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一章兩敗俱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一章兩敗俱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去高爾夫,那個彈丸大的小乒乓打來有屁的意思,老子一竿子就能把球給飛到美國去。當初第一次去的時候連連打炸了一桶的球丸,沒意思。」鐵占雄心裡直搖頭,連聲說著沒味道。

「那是,別說美國那小地方了,就是送到和平號去也容易。」葉凡小拍馬屁道。

「你小子,這嘴還挺溜的。」鐵占雄轉念一想,覺得這小子有占詭異,好好的怎麼會請自己去高爾夫,陰森笑道:「老弟是不是想騙我到高爾夫去做點什麼?」

「我哪敢!鐵哥是什麼人,跺跺腳地球都會抖三。」葉凡打著哈哈,棒得鐵占雄心裡十分的舒坦。

「算啦,我一時回不了水州,最近特勤這邊的事特別的多,這不!身子剛恢復點就被鎮頭兒抓去當了勞工。

說是人手緊張,連中南海保鏢組都給抽了一半的人走,政治局那些常委們出國訪問時有時都無法抽出五段高手相護了。唉……」鐵占雄嘆了口氣。

「不會吧鐵哥,咱們特勤a組進組的正式條件是一腳能踢斷四塊重疊的硬實青磚,也就是四段的開源之階。雖說特勤正式人員不多,就五十來個,但五段高手應該不少的,怎麼會連國家領導人出行都沒法護衛了,那還了得。」葉凡真的震驚了。

「兄弟,鐵哥跟你講的是實話。人數是有五十來個,不過,最近執行任務又給傷著了五個,全退到普通軍隊或回地方工作了。現在咱們的特勤a組就剩下48個人了,還不到五十齣頭。就這點人,往全世界一灑,連個人影都見不到了。」鐵占雄相當的失落,相當的憂慮。

