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八章謀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八章謀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窮沒事,只要能提一級就賺了。而且,老賀也不可能永遠呆那地兒,只不過三年時間,一晃而過。

老賀呆廳里三年,絕對混不到一個副廳的。

不過,四個對手裡面最強的就是禁毒處的處長秦鐺了。此人歲數比老賀還小一點,也是個狠角色。

在公安系統里立的戰功也不會比老賀少。這些還不是主要的,最厲害的就是他背後有人。」曹勇在一旁講著,那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有人,那肯定是大腕了。」葉凡點了點頭,若有所思。這秦鐺的靠山估計是曹勇和賀海緯都無法憾動之輩了,估計至少也得是副廳級及以上的高官了。

「沒錯!咱們省的秦淮北副省長,是秦鐺的小叔。所以,這事兒我跟曹勇都沒輒了。本來已經打算放棄了,不過聽說葉兄弟跟宋姑姑處得還不錯,所以,呵呵……」賀海緯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頭,乾笑道。

「賀老哥下去的程序是怎麼樣的?」葉凡覺得還是先問個明白再說,不然,不懂得其中規則,白忙活一場還沒話說,就怕搞不好得罪上了某個大佬就麻煩了。

而且,一聽說是秦副省長,葉凡心裡也是一抖,在衡量著得失。幫賀海緯倒沒事,就怕被秦副省長知道了。

那肯定會遭人忌恨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幫他值不值的問題了。如果幫了一隻白眼狼那可就虧大發了。

現在自己跟賀海緯也僅僅才初次認識,不過想想曹勇跟魚泰如此要好,他應該不會害自己的。

「先由廳里推出一人,到省委組織部再由他們哪裡決定。競爭相當激烈,聽說下派的名額只有三個,符合條件的下派幹部卻是有著四十來個。

不過,成與不成只要去做了就是了,我賀海緯也無虧於心,不然很遺憾的。

而且,不管成不與不成,葉老弟這份情我賀海緯記下了。」賀海緯突然笑了,倒顯得很是豁達,有一股子江湖草莽的豪情展露。

「這許這才是賀海緯的本性了。」葉凡心裡暗暗點頭,想了一陣子,說道:「那省廳那邊你有把握嗎?」

「沒有1賀海緯一臉的苦笑,又說道:「就是那個肖銳峰在其中糾葛著。估計名額在他面前很難通過的,不過,省廳那邊拍桌子我也得拍個名額出來,哼1賀海緯那臉上突然顯出一股子噬人樣的狠辣勁來。

