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三十八章癩蛤蟆不想吃天鵝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八章癩蛤蟆不想吃天鵝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賀大將軍』『浦寧水晶』『句龍』『神筆馬良』『簡單』五位大師打賞,聽說狗子今天犯了重怒,書友兄弟們聯合討伐。現在狗子已經被逼得要6更了,狗子賀他們桃花滿天飛飛飛飛,蛤蛤蛤,俺接招了。現在第3更,每半個小時一更,接下去是第4、5、6更。

而且,衛鐵青那眼神又是隱晦的掃了葉凡一下。這個葉凡的鷹眼當然即時的發現了,心裡也明白,估計是那天晚上在『老王獸記湯』吃飯時跟趙四小姐較勁的事,後來又冒出了趙括將軍稱呼自己『小葉朋友』來著,讓衛鐵青聯想到了什麼。

「當然是,不過咱們講的都是些小道消息,蠻聽就是了,當不得真的。」魚泰淡然的笑了笑,倒是很直白。

「那是,咱們是什麼層次的貨色,這裡就衛哥是廳級幹部了,算是勉強跨入了高級幹部行列,咱們就一小處級,高層面的事咱們聽著好奇,聊一些八卦罷了,呵呵……」葉凡故意笑道。

「如果郭書記真的有著京城趙家支持的話那朱省長估計敗北已成定局了。趙家太強了,聽說其家族裡面光是肩上閃星的將軍就有接近10個。咱們水州藍月灣的基地司令趙括將軍聽說就是趙家的樑柱子。」衛鐵青講到這裡,突然轉頭沖著葉凡笑道:「趙將軍好像還認識葉老弟的是不是?」

葉凡知道衛鐵青在試探自己的底子,想摸摸自己是否跟京城趙家有關係。正準備答話時魚泰卻是搶先笑道:「對對對!那天在老王獸記湯店吃飯時不是有個叫趙四小姐的妖女衝上進來,派頭大著呢,好像,呵呵,那姑娘跟葉哥是否有些……」

魚泰臉上掛著一臉的曖昧,瞅了瞅葉凡,這個意思不言而喻了,當然指葉凡跟趙四小姐是不是有什麼瓜葛了。

「魚兄,我那敢!即便是我想跟那啥的趙四小姐有點什麼,但也得人家看得上眼才行。

人家是什麼門弟,想必兩位兄弟從那天的話語中也看出了一點什麼苗頭。

趙四小姐就是京城趙家的大小姐,聽說在其家族裡排行第四,所以稱之為趙四小姐。

口氣還是很大的,以前少帥張學良的夫人稱之為趙四小姐,想不到此女也敢如此稱呼,也許是巧合吧。

再說,你看看我的出身,父親縣勞動局一破主任,一個虛虛的小副科,比我這破級別還要低。

母親是當老師的,家裡祖宗八代搜遍了也找不出個當上七品芝麻官的人。

就我這一個小副縣長,差點把家裡人給樂瘋了,我老爸老媽一直在喊著祖墳冒煙了。光是那大公雞就給我老媽拎了好幾隻去孝敬土地爺了。

所以,趙四小姐,人家是天鵝,咱也不想當那隻沒品的癩蛤蟆不是。」葉凡打著哈哈,自嘲的笑著,想把此事堂塞過去而已。

「葉老弟,你可是沒講實話。咱們哥幾個雖說認識的時間不長,但咱們是算有緣份的人。以後哥幾個還是互相幫襯著,有什麼不算要緊的事可不能瞞著大家,魚泰,你說是不是?」衛鐵青一直朝魚泰擠著眼球。

魚泰當然心領神會,笑道:「葉哥,你就招了吧,跟趙四小姐進展到什麼地步了,拉過手沒有,摸過沒有?吻過沒有,或者最後一層防線突破沒有,或者說是上床了沒有,咱是個粗人,乾脆直白點算了。」

「上床,誰跟誰上床?」去外面又轉了回來,推門而進的錢洪標一臉怪異的盯著屋中三人。

「葉哥跟趙四小姐埃」魚泰隨口笑道。

「趙四小姐,哦!對了,差點忘了,說曹操曹操就到了。葉哥,剛才你的那個趙四小姐就站在校門口,我剛從外邊回來,給她碰上了。那天在老王獸記湯吃過飯後估計對我也有點粗淺印象,因為咱們哥幾個還圍攻過她嘛!呵呵呵……」錢洪標一臉的乾笑。

「趙四,她來幹嘛1葉凡人一哆嗦,無意中就站了起來。

「哈哈哈……」魚泰三人全狂笑了起來。

「看到沒,還說沒關係,什麼蛤蟆天鵝都出來了。葉凡同志,現在人家那隻天鵝不正在校門口等你這隻癩蛤螅」錢洪標樂不可支,手舞足蹈了起來。

「等我!她們有幾個人?」葉凡微微愕然,一臉的訝然,暗道難道水州四美又到了?

