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八章特殊嗜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八章特殊嗜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沈開為了迎合許通的這個特殊愛好,還特地從一些偏遠山區弄了些大屁股,皮特厚,經得起抽的山裡妹子來供許通特殊玩樂的。聽說許通大少還有個規矩,以前沈開每求他辦一件較大的事時就要供上一個新鮮貨色讓許大少玩得盡興。

久而久之在許通這圈子裡就行成了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圈內人都懂這個理兒,要去求許大少辦較大的事時就這麼搞了。

一時之間,在許通圈內倒是形成了一股子挑選大屁股山裡妹子的浪潮。即便是有的暫時不求許大少辦事的人,也得早準備著。

人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昔禍福,在家養個大屁股保姆候著還是較保險的,因為一遇上事時就可以拉出去上供了。

當然,許通就憑他的級別當然也不可能幫你辦上多大的事兒,都是扯起他老子許萬山的虎皮在拉大旗。

時下拍馬的官員也是相當多的,不敢說蔚然成風,但也是比比皆是,不拍就得不到看重,得不到看重就甭想提拔了,沒得提拔了還不如去拍馬,一拍馬就有得奔頭了。

就是這麼一個怪圈搞得上行下效的,也形成了潛規則。因此,有些不喜歡聽馬屁話的幹部倒成了國寶大熊貓一般的稀少,而且還被人稱之為老古董,好像不合潮似的,往往這些原則性很強,比較正直的幹部倒成了一個另類,就像黨校的林德池校長之流了。

而且,省城一號的公子要辦事,自有人送上門來給他辦的。而且,這些人還是消息靈通之輩,不然,指不定還輪不到你呢?

「嗦什麼!叫皮鼓來。給老子準備一條浸過的鞭子,這次玩點狠的。」許通眉頭一皺,咬著牙狠狠說道,臉上烏雲密布。

令得沈開這個一向心硬如鐵的霸頭那心裡都一陣子發寒。

皮鼓是何東西?

當然不會是真的用皮做的鼓了,而皮鼓只是一個人的外號,此女是許通的拼頭,因為許通喜歡抽屁股,所以取了個偕音叫『皮鼓』,跟『屁股』有點音同罷了。

此女真名其實叫黃花菜,21歲,來自偏遠的大興安嶺某旮旯縣城。

因為此女的屁股快趕上農村人洗腳時用的木頭腳盆了,而且那大屁股被許通抽了一年來是越來越皮厚了。

以前長了老繭,聽說這次的皮剛換了。估計許通是在把她當葉凡抽了,所以才會令得沈開心裡都感覺到發寒,胸口發悶。

別看黃花菜皮喜姑娘已經陪了許通一年有餘了,此女居然還是個處。

說道這裡各位仁兄肯定大為訝然,還有這等之事,不會是許通不行吧?

no!

許通不是不行,是太行了。許通大少給黃花菜賺去的錢聽說此女寄回家後足足蓋了一座五層排樓,一排有20個房間,在大興安嶺那旮旯地方還開了個上規模的酒店。

當然,皮鼓的家人不知道這些讓鄰居們羨慕得掉眼球的酒樓卻是自己的閨女皮鼓用自己的屁股上那一茬一茬的新老交替的肉皮子換來的。

而關於皮鼓還是個處的事說出去絕對能令圈內人士掉了眼鏡,這個秘密只有許通跟沈開大少那圈內人知曉了。

其實皮鼓那臉盤長得還是不錯的,有著山裡妹子的純凈,身材當然是特別的性感了,絕對比港片中的那個叫肥姐毫不遜色的。

而且身材更好一些,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居然還真小了,比如,腰就不是肥姐那般子的水桶腰,當然也不可能是白素貞那樣子的水蛇腰了,真那麼小的話那上面的壓力也太大了,有腰折的危險。

皮鼓剛進了包廂,有些不安的望了許大少一眼,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怵的。雖說屁股已經有了一定的適應能力,但每次抽在上面還是痛楚難耐的,畢竟屁股還是肉長的,上面有神經末捎的。

而且有時許大少真的發狠的時候簡直就不是人,不但用皮鞭抽,而且精神頭來了時還會動用嘴咬,手指掐,捏等女人經常用的花招子使力。

許通經常拍著皮鼓姑娘的屁股,一臉的陰森笑道:「皮鼓,你這屁股是從大興安嶺出來的,帶有山裡人的山野味兒,而且純凈如山裡野花。是我許通的一塊禁地,我許通留著你這身子就是為了讓它更純凈一些,不能讓男人污了它。」

當皮鼓見到沈開等人悄悄退出包廂后也就很是自然的坐在了許通身邊,柔聲細雨,問道:「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脫了,翹起來1許通那紅酒杯子往桌上一頓,喊道,講話相當的粗魯,一點也不像是省檢察院反貪局的幹部。

