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六章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六章危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長老,那個是以前的說法,後來偉哥說是不止這個段位了,應該有著五段。真是個天才,聽說才20歲。」盧丁非常恭敬的說道。

「五段,咱們華夏的國術境界其實是一種力量的境階。用腳發力之下能踢斷五塊重疊硬實青磚的國術練功者稱之為五段高手,估計那一腳下去腳力應該有七八百斤了。

你再仔細瞧瞧,剛才葉凡那小子那一竿從沙堆里把球直接打進了洞中,這需要多大的力勁,需要多準的眼力,你是否能辦到?」盧仙逸長老呵呵笑道。

「從剛才的沙堆到球洞,至少有著三四百米距離。不要說從沙堆里把球直接打入洞中,就是把球放在沙面上想打入洞中都難。沒有千把斤力度絕對辦不到,此人的眼力勁還真是神乎了,估計跟山鷹的眼睛有得一比。」盧丁嘆息著,佩服不已。

「呵呵……你只嘆服那小子的眼力勁,卻沒想到另外的。你想想,叫你發力之下把球打到四五百米開外的地方肯定也能做到。但要入洞那是你絕對辦不到的,所以,盧丁,你想過沒有,在如此大力之下估計那球會怎麼樣了?」盧仙逸一臉的神秘,隱士高人風範呈顯。

「那球可能會爆裂開了。」盧丁眼中瞳孔突然睜大,一臉的訝然。

「對了!一千多斤的力勁之下用鏟子硬鏟之下那球很可能會裂開,但是,人家葉小子不但沒讓球裂開,而且完好無損。更厲害的是人家讓球穩穩的入洞了,入洞的剎那間好像那球並沒往外蹦的勢頭。葉小子對球的力勁掌握,拿捏之穩已達到大師級水準。要知道球從這麼遠的地方砸進去那慣性作用就太大了,不反彈絕對有力勁注入到球中了。所以,此子是個人才,真是人才。估計,呵呵……」盧仙逸不說了,只是淡笑。

「估計什麼,長老,請您明示?」盧丁心裡撩撥得火燒火灼的,追問著。

「我也不敢確定。」盧仙逸搖了搖頭,突然收斂了笑容,對盧丁說道:「你立即給家主說一下,叫他準備一張由家主親自簽字的最珍貴的極品鑽石卡送去。你親手交到葉凡手中,給家主說說,以後這姓葉的如果有什麼事求到盧家門下,一定全力支持,不得拖延,就說這是我說的,唉……」

盧仙逸到最後又嘆了口氣,他的話令得盧丁暗暗咋舌不已。聽說時至今日,水州盧氏家族發出去的鑽石卡絕不會超過一隻巴掌數,不是正部級高官就是江湖中的名人泰斗。

葉凡才多大,不到20歲居然能獲得此卡,這是盧氏家族贈送給客人的最高貴賓卡。

在盧氏家族經營的所有場所里都能給以三折消費,說白了就是賠本的生意,連本錢都賺不回來的。

聽說此卡特別經過了瑞士銀行認證,在危及時刻還能透支500萬現金的,珍貴之處的確令人咋舌。

「長老,就怕葉凡不會收的。此人脾氣也很怪,有著大本事卻是願意去混官場,雖說自己並沒多少錢,但從不貪錢。」盧丁有些遲疑,就怕葉凡不收了。

「人各有志!這點沒什麼奇怪,我以前不是跟你說過,有的九段高手一輩子都窩在深山老林裡面。

他們一座破茅屋,一汪魚塘,一隻釣竿就過了一生,這個又怎麼講,這就是高人的心志,淡泊意志,寧靜高遠,又哪裡是你能猜得透的。

至於說此卡能否送出去就看你小子是否有那能量了,多動動腦子,從盧偉身上下手,什麼叫兄弟情誼?

而且,你小子嘛,也可以從中獲點什麼的,人家這般年青的高手,多攀攀交情,有你小子好處的。

呵呵呵……」盧仙逸留下一堆莫名其妙的話施步走了,留下了一隻獃頭鵝盧丁大大一直在摸著腦袋,不得甚解。

「長老,盧家鑽石卡贈送給一個才20歲的年青人,是不是有些過了?而且此人不過一個窮縣的副縣長,幫不了盧家什麼大忙的。」現任盧家家主盧白雲瞅了長老盧仙逸一眼,有些不解,而並不是捨不得這些錢的損失。

「白雲,你現在已經是一家之主了。前次偉仔一舉從三段的中階突破到四段,這種壯舉我說過,即便是我也辦不到。

可誰辦到了,就是那個窮縣的副縣長葉凡。剛才從葉凡打高爾夫球那一竿入了幾百米外的洞中球來看,估計有著五段純化境的能量。

這種年紀不到20歲的天才,過不了幾年估計就是一位六段高手了。

預先鋪路總比事後送金的好,人家不稀罕。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咱們要的就是杜甫的那種無聲中收絡人心的法子。」盧仙逸眼睛開合之間,犀利的眼神札札而出。

