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三十七章水州政壇小地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七章水州政壇小地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在常務副校長雷玉芳面前也是直誇葉凡,所以,在校黨委班子的那些委員中倒也落下了葉凡的一個名字,各個委員都曉得跨世紀英才班中有個叫葉凡的班長很能幹,無形中也為葉凡增加了許多人氣,這是一種無形的政治資產。

作為省委黨校的黨委班子成員,這些成員也不一定會永久呆在省委黨校的。

像這些委員在黨校裡面不是副校長就是各科室處主任。如果一外放的話很可能就是副廳級或正處級幹部。

6月12日。

魚泰一邊看著報紙一邊搖頭。

「搖啥頭,最近上面都有些什麼吸人眼球的東西?」葉凡隨口問道。

「咱們水州省城的常委圈有小動作,原市政法委書記皆公安局長的鄧建軍退居二線,到市政協養老了。唉!聽說此人一直以來都是市委書記許萬山的堅決支持者,被稱為水州省城一號的哼哈二將。不會是省里領導想對許萬山動手了嗎?這個東西倒是令人很值得期待啊1魚泰搖頭晃腦,一股子興哉樂禍。

「我說魚兄,看來老弟的你心裡很是陰暗啊!許萬山可並沒惹著你,如此的興哉樂禍,是不是國人都有看熱鬧,看別人倒霉就刺激的心理,要不得,要不得1葉凡也是晃著腦袋,一臉的得瑟。

「哈哈哈……」

屋裡傳來三人的狂笑聲,魚泰樂不可支,笑道:「彼此彼此,相信許通同學現在那心裡肯定不是個滋味的。」

「那鐵定的了,許萬山是他老頭子,鄧建軍的位置被翹,他老爸的權力明顯的就削弱了。而且搞倒的還是公安局長皆政法委書記,公安可是一個強力部門,擁有著別的部門不可比擬的實權的。」衛鐵青也是一臉的乾笑。

現在既然決定跟葉凡交朋友了,許通又跟葉凡不怎麼對付,所以,許通的老爹倒霉他們當然高興了。

「那誰接替的?」葉凡略顯好奇,問道。

「李昌海,聽說是咱們省公安廳的一個副廳長。現在是下來兼任水州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實權大大加大啊!估計又是省城躍起的一枚政治新星了。」魚泰笑道。

「李昌海1葉凡沒忍住,失聲叫了出來,差點咬了舌頭。

「葉兄認識?」衛鐵青轉頭,臉上略顯驚訝,心道,難不成葉凡還真認識省公安廳的貴人。應該不可能吧,人家一個大廳長,葉凡不過一個貧困縣的副縣長,級別層次地位都差得太遠了。不過,旋即之間,衛鐵青想到那個中將稱葉凡『葉小朋友』的事,一時之間又有些相信了。

「呵呵,認倒是認識,只是以前他曾經到魚陽辦過案子,那個時候我還提供了幾個線索,所以也算是面熟罷了。」葉凡打著哈哈,當然不願露自己底子了。

「哦1衛鐵青應了一聲也沒放心上。

「這個李昌海,肯定就是省里某位領導派下去節制許萬山的棋子,聽說許萬山這個人在省城水州一向強勢,容不得外人插手水州的事務。

而水州又恰好是省城,是在省委省政府的眼皮子底下的。省委省政府又怎麼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讓一個人物支手遮天。

聽說前次星辰花園的事就跟省里鬧得有些不合。所以,省委必然要擺出平衡之道來,派幾個常委下去,節制住許萬山的強勢。不然,省城常委會估計就快成了許萬山的菜園子了。」魚泰分析著,還晃了晃頭,頗有一股子狗屁軍師勢頭。

「星辰花園的事,那次不是聽說省里不同意該工程方案實施,後來許萬山居然耍橫,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硬是迫得省里最後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此人還真是個厲害角色,有著那種土霸主的氣勢。」錢洪標一臉粉絲樣。

「魚老弟,你這分析得是有些道理,不過還有一些出入的。」衛鐵青一股子老夫子相淡然說道。

「衛老夫子,你說說到底怎麼個出入法?」魚泰開玩笑道。

「許萬山的強勢,不滿的只有省委,而不是省政府。省政府一個號人物是誰這個想必魚老弟應該最清楚了。」衛鐵青一付高深莫測相。

擾得葉凡心痒痒不止,介面問道:「衛老哥,快說說,為什麼省政府的一號,不對,省政府一號是朱世林,為什麼朱省長對於許萬山的強勢會不以為然,難不成許萬山跟朱省長是同系的?不然,朱省長怎麼會讓許萬山亂來。按喇州的建設是在省政府眼皮子底下執行的,省城就是咱們南福的臉子,省城建不好出了什麼紕漏,那省委省政府臉子上也沒什麼光彩的。」

