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四章三百萬的豪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四章三百萬的豪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如果在回到重前』大俠打賞,第3更到。

「我……我是氣不過來。」郭秋天說著就要上前去阻止,不過被美婦拉住了,嘴朝著鐵占雄呶了呶,小聲笑道:「秋天,剛才那個老成中年人好像跟齊振濤挺好的,能跟齊振濤交情很深的人會沒腦子嗎?你呀,是當局者迷了。」

郭美鳳一語雙關,頓時就驚醒了夢中人,郭秋天那臉瞬間就紅透了,不敢再作聲。

「那好,那準備一下,開始1繆剛怕葉凡變卦,立即應了下來。

「慢著,既然要賭來點大的,一局50萬,三局二勝制怎麼樣?」鐵占雄突然把手一揮,說道。

「50萬,繆剛側頭掃了沈開一眼。一局50萬對繆剛來說還是超出他的底線了,這數目的確太大了一些。繆剛家又沒經商,只不過他老頭子會收點黑錢罷了。那個數目也不會太大,畢竟紀委那把刀在頭上懸著的。平時跟著許通都是沈開大少在付錢,所以也沒覺得錢少。

「賭了1沈開大少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點頭應襯了下來,而且指著圍觀的人笑道:「這裡來的全是證人,等下別反悔就行了。」

「反悔,這卡里有300萬,足夠幾場賭資了。」鐵占雄淡然不驚的從皮夾子掏出扔了一張銀行卡出來。

「行!咱就請這裡的管理人員作證,我這裡也有一張卡,裡面有500萬。請管理人員去查證一下,暫時放他那裡了。」沈開接過銀行卡,連同自己的那張卡一起遞給了球場管理人員。

不過這廝感覺好像還不夠解氣,決定加大籌碼,反正今天是贏定了,不賺白不賺,隨即心裡一狠,揚了揚手笑道:「這位先生,你那卡里不是有300萬嗎?咱們一場定勝負,就賭三百萬了怎麼樣?」

「300萬,不可,鐵哥,太多了,而且,我剛學……」葉凡當即反對,態度非常的堅決,這廝當然是裝出來的。

這戲演得也很逼真,那腮幫子上的肉塊都在抖瑟,令得鐵占雄心裡都在暗暗嘆息道:「這小子,演技不錯,不去當演員,可惜了。」

隨即也是配合著葉凡表示沉默,當然是要考慮一下,又瞅了瞅葉凡。鐵占雄這當然要釣大魚,轉手就能搞到300萬,跟葉凡一人一半也有150萬,還好像還是不錯的。

其實鐵占雄的工資加上出任務時的補貼也不是特別的高,一個月能撈個5萬就頂天了。

不過鐵占雄一個六段高手,當然也有來錢的活計的。不過一年的收入也不會超過100萬的,葉凡能賺到錢還不是他那一手詭異的醫術,要不然,想輕鬆賺錢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當然,鐵占雄這種人基本上什麼都是用國家的,吃遍玩遍華夏都有人付款的,基本上私人方面也用不了多少錢。一年有100萬也足夠他揮霍了。

見鐵占雄好像在考慮,好像不敢應戰了,繆剛這時使出殺手了,嘿嘿,一臉鄙夷樣子,笑道:「葉班長,你是堂堂的大班長,就連省委的宋部長都說你是個人才,是個能人,還帶將什麼的,一個能拉到上億投資的能官。今天怎麼就這麼的膽小,看來我是高看你了。要不這樣,不敢應戰也行。只要你有昔日韓信的胸襟就行了。」

繆剛的話逗得他的同夥是「哈哈哈……」狂笑不已,這些人當然是助威團的了。一-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5322/4155799.html-個個笑得都相當的誇張,差點捧腹折腰了。

「繆剛,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明白?」葉凡裝著臉子一冷,問道。

「韓信胯下爬的故事我相信堂堂的葉大班長應該聽說過,同理而然也。

朝信當年不敢應戰就爬了,今天葉班長不敢應戰的話照著韓信的樣子做一回。

我佩服葉大班長的曠世胸襟了,哈哈哈……」繆剛猖狂不已,特地拉開了步子,把自己的胯下整得很開很大,似乎在等著葉凡爬過去了。

「姓繆的,好好,賭了。」葉凡裝著氣急敗壞樣子,臉漲得通紅,吼了起來。

「賭了1鐵占雄好像無奈地點了點頭。

「那就開始吧!一場決定勝負。」繆剛指著最遠處的一個球洞說到,「葉班長,咱們以誰把球打入洞內的竿數少為贏家怎麼樣?比如說我把此球打入洞中用了10竿,你用了15竿,就是我贏了,明白沒有?」

