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五十九章招牌姑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九章招牌姑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敬完酒後大家也知趣的走了,葉凡跟鐵占雄等人繼續胡侃。當然,葉凡基本上都是帶著耳朵在聽,奇怪的是三人也不避晦,有些甚至可以說是高層的一些動向,秘密也讓葉凡給聽了。

「老鐵,聽說駐墨香市的野戰一師的趙昆要挪窩子了?」鎮湯成笑道。

「挪肯定是想挪了,整天窩在墨香那旮旯地方也沒什麼出昔。而且這次趙將軍回燕京后水州藍月灣可能有一系的變動。

趙副主席肯定想讓他這個孫子趙昆到藍月灣了,最好是,算了,這個不好說……」鐵占雄打住了,害得齊振濤和鎮湯成心裡痒痒的,可以不好繼續追問。有些東西,只能意會不可言傳,不然就可能遭人忌恨的。

其實鎮湯成雖說跟國家主席鎮山河是本家,其實並不是特別的親。只能說是靠八竿子才能打著,連上線的遠遠的親戚了,甚至可以說是已經不能算是親戚了。

用句俗語說就是——五百年前咱們是一家子。

所以,對於京城高層的一些動向,鎮湯成這個省軍區司令也未必知曉,從消息方面來說當然比不過鐵占雄了。鐵占雄是什麼人,人家是專門搞情報工作的。

估計國家高層的什麼秘事他都知曉一些的。只是人家說與不說罷了,能說的自然就說了,不能說的你用鋼也難橇開嘴的。

何況在華夏又有幾個人敢去橇鐵占雄這種大腕的嘴,那跟找死又有何區別?

這時葉凡的電話響了,一接通就傳來了李昌海副廳長的笑聲道:「葉老弟,最近在黨校學習感覺還行吧!怎麼都不到李哥這裡來逛逛,是不是覺得李哥的衙門太淺,裝不下你這條大魚,哈哈哈……」

「看來李昌海的心情相當的好,也是。剛剛兼任了水州省城的政法委書記加公安局長,這邊省公安廳副廳長那頂帽子又沒卸任,省里能吃得開,在水州又是大權在握,不開心都不行了。

不過,他這種大人物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你,以前自從林泉鎮任務完成後離開就沒打過電話給我,難道是那天晚上抓殺人犯的案件還沒搞清楚,要我協助查案什麼的。」葉凡暗暗地在腦子裡繞了一圈子回來。

隨即笑道:「哪裡敢,你李哥是什麼人?你那衙門太大太高了,我這條小魚怕扎了進來就游不出來了,呵呵……」

「好了不說了,葉老弟,今晚上李哥請客,咱們哥倆好好聚聚。」李昌海居然要請客,弄得葉凡愣神了幾秒,問道:「李哥請客,兄弟我可是不敢,這客還是我來請了。不知李哥有幾位客人,我好安排,我現在黨校附近的八寶閣,要不就來這裡坐坐怎麼樣?」

「那好,也沒什麼人,加上我就五位。省廣電局和歌舞團的幾個朋友。」李昌海一臉輕鬆笑道,看來心情不錯。

「行,我去安排。」葉凡笑道,轉頭沖鐵占雄三人笑道:「省廳的李昌海副廳長,還有省歌舞團的幾個朋友要來,我去安排一個包間。」

「李昌海,是不是最近剛兼任水州政法委書記和公安局長的那位?」齊振濤突然開口問道。

「應該就是。」葉凡笑答。

「葉老弟,看來能量不小嘛,這種大人物都能接交得來,呵呵……」鐵占雄相當的開心,葉凡能在政府官場混出頭他當然也高興。既然這個老弟不願意呆軍隊了能在另一方面混得好也行。鐵占雄是真把臆了,所以對他的事也很關心。

「那裡的話鐵哥,以前李昌海只是省廳刑警隊隊長的時候到天水壩子辦案,所以在林泉認識的。那次抓鋪特級殺人犯的事聽說還是齊叔總負責的。」葉凡淡淡笑道。

「那次,還真是我負責的,只是掛個名是了。當時還差點被小葉氣蒙了,不說了,不說了。」齊振濤一臉的笑意擺了擺手。

「那這樣葉老弟,叫他們一起來,湊個份子,人多也熱鬧。而且歌舞團來的估計都是些女演員,有女演員一起喝點小酒氣氛更高一些,哈哈哈……」鐵占雄絲毫不掩飾自己對美女的那份子好感。

「行啊老鐵,沒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這喝酒也差不多,要喝就喝個痛快,哈哈哈……」鎮湯成也是豁然大笑,轉眼想了想,又說道:「我得去換換衣服了,不然這身老虎皮子把人家女同志們嚇跑了可就不好了。」

