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二章色膽包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二章色膽包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只為情生』和『明玉哥』兩位大盜的細心打賞,狗子很鬱悶,咋不多點,晚上請客去了500塊,內痛啊!

「那當然,許萬山真要跟老弟你計較,不用你老弟出手,老子沖著特勤的紀律不要,也得捋了他帽子不可。麻痹的!誰敢整死我兄弟,那就是我鐵占雄的敵人,陰死他沒得商量,要玩陰的,我鐵占雄呵呵……

不過,既然你一時找不到你的師傅,那你自己小心點就是了。其實也沒必要太過於擔心,我相信即便是梅千雪正巧碰上了你,當知道你的真實段位后估計也得考慮一下你背後人的實力。

斷一條腿應該不會,不過兄弟你受些皮肉之苦是難免的了。聽說巫山宮有好幾種稱得上酷刑的玩意兒,老弟你好自為自了,哈哈哈……」鐵占雄突然有股子興哉樂禍了起來。

令得葉凡直翻白眼,苦瓜著臉笑道:「鐵哥,都這個份頭了你還笑得出來,真想讓兄弟我變成鐵拐李啊!不過鐵哥,兄弟給你弄來了藥丸,是否有好處也得落點是不是,呵呵……」葉凡一臉的乾笑。

「好處!想要什麼,兄弟你這次立了大功,是得給你落點什麼好處。

雖說幫我恢復功力是私事,其實也是在為國家出力。我恢復功力后就能為國家效大力,所以間接來說你也是為國家出了大力。

不過,你幾個月前剛提了上校,軍銜想再往上升到大校一時不可能了。

而你又在政府官場混,想讓鐵哥直接給你弄個縣長寶座坐坐也不可能,政府一方我鐵占雄是絕不會插手的,就是假手於人也不行。這是當初國家創立特勤a組特的紀律,請饒鐵哥對不住兄弟了。

如果要錢倒是容易,給你二十萬應該不難的。」鐵占雄笑道,倒是很乾脆。

「錢,不必了,那個太俗套了,也污了咱們的兄弟情。就這個再給我一箱子就行了,我這人要求不高,挺容易知足的是不是?其它都不要了。」葉凡抬起手來,舞了舞手中的特供大熊貓。

「一箱子,這種貨,兄弟你也敢說出口,這個一箱子比給你那20萬難多了。

鐵哥可不是煙廠廠長,即便是廠長這種特供頂級貨色也不可能弄到一箱子的。

聽說這種煙的生產是在中警內衛局的保衛人員的嚴密監督下操作的。

想想也是,這種煙生產出來都是給省部級及以上高層人物抽的,出了亂子還了得。

以前鐵哥給你弄了一箱子,那個是因為鐵哥以前出任務立了大功受獎時問我要什麼,我就要了一箱煙。

現在,估計一時沒那機會了。而且,兄弟那味口也忑大了點是不是?」鐵占雄那眼眶突然睜大了不少,罕見的也露出了一臉的苦瓜相來。

「原來如此,真不好意思。是我佔了鐵哥的功勞。」葉凡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想不到前次那一箱子特供煙裡面還有這麼多的由頭。原本也沒抱什麼希望的,只是試試。

「不過老弟,也不是弄不來,只要你肯捨得一些什麼,老哥再給你換一箱子來應該會辦得到。」鐵占雄又干聲笑了起來。

葉凡一看他那笑容,立即暗生警惕,估計鐵占雄也沒安什麼好心,有點黃鼠狼給雞拜年的吊吊。

不過葉凡在沒摸清鐵占雄底牌前也是反以干聲一笑,說道:「鐵哥請亮底牌,咱們兄弟,就不必繞彎子了,太俗是不是?」

「你看趙家那丫頭怎麼樣?」鐵占雄倒是拋出底牌了。

「趙家那丫頭,哪個丫頭,我不明白?」葉凡當即裝傻吧,心裡暗道:「估計講的就是趙四小姐了,想不到鐵哥也會關注這點屁事,真是怪了。」

「呵呵,兄弟還跟我裝傻!除了趙四還有誰?趙家其它幾個丫頭去國外的有,其她的全在京里,就那個四丫頭在水州混了許久了。」鐵占雄一嘴就揭穿了頁溷丁

「呵呵,我跟她並不熟,只不過見過二次面,而且前次她還慫恿許通大少要誣陷我。幸好梅家那丫頭正好在場,她們倆鬥了一陣子嘴又遇上了趙括將軍,最後不了子之了。」葉凡笑道,說得輕描淡寫的。

「不會就這點事吧!人家都給你弄上床抱一起了,而且,而且還一晚上都在房間里,你還敢說不熟?」鐵占雄一臉的曖昧笑容。

葉凡心裡一陣子惡寒,有些生氣了,說道:「鐵哥,你又派人跟蹤我了是不是?以前早就跟你說過,不能再叫人跟蹤我,不然,休怪兄弟我生氣出手不留情面。」

葉凡一臉的黑線,想不到在飛雲閣當時喝醉了跟趙四小姐,以及曹飛兒三人摟在一起的犯騷事居然給鐵占雄給搗鼓了出來,肯定是有人跟蹤了,不然怎麼會曉得這般的清楚。

「慢著兄弟,鐵哥可是沒派人跟蹤你的,至於說我怎麼知道這事兒,這是人家趙括將軍說出來的。

當時趙四丫頭到水州后他家那老爺子不放心,怕她在水州被人欺負了。

所以電令趙括從獵豹借了兩個女兵一直暗中跟著趙四丫頭,所以,呵呵,兄弟,那個啥的,莫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啊!

