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四十九章新三國時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九章新三國時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宋初傑肯為自己亮一亮,或者齊振濤肯站出來幫襯一下,也許自己還有跟許通、朱志二人角逐一下的機會。

不然,半期過後,估計自己那班長頭銜就得易主了。按目前態勢看,應該是許通上位的。

到時恐怕自己想撈個班委委員職位都難了。丟臉是肯定丟盡了,無論自己如何的努力,如何的賣力干工作,可畢竟都是一場空。現實跟虛幻又是不一樣的,現實畢竟注重人脈和勢力,並不單是你工作幹得好就得到應該得到的。

班上同學在沒有利益衝突跟你還過得去,一旦牽扯到自身利益糾葛時,到那個時候他們哪裡還是認你這個班長。

當然會擦亮眼睛,誰的勢力大,誰經後有可能能幫襯到自己,都是從這些方面考慮的再次作出選擇。

不過,葉凡的小團體最弱也有點好處,那就是,從目前情況看許通已經把朱志當成了一個潛在的對手。

兩人在班上偶爾還會冷言雜語一番,已經開始有著火藥味發芽的勢頭了。

當然,這種爭鬥還是較隱性的,還是很溫和的那種。而葉凡因為最弱,所以暫時倒是被兩人給忽略了。

「哼!老子絕不會如此輕易低頭認輸的,這個班長之位,要定了。」葉凡衝天吼了一聲,心裡尋思著對策以及能動用的人脈。

「葉哥,最近朱志和許通斗得火熱啊,這離半期還有一個多月,都鬥成這樣了。咱們也不能再冷眼旁觀了,也得適時下手,不然,班上同學全給他們拉走了剩點湯全裝碗里也沒用了。」魚泰略顯憂心,倒是真心想幫葉凡一把了,反正對於班長,班委那些虛職自己沒希望了,何不賣葉凡一個人情。

「說說,從什麼地方入手最好。」葉凡扔了根煙給魚泰。

「從樑柱子入手最好,許通和朱志都是靠著背後有人,勢動人心拉人的。咱們這個團體沒這個優勢,如果盧偉在就好了,倒是可以利用一下盧家的影響力。不過現在盧偉不在咱們班裡,一個外人,也不好插入進來幫襯著。

不過,咱們有咱們的優勢,你不是班長嗎?衛哥也是副班長,咱們就從班委入手。

像文娛委員蔡紅藕可是德平地區組織部副部長,德平因為是貧困邊遠地區。

當時省委組織部多給了他們二個名額,所以,他們一個地區倒是有五個名額。

蔡紅藕作為地區組織部副部長,優勢相當的名顯,她們一個地區來的另外五個同志,除了趙文學副專員職位比她高,但也得看看蔡姑娘可是在組織部工作的。

德平的另外三個同志如果蔡姑娘肯出手的話一般可以拉入咱們團伙中來。那咱們一下子就有可能增加五個同志,很大的數目的。

第二個目標就是生活委員郭秋天,郭姑娘最近好像跟你走得較近,班上有要開展什麼活動她都會讓你給了意見什麼的。葉哥,是不是郭姑娘鬩饉劑耍哈哈哈……」魚陽講著笑了起來。

「你小子盡瞎掰,人家郭大小姐可是泉興市市委辦堂堂的副主任,副處級別的。

級別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家泉興市是什麼市,經濟總量在全省排名前三甲的大腕。

除了蒼海、水州就是泉興了,最近泉興一把手入省常委的呼聲可是相當的高,不過給水州的許萬山以及蒼海的納蘭若峰這兩個大腕給壓制住了。

郭大小姐能任臨時班委,背後估計有什麼人撐著,不然,怎麼會落她頭上。

當然,對於德平地區的五位同志咱們還是可以爭取的,不過,倒霉!還沒開學前就因為蔡姑娘錯進了我的房間鬧了個不愉快,還被林副校長抓了個現形,而且接受了一頓再教育。

估計此刻蔡姑娘恨死我了,還會幫我,真他娘的晦氣啊1葉凡笑罵著,搖了搖頭,覺得魚泰講的東西一點都不靠譜。

「事在人為,葉哥,還沒做咱們先不能泄氣了。咱們大家全一起上陣,我去拉曹勇哥出面一下,他在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任處長,如果他肯出面,雖然他沒進培訓班,但他的能量絕不會小的。

要知道幹部二處考核的對象就是地市一級的廳級大員,我想下面地市縣一級的官員見了他這個省委組織部出來的處長應該不會駁面子的。」魚泰倒是腦子靈光,能應用的人脈全捋了一遍。

