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六章中將要作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六章中將要作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趙四最怕的就是爺爺趙寶剛了。所以,嚇得嘴一張緊追著問道:「二伯,爺爺問我什麼了。我在水州也沒做什麼,很老實的。」這個時候的趙四小姐倒有點像一乖乖女,很是淑女的坐在了沙發上。

「老實,老實會叫上顧家那小子,還是天鼎集團的沙少爺,哦!還有曹家那丫頭,周義幾人在飛雲閣鬼混。」趙括突然嚴肅了起來,板起了面孔。

「二……二伯,你真派人跟蹤我了是不是?我是請朋友喝酒,哪裡是鬼混了,二伯說話太難聽了。」趙四生氣了,臉漲得通紅,兇巴巴的瞪了趙括一眼。這個被人跟蹤心裡當然有氣了,何況是心高氣傲的趙佳貞小姐。

「還敢凶人!膽子不小哦小四,幾天沒見翅膀長硬了,敢跟二伯叫板是不是?要不要我馬上派人把你糾送到你老頭子東海去,讓他把你關進海島聞聞海腥味,哼1趙括眼一橫,一股子將軍威勢發出,頗為唬人的。

「對不起二伯,我……我有些難受。我都25了,不是小孩子了。家裡給的公司我不是管理得很好嗎?去年一年就賺了二千多萬。」趙四小姐明顯底氣不足,小聲為自己辯解,又轉扯到生意場上了,企圖轉移二伯視線。

「別扯其它地方去,去年家裡給你搞的公司你幹得不錯,這一點老爺子也誇你了。

顧家那小子嘉乙倉道,不過,小四,如果真有意思你就不能玩弄別人,感情這個東西不能開玩笑的,要認真對待才行。如果真有意跟顧家的天亮好好處處也行,以前本來齊家那個齊天也不錯的,可惜那小子犯渾了,居然敢整個自殘。

哼!我趙家的小四美賽天仙,是個人都能欺負的嗎?小四,你等著,齊天那小子我瞅個機會好好整整他,太不是個東西了。」趙括講來講去的,自己倒被人給繞了進去,扯到齊家的齊天身上了。

不過轉爾又笑眯眯說道:「不過,估計你自己也不滿齊家那小子吧!別以為我不曉得,那天齊天搞自殘沒來相親,你自己不是也玩了什麼花樣,別以為二伯老糊塗了,哼1

「二伯,我知錯了。齊家的齊天就不用說了,沒意思,一個小屁孩子也玩自殘,太沒風度了。

當時那天本來也是準備去好生羞辱他一番的,誰知他沒來。至於說顧天亮,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我從來沒對他暗示什麼,真的二伯。顧天亮顧然優秀,不過不是小四心目中的人眩」趙四小姐搖了搖頭,恢復了平靜,說道。

「顧家那小子還不行,那小四,你跟二伯說說,到底看上哪家小子了,二伯也好打點一下,呵呵……」趙括那將軍威嚴一下子沒啦,換成了一臉的老狐狸相,笑眯眯的又像尊彌勒佛,「你年紀也不小了,快25歲了吧,差不多了。談上一個,談得一二年就26了,也該結婚了,二伯也想抱抱小侄孫的,哈哈哈……」趙括高興了起來,樂得哈哈大笑。

「二伯,你看你,我還小,再玩上幾年沒事。現在年青人30結婚的很多,我是虛的25歲,其實才24呢。

不過,小四要求二伯以後可不能再派人盯梢了,小四是大人了,不會亂來的,這點二伯可得相信小四。

要說小四跟朋友一起玩會吃什麼虧,那是不可能的,小四是什麼人,天下又有幾個男人能讓小四號虧。

再說,大家是朋友,都曉得小四是趙家的小四,趙家小四在咱們國家還能被人欺負了嗎?哼1講到這裡,趙四小姐又翹起皮來,眼眉抬得高高的。而且順便棒了趙家,令得趙括也相當的受用。

半眯著眼,笑道:「其實不是二伯叫人跟著你的,是老爺子的意思。」

「啊!爺爺!怎麼會?」趙四小姐震驚了,差點石化,嘴張得老大,一臉的不信。

「看看,知道你不會信的。老爺子說了,小四這丫頭是咱們趙家的寶貝疙瘩,聽說最近水州城治安有點亂。趙括啊,你可得好生看著點,要是小四在你的地盤吃了暗虧的話那你就等著被老子掃地出門吧1趙括學著老爺子口吻,逗得趙四小姐咯咯嬌笑不已。

「看到沒?要是你這丫頭被人欺負了,你的二伯我可得被老爺子掃地出門了。所以,二伯為了不被掃地出門,特地從獵豹請了兩個高手跟著你的。不過你放心,那兩個高手都是女兵,對你沒什麼妨礙的。」趙括笑道。