「那還不趕緊招人?」葉凡也有些心焦了,雖說自己不想正式混特勤,但骨子裡還是很關心特勤的事。

「招人,去什麼地方招,招個球!四段高手在咱們華夏全湊一塊也不會超過200個。

國家給招了50來個已經算不錯的了,總得給人家留點人。最近局勢有些動蕩,外國的一些高手經常化裝以旅遊者身份進來。

而咱們國家的一些高手也經常光顧外國,一個個脾氣都很爆,一見到面就捋胳膊要挑戰耍橫,好像這群人天生好鬥。

聽說在社會上流竄的四段及以上高手最近互相比拚之下也傷了好幾十個。

就拿美眾國芝加哥一戰來說吧,前幾天武當一個弟子在芝加哥跟當地黑幫發生衝突,最後被打殘了雙腿。

一個四段高手,成了廢人,現在只能坐輪椅了。」鐵占雄剛講到這裡葉凡忍不住喊道:「那武當的那些泰斗們就做了縮頭烏龜?麻痹的!熊袋袋一個。」

「當然不會,咱們華夏是什麼國家,從來不怕事的。當時武當掌門張天霖叫上了幾個好友到了芝加哥,其實武當的高手也不多,現在就名頭好聽罷了。

就是掌門張天霖的段位跟我也差不多,6段罷了。倒是有個太上長老張有塵,聽說115歲,聽說是個超九段的10段高手。

也可能說是傳說中的『先天尊者』,不過此人從沒人見過他,也許是咱們的層次還不夠,見不到真人。

而整個武當派中五段高手就二名,四段合8名。還有一個六段的長老張運波,也達95歲了,半截都入土的人了。」鐵占雄倒出了鼎鼎大名的武當派的真實狀況。

聽起來的確令人有些震驚。除了那個傳說中的張有塵外剩下的居然連個七段高手都沒有,武當派怎麼會末落到如此地步,真是有點匪夷所思了。

葉凡從內心上說,簡直是不能接受,說道:「也許他們還有隱藏的七段甚至八段位高手。不過鐵哥,那一戰結果怎麼樣?」

「結果怎麼樣?兩敗俱傷,雖然武當佔了一個『勝』字,徹底毀了那個黑幫,但武當僅剩的8個四段高手中也給傷殘了三個。

那個95歲的六段長老聽說經那一戰後估計境界也退到了四段左右,再想恢復是絕不可能了,等著入棺材就是了。

現在武當還有什麼人,除了掌門是六段外,就剩下二個五段高手,五個四段高手了。唉……你說說,咱們特勤即便是想招人也說不出口了。

就是那二個五段高手的歲數也達到了六十左右,招來還有屁用,難不成擺特勤裡面養老拿工資玩。」鐵占雄倒出了原委,倒是令得葉凡有些釋然了。

「還不如到時請出張有塵大師,一個人就能橫掃了芝加哥那黑幫,何必讓後輩弟子去傷殘,太可惜了。」葉凡嘆息道,有些痛心。

「你這腦子沒燒糊塗吧,江湖有江湖的規則。即便是現代社會,江湖照樣子存在的,只是隱匿了下來,普通人不知曉罷了。

像那些黑幫之斗都算是古代江湖的縮影。不要說張有塵大師是傳說中的人,就是真有那麼一個人也不會出頭去搞這些小兒科的。

咱們華夏有超九段高手,難道人家美眾國就沒有了?張有塵出面的話人家那邊的超九段高手也不會坐視的。

兩邊等量級人物都不出面,就由後輩自己去鬧,這就是江湖的潛規則。」鐵占雄老著口氣,倒是教訓起葉凡來。

「噢!原來如此。算啦,不管這些煩心事了。鐵哥,你的那顆中等級藥丸已經弄好了,你什麼時候有空回水州來拿走。

也許能助你重新恢復到六段鼎勝時期。」葉凡拋出了一枚糖豆,倒是令得鐵占雄心裡一震,叫道:「真的,還是兄弟好啊!我立即叫張強給我送到京里來。不!我自己回來取,馬上就動身,哈哈哈……」

這廝狂笑著掛了電話,一聽說能恢復境階,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葉主任,最近鬼嬰灘的發展勢頭非常的好。最近水州泰興紙業的胡世林董事長又介紹了一個姓張的老闆落戶於咱們的林泉經濟區了。

張總說是完全看在胡董的面子上來的,而胡董又在賈書記和衛縣長面前說是完全看在葉主任面上才來投資的。

現在協約已經簽定了下來,前期投資就達到了二千萬,真是大手筆。」段海在電話中給葉凡道喜了。

「好好!那咱們的鬼嬰灘工業區的總投資怕不是超過億元大關了吧?」葉凡因為沒有得到具體的數字,猜測著說到。

「早就超億了,現在的具體數字是一億三千多萬了。在歡迎張總的飯桌上,賈書記連連誇葉主任你會辦事,說你是一員福將什麼的。」段海心情也是相當的好,彙報著這些。

「這個是林泉經濟區全體工作人員的功勞,不是我葉凡一個人能辦到的。」葉凡謙虛的說道。

「不過,葉主任,當時賈書記誇你時一旁的張副主任有些,有些……」段海不好說得。

「有些什麼,直說吧,段海,咱們還見什麼外?」葉凡心裡一震,暗道是不是張國華這個常務副主任心生妒忌在林泉生事了。

「張副主任當時說是這些引資應該全歸功於賈書記,葉主任還在黨校學習,跟你沒多大關係。

意思就是這個意思,話怎麼說的我當時也有些醉了,倒不出原話來了。

賈書記一聽,拍著張國華的肩膀,笑道:國華很會說話,要論功勞的話這次的功勞應該歸功於你,你現在才是經濟區主持工作的一把手,這個時候能做出成績,當然是你的份頭了。」段海有些氣憤,說道。

「算啦,反正我不在,這功勞歸誰也無所謂了,只要能讓林泉經濟區的老百姓過得好些,管他誰的。」葉凡裝著淡淡的口吻說道,心裡暗罵賈寶全不是個東西。這個明擺著的事還搞出另一個噱頭出來。

至此後葉凡的危及感覺更強了,感覺到自己跟賈寶全的路好像越走越遠了,那個越遠當然指的是公叉路口。

喃喃道:「胡董這樣子做無非還不是想讓我早點出手幫他兒子解決掉身上的病根,不過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單槍匹馬去海南找勾陳陰逵這位進入七段已經有二年的高手的話勝算不是很大。」

想到這些后又是一臉的苦笑,覺得自己拚了命為胡董辦事才為林泉經濟區拉來了投資,最後這些誰又曉得背後的辛酸。

趁自己不在,某些人居然在林泉經濟區搞什麼功勞論賞,這他娘的都是什麼事。你張國華做了什麼?我葉凡作了這麼多的事,還是不能取得賈寶全的信任。

從賈寶全和張國華的聯合勾當看,有竊取自己勞動果實的勢頭,俗稱的『摘桃子』。

「看來干工作也不能一直太賣力,太賣力了幹了是別人的,而且容易遭人妒忌!惹得一身的腥騷味。」葉凡狠狠的罵了一句,「什麼鬼世道。」

1996年6月15日,剛好是星期六。

黨校有規定,除了禮拜天三個晚上,其它時候所有學員都必須住校。

鐵占雄回到了水州藍月灣,一拿到雷陰九龍丸后就想溜回京城進行境界的恢復性突破。

像六段高手的恢復性突破,身邊至少得有一個八段位的高手在旁護持著,不然出了什麼狀況的話誰也救不了他的。

不過被葉凡硬留了下來,通過他邀請到了齊振濤副省長去打高爾夫。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