「孺子可教也,還是葉老弟聰明,哈哈哈,猜也猜以了……」衛鐵青大笑不已。

「太對了,沒錯!雖說只是一個省城政法委書記那位置的變更,但其中拚的卻是背後的力量。

其實質是省委書記郭朴陽跟省長朱世林兩人的搏奕。朱省長是本地土生土長,靠著實幹一步一步拚上省長位置的。

從鄉到縣,從縣到市,從市到省,一路爬升,積累的人脈資源不可謂不豐,估計這整個南福,朱省長的手下可能控制得有二成的地盤。

許萬山聽說從縣裡就一直跟著朱省長了,朱省長當時提一級,他也跟著跨前一步,就這樣一步步的登上了省城市委書記寶座。

而且,朱省長為了加強自己在省委常委圈中的份量,拚了命,終於把許萬山也拉進了常委圈中。

也有人戲稱朱省長跟許萬山在省委常委圈子中猶如孟焦,說他倆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在省常委會裡配合相當默契。

當然,大多數時候都是以朱世林為主的。其實不然,許萬山跟朱省長哪能稱之為焦孟,只能說是朱省長是主子,許萬山是奴僕罷了。

而省委郭書記調來卻是不久,腳根還沒站穩。這次撤換就從水州開始了,也許會拉開新一幕的權力戰爭。」魚泰得意的意測道。

「唉!這些都是省里高層之間的權力角逐,咱們這些小角色不要遭了池魚之殃就行了,不然也太倒霉了。幸好現在到省委黨校培訓,倒是一個最好的臨時避難所了。」衛鐵青臉上略顯憂色,如果省里的權力鬥爭激烈的話,很可能會波及到他這個林業廳副廳長。

有時一個派系倒下幾個人,廳里主要負責人就得變更。廳裡頭頭一變更,每位一把手主持工作的態度、理念都不一樣,不要說調整衛鐵青的位置,就是重新劃分一下工作上的分工那個就是權力利益的得失了。也不得不令衛鐵青感到頭痛。-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html-

「衛哥,你說說,在朱省長跟郭書記的角逐中,誰將會是最終的受益者?」葉凡很有興趣,這些小道消息雖說都是一些八卦,但八卦也有八卦的可信性的,並不是一無是處。

如果能揣測到省里的一些意圖,雖說現在自己級別太低,還沒上升上那個層面,但學習一下,積累點經驗也不是件壞事。

再說,現在自己也接觸到了省里兩個常委,一個是常務副省長齊振濤,一個是組織部長宋初傑。

往往省裡層次的爭鬥也會影響到地方的,比如省里領導的意圖變了,地委一級的一把手有可能受到波及,地委一級換人了新來的書記很可能會動動刀子,那就影響到了縣一級一號人物的變更。

所以,牽一髮而動全身講的就是這個理兒,在官場體制中,好像有無數的線串連在了一起,一根弦動了,並不是孤立的,而是會引起一連串的反響,也可以說是多米諾骨牌效益。

「這個,難說。從目前情況看還不明朗。朱省長雖說土生土長,勢力盤根錯節,根基厚,人脈廣,呼一下,響應的人一大片,在前期比較強勢。

而且聽說在省里穩坐第五把交椅的常務副省長齊振濤是朱省長的強硬盟友。

齊家也不簡單,也可以說是軍門家庭。齊副省長的父親齊伯民以前可是軍委委員,不過現在已經退休。

哥哥齊放雄可是鄰近的江都省省長,中央委員。年歲也不大,聽說還不到50,以後前途無量。

而且,齊放雄能坐上一省之長的位置上,這個在古代可就是正宗的封疆大吏了,稱之為巡撫。

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在中央肯定有人撐著的,沒人撐著,沒有加入某個派系怎麼可能坐上這個位置,咱們國家雖說地大物博,人口眾多,也不過30幾個剩

省長那個位置少得可憐,全國有多少官員,有多少世家,多少派系在盯著那位置的。副省部級幹部全國有幾千,可省長就30幾個。

聽說朱省長背後的靠山並不明朗,也有人說是他根本就沒靠山,但我想不可能的。

雖說朱省長作出的成績有目共睹,但中央如果沒人幫扶著想登上省長寶座那個只能是痴人說夢,電視里演演還行,現實生活中絕對沒有這種事發生的。」

衛鐵青耳目靈通,剛講到這裡魚泰笑道:「衛哥講的有理,朱省長有了齊副省長這個強力盟友,咱們南福本地派可是相當強硬了。不過,郭書記一旦站穩腳根后,那反撲之力絕不會弱的。郭書記是什麼人,人家背後聽說有著軍方世家趙系在支持著的。」

「趙系,是不是以現任軍委副主任趙寶剛為首的京城趙家?」衛鐵青瞳孔突然睜大,這個消息他倒是頭次聽說,所以才會顯得如此的失態。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