「謝謝二伯了,小四讓二伯擔心了。不過,二伯,小四有意把公司從燕京搬到這南福來發展,你看怎麼樣?」趙四小姐眼珠子輕轉,拉扯著趙括的袖子,笑道。當然,趙四小姐有請二伯當說客的意思了。

「到水州來?這個可是不大好吧。小四,你二伯現在藍月灣,這裡還是你二伯的地盤,你如果來到也無妨。

不過,最近老爺子說是估計不久就有變動,二伯可能會換個地-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49.html-方了。

所以,如果二伯走了,你在水州,一個姑娘家在這裡辦公司,要是被人欺負了怎麼辦,所以,家裡人肯定不放心的。」趙括一臉疼愛。

「不會的二伯,怕什麼?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再說,堂哥趙昆不是還在墨香市野戰一師任師長嗎?墨香高咱們水州只不過幾個小時車程,如果能通高速后就更快了,一個電話,堂兄殺到水州,還不把人給端了,咯咯,有贍。」趙四又得意了起來。

「這個……算啦,你自己去跟老爺子說,老爺子只要不反對二伯舉雙手贊成,怎麼樣?四丫頭,二伯對你可是特別好的。」趙括終於點頭了。

「那好,謝謝二伯了。」趙四臉掛笑意,不過轉爾卻是問道:「二伯,你會去什麼地方,千萬別跑西藏那個邊區去,太遠了,小四以後想來看二伯都麻煩。而且西藏又冷,小四不喜歡,還是南邊好,山青水秀的,就是燕京都太冷了一些。」

「這個還沒定,二伯不好說,也許回燕京吧,四丫頭,別在外面亂說。」趙括叮囑道,想到什麼,轉頭又問道:「小四,你跟魚陽爬出來的那個葉小子怎麼樣了?」

「葉小子,哪個葉小子?」趙四心裡一激靈,暗道不妙,估計昨晚上的事二伯已經知道了,因為有兩個女保鏢,二伯有四隻眼還有什麼不曉得的。不過,趙佳貞還是在裝傻,想矇混過去。

「還跟我玩迷糊,在黨校門口怎麼回事。老遠就聽見了你跟梅家那丫頭在拌嘴。一個姑姑家,還好意思,連那個都說出來了。」趙括似笑非笑,盯著趙四。

「那個,哪個,二伯,你別胡說?」趙四那臉更紅了,連脖頸都紅了。

「真要二伯說出來嗎?獵豹的保鏢可不是吃素的,人家可是聽得一清二楚的。」趙括緊逼了上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梅家那丫頭很氣人,所以就爭了幾句。」趙四小姐裝著一臉淡然,想淡化處理了。

「算啦,你們年青人的事我不管了。爭就爭了吧,不過咱們家四丫頭可不是好欺負的是不是?難道還爭不過梅家那丫頭,不能讓別人看輕了咱們趙家。」趙括突然勢氣高昂了起來。

弄得趙四小姐有些莫名其妙,從二伯的口吻中好像有點慫恿自己跟梅亦秋爭鬥一番的意思。

為誰爭,難道是二伯地暗示自己跟梅家丫頭搶葉凡這個牛氓,羞死人了,一個土疙瘩縣城出來的窮小子,有啥好爭的,趙四小姐那臉能滴出血染來了。

白了二伯一眼,哼道:「一個窮小子,芝麻綠豆大的小官,有啥好爭的。」

「呵呵呵,是沒什麼好爭的。不過,昨晚上好像那個葉小子跟你喝酒了吧1趙括裝著沒在意樣子隨口拋出了話題。

「噢!是我想讓他難堪?」趙四趕緊答道。

「整倒那小子啦?」趙括緊追不捨。

「嗯!被我們灌進去了幾十瓶,估計是醉成叭巴狗了,咯咯咯……」趙四妖笑了起來。

「呵呵……」趙括乾笑了兩聲,眼神一轉,說道:「不過那女兵後來說是你跟曹家那丫頭還是姓葉的小子給送進房間的。」

「是他送進房間的,那他……」趙四小姐怦然一動,臉上發燒了。暗道:「他送我們倆進房間,我們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他也醉得差不多了,三個人醉成了一團,不會作出點什麼吧。不過,早上起來好像沒發現什麼異狀,如果作了什麼應該有痕的,難道被他消除了。不會!我自己的身體難道還不會感覺到什麼……」

趙四小姐嘴唇緊咬,有些慌了起來,頭垂得低低的不敢看二伯了。

「他也沒出來,好像一直到早上才從你們房間出來的。小四,你沒事吧?」趙括裝著淡然的問道。

「沒……沒什麼事,大家全醉了,都成叭巴狗了還能有什麼事?」趙四趕緊說道,再也不敢看二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