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三十三章上將VS大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三章上將VS大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鐵占雄的倔也是出了名的,就連梅亦秋這樣的出身在老牌軍方世家的千金小姐也相當的怵獵豹的領導的。

前次不是得罪葉凡了,感覺葉凡的臭脾氣跟鐵占雄好像也有點像,還為此擔心了許久,剛剛才平復了心情的。

前次打電話時葉凡也隨口問過郭真奇的事,倒不是說郭真奇有多優秀,主要是覺得這小子可憐,一根筋忠誠獵豹這個部隊,有些不忍,所以想幫他一把。

了解后才曉得郭真奇其實是當了冤大頭,當時鐵占雄因為核心第八組在出任務時損失了一名四段頂階高手。雷霆之怒下一查,是情報系統方面出了點小問題。

不過,那次的事故出問題是軍委下屬的軍情三處提供的情報有點紕漏,而不是獵豹本兵團的情報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不過,軍情三處是直屬中央軍委的軍情局的,跟獵豹沒關係,即便是國家特勤a組也沒權對它怎麼樣的。當時鐵占雄怒氣沖沖,衝到軍情局直接責問局長郭懷遠。

鐵占雄當時還是一個大校,而郭懷遠早就是少將了,級別比鐵占雄還要高。

不過郭懷遠知道鐵占雄的底細的,再說這次的事的確是自己這方出了點小紕漏,給特勤a組造成了人員傷亡。

而且,特勤a組是國家最核心的神秘部隊,比軍情局的檔次高太多了。所以姿勢也是放得很低,有賠禮道歉、息事寧人的打算。

不過運氣不好,正好遇上分管他的上司——也就是軍委副主席趙系的趙寶剛直接進了郭懷遠辦公室。

遠遠聽見鐵占雄在敲桌子,而且還是敲得叭叭直響,估計郭懷遠的桌子都快給鐵占雄那鐵掌敲得快散架了。

心裡一股子無名之火立馬就升上來了,嚴格來說,鐵占雄從大範圍講應該是屬於國家主席鎮山河一個派系的。而趙系跟鎮系並不怎麼融洽。

前次關於軍委一些委員的人選上趙系跟鎮系還好好的掰了一回手腕,這股子燥火趙寶剛當然無法朝著國家主席鎮山河發泄了。這次正好,鐵占雄撞他槍口了。

鎮山河人家是國家主席,趙寶剛貴為軍委副主席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不過對鐵占雄趙寶剛可就來氣了,再說特勤a組只有國家主席才有權指揮的部隊,說是國家主席的最親信部隊也不為過。

當然,特勤a組也不是給鎮山河服務的,它只服務於國家主席,誰當國家主席聽誰的,而且,絕不允許參雜在政治派系鬥爭中去的。

見他拍自己下屬郭懷遠的辦公桌,覺得鐵占雄就是在打自己的臉。

那是再也忍不住了,趙寶剛幾個大跨步進了郭懷遠的辦公室。掃了一眼,更是大怒,發現鐵占雄居然像個無賴一般,堂堂的特勤a組第八組的大帥居然翹著二郎腿坐在郭懷遠的辦公桌上,把辦公桌當鼓敲著,這邊還口抹橫飛的發著脾氣,瞪鼻子上眼的。

而郭懷遠倒給他罵得頭微微垂著,有點下屬被上級訓的樣子。趙寶剛憤怒了,把從鎮系那邊受的氣全撒出來了。

冷聲笑道:「我道是誰?鐵大帥啊!這裡是特勤a組嗎?好像不是?什麼時候鐵大帥分管到咱們軍委的軍情局了,是不是連我這個副主席也一併管了算了。那好,我明天向鎮主席建議一下,把軍委整個划拔到你們戰龍組管轄就是了,呵呵呵……」

趙寶剛一頓子夾生飯砸往了鐵占雄,這廝一激靈,慌得趕緊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行了個標準軍禮,問候道:「首長好,我……我剛才太激動了一些。」

這時的鐵占雄那臉比苦瓜樣也好不到哪裡去的,心裡直呼倒大霉,怎麼會遇上趙寶剛來私巡。

跟趙寶剛較勁,鐵占雄還沒那能量。自己的分量鐵占雄還是很清楚的,所以,趕緊放低了姿勢。

「不敢,你是我的首長。再說,我哪敢當你首長,弄不好什麼時候激動了,跑我辦公室拍散了咱那破桌子還沒錢換新的。」趙寶剛又是一陣子譏諷,轉爾變臉了,板起來了。

哼道:「成何體統!這裡是軍委直屬的軍情局,不是你們特勤的衙門?你們特勤的權力是大,但國家也沒賦予你們分管軍委的權力。給老子站這裡三個鐘頭,少一秒都不行,懷遠,你來監督著,不準動一下,要拉尿都得拉褲兜里,正好,吃不了兜著走,哼1

趙寶剛發完脾氣,一甩屁股走人了。

郭懷遠心裡當然一格,暗暗叫苦了,暗道:「娘西匹的,叫我監督鐵占雄罰站,我有那膽量嗎?這簡直是找抽。」

不過郭懷遠也不敢違抗趙將軍命令的,最後,鐵占雄當然也是不折不扣的站了三個小時,不過,中途倒是上了一趟廁所,郭懷遠當然也不敢叫人家堂堂的核心第八組鐵大帥把尿拉褲兜里了。

