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七章軍界格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七章軍界格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後趙家武有趙括,文有趙昌山,那勢力雖說不能比老爺子趙寶剛任軍委副主席時代了,跟鼎勝時弱了一些。

但趙家的根基並沒被憾動,以後等著像趙昌山的兒子趙昆將軍這一代,俗稱的趙家第三代人站起來時趙家又將重新成為華夏軍界一流圈內的大鱷的。

不過,對於趙寶剛退後誰來接掌他這個軍委副主席的帥印,國內軍界早就風起雲湧,一場政治上的聯盟,攻擊與反制正在暗中進行著,雖說不見任何的硝煙。

但這種政治頂層的爭鬥已經消出去了體力上的攻擊,完全轉化成了一種智慧跟勢力,人脈關係,掌握的人脈資源的爭鬥,這才是一種高層面上的不見血的爭鬥。

比那啥的真正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厲害得多。高層一個思想的轉變,一句話出來就能決定一個將軍的命運,就可以決定一個省委書記的任命或者後退。

趙寶剛作為目前趙系的掌門人,他的計劃當然是想推自己趙系的人上馬接自己的班,不過,從目前態勢看好像是不可能的了。

眼睛盯著他這個軍委副主席寶坐的派系太多了,目前的曹系,顧系,梅系等,都有可能染指。

特別是曹系,最近跟顧系走得甚密,如果兩系真的結成鐵竿盟友的話那將是趙系不可抵擋的。

從單個方面的實力來說,趙系比他們都強。但也僅僅是強上一點點,兩頭大虎一結盟,趙系力有不逮也!

趙寶剛深為憂慮,考慮再三,只能未雨繆綢了。最後選擇跟國家主席鎮山河妥協,讓趙括到燕京軍區任副司令員,下一步等到自己兩年後要退時也可以順理成章的推趙括坐上燕京軍區司令員寶座,從而進入軍委委員序列中。

而趙家第三代的領軍人物當然就屬現駐墨香市野戰一師的少將師長趙昆了,趙括一走,趙昆也應該挪挪位置了,一直在野戰師呆著也不多大前途。

趙寶剛當然想推孫子趙昆坐上趙括走後藍月灣基地司令的寶座,不過趙寶剛也知曉那個是決不可能的。

那可是個中將軍銜的職務,就是按理輪流也該先讓嶺南軍區第二集團軍的軍座顧天棋先坐上,或者是嶺南大軍區的某位副司令員下來主持的。

所以,趙崑調水州第二集團軍任軍座還有點道理。

不過,即便是這一步要實現都太難了。一-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5322/4158245.html-來,顧天棋想接任趙括的位置也太難了,因為顧天棋的資歷擺在那裡的,不過三十幾的人,年齡太小,資歷太淺,家世也不夠硬朗,要坐上水州藍月灣基地司令寶座的人至少得是中將軍銜,年齡沒達到45歲左右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

顧天棋挪不了窩的話那趙昆也動不了,而且,趙昆即便是要提拔也得先經過副軍長那一級,連跳兩級直接上馬那個波動幅度太大了一些。

所以,牽一髮而動全身,這些都是環環相扣的。水州藍月灣基地太重要了,對面就是台灣,右邊香港,還有澳門,側面壓制著小倭國,東南亞一些別有用心,整天會生些小屁事的小國家。南面幾個沿海省份都在水州藍月灣基地的觀察之中。

雖說國家在藍月灣並沒布署多少兵力,不就一個集團軍,配奮有五六萬人馬。

但這個直屬嶺南大軍區的第二集團軍可是軍區的王牌部隊,也可以說是華夏的王牌。第二集團軍配奮有最好的,最先進的武器,最精幹的軍官和兵士。

這些都是表面層面的,只有中央和軍界最高層的人知道,水州藍月灣的真正厲害之處在於那裡蹲著一頭隱生的雄獅,指的當然就是鐵占雄為首的獵豹兵團,更緊密的是國家特勤a組第八組就駐紮在那裡。

這個才是核心之中的核心。當然,對於這些也僅有最高層次的幾個人知曉。

像趙括堂堂一個中將為什麼會對葉凡一個副縣長這般子客氣,甚至不惜慫恿侄女趙四小姐那天晚上在飛雲閣即便是獻身也沒什麼關係。

其實,如果當晚在飛雲閣葉凡真把趙四小姐在床上給辦了的話趙括會更加高興的,後來一聽說四丫頭沒發生什麼出軌的破事,趙括的心中其實還有些頗為遺憾。

只有趙括知道葉凡的真正底細,人家明面上不過一個副縣長,可是葉凡真正的身份卻是國家特勤a組核心第八組的客座副帥,雖說只是客座,一般來說都不管事,只是特勤穴藏的一枚王牌殺手罷了。而且聽說這小子不喜歡混軍界,喜歡在政府混,但人的思想都在隨時轉變著。

