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二章痛苦的火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二章痛苦的火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趙四今天來找我就有點耐人尋味了,難道是尋開心還拿我玩弄不成?

真是詭異啊!老子得小心點,千萬別讓這兩個娘們給陰了,到時那臉真是糗到姥姥家了。」葉凡心裡亂七八糟想著回到了楚天閣.葉府。

和葯揩油首烏的事進行得非常順利,梅天傑順利的平復了氣機暴,而且一舉突破到了第三段的開源之階。

不過在密室中給梅亦秋突破時卻是遇上了煩。

當梅亦秋剛服下半顆『雷陰九龍丸』后,氣機還是很平穩定的。不過詭異的就是一直下來都很平靜。

似乎葉凡給的半顆藥丸一點作用都沒發生似的,時間過去了2個小時,都快10點了。

如果不能幫梅亦秋突破一個小層次葉凡會感覺心裡良心難安的,畢竟人家的百年人形首烏也是稀罕物。

是人家祖上傳下來的,用傳家寶來形容也不為過。現在被自己黑了下來,至少得幫她突破一個小層次,那樣子也算對得起她了。

「梅姑娘,估計是藥力還不夠一些,雖說你體內氣機是有點波動,但並不是特別的強烈。我得加大藥量了,等下肯定難受,你受得了嗎?」葉凡有些擔心,就怕再整半顆進去后發生氣機紊亂,到時連自己都無法控制搞出什麼好歹徒來就麻煩了。

「再大的痛苦我都能受,只要能突破,這是我的夢想。即便是發生什麼事我不要你負責。」梅亦秋非常果敢,隨手打開錄像機還錄下了自己願意接受什麼的記錄,說道:「如果出什麼事了你可以用此作為憑證,我燕京梅家的人都很硬朗,絕對不會再找你麻煩的。」

「行!開始吧1葉凡心裡暗暗佩服,一狠心,乾脆把一顆藥丸全給梅亦秋服下了,相信有著自己七段身手拚力平復,應該不會出太大的亂子。

畢竟梅亦秋的境界還不高,才三段的進截流,而且,梅亦秋對國術的層次的努力追求也感動了葉凡。

這廝現在也來不及心疼自己僅剩的一顆雷陰九龍丸了。決定好生幫她一把,如果能一舉突破到第三段的頂階那就更完美了。

詭異的事又發生了,一顆半藥丸下了梅亦秋肚皮,都過去十幾分鐘了,還是沒啥動靜。

「怪了,難道藥效在她身體內被自然泄漏了,應該不可能,連一絲漣漪都沒盪起,這個可是不合常理。先前半顆服下后還能感覺到一絲絲氣機波動,現在又服下了一顆,居然一點動靜都沒了。難道是老子的藥丸失效了,這個好像不可能吧,失敗1葉凡心裡鬱悶得很,有些沮喪。

「我很熱1梅亦秋突破小聲說道,身體開始抽搐了起來。

「有反應了,正常反應,你堅持祝」葉凡心裡一喜,安慰道,這邊雙眼瞪得老大,時刻注視著梅亦秋的一舉一動。

幾分鐘過,梅亦秋好像熱得受不了啦,臉龐到脖頸全通紅得快滴血了。

「怎麼,反應該也太強烈了吧!糟糕了!難道是因為她的身體特殊的,剛才的藥效先是被壓制在了什麼地方,這下子一顆半藥丸的藥效全鼓搗出來了。」葉凡心裡一涼,趕緊雙手貼在梅亦秋雙手掌上,養生術高速度運轉,強硬的逼出了一絲內息溢出隨著梅亦秋的氣機循行著。

感覺梅亦秋的經絡中好像亂糟糟的,那股子氣機呈顯的並不是陽剛的火烈,而是一種詭異的陰寒火熱。有點像是醫學上的寒火。

「難道變異成了寒火之毒1葉凡心裡大震,這個情況他可是從沒遇上過,如果真發生這種事該怎麼處理自己也是有點無策了。

「滋啦1

一聲暴響,葉凡從思忖中反應了過來,頓時有些傻眼,梅亦秋估計是熱得不行了,一把就撕了自己的上衣,因為是夏天。

她就穿了一件短衫,連裡面的薄內衣都給一把扯掉了,頓時就露出了那兩座堅挺高聳的xiong罩包裹著的子,腹部下方的惑人肚臍惹隱惹現,勾魂動魄。

不過,此刻這廝全沒那心思欣賞了,大喊道:「別亂動,努力按你師傅教的行功路線快速行氣,約束氣機不要亂跑。」

「我……我受不了啦!好像……好像在鐵水裡滾。」梅亦秋全身顫慄著,大喊叫著發泄著,手一捋,xiong罩是徹底也給她捋飛掉了,兩座子顫巍巍在挺立在了某豬面前。

更令人噴血的就是梅亦秋整個人一下子就撲向了某豬哥,身體緊貼著他,高聳的胸脯磨蹭著某人的胸前那對並不很扎眼的胸大跡

考驗人啊!