哈哈哈,不過,大哥我還是很羨慕兄弟的膽識。聽說兄弟你還玩一龍戲二鳳。

這下子被趙家人知道了,你可是有得苦日子受了。不過我想這事兒趙括肯說給我聽,是什麼意思,你好生想想。」鐵占雄一臉的神秘,一點也沒露出什麼擔心之態。

「什麼意思,我哪知道。人家趙括是中將,咱一個小上校哪能猜得透人家將軍的心思。不然,小弟我早就升將軍了。」葉凡一臉的苦澀,心裡一直暗罵倒霉透頂了。

其實葉凡也隱隱的猜到了一點什麼,無非是鐵占雄想當這現成的媒婆,搓合自己跟趙四小姐了。這一點葉凡是堅決不鬆口的,骨子裡還有點怵趙四那頭丫頭片子。

果不其然。

鐵占雄拋出趙家繡球了,笑道:「我說兄弟,趙家那四丫頭長得就不用說了,京城裡有多少正部、副國級的兒孫輩擠破了趙家門檻。

可人家趙四愣是沒看上,她能跟你如此的親密,你別以為趙四是個什麼放蕩的人,估計那天晚上的事你也明白,人家是關心你。

所以才跟你玩喝醉了,要知道趙家那四丫頭平時卻是眼高於頂的,沒有幾個年青人能入她法眼的。怎麼樣?先交個男女朋友,談著,成與不成這個兄弟以後再看?」

「打住鐵哥,那丫頭,太厲害了,我無福消受,饒過兄弟我吧。」葉凡大叫了起來。

「饒過你,我是怕四丫頭自己倒沒什麼,給你佔了點小便宜也就佔了,幸好那晚上你也沒整出什麼犯騷的事來。不過,人家那軍委副主席爺爺趙寶剛卻是不好說話的人,趙副主席那脾氣比我的還要狂爆。

以前說到打美國佬,他是叫得最凶的了。連美國人家都不怕還會再乎你這小羊羔嗎?

而且,兄弟可能還不曉得,就連你鐵哥我都被他抓去罰站過,娘西皮的,差點尿了褲子。」鐵占雄耐心勸說著,居然自爆其丑,看來頗為想下一番功夫的。

「不會吧鐵哥,誰敢罰站在你身上,那不是找抽?」葉凡一臉的不信,心裡也是暗暗訝然,心道還有如此牛人?趙寶剛有那膽識。

「不信是不是?你看鐵哥我被罰站的事又不是什麼光彩事,鐵哥我至於拿出了顯擺嗎?

當然,能罰鐵哥的人也不會很多的,不過咱們全國也總有那麼幾十個的。

比如那些個杠上月芽三星的上將們,中央政治局那些個大腕常委們,還有……呵呵,別以為鐵哥就無敵了。

咱也僅僅是個小少將,跟他們那些大腕相比,咱只能是小蝦米了。」鐵占雄居然露出一臉的苦笑,好像還真有那碼子事似的。

其實鐵占雄把自己的能量無限縮小了,把那些上將的能量擴大了。要不是趙寶剛之流,即便是一些大軍區司令又有哪個敢罰鐵占雄站的。

葉凡當然也在訝然的同時是半信半疑,知道老鐵同志在擴大趙家的地位,其目地不言而喻了。

當然,他也曉得鐵哥是為自己好。趙家就是一顆參天大樹,能攀上的話那自己在官場絕對能混得風聲水起的。至少別人想欺負自己時總得考慮到趙家那頭大虎那眼睛是否睜開著的。

不過,這廝已打定主意,絕不入瓮的,旋即笑道:「這個以後再說怎麼樣鐵哥,-本文轉自tml-呵呵,在國內我是鬥不過趙家的。

趙寶剛那種超級大腕,估計扔支煙頭出來都能壓死我。不過,大不了咱一拍屁股,躺國外逍遙去了,他!其耐我何哉1葉凡開始耍賴了,令得鐵占雄相當的鬱悶。

這廝還真有些擔心小葉同志耍起橫來,拍屁股到國外逍遙去了,人家這般年青的七段高手,去什麼地方混不來飯吃?

假如他願意加入美國中情局的話,那人家肯定像老祖宗一親伺候著了。

要金錢給你一堆,要美女給你一個排。啥汽車洋房沒有?這樣子一來,弄得國家特勤a組還損失了一個隱藏王牌那就不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