說不準什麼時候這小子在政府層混煩了,想到軍界發展,那他就是一顆能奪目的軍界新星。

憑他的能力,憑他不到20歲的年齡就已經是獵豹的上校這種驕人成績,此人進入軍委序列那個絕不是什麼夢想。

趙括甚至在想,假如葉凡成了趙家的女婿,在趙家人相助下,估計不用幾年時間就是一個身佩月芽閃星的少將了。所以,那天晚上沒發生什麼趙括甚至有些痛心機會的流失。

就退一萬步說葉凡不在普通軍界幹了,就是在特勤裡面發展對趙家的助力也是不可估量的。

特勤a組雖說僅有五十人,但那個指的只是最頂層,處於金字塔頂層的人物。越往下配合他們的軍官部隊就越多了,其實上說,特勤a組是一個特勤系統。

而且,特勤a組是國家主席直接掌控的,華夏國最神秘的軍事部門,各分組組長,特別是核心第八組的大帥見國家主席的機率非常的大,是可以直接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嗯,這些也不是什麼大秘密了,估計明天調令就會送達了。說句實話,我還真有些捨不得那老頭子,不錯的人。」鐵占雄也不隱瞞了。

「好啊,趙括走了就好,估計趙四小姐再也不會回到水州了,省去了一個煩,,老子難度還怕了她不成,丟人1葉凡聽了心裡是暗暗高興,對於那天晚上的事心裡還有些疑惑。

不知當時自己是否作出過什麼對趙四小姐,曹飛兒兩女什麼人神共憤的事來。反正現在也無法查證,而且自己醉得人事不省,也的確不知了。

「鐵哥,那水州藍月灣基地司令的繼任者是什麼人?」葉凡忍不住問道。雖說自己無意軍界,但了解一下也無妨,說不什麼時候就得人家幫襯著。

「這個,目前還不清楚,適合那個位置的將軍很多,咱們華夏,地大物博,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估計沒有個半年是定奪不下來了,唉……」鐵占雄嘆了口氣,又說道:「我倒是真有些捨不得老趙走,老趙人不錯。」

「算了老鐵,咱們哥幾個好生喝幾杯,管其它什麼鳥事幹什麼?」齊振濤突然冒出一句粗話來,令得鎮湯成司令聞之側目,又掃了葉凡一眼。

心裡暗暗訝然,如果說只是他們三個喝酒齊振濤會爆出如此粗話來也無所謂了,不過有葉凡這個小輩在就有點那個了。

齊振濤好像看穿了鎮湯成的心事,笑著說道:「老鎮,別那樣瞅我,葉小子在也沒屁事。

咱們倆也可以說是同殿為臣,同是省委常委,在外人眼中咱們是高高在上,也跨入了高官行列。

其實脫了那層外皮子,還不是跟大家一樣。何況,葉……怎麼說呢,這名不好叫。

葉凡跟我兒子齊天是拜把子的兄弟,平時他叫我齊叔,可是葉凡又跟老鐵是拜把子的兄弟,我們跟老鐵又是兄弟相稱,所以,這個裡面複雜著,分不清了,乾脆各管各的,不然,連稱呼都叫不來了。」

「老齊,我跟你說過,有我在時你只能稱呼他葉兄弟,我不在時你愛咋的就咋的,反正我也聽不見,不過今天就不行。」鐵占雄大聲嚷道,有些不滿了。

「好好好!老鐵,在這酒桌上我叫葉小子野桑〔還一出這門就另當別論了,面且在公眾場合老鐵還是照顧點我,你老鐵也別講我齊振濤勢利,這個不能亂了分寸。」齊振濤打著哈哈,硬要佔鐵占雄的便宜,那個當然是氣得鐵占雄直翻白眼。

「好好好!老齊,算你有種!咱鐵占雄一個小團長管不了你。不過,齊天以後要升軍銜時那個就有點,呵呵……」鐵占雄居然直接威脅起齊振濤來,當然也是玩笑性質的。

「我說老鐵,你可不能公報私仇,一碼歸一碼是不是?這人,有點太那個了。管小輩們屁事是不是?」齊振濤一臉苦笑,喊了起來。

「好了,玩笑到此為止,老齊,你愛怎樣稱呼就怎樣稱呼了,我無所謂,反正葉老弟永遠也是我鐵占雄的好兄弟,絕對不會變的。不過,既然大家是兄弟,今天我在這裡也講句兄弟中聽的話。我的身份你兩位也知曉,這個我也不說了。

我的這個兄弟喜歡為老百姓作事,他的志向在政府官場上,而我那個部門特殊,幫不了他什麼忙,即便能幫我也不能壞了規矩。

在這裡,我鐵占雄敬兩位常委一杯,我這位兄弟雖說現在官小位低,但他也會漸漸成長的。

以後要靠兩位老兄的時候還多著呢。希望到時兩位老兄弟能看在我鐵占雄的面子上扶葉老弟一把,這杯酒我幹了1鐵占雄是個直白人,話一說完一杯酒一飲而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