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三章政治大格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三章政治大格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是說國家這次正在搞的青干班,準備選拔年青的後備幹部到中央黨校進行學習的事?」宋老爺子惹有所思,淡然問道。

「嗯!前幾天省委的郭書記把這次國家選拔拔尖人才的重任交給了我們組織部全權處理。

所以,最近一段時間,我也一直在考慮如何做到相對的公平選拔,太多雙眼睛盯著,不相對公平的話怕惹來非議。

不過這個只能說是相對公平罷了,這世上也不可能做到絕對公平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因此,也得顧及到一些複雜的人事,方方面面都得顧及,很難做啊!

前幾天剛得到這個消息,今天早上,省里幾個領導已經隱晦的向我打了招呼,雖然沒有明說,但其意也差不多。

七大姑八大姨的,沾親帶顧的都有點門頭。下午的時候就亂了,一些副省級幹部也加入了進來,電話吵個不停,差點把腦袋都漲破了。

到後來我乾脆躲人了,這些副省長,或者說是握有實權的一些排名靠前的各廳廳長,比如財政廳,經貿委什麼的,咱們也得罪不得。

就連貞瑤單位,就是廣電廳的也來湊熱鬧,真是累人。

而且,這些都不好直接回絕,說不準什麼時候就需要人家幫襯著。

我雖說名為組織部長,但實際上就一個跑腿的,干具體的組織人事工作,上面還有好幾個婆婆在盯著,書記,省長,副書記就三個,名額就幾個,太難做了。」宋初傑那臉皺了起來,感到頭痛。

「嗯!35周歲以下的正處級及廳級幹部全省估計也有好幾千人吧,名額聽說就四個,郭朴陽交給你的是一個燙手山芋啊!這老小子,打的好算盤。」宋老爺子那眼中寒芒突然一閃,立即又恢復了平靜。

「嗯!最近郭書記跟朱省長好像有點不對付。我怕他們的矛盾會激發,我這個組織部長夾在他們中間有點像是風箱中的老鼠——兩頭受氣。也許郭書記就是在用這次中青乾的選拔來試探我,是鐵心傾向他還是搖擺不定的繼續走中立路線。爸,您說說,我這位置也剛坐上不久,到底怎麼個選擇?中立之道,難啊1宋初傑那眉頭越皺越深了,快突顯出一條縫了。

「傾向!這就涉及到一個站隊問題了。站隊站得好就能官途通達,四海大可去得。

站隊一旦站錯,遇上派系傾軋時,也許一個派系全得倒下。郭朴陽作為省委書記,他到南福來也不久,根基不穩。

省里各個常委還處於觀望狀態,這個時候為了人事權,當然是想把你這個管具體人事工作的組織部長牢牢地掌控在手中了。

而朱世林作為一省之長,當然也想多撈些政治人事資源,好方便自己行事。

而朱世林又是一個較強硬的本地派,本地派在咱們南福可是根基相當穩札的。

因為南福從來就是本地派的成長之地,你老爸我不是以前也算是本地派吧,正因為如此才靈活自如的掌控了常委會,一個不能掌控常委會的書記只能說是失敗,呵呵……

齊振濤作為常務副省長也是本地派的中堅力量,跟朱世林倒是很好的聯盟關係。

宣傳部長湯金玉、水州市委書記許萬山二人也是跟著朱世林的。在13個常委裡面朱世林手握著牢固的四張票,殺傷力相當的強勁,不得不引起郭朴陽這個一把手的忌憚。換作任何一位書記都會如此的,世道常情如此,不必過於驚訝。

現在,再加上你這個組織部長,紀委書記羅江澤,省委秘書長盧明珠的態度不明,似乎搖擺不定,這個就增加了許多變數。

所以,使得郭朴陽這個省委一號人物有時開常委會時有種捉襟見肘的感覺。

感覺處處受制,那是因為郭朴陽目前能看得見的跟隨自己的常委票就幾張,一個是政法委書記馬國正,一個是蒼海市委書記納蘭若峰。

加上他自己就三票穩札,比朱世林集團搞的票數還少了一票。所以,這裡面中間搖擺不定的票數,比如你們幾個,就成了決定事情能否敲定下來,成敗的關鍵。

造成的後果就是開一次常委會郭朴陽心裡都沒底。如果能把你拉過去他就穩定的佔據四票了。

而紀委書記羅江澤,軍區司令鎮湯成估計都會一直保持中立。從中央玩的平衡藝術來看他們也希望看到一個省里的常委會裡有幾個中立派的。

這樣子就增加了許多變數,有時的提案拿到常委會上如果能說動幾個中立派動心,那此一系就成了。

當然,這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難於上天一般。人啊,是個最複雜的動物了,人有思想,人家腦子裡想什麼咱們又不是說能掐會算。