「嗯,曹哥的能量那個肯定就不用說了,有他出面拉幾個人應該不難。不過,魚泰,你去查查,如果這次的培訓班裡有公安系統學員的全標出來。」葉凡點了點頭,一時又燃起了希望。想到了賀海緯這個省隊隊長,說不準還能拉幾個人入伙的。

「公安系統,葉哥省廳有人?」魚泰心裡一動問道。

「呵呵,不是份量太重的人。」葉凡打著哈哈。

「我說葉哥,到現了還是應該早做準備了,有什麼後手也該亮亮相了,不然,到時班裡同學全入了許通、朱志的團伙再想拉回來就晚了。而且,咱們是兄弟,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是該到亮底牌的時機了。呵呵呵……」魚泰一臉的乾笑,神秘。

「後手,什麼後手,我一個窮縣出來的副縣長,在班裡如果拿去排名的話估計絕對會在後三甲的了,唉……」葉凡嘆了口氣,不過心裡也是一動。

暗道:「如果老著臉皮的話說不準還能拉出齊叔出來亮亮相,不要說別的,只要掌握了齊叔的動向,什麼時候找個機會恰到好處的碰撞一下。

讓班裡同學都曉得齊副省長是俺的長輩,那個估計一些見風使舵的同學,一些搖擺不定的同學會傾向過來。

不過,這個恰到好處卻是很難掌握,人家齊振濤是堂堂的常務副省長,省里穩坐第五把交椅的大神,一般的誘惑肯定惑不了他的。總不能一直用春宮丸去請他吧,那個也太低俗了一些,得另外整出一些新法子出來才行。

這事先從齊天處探探底子再說,人說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情報工作在現代戰爭中卻是有著舉足重輕的作用,應用在官場上好像也行得通。」

「我說葉哥,真不把我魚泰當兄弟,那我……」魚泰裝著一臉的失落相。

「什麼話,我真不懂你講的意思?」葉凡有些莫名,暗道齊振濤跟我的關係他應該不知曉的,那魚泰到底講的是誰?

這省里的大員說實在的就一個齊振濤靠譜,組織部長宋初傑人家的心裡怎麼樣一點底都沒有。而且他那老婆曹梅芳好像不怎麼喜歡我,這條線算不上一條線的。

「那我說了1魚泰又開始乾笑。

「說!別婆婆媽,太煩人了。」葉凡皺起了眉頭。

「那天在老王獸記湯,同桌吃飯的那個宋姑娘不是你的那位嗎?

後來好像又冒出一個趙四小姐,還有什麼梅姑娘的,對了,前幾天好像趙四小姐跟梅姑娘在黨校門口還起了爭執。

當時那位梅姑娘好像還被葉哥你摟著的,緊著呢,羨慕啊1魚陽雙眼閃彩,嘆了口氣,笑道:「我想,那個趙四小姐背景肯定不簡單,那天那個中將不是親昵的叫他四丫頭,她又叫那中將二伯,不得了的家世。

而梅姑娘既然敢跟趙四小姐爭鋒相鬥,肯定其家世也不賴的。最主要的就是宋姑娘了,人家可是宋部長的千金,葉哥你好福氣,三個天仙美人為你相鬥,唉!如果有這好機會我魚泰死在石榴裙下也甘心了。」這小子說完話后一臉的唏噓不已。

「你……你們偷看1葉凡差點瞠目結舌了,氣結了。暗嘆此老弟的想象力豐富到天了。

又好氣又好笑的罵道:「魚老弟,你腦子沒燒糊塗吧!宋姑娘是宋部長的千金,那跟我也沒關係的。

咱們只是普通朋友,呵呵……至於說趙姑娘,跟我還是對頭,那天的情景你不是看見了,她叫上許通還要送我進派出所。

至於梅姑娘聽說是個女軍官,那天她肯出面只是因為她那個團的團長跟我是拜把子兄弟,一個團長,算得了什麼。

到地方還撈不到一個副處級位置的。」葉凡打著哈哈,亦真亦假,反正是不肯透底子,三言兩語把魚泰也給搞迷糊了。不過這小子明顯不信,但也不再問了,只是嘎嘎乾笑。

「齊天,在香港舒坦著吧?」葉凡隨口問道。

「舒坦著,大哥,你來試試,看看能否舒坦著。這邊掛了個督察頭銜,每天要到警察局上班。

暗地裡又是特勤分站的副站長,哦,說早了,還只是代副站長。兩頭的事忙得快焦爛額了。

以前在獵豹雖說忙,但大部分時間都在操練,而且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好不舒坦。在香港就不行了,要注意形象,麻煩1齊天在電話那頭是直噴苦水。

「麻煩!那就回獵豹算啦,幹得不開心何必干,我立即打電話給鐵哥講一句,想回來還不容易。」葉凡冷哼了一聲,假作勢。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