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二十九章狡詐的郭秋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九章狡詐的郭秋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說完,順手從口袋裡掏出兩隻古巴高檔雪茄,遞了一根上去。笑道:「林校長,我喜歡抽我家親戚自種的煙葉子,這個就是我家親戚自卷的。嘗嘗怎麼樣?不過,我怕林校長抽不慣,口味有些怪,要不換這個?」

葉凡故意說著,又從另外一邊口袋裡掏出了一包芙蓉王作勢要拿煙的樣子。

其實,自從當上班長后,葉凡通過魚泰、衛鐵青等人的打聽,早就知曉了林校長的習慣。

聽說此人經常抽的煙卻是一包二塊錢的大前門,這點令得葉凡這個小圈子的人真有點匪夷所思了。

當時打聽清楚后錢洪標那廝就忍不住了,喊道:「不可能的,老衛,是不是你打聽錯了?

林德池可省委黨校堂堂的副校長,校長是咱們省省長朱世林,他只是掛個名頭罷了。

在這黨校那一畝三分地里,除了常務副校長雷玉芳同志外就數林德池聲望最高了。

聽說雷玉芳是正廳幹部,那林德池再怎麼說也應該是個副廳級別幹部吧,說不準也是正廳級別的。

一個副廳級別的高官抽二塊錢的大前門,難道真沒人送煙了。他原則是出了名的,但也不會做到如此不開竅的地步……」

「嗯!我當時從一個朋友處打聽來,以為聽錯了,還再次問了一番,絕對沒錯。我那朋友去年在省委黨校學習了半年時間,曾經看到過林副校長抽了幾次煙,每次掏出的都是大前門。有一次我那朋友趕緊遞上中華,不過林副校長還搖了搖頭,擺了擺手笑道:我喜歡大前門的味兒。」衛鐵青態度肯定,解釋道。

「看來林校長的口味獨特。」魚泰淡淡笑道。

「不是口味獨特,聽說林校長從不收東西,連煙酒都不收。」衛鐵青搖了搖頭,「真是原則到令人震驚的地步,要是咱們都像這個樣子,這官還當個球啊1

「唉!我們黨這樣的幹部真是不多了,有肯定是有的,不過現在人只收點煙酒不收錢的已經算好官了,林校長,另類吧……」魚泰搖了搖頭,感慨得很。

當然,為了能讓林校長接受自己的煙,葉凡把那古馬雪茄也給重新包裝了一下,倒是頗為化了一費苦功,叫橫昌公司的老總尚天圖找來了正宗的土煙葉子包在了雪茄外面。

這麼一大變身,咋一看上去還真有點像是土製的旱煙捲的,其實裡面的煙葉子卻是古巴帶回來的高檔貨色。想信林德池只要肯抽,一定會覺得這煙夠奇特的了。

「自家種的?」林德池微微一愣,看著葉凡,居然真的伸手借過了一支,葉凡立即微躬身給他點上了。

笑道:「好久沒抽到農村人自種的旱煙了,那味兒雖說很嗆人,很辣很烈,不過也夠勁頭,是真正的爺們抽的。」

林德全吸了一口,突然皺起了眉頭,葉凡那心格一下子就提了起來,暗道:「不會是林德池以前也抽過這種高檔貨色,人家一個廳級官員有人送上幾盒也正常。這下子好像是弄巧成拙了,早知如此就不該……」

葉凡正忐忑著時林德池突然笑了,好像有點回味似的,笑道:「嗯!就是味道不夠純正,還是以前那味道好啊!不過,也許是好多年沒抽過了,這嘴給煙弄刁了。不過,這煙葉應該是改良過的新品種吧,味道還不錯!比我的大前門強多了,呵呵……」林德池沖葉凡說道。

「林校長如果覺得順口的話我叫親戚寄幾卷過來,我來的時候倒是叫親戚卷了幾盒。當時水州一個老表說是喜歡土生土長的味道,給老表拿出就剩這一盒了。」葉凡裝著非常隨意樣子說著,隨手從包里掏出了一個不用的紙盒子裝著的改良過的古巴雪茄。

這廝打開后說道:「林老師,自家產的,也算是土產吧,學生家來自農村,魚陽那旮旯地方你估計也聽說過,窮得出了名的。所以,也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就這自製的旱捲煙子了,老師如果不嫌棄,抽得慣的話就試著抽抽。」

「這個……也好,我還真有點懷念在農村的那段日子。這煙,能讓我想起許多事。不過,你家親戚種點煙葉子也不容易,我得把肥料錢,工錢給他才行。」林德池說著真的從口袋裡掏出了50塊錢推葉凡根前。

「此人還真稱得上是頑固不化,原則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葉凡心裡想著,笑道:「如果林老師真的要給肥料費和工錢的話就收15塊錢吧,也只值這個價,對我親戚來說已經很多了。平時這煙葉就是卷好了一盒也不過才能賣到五塊多錢的,呵呵……」