而且,為了利益,為了親戚,為了什麼關係等等都可能使得這些人搖擺不定。

也許晚上答應了你的事明天開常委會時就變卦了。變數太多,聯盟不穩,這個叫人家省委書記如何的當下去。

所以,先解決這些變數才是首要之道。」宋老爺子儘管退了,沒事幹還真對省里的常委們有所研究,而且研究得很是有一番子道理。

不過,這個也只能說是他的揣測,不能作為定論的。各個常委們心裡怎麼想誰也鬧不明白。

也許今天齊振濤跟朱世林很好,也許明天他成了中立派也講不來,變數太多,太複雜。

人心難沽講的就是這個了,這一點一些手握重權的的一二把手都非常的頭痛。

「爸!現在好像又有所變動了。管黨務的副書記顧峰山此人也是走向不明,似乎有自立門戶在省里形成第三股集團的趨向。

而且,顧峰山此人屬於京城派系,好像跟咱們國家主席一號首長鎮主席的鎮家有一定的擦邊。

最近聽說水州四大古老世家中的盧家的盧明珠有跟顧峰山結成聯盟的趨勢。

為此事郭書記那腦子都快愁出病來了。」宋初傑又暴出了一個新消息來。

「那老宋,你就乾脆跟顧峰山一起算了。」一旁的曹梅芳忍不住插嘴道。

「婦道人家,你懂什麼?」宋老爺子那眉頭都皺了起來。

「梅芳,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是跟你講過嗎?省里的那點破事你最好不要去打聽,也別亂說。」宋初傑那臉板了起來,對於自己在省里的要務他一向不允許家裡女人參與的。

一些地方小事說叨一下還行,但在原則問題上宋初傑是絕不會讓老婆擺步或者說是插手的。

這是為官之本,被女人控制后那官必將當不下去的,也許等著自己的就是大牢,因為許多的高官落馬都是緣由此原因的。

「老宋,你的大事我從來不管,不過這次的事你聽我的。」曹梅芳不為所動,很是執著的說道。

「哦!梅芳,你這次的表現有些令人難以捉摸,到底怎麼回事?」宋老爺子好像想到了什麼,問兒媳道。

「那……爸……我說了,你千萬別生氣。前次回京時二伯曹夢德跟我說叨了一下,好像說是咱們南福省管黨務的書記顧峰山是跟他們有聯繫。」曹梅芳小聲說道,一臉的慎重。

「顧系什麼時候跟曹系聯盟了?」宋老爺子那瞳孔突睜大,這個消息太驚人了。

要知道顧系在軍方和政府一方都有人,混雜得很,在京城也是一個實力派。

曹家的勢力跟顧系差不多,這兩家一聯合那將組成一個新的超大號的派系集團,儼然擠進了華夏國幾大超級大系之中了。

這事宋老爺子還真不知曉,不是從兒媳口中冒出來還真被蒙在鼓裡了。

「那爸,你看,這事兒還真得重新考慮了。既然梅芳是曹家自己人,我也是曹家女婿,二伯都發話了,我肯定得支持曹家聯盟的顧峰山了。」宋初傑著實傷腦筋,省委一號二號人物都不是曹系和顧系聯盟的人,曹家這是非逼得自己靠向顧系的顧峰山新成立的一個大派系聯盟了。

儼然是想在江南這南福省跟郭朴陽的趙系、朱世林這本地強硬派對壘著幹了。

這個不是個什麼好消息,一來自己剛剛上任,根基不穩,二來宋初傑有自己的看法,這下子給老婆一席話全給打亂了計劃。心情當然好不起來了。

「老宋,我……我也是剛聽二伯說的。不過這事你們男人自己拿主意,我只是傳個話而已。」曹梅芳心裡很是忐忑,這個關係自己男人的一輩子的事她可也是心裡沒底,所以也是趕緊說道。在南福這塊地盤上曹系的力量並不是特別的大,最近也只是剛剛才滲入進來。

京城裡派系林立,光是一些一流大系集團都有十幾個,中央政治局裡那幾大常委沒一個是省油的燈,這些人全是一流集團的領袖。

二流的小系,像中央各大副職,各部門首腦,中央各大辦主任,地方各地封疆大吏,像省委書記,省長之流,等等也構成了一個有著二三十個之多的小集團。

誰也不能搞清這些錯縮複雜的關係,能處理好自己這幾個集團內部之事就算是燒高香了。

華夏太大了,人情關係複雜,各個小集團為了自己的利益爭名奪利。

想摻雜著這個怪圈中應付自如,落下自己的利益是相當難的。搞不好就惹惱了某家集團,被人記掛上捋了帽子那個是轉眼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