「明白,誰先來?」葉凡點了點頭。

「鎚子剪刀布決定誰先來?」繆剛很是乾脆。

玩這小孩子遊戲當然是葉凡掌控了,葉凡那是什麼眼神,繆剛手指頭一伸就能猜測出他會出什麼了。結果當然是繆剛先上場打球了。

當即,繆剛披掛上場,這小子還玩了個花樣,很有紳士風度地還擺了擺手,彎了一下腰,顯得自得,又贏得了同夥的一頓子掌聲不斷,當然是要為他造勢了。

因為這次一場定勝負,所以選取的球洞一個距離遠,二來難度係數相當的高。

那球洞居然選擇在了一個斜斜的山坡中央,而球反而是從平緩的山坡下往上打,中意還得經過一個小沙灘,居然還有一條淺淺的小水灘,這個難度的確是相當的高了。

整不好球進了沙堆就給陷了進去難出來,到時連球都找不到還打什麼球,即便找到了球那使出的竿數就相當的多了,等於在拔球。經過小水溝時難度就更大了,而且經過的障礙物的難度也是比普通的高了n倍不止。

就拿那茅草叢來說吧,那茅草長得快有一人高了,估計球掉進去后就難以找到了。即便能找到想把球打出來那就難了。

球場當時這樣子的特殊做法無非是把此洞路線留給一些高爾夫玩家或者真正的比賽高手的。想不到給繆剛等人利用上了作為了贏錢的工具。

繆剛的技術的確不錯,運氣也是相當的好,在經過小水灘時居然給超越了過去,在沙灘時也只是簡單停留了幾下,二竿子就過了。長長的茅草叢中倒是逗留了幾竿,一個小時后終於打入了洞中,請來的管理人員經過核實,繆剛總計打了28竿才把球打了進去。

到最後一竿子入洞時頓時是掌聲雷動,沈開也鬆了口氣,就怕繆剛打不進球了,因為的確難度太高了。

這時大家那眼光又瞧向了葉凡,這時又湧進來了一批圍觀者,上百雙眼睛全盯著葉凡那略顯稚嫩的臉。

九成的人都在嘆息這小夥子是輸定了,聽說這位才學打球的菜鳥居然去跟繆剛這個玩家老手豪賭,一擲就是300萬,這錢聽說還是他的老鄉一個叫鐵哥的人出的。

「笨啊笨,沒腦子1郭秋天在心裡暗罵著,其實蔡紅藕也一樣在暗罵。

「呵呵!說句實話,本人今天才學的打球,這球技的確不咋的。不過,本人的運氣聽說一直很佳的。

鐵哥,剛才我們出門的時候不是碰上個算命的,他說我今天是印堂發亮,福星高照,會天降橫財。

難不成講的就是這300萬?」葉凡聳了聳肩,一臉的輕鬆,還轉頭問著鐵占雄。

「那個算命的聽說號稱神運算元,十算九准,這如果算不準咱們回去砸了他攤子,娘的,去了咱們整整10塊錢的紅包。」鐵占雄笑罵道。

「我說鐵哥,你千萬別說喪氣話,這300萬都沒啦10塊錢還拿回來有什麼用。」葉凡微笑著說道。

把球竿抓手上還揮了揮,掂了掂重量,感覺好像還行,在上百雙眼睛直盯下揮起竿子朝著那遠隔有七八百米的球洞一竿子,鼓足了勁打了過去。

不過很遺憾,力氣是用得很大,不過那球竿卻是沒碰到球,打偏了,當然也是打空了,倒是打起了一陣風來。

樂得繆剛他們哈哈狂笑不已,笑道:「葉班長,看準點下手,別把力氣全耗光了等下得抱著球進洞樂呵去了,已經用去一竿了,大家睜大眼算準點,別等下打了幾千竿把咱們眼全晃暈了算不來就不划算了,哈哈哈……」許通、繆剛笑得搖頭晃腦的。

「呵呵,眼神有誤,失誤,失誤1葉凡聳了聳肩,巡了大家一眼。又揮起了竿子,這次從臉上神色來看力氣絕對更大,因為葉凡那臉都漲得紅了。

「啪……」

這次打准了,那球呼嘯著一個美麗的拋物線飛向了空中。

「哧1

球飛得老高老遠,一竿子居然直接給打到了300外的沙灘里,那球整個沒進了沙堆里沒影了,頓時全場嘩然。

「許哥,你看咱們的葉班長厲害不厲害,這球打得比飛鏢還要有精神頭。」繆剛得意的笑道。

「飛鏢算什麼?快超過美國佬搞的鑽地彈了,一下子沒影了,葉班長不去造導彈為國家效力太可惜了。」一旁的沈開樂不可支,這廝轉頭朝著葉凡喊道:「葉班長,要不要叫管理員找把鋤頭來把球給挖出來,不然,嘿嘿……」

「用得著鋤頭嗎?no!本人運氣好,福氣高照,這300萬,本人拿定了。老子就不信這個邪,就是亂打也能打進沒洞去的。」葉凡詭異的一笑,站沙灘上,鷹眼一動,早感覺到那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