「也好,呵呵……」齊振濤也點了點頭,三大腕也不知存的是什麼心思,全點頭通過了。令得葉凡心裡暗自嘀咕道:「怪事!按理說不該這樣的。」

鎮湯成剛換好一身略顯淡黃的襯衫回來,桌上也添了杯盤,身穿短衫,精神抖擻的李昌海書記已經到了樓下。

葉凡迎了上去,笑道:「李哥,樓上包間里還有三位客人,本來是想再開個包間的,不過三位客人說是不用了,大家湊一塊更熱鬧。而且那包間很大,不知李哥是否……」

葉凡當然在徵求李昌海的意見了。要知道鐵占雄三人同意但人家李昌海未必肯一起吃喝,當然,對於齊振濤等人的身份葉凡暫時沒揭密。

「來!葉老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們省廣電局的蔡真良局長。這位是咱們省歌舞團的江花容團長。這兩位在咱們南福可是小有名氣的,一位是花非玉姑娘,一位是梅若芳姑娘。」

李昌海樂呵呵地給葉凡介紹著,臨了又給三女一男介紹道:「這位是我以前去魚陽辦案時認識的好兄弟葉凡,別看他稚氣未脫,人家已經是魚陽縣的副縣長了,手裡可是掌管著六鎮二鄉的實權級人物,哈哈哈……」

雙方打了招呼,廣電局的蔡局長淡淡的握了手,估計心裡還是有股子優越感的,肯賣葉凡面子握下手還不是看在李昌海面了的。

葉凡當然也知曉這些,人家是正兒八經的正廳級幹部,比李昌海的級別還要高,自己這個小副縣是難入他法眼的。不過此人掩飾得好,那股子厲-本文轉自shushuw.cn/shu/21.html-氣全藏了想來。

省歌舞團的江花容團長估計40出頭,頭髮高挽,一身很莊重的素雅長套裙,有點像是古代的貴夫人。倒是也沒另眼瞧人,面上對葉凡還是表現得很有禮節的。

梅若芳姑娘是不咸不淡地跟葉凡握了下手,只能說是沾了半截手掌罷了。

此女一身粉紅色裝扮,長得相當的狐媚,有著封神榜中的妲己相,不過在面對葉凡時卻是沒流露出一絲絲的狐媚來。

估計是在面對某些他需要流露的大腕時才會流露的,那個啥的,小葉同志還不值得她賣狐相的。

不過,當葉凡伸手跟估計是歌舞團的頭牌,也就是那個長得貌似電影中演的觀音娘娘像的叫花非玉的姑娘握手時卻是相當的難堪的。

當葉凡伸出手去時花非玉居然不願意伸手,站那兒像一根冷冰冰的電竿柱子一般。

開始時葉凡還以為是不是這姑娘特別靦腆,不好意思伸手。當抬眼掃去時發現此女那眼眉抬得亮高的,有股子拒人於千里的氣質擺在眼前。才曉得人家是嫌自己手臟,敢情是不想跟自己握手。

李昌海那臉微微一沉,正想說話時不過江團長已經搶先開口了,笑道:「葉縣長,非玉最近手有點過敏,所以不敢伸手,請介諒。」

「噢!那就算啦1葉凡乘機收回了手,心裡當然暗中腹誹那姑娘不已了,「麻痹的!嫌老子手臟,太他娘的勢利了。」

幾人進了包間。

首先就是蔡局長微微一愣神,接下去就是李昌海略顯驚愕了。兩人趕緊幾步跨了上去,打著招呼,問候道:「齊省長也在這裡啊1對於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他們倒是不熟,因為鎮湯成調來也不久,一來很少出席省委常委會,有出席出大多都是不發言,虛應一下就走了,有投票時大多會投張棄權票了事。至於鐵占雄,他們更不認識了。

「是你啊真良。」齊振濤估計是認識蔡真良,隨口應了一句,又抬眼掃了一下李昌海,笑道:「你就是李昌海?」

「是的齊省長。」李昌海略顯恭敬,笑道。又轉身給江團長等人介紹了一下。

她們哪有不明白的,打招呼打得更熱情了。不過,花非玉那手還是不願意伸,看來此女真是傲氣。

後來齊振濤掃了此女一眼,江團長看來過不去了,朝著此女一直使著眼神兒,後來花非玉遲疑了一下才伸手了,虛應了一下。

「真良,昌海,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齊振濤笑著,指著鎮湯成和鐵占雄說道:「這位一說出來你肯定就知道了,咱們省軍區的鎮司令,這位說出來估計你也不知道,他是藍月灣獵豹兵團的鐵團長。」

「獵豹!鐵團長1李昌海那雙眼中突然閃光,臉上再也難掩飾驚訝,隱晦地掃了鐵占雄一眼,趕緊上前打招呼。居然連省軍區司令都給忘了,看來鐵占雄的虎威在知曉他的人面前的確不凡。

一個標準警察禮,像報告一樣說道:「鐵將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