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三章趙四找麻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三章趙四找麻煩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個小時過後,梅亦秋苦盡甘來。奇般的在冰水中,在葉凡全力拚出內息之下,詭異的連連突破了二個層次,一舉達到了第三段的第四個層次,也就是純化之階,差點就到第四段了。

其實力當然又比齊天同志高了一小階,估計齊天同志是很不願意聽到這個可怕的消息的,那個經常被梅亦秋借訓練之機揍成豬頭的日子本來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不過現在又給葉凡同志拉了回來。

齊天正坐在繁華香港的自己的狗窩子里,沒來由的就打了個噴嚏,喃喃自語道:「不會是某美妹想念咱齊天大聖了吧,嘎嘎嘎……我的妹妹,我齊天可是花中聖手,不過錯了,現在這稱號應該讓給大哥了。」

梅亦秋恢復了平靜,葉凡那是趕緊給她穿上了衣服,隨即用電風吹給吹乾了,完全恢復原狀后才站起身來,這個時候才驚愕的發現自己的身體那是慘到了極點。

全身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好像被人抓去受了酷刑一般。這廝摸了摸臉,跑鏡子前一照,頓時苦笑連連,嘀咕道:「完了,明天叫我咋個見人,這次居然連臉上都給凍紫了。就這般形象明天一回到黨校,估計立馬成為頭版新聞。趕緊又搓又動,好了一點,不過那紫青的腫塊一下子看來是好不了啦,沒有個三五天休想恢復原狀了。」

某人嘆了口氣,聳了聳肩,走了出去。

廳外的梅盼兒和梅功亮都是微微一愕,不過也沒問什麼原因,而是焦急的問道:「亦秋沒事吧?」

「沒事了,她很有運氣,已經醒了。等下燉碗較熱的,比如薑湯什麼的給她喝下就行了,休息一二天就能完全恢復了。我走了,還有事。」葉凡故作鎮定,說著就要溜人。

「等一下葉先生,這是我名片,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話儘管打電話,這次天傑和亦秋的事多虧你了。」梅盼兒遞過來了一張精緻的粉紅色名片。

隨帶著還有一張300萬的支票,居然連證明都開好了。梅家的辦事效率的確夠快的,那證明開得是滴水不漏。葉凡倒是可以心安理得的把這300萬給揣進腰包了,而且白得了一隻百年人形首烏。

「那……謝謝了1葉凡也沒矯情,隨手收起走人了。

不過眼神餘光掃了一眼梅盼兒的名片,心裡也暗暗驚訝,想不到這麼一個很有氣質的姑娘,來頭居然還不校名片上印著——『江南傳媒集團』總裁梅盼兒。

江南傳媒集團葉凡可是聽說過,在水州名氣很大的。聽說總部就設在水州,旗下有不少的公司。最近在華夏相當紅火的歌星沙黛曼小姐聽說就是江南傳媒集團棒紅的。

葉凡相當喜歡她的『鳳含情』這首歌,所以連帶著也知曉了江南傳媒集團的存在。

葉凡前腳剛走,梅盼兒早就急不可耐地衝進屋看梅亦秋了。

「還好嗎?」梅盼兒問道。

「堂姐,他呢,走了嗎?」梅亦秋一臉的紅暈,沒答梅盼兒的話,反問葉凡的去處。

「走了,看你,臉蛋紅得像火,小妮子,剛才他沒對你使壞吧。」梅盼兒一臉曖昧,笑道,鬆了口氣。在梅亦秋身上掃視著,好像x光機在掃描。一分鐘過後,突然大驚樣子,笑道:「小妮子,你怎麼連xiong罩都沒罩?」

「我剛才不是罩著的,怎麼?」梅亦秋一驚,低頭一瞧,頓時傻眼,發現衣衫里好像是真空的。心裡一慌,頓時明白了,趕緊遮掩著說道:「我……我忘了,好像是沒罩。」

「是嗎!咯咯……」梅盼兒掃了梅亦秋一眼,似笑非笑,眼光無意中落在了屋角,因為那裡正躺著梅亦秋那可憐兮兮的xiong罩,而且其上好像被扯破了。

心道:「這妮子,還瞞著我,倆人剛才不知在屋裡幹了什麼?又是冰塊又是浴缸的,難道是在……」梅盼兒那白晰的臉上也悄然的爬上了一塊紅暈。

梅盼兒和梅功亮剛退出房間,梅亦秋咬牙切齒,罵道:「混蛋,完了,剛才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好像……好像……」梅亦秋閉目,努力回想著迷糊中發生的事。

一時想不起來,趕緊又在身上摸來捏去的,發現好像沒多大的異狀,才鬆了口氣。

「這混蛋,那xiong罩肯定是被他給捋了,那我不是被他……至少被他看過了,難道沒摸過,男人都是一路貨色,有不吃腥的貓嗎?而且,何況他好像也不是個正人君子,看上去邪邪的,掉二啷噹的……」

