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四章政治聯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四章政治聯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官術正文第六百二十四章政治聯姻

「這事初傑自已拿主意,不過,有些事得慢慢來。理想文學網屋風雨閣小說

曹家跟咱們家是聯姻,關係肯定得搞好,這個是絕不對摒棄的……」宋老爺子淡淡說道。

轉頭又沖曹梅芳說道:「貞瑤的事你有什麼想法,對於那個小夥子你又有什麼看法?」「前次回京,二伯跟我說,說是顧家的三小子顧俊飛見過貞瑤後有點意思。

而且說是顧俊飛此人很不簡單,畢業於英國的劍橋。

年僅26歲就坐上了處長寶座。

聽說最近顧家有意讓俊飛下放,估計一下去就是某經濟狀況較好的縣的縣委書記了,鍛煉得幾年一眨眼就是手握權柄的一方大員了。

而且顧峰山既然是咱們南福省貴為管常務的副書記,升省長或書記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有他幫襯著,再加上咱們曹家、顧家的聯合支持,我相初傑過得幾年想更上一層樓應該有五成把握的。

還有的就是,咱們省里常委裡面也有二家人的公子對咱們家貞瑤有點意思。

即便不跟顧公子在一起,能跟咱們省的常委的公子在一起也能極大的幫襯著初傑的,畢竟省里……」曹梅芳很是現實,完全是從宋家的大利出,根本就沒有考慮女兒情感一方面。

「嗯,梅芳講得有道理。

葉凡那小夥子也挺優秀的,唉……只是出身太差了。

在咱們這個特殊國度里,人脈家世是第一眩

財力是第二要務,最重要的能力才幹反倒成了垃圾雞肋,排在最後了。

不然,即便是那小夥子再有本事估計能爬到廳級就差不多了。

初傑還年輕,不過4o出頭,在組織部部長任上幹得幾年就得為他的更進一步謀划鋪路了。

貞瑤如果跟那小夥子處了朋友想靠他幫襯著初傑是不可的了,反過來還差不多。

這樣兩相一對比,等於咱們宋家就失去了顧系或省里其它常委們一家的支持了。

只是你們曹家想直接幫襯著初傑也是相當的難。

也不是說曹家的勢頭不夠大,主要是曹家的直系親戚還是相當的多。

你作為曹家不是主系一方的子女嫁了出來,想讓他們花多大力氣幫襯著初傑估計是不可能的了。

初傑現在已經是常委的副部級了,再上一步就是正部級,這樣的高官即便是在人才濟濟的華夏也不是很多的。

位置少人才多,僧多粥少這個理兒誰都明白。

所以,光靠本家的和尚還不行,還得有外來的和尚一起念經才行。

所以這麼看來,你的考慮也是很符合咱們宋家的打算……」宋老爺子聊天一樣談著,轉頭沖宋初傑說道:「你有什麼想法?」「唉……這樣子做對貞瑤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一些。」

宋初杰特別的疼愛女兒,不過,從自已宋家的政治意圖來說又不得不捨去這些情感因素,魚與熊掌很難以皆得。

所以,在情感跟理智相撞的情況下著實有些失落。

「老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看貞瑤也未必就是鐵心喜歡葉凡,估計他們倆個也是剛開始,還處於那種朦朧的愛情芽狀況。