「安靜點,堅持祝」某豬哥大聲喊道,在拚命之下,一股強力內息從手掌中奇般的涌了出來,直入梅亦秋經絡中。

在梅亦秋那狂浪濤天的暴內勁中努力地引循著,壓制,想幫她納氣歸田。

不過太難了,只是稍微好了一些,葉凡感覺自己那七段內勁在這種罕見的狂暴氣機下也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怎麼辦?」葉凡伸手壓制住了梅亦秋的雙手,兩人緊緊的貼摟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葉凡當然沒什麼心情去行那偷香盜玉之勾當。估計自己不出手壓制住梅亦秋的話,此女在迷糊之下鐵定把自個兒給剝成一隻羊羔。

到那個時候即便是兩人一點屁事沒發生的話以後梅亦秋想什麼,那自己鐵定被她纏死過去。

兩人緊貼著如泥人一般膠著在了一起,葉凡一時無計可施了。幾分鐘過後,度日如年啊!

「師傅!亦秋好熱1梅亦秋連師傅都喊了出來,雙腿在葉凡腿根子上亂踢亂動著,痛得這廝心裡直喊媽。如果大力動手強行彈壓,又怕傷著梅亦秋。

就在這危急關頭,葉凡靈光一現,大叫道:「對!先問問她師傅,也許此女的身體特殊。」

幸好先前作了萬全準備,葉凡有梅亦秋師傅電話。

空出一隻手來,半摟著一個半裸的姑娘挨到桌邊打起了電話。

梅亦秋出身峨嵋,師傅是塵月大師,也有著七段身手。

「塵月大師,我叫葉凡……」葉凡把給梅亦秋合葯進階突破的事給快速的說了一遍下來。

當然,葉凡並沒透露出自己的雷陰九龍丸,只是說用百年首烏的補藥之力來助她突破。

只聽電話中傳來塵月大師的驚呼聲道:「唉呀!簡直是胡鬧。百年人形首烏雖說有助功的作用,但效果並不是特別的明顯。

如果能行我早就給亦秋突破了。主要是亦秋的體質特殊,以前為了幫助亦秋能早日突破更高一個小層次,她來峨嵋時我利用幾天時間利用秘術有給她補了許多的精血。

服下了一株30年份的長白山老山參王。你這下子把整隻首烏給她服下,估計是牽動了以前貯存在體內的老山參精血,一下子全暴發了出來,趕緊想辦法疏導。

不過,你估計還沒那能力,想要疏導至少得六七段身手才行。事急從權,你可以藉助一些外力借力打力的進行排泄式疏導。

比如,如果會針灸之術可以利用針這條線導出一部分的內息或者……

我現在國外,一時趕不回來。如果真熱得受不了的話你去弄一浴缸的冰塊來,把亦秋放進冰塊水中浸上半個鐘頭,應該會好許多。我這邊立即趕回來,如果能堅持一天時間不發生毀經絡、漲裂肌肉的事應該就沒大事了。

當然,身體的損傷是絕對的了,唉!你千萬要小心,力保經絡不受重損,現在也只能這樣子了……」塵月大師急壞了,梅亦秋可是她的寶貝徒弟,聽說塵月大師也是姓梅的,估計還是梅亦秋的長輩。

塵月大師畢竟經驗老道,在冰塊的浸泡下梅亦秋好了許多。不過葉凡可是糟罪了,梅亦秋全身發熱,泡在冰塊里沒什麼感覺。就像你把一塊燒紅的鉻鐵扔進冰水裡鉻鐵照樣子會發熱,只是隨著傳導的時間加長,會漸漸冷卻。

而葉凡同志本來是正常體溫的,梅亦秋處於迷糊之中。像只八爪魚一般,雙手環在某人腰部,雙腿盤掛在某男臀間,緊緊的貼在葉凡身上不肯鬆開。

而且為了防止梅亦秋受傷,在冰水著凍著如果一撲騰估計就得引起經絡皮膚受損,萬一要是冰凍中毀了容,即便給梅亦秋突破了功力,估計此女也會找葉凡同志拚命的。

所以,葉凡同志只好跟著梅亦-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45.html-秋一起在冰塊水中受難了。梅亦秋反而感覺是一陣陣的暢意,葉凡同志當然就是受煎熬了。

雖說是在六月天里,但泡在冰水裡的滋味相信還是沒有幾個爺們願意去經受的。

而且,那冰塊水一會兒就給梅亦秋身上的熱度給搞融化了,又得隨時換。

葉凡同志在浴缸中唱著『哆羅羅……冰塊凍死我,明天就壘窩……』這小時候學習的課文《寒號鳥》的精彩巧段子倒是在葉凡嘴裡給改編了。

這廝在唱歌之餘還自嘲的笑道:「麻痹的!以前作夢都渴望著跟美女們來個浪漫的鴛鴦浴,現在真的美夢成真了倒成了要命的東東。這叫啥屁的鴛鴦浴,老子都快成冰棍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