「就一個,你還想幾個。看來咱們的葉班長大人真是個風流種子,到外留情,夜夜宵啊,唉……我老錢就沒這好命,一個沒有,連半個都沒找到。就這德性,慘1錢洪標嘆了口氣,苦瓜著臉,戲演得還是很真的。

「哦!一個,一個就好。不過,洪標,你應該是騙我的吧,趙大小姐怎麼可能到咱們黨校來找我。我算是哪根蔥?你這戲演得可不怎麼像,騙人都騙不了,失敗1葉凡還搖了搖頭,表示遺憾。

「失敗!不相信就算啦,反正我口信已經傳到家了,信不信由你。不過剛才我叫趙四小姐一起進來,她說就在門口等。」錢洪標講的話令人琢磨不透,亦真亦假的。

「我才不上當。」葉凡搖了搖頭,根本就不信,這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剛講到趙四小姐人家就出現在黨校門口,而且自己跟趙四小姐也沒什麼瓜葛,她憑什麼要來找自己,所以,這事八成是錢洪標故意造假的。

這時傳來了叩叩的磕門聲。

「看到沒,肯定是你家那個趙四了,人家等不及了,衝進學校了。」錢洪標在一旁擠眉弄眼,示意葉凡趕緊去開門。

「門沒鎖,自己轉進來1葉凡笑了笑喊道,倒也心存疑惑。

「班長,我剛作好了計劃,你看看哪裡還不完善需要修改一下。」哪裡是趙四小姐,進來的是一身粉紅裙子的生活委員郭秋天,那彎彎的月芽眉笑得真是甜,胸脯一起一伏的,令得葉凡這廝暗自吞了一灘子口水。

「那好,我看看1葉凡接過手后看了起來。

幾分鐘過後,葉凡抬起了頭,正準備講講時一個身著精幹短衫,緊繃牛仔褲的妹子沖了進來,拉著葉凡的手就喊道:「葉先生,我有急事找你?」

「梅亦秋,你來幹什麼?」葉凡眉頭一皺,問道。

「你先跟我走,我真的有急事找你,再晚就來不及了,求你了。」-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41.html-一向強硬的京城梅家的大小姐梅亦秋居然女兒態十足,眼中罕見的冒出了幾里淚珠子,楚楚可憐的哀求了起來。

「哼!班長現在沒空,我這邊計劃還沒看完。」郭秋天眼眉一抬,翹翹的掃了梅亦秋一眼,嘴裡哼著,好像很不高興了。

郭秋天的表現卻是令得屋中魚泰等人是大跌眼鏡,怎麼能這般的沒禮貌,這個好像不像是一向待人熱情溫和的郭秋天大小姐的表現。難不成郭秋天姑娘在吃味兒,應該不可能。她跟葉凡認識也不過幾天,坐火箭的話也不會如此快吧,所以,這事還真有些詭異。

「你有什麼事說吧。」葉凡冷冰冰說道,沒給梅亦秋什麼好臉子看,梅家的勢大,這個葉凡曉得,但也太傲了一些,葉凡不喜歡。

「你跟我來,咱們到外面邊走邊說,不然來不及了,求你了。」梅亦秋斜掃了郭秋天一眼,又想伸手拉葉凡。

「這個……」葉凡其實不想去,有些為難。掃了身旁嘴已經嘟囔起來的郭秋天一眼。

「是鐵團叫我來找你的。」梅亦秋只好交底了。

「走1葉凡還以為是鐵占雄在安排什麼事,乾脆的答道。轉頭沖郭秋天說道:「這計劃相當的好,不用改了,就這樣吧,要不你給衛哥看看。我這邊有事,先走了。」

「哼!不弄了。」郭秋天把那計劃往葉凡床上一砸,頭一歪,樓道里響起了高根鞋那叩叩聲音,走人了。

「葉哥,那個趙四可還在門口等著,你得去給人家說一下,不然又得怪我沒把話傳到。」身後傳來錢洪標的粗喉嚨喊聲。

「知道了。」葉凡應著,「到底怎麼回事,鐵哥可以直接打我電話,怎麼會叫你來。」

「是……是我的私事求你,跟部隊沒關係。」梅亦秋小聲說道。

「私事?你們梅家還有什麼事辦不成?我一個小副縣長能幫你們什麼忙,真是怪了。」葉凡講著,還搖了搖頭,心裡也是十分的疑惑不解。

「我弟弟天傑,本來早就達到國術第二段頂峰了,可就是無法衝到第三段去。

前段時間不是在歌舞廳被齊天揍了,又被你打了。我知道那次的事是我們做得不對。

不過我弟弟一根勁,他心裡不服,所以一直叫著嚷著要向你挑戰,不打敗你誓不為人什麼的。我當時就刺激他了,說是他如果能打得過我就可以和你挑戰了。

結果,他一氣之下跑到武當山去了。說是要學什麼神奇武功,武功沒學到,倒是從一個道士手中弄到了一顆聽說能增功的藥丸,綠綠的。

這事他也沒跟我說,剛才自己就吃下去了,說是立即可以突破到第三段,就可以向你挑戰了。

結果,唉……體內氣機全亂了,那藥丸肯定是假的,我問過師傅了,說是搞不好會毀了天傑,致使人殘廢,嚴重的話有可能致命。我師傅現在國外,趕不回來了。後來我求了鐵團,不過鐵團叫我來找你了。」梅亦秋一臉焦急,說道。

「找我!找我有什麼法子?」葉凡講的是氣話,故意要刁難一下梅亦秋。倆人說著遠遠的就望見了黨校的大門口。

「葉先生,前次的事我向你道歉,請求您原諒。求你救救我弟弟,求你了。」梅亦秋繼續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