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四章大戰顧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四章大戰顧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呵,山野粗人一個,只會搞老母豬湯了。」葉凡干聲笑著,從容應對。

「葉先生,趙姐在魚陽是不是被你燉的老母豬湯給灌迷糊了。不然,這大半夜的怎麼一直嚷著要葉先生來,我-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47.html-們幾個陪她都不行,唉,傷心啊!而且,趙姐還說……說是,葉先生一到先得罰三大杯才行。」曹飛兒長得相當的火爆水靈,圓圓的臉蛋上兩個酒窩特別的突出,一身粉紅色短裙,胸脯爆漲得快炸開了。

葉凡似乎乎隱隱的感覺到了那子的跳顫和活力。腦中不由得冒出二字來——爆乳!

聽她話一出口,周義等人早就心領神會,三大杯啤酒早就穩穩的放在了桌上。

根本就不能說是三大杯了,因為那三杯啤酒就連葉凡這個七段高手見了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應該用『札』來形容還差不多,而且一札估計絕對不下罐裝的三罐到四罐左右,這三札下來估計就是10易拉罐左右了。看來是下定決心要把自己給整醉了,處心積慮啊!

「好好好!還是飛兒講得好,講得對。葉副縣長,趙姐發令了你看看是不是該表示一下。」顧公子斜了葉凡一眼,很有紳士風度,拍手相合。

不過,其人眼中那隱藏著的妒忌卻是沒逃過葉凡的鷹眼,某人暗道:「難道這個顧公子對趙四有意思,糟糕,估計是把我當情敵了是不是?有可能,如果真這樣子老子還真是冤死了。」

「呵呵,小四,你親自說說,是不是這樣的。」葉凡心裡一動,裝得用跟趙四小姐相當親熱的口吻說道,真有點情侶鬧矛盾的勢頭。這邊隱晦的觀察著那個勢氣很旺的顧公子,發現那廝那眼皮子明顯的跳動了一下。這一下葉凡心裡完全有譜了,估計心裡猜想得絕沒錯了。

「小四!小四是誰?」顧公子裝著一臉的訝然,切微微有些憤激樣子,掃了葉凡一眼,又是轉頭瞅著趙四小姐。

「是啊!葉副縣長,我們都想聽你解釋一下,小四是誰?」眼鏡周義卻是斯斯文文,問道。

「這個……呵呵,還用說嘛,大家都是明白人不是?」葉凡故意裝著有點難為情樣子,巡了大家一眼。

「哼1顧公子明顯不悅了,哼出聲來了。

「對不起葉副縣長,我沙軍是個粗人,還請你明言。」沙少東有點逼問的意思了,口氣相當的沖。

「噢!沙少東,你作為天鼎集團的少東,不會不明白吧,這點本人倒是有些莫名了。

有些東西大家心裡明白就是了,何必硬要從嘴裡噴出來,那樣子就有些變味了。」葉凡反唇相壓了過去,他可不管什麼天鼎不天鼎,比天鼎集團更有名氣的南宮集團董事長見了自己都略顯恭敬,天鼎能大過香港南宮嘛。

「葉副縣長是不是怕某人責罵,只能當一懦夫了,唉!可憐,一個爺們做到如此地步,是有些,呵呵……」顧公子明顯有些吃味了,話語中夾沙綁彈的擊了過來。說完了還輕微的搖了搖頭,好像極為惋惜樣子。

「呵呵……爺們,有理,顧公子講得有理。小四,過來。」葉凡突然膽大包天了,直白的沖著趙四小姐喊著,這廝心裡其實也在發毛,他在賭趙四會走過來,估計還會拿酒潑自己的。

葉凡的舉動可是令得顧公子心如刀絞,其它二男一女是瞠目結舌,差點成了四尊活雕石人。

「小四也是你能叫的,不要說你,聽說這名頭是他二伯的專利。如此粗俗之人我看還是……」沙少東好像發怒了,其實是在表演給顧公子看的,轉頭又望著一臉無表情的趙四,期待著趙四發怒了。

「咯咯咯……小四,叫得好啊,葉哥哥,小四敬你一杯,來,咱們喝一杯。」趙四小姐挪著步子,媚眼如絲,平時那高傲太拋掉了,笑著,舉著一札啤酒,走近了葉凡同志。

當然,顧公子等人心裡卻是在暗暗冷笑,知道某人立馬就要倒霉了。趙四小姐的笑明顯是變味了的笑,那發嗲聲絕對是整人的信號。最樂觀的估計就是某男會立即成為落湯雞,嚴重一點就是某男會遭到某女的蹄子蹂躪。

四米

三米

二米。

一米……

趙四小姐媚笑著,酒杯舉得高高,看來首先是要淋某男頭部的勢頭。葉凡數著步子,眼見趙四那嘴唇微微一動,媚笑立即成了狠厲的笑時知道某女要動手了。

眼疾手快!

