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章給齊省長下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章給齊省長下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慢著大哥,還是饒了兄弟吧!我……嘿嘿……還是挺喜歡這裡的。香港被人稱為購物天堂,這裡不但有著令人眼花繚亂的物品,而且各國美女雲集,唉……就是錢包經常感覺癟癟的難受。」齊天趕緊喊道,葉凡知道這小子是在假叫。

「錢包癟癟的,你那錢包還癟嗎?你幹了兩份活,香港警察署給你的工資不少吧!

這邊特勤還發給你另外一份工資,駐港補貼估計也不低吧。你小子,干一個月絕對能抵我在魚陽干一年了。

還嫌錢包癟,這個想法可是要不得的。咱們是公職人員,當然不能跟那些富豪相比。美女嘛,看看就是了,咱們專註於欣賞,這個總不要錢。」葉凡談笑著,轉爾突然又樂了。

笑道:「如果要錢包鼓還不容易,你的那個蔡依雪姐姐可是鬩饉跡人家家裡可是有著幾億身價。從她那裡漏點小錢來也夠你小子花上一段時間的了。只要把她伺候得舒服了,還愁沒錢花,哈哈哈」

「她……別說她了大哥,再有錢跟我也沒屁關係,哼!我寧願當個癟三。還想讓我齊天倒貼,門兒都沒有,我呸1齊天發狠道,看來對金世界集團的蔡依雪經理前次的背信方面那氣還是沒消。

「算啦,不談這個了,由著你了。我想問問,你老頭子有沒什麼特殊嗜好?」葉凡老著臉皮,問道。

「特殊嗜好!大哥,你是不是,呵呵……」齊天在電話中鬼笑了起來,估計摸著也是猜透了壹。

「唉,咱們兄弟,給你說實話吧!最近運背,培訓班半期過後就要民主選舉班長……」葉凡把黨校的那旮旯事給倒了出來,齊天不是外人,倒也沒瞞著他什麼。

「許通,又是那隻騷包,現在居然又冒出個蒼海來的太子爺朱志了。

聽大哥這麼一分析,你那班長之位還真有些懸了。再樂觀的估計也輪不到你頭上了,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人人看你有沒背景,家世又不怎麼樣,有沒錢。當然,這個從人性本私來說也是無可厚非。

關鍵是大哥對這個班長是勢在必得,如果要我家老頭子亮亮相,給你的同學造成一種誤會的話就得選個最有利的時機才行。」齊天嘴裡說著,電話中沉默了,估計在想事兒。

良久,直搖頭,說道:「我老頭子閑瑕時喜歡打打高爾夫,下下象棋。這個好像大哥都不怎麼喜歡,難辦了。如果直接相請他出來吃飯,估計是沒有空。」

「高爾夫,那球竿什麼樣子的我還不清楚,更別說打了。不過,如果真要跟你家老頭子套套近乎,練練應該能上手。」葉凡心裡一涼,轉念間有了主意。

齊天突然叫道:「我倒是把大哥的飛刀給忘了,憑著老大你那神奇的飛刀手法,百米之內都能穿楊,拿起高爾夫球竿只要上手了,竿竿到洞還不小兒科,哈哈哈……這個主意好,聽老頭子說是這個禮拜就要去高爾夫逛逛,聽說是要接待京里來的客人,而那個客人又特喜歡打高爾夫。」

「京里來的客人,看來你家老頭子想先練練手了。那你說說,我如果邀請你老頭去打高爾夫他會准嗎?」葉凡心裡沒什麼底氣。

「絕對沒戲,不是兄弟我克你,級別太低,引不起我老頭子興趣。跟他一起打高爾夫的至少也得是副部級或正廳級的高官,或者各個地區的一把手,或者一些社會名流,各媛妹子,大財團的董事長什麼的。」齊天一耙子就把葉凡給靶得心裡扒涼扒涼的。

「看來真沒戲了,請不到人竿竿入洞有屁用。」葉凡沒好氣的罵道。

「可惜鐵團不在,如果鐵團請他的話他准來,而且兩人會戰得難分難解的,咱們這些小角色,估計得當他們的受氣包子了。」齊天嘆了口氣。

「鐵團,算啦,不提他了,現在燕京正養病,那有時間到水州來陪你老頭子打球。不過,鐵團不行你看趙括能否行?」葉凡腦子裡又冒出一人來。

「趙將軍肯定行了,人家正二八經的中將,到水州來就是邀請省委書記郭朴陽的話估計都要給他面子,就更不用說我那老頭子還是個副職了。不過,趙將軍很難請的,前次聽說他到水州來逛了一圈,當時省長朱世林邀請他一起共進晚餐,飯是吃了,不過後面的節目卻被他直白的拒絕了。」齊天一點也沒掩飾這些。