過後有些失落,嘆了口氣,說道:「白雲,最近鳳家蠢蠢yu動,前幾天鳳翅遙隱隱的說是為了解決咱們兩家的一些糾葛,有提出以武技切磋決定生意的說法。如果鳳翅遙真的提出切磋,我難道不應戰嗎?那咱們水州盧家還有什麼臉面在南福這塊地盤上混?」

「爺,不能答應,咱們沒勝算啊1盧白雲嘴唇一抖,臉色極為難看。

「勝算當然有,鳳翅遙七段的練勁階,我是七段的開源階,中間差了兩個小階,勝算,僅有一成,敗率卻有九成。

不過,咱們都是快入土的人了,我相信,我要是拚力一搏,即便是不能戰勝鳳翅遙,但拉他一起入土的機會還是有的。

只不過我早走幾天,他晚走幾天罷了,黃泉路上咱們還是一對老對頭,到地府去鬥鬥也無妨。哈哈哈……」盧仙逸並沒被死嚇倒,倒是顯得相當的豁達。

「爺,您不能這麼想,咱們盧家還要靠你撐起的。」盧白雲急得汗珠子都出來了。

「白雲,沒什麼好急的。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終究是要肉次的切磋是跑不了的啦。

最近鳳家在四處拉人助陣,你也要早作準備。我估計,為時不會太久了,葉凡,唉……我如果去了後葉凡就是咱們盧家最強力的外援了。

這枚棋子,不能再說棋子,應該像神一樣供在那裡。此子的師傅絕對是個超世高人,能培養出如此年輕好手的人,我真希望能見他一面。

可惜了,這事咱們不能提,別為此引得人家惱怒。白雲,別看咱們水州盧家在南福這塊地盤上混得還不錯。

就是在江南幾省也頗有點威名,但遇上真正的超段位,比如果8段或者9段高手,咱們又能耐何他們嗎?」盧仙逸深為盧家憂慮。

「我知道了爺,我立即簽印送卡去。」盧白雲知道說了也沒用,著手準備去了,想了想又說道:「此事要不要給偉兒說一下?」

「不必了,幫不上忙,徒增煩惱。」盧仙逸擺了擺手,閉目打坐了起來,盧白雲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到八寶閣就更不用說了,魚泰和衛鐵青、錢洪標拉來的同學也在那裡吃飯,當然是葉凡事先安排好了的。

為了壯大聲威,魚泰連在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當處長的曹勇都給請來了,而葉凡也把剛認識的省刑警隊的賀隊長也請了來,因為培訓班中也有公安部門同志。

幾人一使力,倒真拉來了滿滿的一桌同學,那特大號房間中的那張特大號桌上足足擠了20幾個人。

葉凡陪著鐵占雄三人到了包間,當然不會跟同班同學一個包間了。聽著三位大佬在閑聊一些政壇軌事,也覺得頗為有趣。

他當然,在這三個大腕中間,只能是張耳垂聽的份頭,偶爾還充一下倒酒小廝角色。

「鐵團,聽說趙括將軍已經調入燕京軍區任副司令員了,這事應該不會是空穴來風吧?」鎮湯成跟鐵占雄碰了一杯酒,一飲而盡,裝著非常隨口樣子問道。

「有這事?」齊振濤臉上的微微驚訝絕不是裝出來的,看來事先並沒得到有關這方面的有關消息。

這消息卻是相當的駭人,趙括是目前京城趙家除了軍委副主席趙寶剛之外軍銜最高的人了,也可以說是趙家以後趙寶剛退休后的中流砥柱。

當然,這個也只能說是趙家在軍方的柱石,趙括不過52歲左右,如果能調入首都燕京大軍區當副司令員,那過得兩三年如果能爬上燕京軍區司令的寶座那趙家在軍界的勢力並不會因為趙寶剛的退休而減弱多少。

這個對不屬於京城趙家的各方勢力來說都不是個什麼好消息的。

趙括年齡不大,已經是中將了,再進一步絕對進入軍委委員序列,而且很可能會升到上將軍銜的。

不過,坐上軍委副主席寶座應該是不可能了。因為那年齡不饒人,趙括還是大了一點,如果是40幾歲就好了。

本來趙家的趙寶剛過兩年後一退,各方勢力都在慶賀著趙家的勢力的衰弱,想不到趙寶剛還留有後手,估計跟國家主席鎮山河已經達到了什麼協議,估計趙括就將是以後趙家在軍界的掌門人了。

而趙家在政界還有個趙昌山,也就是趙括的親哥哥,現任浙寧大省的書記,中央委員。

如果沒出什麼差錯的話趙昌山進入政治局委員序列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