得漂亮,又在省電視台工作。京城的顧家、鎮家已經有二家人隱晦的提過,想跟咱們家結親。以後初傑想再往上一步光靠我們宋家這土生土長的勢力肯定不行。沒有京城的豪門政客高官相助肯定是不可能的。」

「梅芳……唉……」宋初傑嘆了口氣,不過口氣中也略顯責備意思。

「梅芳,我知道你這是為了咱們家好。你們曹家是軍方世家,想把貞瑤介紹給同盟的顧家結成聯盟,這個當然是好事。

因為他們看見葉凡在包里掏出了什麼,只見手勢往下一甩,隨著刺耳聲響起,在他們家那雕花的清朝古董茶几上居然出現了五六枚金中帶銀色的細針,此針細如髮絲,要不是金光在電燈下閃著還難以發覺。

年青人,特別是像貞瑤還沒談過戀愛,一旦墮入進去就難以自拔的。

翻臉不認情的人即便是一時能得意,但不能長久得意的。官場上講究人脈,講究大家的幫扶,講究立場的堅定,一個無情無義,兩面三道的人沒人會喜歡的。」宋老爺子講出了一番淺顯的大道理。似乎又是深含底蘊。

也許這小夥子還是一條幼龍,也許他還真有騰達的那一天。唉!初傑,你想個辦法先幫幫他,讓他先記住咱們宋家的這份情。

「呵呵,宋老爺子,宋部長,曹阿姨,宋姑娘。這針也許沒什麼用,那就不用試了,我先回去了。」葉凡打了個招呼,趕緊想溜人。對於曹梅芳的態度葉凡心裡也是非常的氣憤,不過忍住了沒發。

「小夥子,先等等……」後面傳來宋老爺子的喊聲,不過葉凡早就跨步著走了,沒再轉頭。

「脾氣還不小,貞瑤,你看到沒,這種人,沒教養,年紀輕輕升了個屁大的副縣長那尾巴就翹天上了。」曹梅芳在後面還不忘適時的給再次在女兒心中給葉凡抹上一點沒教養的念頭。

幾聲刺耳聲音響起,宋家人所有人那眼睛瞳仁突然睜大了數倍。

「哼!曹阿姨,我葉凡雖說來自鄉野,但也沒有那般惡劣的想法。」葉凡生氣了,年青人的暴脾氣再也難忍住,直接哼向了曹梅芳,話音剛落地。

「哼!我早說過,沒本事就不要吹!醫術這個東西是有科學性的。一道新葯要試驗成績那得幾年甚至幾十年,而且得在醫院臨床上經過多少人的檢驗人家國家才批准的。你這土方子直接就拿貞瑤和老爺子做試驗,是很不負責的一種說法。小夥子,以後千萬要注意著點。」曹梅芳居然冷著臉再次打壓向了葉凡。

所以,要不是老爺子和宋初傑在,估計早就發怒把葉凡同志直接趕出去了。

葉凡一見也是暗暗叫苦,如果真把曹梅芳得罪透了,那即便是以後宋老爺子有點欣賞自己的話估計想跟宋家打好多穩定的關係就難了。

這樣子下去咱們怎麼跟京城那些人家交待。老宋現在雖說貴為省委組織部部長,但想坐上省長或書記的位置太難了。

在那幾枚金針上絕對有一定的功底子的。能把那麼細的針扎入這麼硬實的黃花梨做的茶几中,說明在針灸一項上這個小夥子絕對有一手的,也許還真能治好老爺子的老毛病了。

「那……那怎麼辦,人,總不能讓我老著臉皮去求他。這個,絕對不行。」曹梅芳心裡一涼搖了搖頭,也有些後悔剛才自己的冒失,略顯歉意,對老爺子說道:「爸,對不起,剛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