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二章兩雄雙斗漁翁得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二章兩雄雙斗漁翁得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時整個水州城也僅有一個高爾夫場所,位於水州市江流縣風景宜人的梅溪畔,到處種的都是楊梅樹,那裡可以運動、可以休閑,可以揮灑整天的汗水。

可以舒坦的沉浸在優質的溫泉中,各項設施齊全,而且可以泡溫泉,名稱就叫水州溫泉高爾夫球常

距水州市區僅20公里,交通便捷,佔地面積100多公頃,完全按照國際標準精心規劃設計的,青山環繞,綠水相依,楊梅飄香,地熱資源相當的豐富,環境幽靜,風景秀麗。

不過這地方也只是一些高官巨富們能來的地方,進入場地需要貴賓會員卡,沒有一定級別,資產的人根本就進不來。

當然,會員卡也分等級的,會員分為白金會員、銅金會員以及普通會員。

色度分為為高貴的白金色,典雅的古銅色,以及亮麗的紫墨色。高官們的會員卡一般都是該球場老總奉送的,富人們要進來就得拿錢出來了。

「老齊,今天咱們賭一把怎麼樣?」鐵占雄一身略顯折皺,色呈花藍的衫衣。

倒是令得葉凡感覺有些扎目,暗道:「鐵哥也真是趕時髦,這種款式的襯衣一般來說都是後生仔穿的,穿他身上,不夠穩重。」

齊振濤倒是一身潔白的襯衣,顯得洒脫,自然,而且那股子官勢即便是在襯衣下也是顯現得淋漓盡致,難以掩蓋。笑答道:「噢!老鐵好久沒見了,是不是一回來就要送好處給我,是不是在京裡帶了什麼好貨回來,賭一把,那行,你說說賭什麼?」

「賭什麼?葉老弟,你說說賭什麼?咱們聽他的怎麼樣?」鐵占雄突然轉頭沖著葉凡笑道。

「問我?」葉凡倒沒防備鐵占雄會突然這麼一問,頓時有些愣神了,不過,幸好齊振濤也見過幾次了,心理上已經絞視δ芰Α

立即反應了過來,因為鐵占雄在轉頭時還朝著他眨了眨眼,頓時就明白了,估計是鐵占雄想乘機幫自己一把。

正想回答時齊振濤也是爽笑道:「行!就由葉小子定了,咱們聽他的,呵呵呵……」

「那就賭今晚上請吃晚餐算啦?前次我去省委黨校附近的八寶閣吃了一頓,感覺那八盤大菜作得相當的不錯。適合各種口味的人,要不今晚上就去哪裡,誰輸了就掏腰包。不過,那裡的菜還是很貴的。」葉凡強作鎮定,淡淡笑道。

「就那裡吧1鐵占雄嗯了一聲代替齊振濤應了下來,又笑道:「不過老齊,到時別興賴賬啊?」

「也好1齊振濤淡淡一笑,掃了葉凡一眼,彷彿看穿了葉凡心思似的。瞧了鐵占雄一眼,說道:「至於說賴賬,好像老鐵是賴過幾次,我嘛,好像沒這臭毛玻」

「呵呵,那幾次,是特殊原因,出任務了,我老鐵像賴賬的人嗎?」鐵占雄頓了一頓,立即出口了。

齊振濤的球打得相當的不錯,跟鐵占雄鬥了個旗鼓相當,難分高下。

鐵占雄厲害在球發出有力,齊振濤重在技術嫻熟。葉凡當然就充當了臨時頭的撿球童子,一來二去,倒也明白了高爾夫的打法。

「小葉,玩-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5322/4155797.html-過高爾夫嗎?」齊振濤休息時隨口問道。

「還沒有,剛剛看會了一點。」葉凡謙虛的說道。

「來!鐵哥教你。」鐵占雄笑道。

「慢著老鐵,咱們這樣子斗下去沒完沒了,如果打到晚上都分不出勝負來那晚上就得餓肚皮了。所以,我提個新建議怎麼樣?」齊振濤呵呵笑道,看來要玩新花樣了。

「哈哈哈……是老齊在這裡啊1這時遠處傳來一道敞亮的笑哈聲,葉凡轉頭一掃,似曾見過,一時想不起來了。

就聽齊振濤回笑道:「什麼風把我們的鎮司令吹到了這裡,平時可是難見影子啊1

「老齊,就興你這州官放火,就不許咱這老百姓來點一回燈。這世道,沒得說了,哈哈哈,沒得說了。」省軍區司令鎮湯成少將一身野戰短衫悠閑服,打著哈哈,帶著一堆人就過來了。

「哎呀!是齊省長大駕光臨啊!盧某失禮了。」一個梳著大板頭的中年人隨在鎮湯成身後冒出了頭,搶先打了招呼。此人是這水州溫泉高爾夫球場老總盧定一。

跟著鎮司令一起來的幾個軍官也趕緊上前打了招呼,齊振濤以前也在軍隊干過,對待軍官們倒是相當的和氣,一點架子都沒有。不過,那些軍官可是不敢放開,一個個都拘謹的微彎著身子。