「唉!可惜趙四回京了,不然通過她也許能請到趙將了,看來這一條線又掛了。他娘的就是運背1葉凡嘆了口氣直想罵娘。

「趙四,你敢去惹她,我的娘,嘿嘿,大哥厲害。」齊天佩服得差點五體投地了,一談起趙四小姐渾身都打擺子。

這小子從骨子裡說有點怵她。倒不是說她家世如何的嚇人,但也嚇不倒齊天的,這個原因就當然就是指相親的那天這小子玩自殘了。

「厲害個屁,前幾天那妞還叫上一個叫顧天亮的,以及天鼎集團的少東沙軍,還有一個戴著金絲眼鏡叫周義,哦,還漏了一個,還有一個美妹叫曹飛兒的,搞了個五人組合,想在酒桌上整倒我。」葉凡嘿聲乾笑。

「顧天亮,此人不簡單,他老子是顧峰山,咱們省常委裡面穩坐第三把交椅的黨群書記,黨內排名比我老頭子還要高。

沙軍是個能人,那麼大的天鼎集團的少東,此人很會做人,官場,黑白兩道都打點得開。

曹飛兒更不簡單,京城曹家的千金,周義是什麼人不清楚。聽大哥說得那麼輕鬆不會那天晚上把趙四和曹飛兒都給拿下了吧?

如果能拿下這兩小妞,大哥何愁班長不到手?哈哈哈,痛快,網盡天下妹子,舍我大哥其誰?」齊天又開始干聲笑了起來。

「拿下個屁,你小子去拿一下看看?一個趙四就能壓死人,又來了個京城曹家的曹飛兒,兩個同時拿下,那還要不要大哥這條小命?」葉凡沒好氣,罵道。

心裡暗道:「那天晚上跟兩女醉后混一床的事千萬別給趙四和曹飛兒知道了,不然,秋後算起帳來絕對脫層皮。」

不過,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葉凡哪裡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早給趙將軍派去保護趙四小姐的兩個女軍人給報到了趙括耳中,現在趙四肯定知道了,說不準正跟曹飛兒商量著怎麼樣整盅他呢。

幸好葉凡那色心還小了點,要是後來清醒了把兩女都給辦了的話那熱鬧還真是有得瞧了。

「那是,曹飛兒的爺爺可是總政治部主任,軍委委員。雖說比趙四的爺爺趙寶剛低了一疇,但在軍界也是個叱吒的風雲人物。

曹飛兒的父親也不簡單,財政部部長,中央委員,財權在握,比一些封疆大吏氣派多了。

而且,估計再過得幾年就能進入政治局委員行列,跨進副國級圈內,真正的官場大鱷。大哥惹她,倒是得掂量掂量一下。」齊天語氣凝重了起來。

「麻痹的!一不小心就惹出了一個省委副書記,還有兩個更厲害的。一個軍委副主度孫女,一個總政治部主任孫女,這還要不要人活下去。那天晚上的事打死也不能透露出一星半點,要不然,估計會給兩女的家人吞得渣毛都休想剩下一點了。」葉凡心裡暗暗發毛,重重的警告著自己。

嘴裡卻是裝著輕鬆的笑道:「我吃飽了撐著去惹她們,再說咱們很難發生交集。人家那兩美女屬於京城太子女行列圈子裡的,我一女鱉蛋子,跟她們混,還沒到那份上。」

「不過大哥,我倒有個主意,前次藍月灣的顧天棋軍座不是有邀請你有空時給第二集團搞的特種作戰營訓練方面指導一下。

你倒是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到第二集團軍去逛逛,然後顧天棋肯定會留你吃飯,你就順水推舟。

說是想學學高爾夫,我們抓個時機,如果顧天棋肯邀請我家老頭子去打高爾夫,他鐵定去的。以前他們在軍隊里可是好哥們的。」齊天拐了個彎又出了個好主意。

「行!我試試。」葉凡掛了電話。

心裡暗暗罵道:「這世道,要請到高官去打場球居然是這麼的難,七彎八拐的,小人物活著艱難啊,關鍵就差在一個層次級數問題了……」

「哈哈哈,葉兄弟,最近過得不錯吧1電話中傳來鐵占雄那粗厲的鴨叫聲,尖利的聲音刺得葉凡直皺眉頭。

「還行!不過,鐵哥,從你那聲音中可以聽出,最近傷情是不是全好了。」葉凡心裡一喜,問道。

「傷情經過科能藥物組的調劑,倒是全好了。就是這國術境界卻是一直停留在了第五段的第二個層次,六塊青磚都沒辦法踢斷了,真他娘的晦氣。跟鼎盛時相比,整整掉了二個小階,估計是想再爬回六段,唉……」鐵占雄一時又有些失落。

「如果傷情全好了的話那我得給鐵哥道喜了。」葉凡笑道。

「道喜!喜從何來。我說兄弟,不會是見你家鐵哥遭難了還樂呵吧。」鐵占雄開起了玩笑。

「兄弟哪敢?鐵哥,什麼時候回來咱請你去高爾夫逛逛。」葉凡干聲笑道。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