葉凡也是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了35塊錢找給了林老師。倆人還真有點賣煙買煙的架勢。林德池嗯了一聲也就順手收回了35塊錢。

「林老師,您請放心,我一定全力把班級的工作干好,團結班委,讓我們的跨世紀班成為一個真正的模範班級,真正的起到青年英才作用。」葉凡表白一樣說著。

「嗯!我看你經后的表現。」林德池淡淡的點了點頭,並不為葉凡的一句話就讚許,看來此人你想從拍馬一方面入手接近他是很難的。

剛走出林德池的辦公室,迎面就遇上了一個梳著馬尾鞭子,穿得一身有點像改裝后的短褲旗袍的那種樣式夏裝的姑娘。

臉略圓,一雙彎彎的睫毛特別的誘人,眨眼時那睫毛還會揚一揚的,臉頰旁一對小酒窩,好像會說話,相當純靈的一個女孩子。

「精靈1葉凡在頭腦中不自然的就冒出了這兩個字眼來。知道這姑娘叫郭秋天,生活委員。

「班長,剛才朱世傑副班長說是咱們班的班委剛才成立,大家應該增進感情,才能營造一人良好的班級氛圍,你看是不是意思意思?」那姑娘淺淺的抿著嘴一笑,兩個小酒窩一冒,還真有些能圈人的味道。

「嗯,郭姑娘,你說說該怎麼樣才能增進感情,意思意思?」葉凡似笑非笑的掃了郭秋天一眼。

因為說話有些不嚴肅,帶有點調侃味道,估計郭秋天有些想左了,白了葉凡於眼,哼道:「這個你這個大班長難道還不曉得,你都不曉得我怎麼曉得?」

郭秋天那嘴中有點嘟囔,明顯的有些不滿了。

「你可是管生活的,生活嘛,肯定跟吃喝玩樂分不開了是不是?咱們國家人講究吃,酒桌上最能增進感情了,要不咱們幾個班委晚上先聚一聚,不過,隨便找個地方就行了,不能搞出大動作來引人反感。」葉凡聳了聳肩,裝著有些無奈地笑道,這次正經了,免得引起郭秋天不滿,怕又遭來某精靈的一頓白眼。

「嗯!我也有此想法。剛才在路上碰到文體委員蔡紅藕,她說咱們校門口不遠的地方就有個好去處,叫八寶閣。聽說是一個小酒樓,裡面做的八珍味道獨特,要不就去哪裡嘗嘗。」郭秋天又露出了淺淺的精靈之笑,兩個小酒窩都冒出來了,看得葉凡心裡一盪,暗道:「精靈妹子,味道獨特。」

這麼想著,不小心又把她跟宋貞瑤對比了起來,覺得兩人春蘭秋菊各有一番韻味。

兩個女孩子都是純靈形象,宋貞瑤的純是一種自然的質樸的純,一種沒有多少心機,淑女型號的純。

而郭秋天也是純,不過她的這種純好像略帶有一絲刁鑽味兒。真有點像是小說中描述的古怪精靈,估計不好降服。

「哼!再看瞎眼1某女一聲冷哼才把某豬哥從對比精靈中驚醒了過來,緩過神來才發覺郭秋天那臉上居然帶著慍怒了,而且臉腮兩旁居然罕見的冒出了淡淡的紅暈,有點像是白裡透紅的桃花色。

「人面桃面相映紅,純1葉凡忍不住咕嚕出聲了,眼光從郭秋天那堅挺的胸脯前一滑而過。

「你……還說,真要挖眼了。」郭秋天更怒了,瞪了某位有點齷齪的同志一眼,肯定感覺到了某人猥瑣的神光,所以那腿兒忍不住在地下跺了一下。

「呵呵,那就這麼定了,你負責聯繫一下。還有,跟蔡紅藕商量一下怎麼聚會。」葉凡淡淡一笑,收回了猥瑣目光,恢復了大家風範。

這廝的瞬間變換倒是令得郭秋天心裡暗自納悶,想道:「這個人真有點怪,剛才看上去像地痞,那眼光,太牛氓了。不過,轉眼間居然像……像什麼……講不出來……,一下子就換了個人似的,他這眼光倒是轉換得快,倒底是真色還是假色,真有些琢磨不透,還真是個怪人。」

郭秋天這般子想著,轉爾想到了一個什麼好主意似的,又是淺淺一笑,狡詐的眨了眨眼,說道:「好!不過,咯咯……今天是咱們跨世紀英才班的頭一次班委成員聚會,作為班長,你是咱們班的學員中的一把手,怎麼也得表示一下是不是?班長嘛,應該起到模範帶頭作用才對是不是?不然,你的下屬們可是不服氣的?」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