當然,也不能說許大少不像,因為人家一走出這包間立馬就人模狗樣擺譜了。下面經常還有幹部說許通處長是冷麵,很有威信。

這廝隨手從一個裝滿淺紅色液體的木桶里捏住了一條鞭尾巴。皮鼓姑娘那身子骨頓時就抖瑟成一團了,坐那兒站不起來了。

心裡暗道:「許通肯定受了不小的氣,從來沒玩過辣椒水泡皮鞭,這次居然動用了。怎麼辦?等下不會被他抽死了吧。」皮鼓姑娘那心情複雜著,一時有些愣神了。

「叭1

一聲輕脆鞭響讓皮鼓姑娘緩過神來,發現許通那嘴角掛著一絲淺笑,更是令得皮鼓心裡發寒長毛,身子往一邊側著,發著顫慄聲音說道:「許……大少,能不能換條鞭子,這個……太……許少,我寧願前面讓你,這身了交給了……」

皮鼓真給嚇著了,這浸過辣椒水的鞭子那個抽起來說起酷刑也不為過,據說古代就是酷刑,所以,嚇得皮鼓居然寧願用黃花閨女之身來換不被鞭子抽了。

「你那身子,呵呵,我沒性趣,那個,是給我的老同學葉凡同志準備著的,我喜歡後面的山丘。」許通直言不晦,不過後面的話令得皮鼓有些感覺莫名,心道是不是許通想用自己的身子去讓別人玩,那個人還叫葉凡,好像還是他同學。

不過皮鼓不敢問,一臉恐懼盯著許通。一年來,見識過許通的厲害手段,皮鼓早就興不起半點的抵抗來了。

「脫!這次給你30張。」許通陰森森笑得燦爛。許通笑得越燦爛,皮鼓心裡當然就毛茸茸的了。

「30張,我……我……」皮鼓還是搖了搖頭,心道這次許通大手筆了,一次居然肯給三千塊。

剛搖了搖頭,不過轉爾咬上了牙,手腳很是麻利,脫光了,露出了那肥嫩,超級性感的大號屁股來,往許通面前一翹,令得那廝連脖子都有些發紅紅燥了。許通這廝當然不會害羞,這個當然是激動造成的。

「葉凡小兒,老子抽死你,抽抽抽……」許通咬著牙,一頓皮鞭子抽了下來,包廂內頓時就響起了啪啪的可怕聲音。

不過,許通此人還是很有分寸的,雖說皮鞭如雨點般落在了皮鼓那肥嫩的兩半圓丘上,但下手並不是特別的重。

這個就是許通的本事了,用許通的話那就是,老子的手法拿捏得剛好,就是刑警隊的警察們也不如咱的。

不然,皮鼓那屁股早就開花直接冒血了,當然,一條條的血槽是免不了的啦。

「葉凡同志,你可是省委宋部長親自點的將,學校領導們都非常的信任你,而且,對你是寄予厚望。

相信你能把跨世紀英才班發動起來,加強理論學習,注重自身的修養,強化以自身行為作表率。

黨校並不是只有你們英才班一個班,同時還有許多的幹部們在這裡學習,深造,接受黨的理論的再學習。

我希望你們英才班能在這些同學中樹立起一塊典範,帶動其它班級開展活動,真正的發揮出咱們南福省委黨校的作用。」林德池班主任那臉色非常凝重,直直的盯得葉凡心裡有些發毛。

這廝感覺肩上的擔子一下子沉重起來。這次能擔任班長他也是一點也沒想到,憑資,憑人脈,憑級別,任地位,憑勢力,憑什麼,再怎麼也輪不到自己的。

這次的事估計就是宋初傑一手促成的,不過林德池副校長的推波助浪卻是令得葉凡感覺有些詭異。

聽說此人號稱『鐵面』,其實後面應該再加一個無情加原則還差不多。

這樣的人怎麼會這麼看重自己。難道真是自己為民辦事實,拉投資的本領打動了林德池那顆原則的心?

葉凡百思不得其解,至於宋初傑要幫自己估計是看在前次在魚陽自己捨身救過他女兒貞瑤的份頭上。

經過昨晚上那事兒一鬧,估計自己跟貞瑤沒什麼戲唱了。也許宋家感覺有點虧欠自己了,特地給點小補償也說不定。

不過對於不能再跟貞瑤交往葉凡並沒多少遺憾,奇怪的是反而感覺好像心頭一塊沉重的石頭落地了。

這廝不禁有些納悶,嘀咕道:「有意思,難道我真對貞瑤沒感覺?也許貞瑤只能當普通朋友了,沒有戀人死去活來那種感覺,沒有那種看到心上人放電的刺激,沒有纏綿如水……」

葉凡想著,一時有些走神了,令得辦公桌對面的林德池那眉頭都皺了起來,輕輕地叩了一下辦公桌,『喀』地一聲,才令得某豬醒悟了過來,趕緊,有些歉意,說道:「林校長,我……一時走神了,對不起?」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