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三十五章宋老的讚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五章宋老的讚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來得及嗎?消毒可是要用專用的設備的,最簡單來說也得用消毒鍋煮一下才行,你們農村搞的土法子,用開水燙一下可是不行的。那樣子根本就消滅不了有些耐高溫病毒的……」湯康成的確負責任,又要開始嘮叨起了專業醫術。

葉凡立即制止了,說道:「謝謝湯專家的提醒,不過,我消毒的法子比較特別,不是用開水燙,當然,更不是用消毒壓力鍋了,就是這樣子的。」

葉凡伸出手來,夾起一根金針,養生術調整運轉,行氣之後,一絲內勁之息從手指間毛孔直接就溢在了指尖上,利用內勁之息消毒,這個當然只有國術大師才能做到的。

內勁天底下最自然,最無污染的一種氣息罷了,葉凡的金針也需用這種法子才能保持良好的狀態的。比那什麼消毒鍋啥的當然更有效了,因為這是純天然的。

葉凡的動作當即令得一屋子人全嘩然了。

「你這就叫消毒,用手抹一下就行啦?哼1曹梅芳瞅了葉凡一眼,惱了,轉著沖著宋老爺子說道:「爸,你看看,我說過土法子不能試的,你看看,他用的是什麼?這樣子也叫消毒,要是針扎進去感染了引起病發怎麼辦?千萬不能試。」

「湯教授,你說說這法子?」宋老爺子也應聲,其實心裡也有些疑惑,因為葉凡的消毒方法太匪夷所思了,簡直是令人不能接受。

不要說宋老爺子嘀咕,一屋子人除了葉凡自己,根本就沒其他人相信了。

就是宋貞瑤也微微的,條件反射般的縮回了自己的美腳。不過宋老爺子畢竟見過的世面廣,轉爾問專家湯康成的意見。

「這種消毒方法的確夠土的,說是消毒那是根本就不可能消毒,有效的殺死一些有害的病菌等。如果宋老真要試試這位葉凡同志的土法針灸的話,那我就交待小李把他的金鎮拿回醫院消完毒再用也不遲。」湯康成提出了一個法子,不過話語中卻也是有反對宋老爺子試這法子的意思。

「貞瑤,你的意思呢?」宋老爺子轉頭問起孫女來了。

「不行!貞瑤,絕對不能試,要是毀了腳怎麼辦?你可是在電視台工作的,老爺子更不能試了。」曹梅芳聲音有些急促了。

「我……我……那就先把針送回醫院消毒了再試試。媽!這腳給扎幾下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再說,葉凡也不會害我們的是不是?他是個好人,也許他的法子還真有用。」宋貞瑤瞅了葉凡一眼,還是同意試試。

當然是想為葉凡爭取到一個表現的機會,為經后倆人的后一步打下一點基矗如果今天葉凡失去了這個機會,那葉凡在宋家人眼裡還有什麼有用的價值,純屬垃圾貨色了。

宋貞瑤知道,像自己這種家世,愛情跟利益相比的話利益肯定會被老爺子擺在第一位。

所以,葉凡以後想再進宋家大門那個是相當的難了。葉凡有什麼,一點優勢都沒有。

這廝要家世沒家世,要巨富也不可能,宋貞瑤心裡雖說純樸,但人並不笨,轉爾一想就看出一些苗頭了。現在已經在為經后考慮了。

葉凡如果能藉此機會治好了自己的腳,然後更進一步如果能治好爺爺的老毛病的話那至少能在爺爺的心中留下一個好印象。

「那就這樣子吧1宋老爺子點了點頭,不過口氣中略顯失望。原本對葉凡的土法針灸還有點渴望,因為昨天葉凡露那一手金針扎茶几還是挺顯擺的。

不過今天一看葉凡的消毒方法,宋老爺子心裡那一股子渴望一下子消去了九成。

現在能同意還讓葉凡試,無非是看在孫女宋貞瑤的面子上的。再說腳板即便被扎破了點什麼問題也不是很大,而且湯專家就在身邊,可以即時處理的。

「對不起宋老,我這金針特殊,用消毒鍋消毒沒效果,我這法子是以前那個土老道教的,信不信由你們。願意試的話我立即開始,不放心的話我立即走人。不過,也請宋老爺子相信,我葉凡絕不會害貞瑤的。」葉凡一臉的信心。

「這個……」宋老爺子瞅了一眼葉凡,視線又轉到了湯專家身上。對於醫學方面的問題還是專家講的可信。

「我試1宋貞瑤一咬牙,又伸長了腿。宋貞瑤知道,機會稍縱即逝,如果等爺爺改變了主意葉凡就得滾蛋也,那以後倆人的事就基本上就無望了……

「哼!希望你別把貞瑤的腳給扎壞了,不然,我曹梅芳是絕不答應的。」曹梅芳見無法阻止,臉板了起來,哼道。

「曹阿姨,這點請你放心,貞瑤的腳絕對沒事。」葉凡一臉鎮定望著曹梅芳,轉爾又說道:「我想,以後曹阿姨如果想請我葉凡出手的話咱也沒那興趣。我這土法子針灸也很麻煩的,扎一次針下來耗費的精力估計要一個月才能補回來。」