咱們家貞瑤沒談過戀愛,經不起某些誘惑,被一些別有用心的男子花言俏語一番,最容易墮入進去了。

不過,對貞瑤來說,初戀是不成熟,也是很不現實的。

初戀往往都非常的幼稚和不切實際。

咱們正好乘著他們倆那點情芽還沒壯大之時果斷掐斷了,也許對貞瑤來說還是件好事,免得以後貞瑤會更痛苦的。

我想過得幾年了,貞瑤成熟了會理解我們給她的安排的。

我們也不是封建家長,貞瑤還是有選擇的權利的。

咱們也沒給她指定是哪一家,她們可以試著先接觸,處處一段時間,不合適也沒必要強求是不是?即便是顧家那小子,主動權還是在貞瑤手中。

貞瑤真不喜歡,咱們……」曹梅芳是過來人了,對感情的理解相當的透徹,從其話語中面上看上去相對民主。

但這份子民主卻是建立在對方至少得門當戶對基礎上的。

門不當戶不對,先就失去了繼續交往的權利,比如葉凡跟貞瑤的事。

曹梅芳的這種思想其實就是典型的封建思想,只是她自己不承認罷了。

其人一邊做著棒打鴛鴦的糗事,一邊卻是極力標榜著自己的開民。

跟那種既要做子又要立牌坊的虛偽者也差不多。

不過,她真沒意識到這一點。

這個跟曹梅芳的出身有關係的。

因為曹梅芳出身於京城曹家大戶,那種家族出來的儘管享盡榮華,但往往婚姻都是跟政治掛勾在一起的,是為家族利益而結合的。

這個也是京城大戶的貴家公子,小姐的無奈吧。

所以,京城大戶出來的子女,出軌的特別的多。

既然鎖住了精神,那就出軌吧,正常。

「嗯!暫時就這麼辦吧1宋初傑無奈地點了點頭,不經意地往樓上望了望,估計是在猜測著女兒此刻在幹些什麼。

「他的嘴好有吸引力,好像黑洞一樣,吸起來有點甜,有點酸,那味道真是令人顫慄,怎麼會那樣子,難道那就是丘比特的箭神在作怪……」此刻宋貞瑤正躲在被窩裡回味道葉凡同志那霸道而火熱的舌頭。

一會兒喜一會兒憂,翻天覆地的在整盅著被子,那被子都快成麻花了,全糾結在了一起。

當然,至於說什麼宋家,曹家利益,她是一點那方面覺悟都沒有的。

回到黨校人家早關門了,不過葉凡有的是辦法,找了個地方一腳蹬牆上,順溜著如狸貓一般,就那樣進去了。

心裡還微微得意地想道:「,有身本事就是好,幹什麼偷雞摸狗的行當,用這談情說愛的話也方便得多。

不過今晚上宋家的曹梅芳好像很不歡迎我,估計是不想我跟貞瑤交朋友了。

算了,能斷早斷了,趁著還沒開始前就斷了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老子悶心自問自己,我對貞瑤的感情好像還沒到那種戀人的地步,她不是我心目中那種可以作為老婆的理想人眩

她的家世太高了,門檻太厚,現代社會了,什麼特權階層從字眼上消失了。

但實際上那些遺留下來的毒素不可能一下子能清除得掉的。

什麼世道都有特權,什麼社會都差不多。

這是人性本自私這個天生要物來決定的,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性東西,從曹梅芳的態度看應該不可能了。

從她的身上,正好印證了這種等級特權。」

葉凡一邊走一邊搖了搖頭,微微有些遺憾罷了,但並沒感到有多少的扎心般的疼痛。

只是有些遺憾不能跟南福的宋家拉扯上一些關係,方便以後自己的進級提拔了。

當然,宋貞瑤的感受又不一樣了,這廝根本就體會不到一個初入情網的人墮入進去的那種牽腸掛肚。

沒心沒肺啊0!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混賬東西1此刻皇城滿莊裡,沈開一腳踢得王安那倒霉蛋就地打了三個滾,狠狠地撞在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摸著自己那被葉凡打腫猶如在水裡泡了幾天幾夜的臉頰,王安也很是無奈。

嘴裡趕緊解釋道:「沈少,這事不賴兄弟們辦事不力。

那個姓夷確有一手,估計也是個練家子,不然腿腳怎麼有那麼厲害。

利索得很,那力量也不小,一腿下去好像一座鐵疙瘩砸過來似的。

不過光他一個也算不得什麼,只是今晚上很倒霉,遇上了重案犯,引來了省廳的人,咱們也不好再次下手了。」

「算啦!沈少。

我早就算過,昨天是災星下凡,做不成什麼好事的。

還好,王安他們戲演得很真,沒漏了底子。」

一旁的鳳三爺捋了一下他頜下那撮已經稀落少可憐的三羊鬍子,勸道。

「哼!看在鳳三爺頭上昨天那事就算了,不過這筆賬我先給你們記下了。

給老子盯緊點,再給你們一個禮拜,一個禮拜不讓姓葉的躺床上喊媽你們就等著被老子拔皮吧。」

沈開突然的笑了笑,不過那笑容在王安等人眼裡卻是惡魔之笑,幾個手下那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用忌惹寒顫來形容也不為過的。

「典型的笑裡藏刀。」

王安等幾個倒霉蛋在心裡嘀咕著。

「鳳三,你說許少、繆少他們會不會怪罪我沒辦成事?」沈開又問起了一旁的狗頭軍師鳳三爺。

「這個難說,別看許通此人表面看上去好像很糊塗,其實我總覺得此人是在裝糊塗。

從種種事情看,此人在省檢察院反貪局工作,舉著反貪的旗子聽說給他老頭子許萬山掃清了許多的拌腳石。

當然,他掃清的都是一些處級官員,廳級幹部他還沒那能量。

不過人說一雙筷子易折斷,一把筷子就難折斷了。

往往一些大員們壞事都會壞在手下得力的下屬身上。

許通幫著他的老子剪除掉他老子對頭的得力下屬。

間接來說他老子的對頭力量絕對削弱了,就那樣子殘食下去,他老子對頭的勢力減弱,無形他老子許萬山的勢力增大了,此消彼漲嘛1鳳三爺倒有一套說理下來很令得沈大公子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