梅亦秋一時,酸甜苦辣都湧上了心頭,不是個滋味。

又罵道:「牛氓,敢占本姑娘便宜,我跟你沒完,就是沒完1這個時候,梅亦秋倒是把突破功力的事全給拋之腦後了,一腦子的憤然,不過,那憤然中好像還夾雜有著絲絲的渴望,好像,這事如-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46.html-果真發生了的話自己並不會很生氣,這個就說不清道不明了。

葉凡同志很是狼狽地直往黨校而去,左顧右盼的,當然是怕被人看見丟臉罷了。看了看時間,已經快零點了。

不過,電話響了,裡面傳來一個女子那綿綿聲音道:「姓葉的,你真的不來,不……來的話一切後果你自己負。」

「啥意思?要我負責,這個沒天理?」葉凡身子一震,回應道,暗道:「趙四小姐好像是喝醉了是不是?說話都不怎麼清楚了。真是煩啊,這個時候了,還扯什麼?」

「你來不來,不來的話,咯咯,我可是跟一幫子亂七八糟的人在一起的。

等下出了什麼事,咯咯,我肯定跟二伯說是你邀請我的,結果你又不來,把我扔這飛雲閣了,咯咯咯……」趙四小姐媚笑漣漣。

笑得葉凡心膽生寒,暗道:「娘的,還真是陰險啊這女人。你自己要跟一幫子亂七八糟的人喝酒管我屁事。不過,如果趙四晚上真出事了估計趙家會記恨上我的,還真他娘的麻煩,倒霉!今晚就是倒霉,剛被梅亦秋弄得一身的青腫,現在又來了個好像更狠的趙四。老子是不是命犯桃花。」

不過葉凡當然不會立即就同意去的,也得給自己掙份面子回來,笑道:「要我負責,這個理由不足。我相信能跟你趙四小姐喝酒的全是正人君子,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要不,我打電話給你二伯趙大將軍,叫他派幾個兵來保護咱們的趙四小姐,呵呵……」

葉凡這一招也相當的狠,對方那邊的趙四一聽也是咬牙切齒。不過轉爾又咯咯笑道:「那你打吧,二伯知道了肯定會叫你來的,咱們什麼關係,我可以跟二伯說,說是,咱們是,咯咯……」

趙四小姐一番含混不清的話下來差點震掉了葉凡同志下巴,趕緊喊道:「打住,打住!我的姑奶奶,我怕了你不行嗎?我立即就到。」

這廝沒辦法了,只好開上車直奔飛雲閣而去。

直接就撞進了8號包房,裡面還真它娘的大,足足有上百平方米。中間一個大圓桌子,上面是杯盤狼藉,啤酒罐橫七豎八,客人倒也不多,就四人,三男人女,也不認識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從其人穿著來看應該是屬於水州的豪門之列,因為那衣服全是國外名牌,葉凡雖說沒見過,但猜也能猜出一絲端倪。

「來,各位,這位是我朋友葉凡。」趙四小姐好像並沒大醉,一見葉凡立即媚笑著介紹道,又指著一個筆挺立領男子介紹道:「這位是咱們的顧大公子,這位是天鼎集團的少東沙軍。這位是曹飛兒姑娘,這位是周義。」

「來頭估計都不小,至少天鼎集團沙軍在華夏都是鼎鼎大名的貨色。這顧公子最先介紹,估計是官宦之家。曹飛兒扎了一頭的細辨子,猶如掛了滿頭的炸麻花。周義最文靜了,戴了一付金絲眼鏡。」葉凡心裡暗想著,一臉笑容打著招呼。

「趙姐,這位葉同志在什麼地方工作?」顧公子掃了葉凡一眼,並沒伸手,點了點頭權當打了個招呼,一身傲氣逼人。

「魚陽的一個副縣長,以前我跟闐竹她們去魚陽時認識的,搞得一手的野味。」趙四小姐也不知安什麼心,把葉凡介紹成一個能煮一手好菜的廚子似副縣長了。

「哦!野味,不錯,咱們什麼時候也去魚陽嘗嘗,到時葉副縣長可得露一手。」一旁的天鼎集團少東沙軍瞅了葉凡一眼,嘴裡那股子輕視味道相當的深烈。

「真把我當廚子了,看來趙四叫我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給氣讓我受的,羞辱我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也不生氣,笑道:「那敢情好,各位如果到魚陽的話山上的老母豬湯燉一鍋還是有的,那味兒特別的純正。」

「是嗎?葉副縣長,我還從沒聽說過燉老母豬湯的,高人1周義那話語中有些含混不清,不過絕對有點別的意思。那句高人明顯是在明褒暗貶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