「老鎮,你倒是越發的發福了,看來在地方混了一段時間,缺少跑步拉練啊,這肚皮,都快趕上鐵鍋了。哈哈哈……」鎮湯成突然聽到一道宏亮刺耳譏諷般笑聲,上前一瞅,叫道:「是老鐵啊!真想不到,稀客,稀客!真是少見的稀客。」

「還不過來見禮,找抽是不是?」鎮湯成突然收斂笑意,一轉身,沖身後幾個正發愣,在猜測著敢調侃鎮司令的某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的軍官吼道。

幾個軍官微微一愕,也是鬱悶得很,暗道:「你又沒介紹此人是誰?我們還以為是你的老朋友,叫我們怎麼稱呼?」

不過幾個軍官都不敢怠慢,幾個跨步上來了,不過不知道咋模稱呼,所以一個個微躬著身子喃喃著不知怎麼講,有些尷尬。

「他是獵豹的鐵團長。」葉凡一看明白了,在一旁湊了一句給大家解圍了。

「礙…」頓時傳來一陣子小騷動,幾個軍官那眼珠子突然睜得老大,比見到齊振濤那個當然更是恭敬著了。一個個全部站直了身子,來了個標準軍禮道:「首長好1不過,一個個心裡相當的感激葉凡的。

「免了免了,這裡是高爾夫球場,還興這些年頭把戲幹什麼。」鐵占雄擺了擺手給外人一種很大條樣。不過,對於這些軍官來說,覺得反而是理所當然的。

「龜兒子的,一個個見了傳說中的人那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平時也沒見你們怎麼這般的恭敬著。」鎮湯成沒好氣的笑罵道。

「這位好像姓葉吧?」鎮湯成掃了葉凡一眼,前次見過一面,有些不敢確定樣子。

「來老鎮,給你介紹一下,我鐵占雄的拜把子兄弟葉凡。現在魚陽縣當副縣長,年輕有為啊1鐵占雄一臉慎重的介紹著,有正式介紹的勢頭。

鎮湯成也感覺到了什麼,又伸出了手,笑道:「老鐵,你這個兄弟我們早就見過面了,那次在老王獸記湯,趙將軍也在場,他說的。我才知道,想不到啊!你老鐵也有看順眼的人。」

「哦!那就好。」鐵占雄嗯了一聲。

幾個軍官又上前叫著葉縣長,估摸著要不是鐵占雄和鎮湯成在場,這些厲害哄哄的上校、大校們怎麼會瞧得上葉凡這麼一個小副縣長。

看著鎮湯成的手緊緊而親熱的握著葉凡的手,遠處一株大樹下,葉凡的同班同學郭秋天趕緊捂住了嘴。

此女那眼珠子瞪得滾回,喃喃道:「奇怪,他怎麼也出現在了這裡,而且,好像跟鎮司令關係挺好的。

按他的級別,鎮司令不該對他這麼熱情的,怪事一樁了。他不會是京城裡來的太子爺?

下來鍍金的,不顯山不露水的,好像應該不是。班裡的同學的底細我全打聽過了。

除了許通和朱志都有著常委親戚外,應該沒別的人了。那個身著花襯衣的怪人又是誰,好像鎮司令對他相當的親熱,不會也是個將軍吧或者有錢人吧……」

「秋天,你在喃喃什麼呢?」這時一旁的一個美婦人掃了郭秋天一眼,也是抬眼往齊振濤處瞧去。

「沒什麼?小姑1郭秋天臉一紅不再看葉凡這邊了,不過那眼神還是隱晦的偷瞅著那邊的動靜。

「沒什麼?那你一直瞧那個小夥子幹嘛?不會是咱們秋天小公主動了那小心思,他不會是你的那位吧。咯咯咯……」美女小聲低笑著調侃開了。

「小姑,你講什麼呢?那個是我同班同學,叫葉凡,魚陽那個窮縣來的一個副縣長,一起在黨校學習,他是班長,我怎麼會?一個土疙瘩,我會看上他,哼1郭秋天趕緊解釋,有點作賊的樣子。

「土疙瘩,土疙瘩能進這種場所。奇怪,難道是齊振濤的娘家侄兒不成?」美婦喃喃道,又掃了侄女郭秋天一眼,尋思著什麼。

「齊振濤,小姑,你說一旁的那個中年人是齊副省長?」郭秋天又小小的震憾了一番,眼珠子是不能再瞪得更圓了,因為再圓下去就掉地下了。

「嗯!常務副省長齊振濤,好像跟你的那個葉班長很熟悉似的。這個倒是奇怪了?」美婦有些遲疑。

「什麼我的葉班長,小姑,你……怎麼這麼講話,多難聽啊1郭秋天不依不饒了,跑上前去擾著小姑郭美鳳的胳肢窩。

「你這孩子,別亂來,這裡是什麼地方,千萬別給人看了笑話。」美婦咯咯小聲的笑著,擋著郭秋天那擾癢的手,一雙杏眼四處張望著怕給人撞見。要知道能來這水州溫泉高爾夫球場的不是高官就是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