鐵占雄那臉丟大發了,當然,這個丟臉也是限於一個小圈子裡人曉得了。

不過,聽說後來特勤a組的總頭兒鎮東海上將也給老鐵找回了面子,硬是拿這次的事故說事,要求軍委一定要嚴罰。

結果就是軍情局三處的處長成了替罪羊,被捋了帽子轉業複員回家,聽說在某個旮旯小縣當武裝部長。管著幾個民兵搞些小訓練了什麼的,頗有股子劉羅鍋守城門的調調味兒。

鐵占雄被罰站那心情當然好不到啥地方去了,因為,能讓他罰站的人的確不多了,可是倒霉的就是趙寶剛就是那為數不多的幾個人之一,弄得鐵占雄好生鬱悶。

這不正好,剛好郭真奇是獵豹負責情報搜集的主官。在鐵占雄憤怒之下,眼裡覺得情報系統的全是蠢蛋渣子,所以郭真奇成了鐵占雄盛怒之下的替罪羊。

這個就是一環套一環,替罪羊也是一個挨一個了。大魚抓小魚當替罪羊,小魚就抓蝦米當了,這個,也算是潛規則吧……

事後想想,鐵占雄覺得當時自己也有些意氣用事了。因為郭真奇的大伯郭大川是屬於趙系盟友,所以才拿郭真奇開了刀。無非是在其身上發泄趙寶剛的氣罷了,這個有些不地道。

其實郭真奇干工作還真有一手,搜集情報方面也沒出過什麼大亂子,算得上中規中矩的角色。

不過,鐵占雄雖說有點後悔,但也是絕不可能承認自己錯了的。現在既然葉凡有意提郭真奇重歸獵豹的事,鐵占雄想都沒想,直接笑道:

「老弟,你想咋整就咋整算了,老哥我不攔你。不過,也得讓那小子再多受點磨難才行,玉不琢不成器嘛!

還有,你老弟如果能從中積累點什麼人脈好像也不錯的。你可能不知道,你們南福的一號人物郭朴陽就是郭家的人。

估計跟郭真奇也有點沾親帶顧的吧,咱混的是軍方,跟那個沒多大關係,而且咱們的部隊特殊。不過,你老弟就不一樣了,要混官場,呵呵,人脈多路多,路多帽子就多,哈哈哈……」

提點了一下,鐵占雄也就不說了,相信葉凡不會是蠢蛋的,從中撈點利益絕對是有的。如果能憑著郭真奇連上省委書記郭朴陽這條線那就更完美了。

「鐵哥,那個郭家既然跟你不怎麼對付吧,我還是跟鐵哥的態度保持一致的好。咱們是什麼,好兄弟,比啥人脈都重要。」葉凡小拍了鐵占雄一陣子馬屁,令得他非常的受用。其實這廝心裡還是挺遺憾的。

鐵占雄當即笑道:「無所謂,其實好多事你老弟還沒到那種層次,到的時候自然就明白了。從我個人來說,沒有什麼派系集團觀念的。我喜歡獵豹,就喜歡快意恩仇罷了。人活一世,牽絆太多也沒什麼意思。你老弟管好自己就是了,對自己有利的事你自己去打算,不要過多顧及老哥我的想法。這個一時說不清楚,你好生想想,琢磨琢磨,也許還能落下點什麼了。」

「鐵哥真不生氣?」葉凡很是認真樣子,問道。

「跟兄弟講假話有意思嗎?我說過,你愛怎麼弄就怎麼弄了。」鐵占雄也是一臉認真說道。

「不妥,這次是我請班上的同學,作為班長,應該的。」葉凡淡然拒絕。

看到郭真奇一臉的失望,葉凡笑道:「郭少校,你的事我也知道一點,不過,慢慢來吧,希望還是有的是不是,呵呵……」

「真的,真的1郭真奇那眼中突閃光芒,好像突然間亮堂了許多,連問了兩個『真的』,似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事。

「嗯1葉凡隨口點了點頭。

「葉先生,我叫你一聲葉哥行不行?」郭真奇一臉期望樣子望著葉凡,令得跟他一起來的幾個軍官是徹底震撼了,幾乎快達到震呆了的地步。

一個個都在暗自嘀咕:「這姓葉的先生倒底是什麼人,怎麼郭大少好像有巴結他的嫌疑,難道是京城某位要人之後代,很有可能。下來鍍金的公子哥啊,能讓郭少瞅得上眼而且還巴結之人,絕對是京城一流太子黨之流了。不過,京城裡有姓葉的尊神嗎?」幾個軍官暗暗想著,心裡嘀咕,但也牢牢的把葉凡的形象給記在腦子裡了。

衛鐵青倒不覺得有多少奇怪,因為前天就連那個穿中將服的將軍都稱葉凡『葉小朋友』,一個少校想攀交情叫他『葉哥』有什麼好稀奇的。

第六百三十四章宋家有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