某男畢竟是高手,輕輕一抬手就捉住了趙四的手腕,而且隨勢一拉,趙四那腿上功夫肯定沒得比了,一下子沒站穩,整個人很是自然的就貼在了某男胸脯上。

某男的動作嫻熟,自然,給另外三男一女的感覺就是趙四好像是自己貼上去的,而且貼得自然,貼得願意。顧公子當場差點酸掉了下巴,其實二男一女也不知作何感想。

「小四,早跟你講過了,女人不易喝太多,傷身子,而且容顏容易早衰。真想喝酒的話咱們私下拿回房間去喝,二人對月多有浪漫情調是不是?你一杯來我一杯,呵呵呵……」葉凡一隻手半扶著趙四,其實是半挾持著趙四,嘴裡淡然笑著,干聲說著,安慰著趙四。

「那行!葉哥既然這樣安排了小四聽你的,不過,小四有個小條件,希望葉哥同意。」趙四小姐瞅了葉凡一眼,笑道。

「你說,能辦到的一定照辦。」葉凡大義凜然了。

「這四位都是我的好朋友,你跟每人碰上10杯就是了,咯咯咯,聽好了,10杯。總計40杯,最後一杯一下肚,今晚上小四聽你的,葉哥說什麼小四都聽著。」趙四小姐表現得特別的溫順,如一隻小羊羔半倚在某男身上。

「40杯……」葉凡應了一句,無語了,那臉雖說沒變色,但心裡早就在摔杯子了,暗道:「這40札酒估計有著平時易拉罐裝的130筒左右。這還了得,老子這肚皮又不是啤酒桶。」

「怎麼?不敢應啦?」顧公子嘴一張笑道。

「唉!不敢應就早說嘛,何必撐著,真的撐破了肚皮可是不值的。人說美女愛英雄,絕對不會愛庸才的是不是趙姐?」曹飛兒斜瞄了葉凡一眼,有個得意之色張揚著。

「曹姑娘,有的人天生就是狗才的命,呵呵……」沙少東更直白,把庸才變成狗才了。

「而且,還是一隻叭巴狗。」周義又插了一句,把葉凡同志定義為一隻叭巴狗了。趙四得意了,似笑非笑盯著葉凡,冒似含情默默,實際上是在等著看葉大大的笑話。

「噢!看來各位都是英雄鑒定家了,我不喝這酒今天還真成叭巴狗了。」葉凡淡然一笑,掃了三男兩女一眼,淡定的又說道:「這樣吧,本人喝下這40札就是英雄了,不過反過來,我可是不敢喝?」

說完戲耍樣子還掃了三男兩女一眼。

「這個我倒是想聽葉哥解釋一下,為什麼?」趙四小姐笑問。

「很簡單!喝下40杯的人是英雄,那各位每人只喝10杯,那不是說咱這鄉下來的土鱉是英雄,而各位沒喝到40杯,那成那啥的什麼了,呵呵呵……」葉凡干聲笑著。

「呵呵呵……咱們當不了英雄,只能當個俗人。」顧公子並沒生氣,笑道,「如果趙姐肯給我這個機會的話我寧願醉死在酒桌上。」

「葉哥,你真不領小妹這份情嗎?」趙四又開始展眉一笑了。

「喝了1葉凡二話沒說,拿起服務員早就排好的40札啤酒,從顧公子開始了。

……

屋子裡傳來一陣陣碰杯的聲音。

顧公子拚了命跟葉凡干進去了10札,相當於平時喝的玻璃瓶裝的14瓶左右。這廝估計是不行了,連站都站不是穩了,最後一杯下肚后支手撐在桌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沙軍心裡一驚,無奈地拿起了酒杯,跟葉凡大戰開始了,又是10札,沙少東雖說酒戰生意場,那肚皮也是練得跟酒窯差不多了,但畢竟是14瓶啤酒一起下肚皮,再怎麼說也受不了的。趕緊衝進了衛生間,估計大吐去了。

看著葉凡淡定的樣子,眼鏡男周義倒抽了一口涼氣,心裡暗暗叫苦,他可是這裡面酒量最差的,按常理說葉凡應該在前面跟顧公子和沙少街芯凸餿俚瓜鋁恕

不過出了意外,好像那個姓葉的人是酒仙轉世,還淡定的笑著,舉著一札啤酒揚了揚,說道:「周少,咱們開始吧1

「開……開始……」周義硬著頭皮,這10札酒喝了許久,時間長達半個鐘頭,其中周義去了三趟廁所,端著酒杯立定了幾分鐘,湯整下去一海碗才下了肚皮。

葉凡這廝卻是淡定的站那兒,一隻手還半扶著趙四,不緊不慢,渾沒在意樣子。

「這位是曹飛兒姑娘吧,輪到你了。這樣吧,女士我照顧著點,你喝6札就行了。」葉凡還淡然一笑,紳士風度彰顯。

「我……」曹飛兒傻眼了,想不到葉凡居然戰了三場下來,真的輪到了自己,她可是一點準備都沒有的。

因為按設計好的套路來說,前面30杯葉凡絕對倒下了,再怎麼說也不會輪到女將曹飛兒上酒場的,不過今晚是個意外!

「飛兒,喝……」趙四突然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