「哼!那我拭目以待。」曹梅芳哼反聲道。

「梅芳,別說了,葉凡是來給咱們家貞瑤治腳的。」剛從樓上下來的宋初傑接話道,感覺自己妻子對葉凡是太不客氣了一些。至少表面上也不能這樣子,畢竟人家是來治病的。

其實曹梅芳也並不是個蠻不講理,鄙視窮人的勢利鬼。只是這事涉及到自己家人又另當別論了。

在藥物和內勁、針術三重融合下,一個小時後葉凡的臉上已經是汗珠掛滿。

二個小時后。

「可以洗腳了。」葉凡麻溜收針,點了點頭說道。

「我來。」曹梅芳端了盆水出來,親自給貞瑤洗腳了,一邊洗一邊還問著痛不痛,酸不酸的。

「貞瑤,你試試,看看能否走路了,不過剛恢復,下腳輕點,正式走路的話估計還得過二天才行。」葉凡笑道。

宋貞瑤晃著身子,在曹梅芳扶著下站了起來。踮了踮腳,開始不敢用力,後來慢慢試著,真能走了,在廳里小轉了一圈,頓時跌落了一地的眼鏡。

「神奇土針1宋老爺子嘆了口氣,又瞅了瞅自己的大腿,又升騰起了希望。

「葉先生,你這針不會是真金磨製的吧?」湯康成開始套近乎了,覺得這土針之術還真是神奇。

剛才宋貞瑤伸腳時那充血腫大還是較明顯的,幾個小時居然能見效,這種土針之術如果能弄回水州第一醫院,結合醫院的中醫針灸治療,效果肯定會更佳的。

「不清楚,是從一個地攤上買來的。當時聽那攤主吹噓說是此針是他家世代行醫的祖上傳下來的,已經傳了幾百年,現在家裡情況不好,所以忍痛割受什麼的。

當時我還以為遇上了騙子用鍍銅的針騙錢,不過這針也不貴,一套不過幾百塊錢,所以,就咬牙買下了。

不過,此針還真是好用,到現在用過幾次,情況馬馬虎虎的。」葉凡講得虛虛實實,當然不會講真話了。這針可是當時從天水壩子的唐朝古墓中撿到的。

為什麼說是撿到的。

當時天水壩子村人挖出唐朝金馬後不是哄搶開了,而這針就藏在一個木盒子里。

天水壩子人一群土老冒,打開后就搶了盒裡幾錠銀子,剩下的古董盒子和這卷像竹簡樣的『扁鵲手札』隨手像扔破抹布一樣給拋了。

而幸好當時二芽子在一旁,正好被這東東砸了一下,接到手后一翻,發現竹簡上畫了許多男女,亂七八糟的,覺得刺激就私藏了當黃書看了。

不然,哪還能輪到葉凡同志撿漏。

「哦!能否讓我瞧瞧你那針?」湯康成一臉笑容說道。

「沒什麼稀奇的,你要看就看吧。」葉凡微笑著遞了上去。

「小葉,你看看我這腿有希望治療沒有?」宋老爺子問道,轉頭朝著曹梅芳說道:「弄些點心端上來,大家都有些餓了。」

「早弄好了,蓮子湯圓。」曹梅芳小聲答道,也不敢再阻攔了。

「我先檢查看看。」葉凡說道。

半個小時后,說道:「這樣吧,我先試試,您如果有反應的話說明還是有希望的,如果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話那就說明沒什麼效果了。」

吃完點心。

葉凡雙用手給金針消了毒,害得曹梅芳的眼皮子又跳動了於下。治宋老爺子的腿跟貞瑤的腳板相比那個情況可是大不一樣的。貞瑤的屬於扭傷,宋老爺子的小腿可是老毛病了,就連大醫院都說難以根治,有時疼得厲害只能是掛掛瓶,開些葯,療養一段時間會好一些。

不過既然宋老爺子都沒表示反對,廳里的曹梅芳和宋初傑,以及湯康成幾人也不好開口了,不過搶救準備還是做好了。

這次葉凡一次性扎了五針進去,慢慢的逼出內勁之息通過細微的空心針管像熱傳導一般傳了進去。

形成一個氣熱的包圍圈子往宋老爺子傷處而去,為了呈現出施針的難度和耗力。

葉凡當然是逼出了許多豆大的汗珠子掛在了臉上,當然,這些都是這廝搞出的騙人噱頭,因為這些都是感動宋老斧子的有力法碼。

今天越賣力,宋老爺子也就越會受感動,宋老爺子一感動,那自己就有了活動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