「看來干刑警的全是狠角色。」葉凡心裡暗暗想著,笑道:「沒事,肖銳峰不是還沒坐上常務副廳長寶座嗎?他也只不過是一副廳長罷了。李昌海想必兩們老哥都知道不?」

葉凡神秘一笑,倒是令得曹勇和賀海緯臉上驚喜一閃而過,老賀有些激動了,不小心居然站了起來,拿著個酒杯,說道:「葉兄弟認識李書記?」

「呵呵,以前老早在林泉,他下來辦案子,我當時還提供了一點小線索,那個時候認識的。」葉凡又開始打哈哈了。

「林泉辦案子,呃!你難道就是那個……那個……」賀海緯突然一驚,指著葉凡一臉的怪異。

「我說賀哥、葉兄弟,你們倆在打啞跡是不是?快快說來,別撓得人難受。」曹勇喊了起來。

「哈哈哈……曹老弟,你可能不知道。到現在我才想起來,坐你面前的這位葉老弟可是尊不怕事的大神。」賀海緯突然爽朗的笑了,一臉的佩服不已樣子。

倒是弄得曹勇更是迷糊了,催道:「快說老賀,別盡在哪裡放屁,真是急人。」看來曹勇還真是急了,連粗話都甩了出來。

「是這樣的,當時聽說天水壩子發現了特級殺人犯,李書記,不!當時李書記坐的就是我這個位置。

在林泉具體負責那案子,而齊副省長也是臨時頭接到省委指示負責全面指導該案子。

聽說這位葉老弟還罵了齊副省長。」賀海緯臉上居然露出了粉絲相,弄得葉凡好生鬱悶。

「你真罵齊省長了?怎麼罵的,大開眼界了,說出來的話估計能掉了一地眼鏡。」曹勇那嘴沒忍住,張得老高的。

「罵他齊天大聖,還孫猴子什麼的,哈哈哈……」賀海緯得意的笑著。

「那齊省長怎麼答?」曹勇震驚了。

「槍斃了你這混小子。」賀隊長八卦得很,也不知從何處聽來的。

「呵呵……那個,當時自己追殺人犯追迷糊了,再說當時也氣,所以胡亂說的。」葉凡苦笑著。

「厲害1曹勇噴出了兩個字,當三人幹了一杯。

「其它不說了,賀哥,省廳那邊我跟李書記說叨一下。也許還能幫點小忙,至於宋部長那邊,我如果有機會湊准旁敲一下。不過,有沒用就不知道了。」葉凡當然不會把話說滿。

「行!葉老弟夠朋友。這樣,這青花杯乾脆麻煩葉老弟拿去走動一下怎麼樣?」賀海緯又敲了敲他的古董青花杯,其實心裡卻是肉痛不已。

「不必了,這杯是你們老賀家的祖傳之物,不能送人了。那邊我另想辦法。」葉凡這次倒是乾脆。

轉眼間快半個月了,黨校生活四平八穩的,結識的同學也越來越多。

不過,漸漸的在黨校內行成了多個小團體,這小小的一個跨世紀英才班倒有點外面政府官場的派系團體勢頭了。

比較大的小團體有三個,算是一流團體了。

以葉凡,衛鐵青為首、魚泰、錢洪標等人組成的是一個小團體。

以學習委員許通為首的又形成了一個較龐大的團體,在同學們漸漸的認識過後,班上許多同志都知曉了許通原來還是這水州省城一號人物的公子。

自然而然,人這種動物,當然是向著高一級的團體靠攏的。許通的父親許萬山不但是省城水州的市委書記,人家還是省委常委,要論背景的話在英才班裡確實是響噹噹的貨色。

再說,許通大少一向大方,經常採取拉攏,甚至強逼的方式請人喝酒,這樣一下來,許通的那個團體倒成了三大團體里人數最多的一個了。

排第二的就數蒼海市來的,還跟魚泰搶座位差點打起來的那位叫朱志的同志,擔任班上的勞動委員。

聽說朱志是蒼海市財政局副局長,還聽到一個小道消息,聽說朱志跟蒼海市市委書記納蘭若峰有親戚,而且屬於很親的那種。

納蘭若峰是什麼人,蒼海市市委書記,經濟總量還排在水州前頭的那個市,聽說已經被中央列為計劃單列市,其人也是省委常委,權力方面是一點都不輸給許萬山這個水州的一號人物的。

當然,許萬山得意在近水樓台先得月,就在省委省政府眼皮子底下。

這廝要錢要人要物省委都會考慮到其作為省份城市的門面作用,所以兜里錢包倒是很鼓漲的。

不過,事物都有兩面性,正因為水州是省城,也要受到省委省政府的直接抑制的。我們不說直接控制,就說隱晦的壓制吧。

這一點方面離省城還有幾百公里的蒼海市卻是佔了大便宜。納蘭若峰在蒼海儼然一方土皇帝,說起話來比許萬山在水州更有效果一些。

所以,借著納蘭若峰的虎威,朱志搞的小團體人員倒還排在了許通後面,成為名符其實的二霸主。

有著班長和副班長等班委主要骨幹的葉凡,衛鐵青小團體因為沒有太過強硬的靠山撐著,所以在三個小團體里倒還是排在尾巴了,人數當然也是最小的了,這個現實就這樣子。

當然,除了這三個較大的,人數超過10人以上的小團體以外,也有三五成群,二人扎堆的自由組合。

這樣的小團體也還有七八個,所以,跨世紀英才班雖說只是一個班,但裡面的人事,人際卻是想當的複雜。

為什麼會搞得如此的複雜,許通、朱志,葉凡等人都不遺餘力地拉人入伙。

當然,其最終的原因是當初省委組織部長宋初傑一名話造成的。

當初開學時宋初傑不是說過——班委暫時先這樣子定了,到半期過後還要由班上師生共同民主選舉產生。

也許有人會說,一個班長,副班長或班委,又不是什麼官,等培訓一結束就解散了,屁權力都沒有,爭來何用?

其實,這裡面卻是大有學問的。

能撈一個班幹部噹噹,以後在培訓結束時在校擔任職務一攔中肯定會寫的。那個攔目如果寫上班長職務時以後在提拔時可是大有用處的。

而且,宋初傑準備從跨世紀英才班中提前抽出一名優秀學員進入以後的中央黨校青干班學習名額中。這個消息目前來說僅有葉凡一人知道。所以,對於班長之位葉凡是勢在必得。

一旦宋初傑把此計劃拿到省委常委會上一亮相,省委常委們全是知道了,到那個時候,爭鬥更會進入到一個白熱化程度了。

許通的老頭子許萬山,朱志的親戚納蘭若峰難道不會提醒一下自己的兒子,親戚。

不過,對於這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情景葉凡有時也有些無奈,畢竟力有所不逮時也是望人興嘆了。

自己的級別的影響力的確太小了,差的就是一尊大神樣的靠山。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