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三章提大校怎麼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三章提大校怎麼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這廝假裝關心似的,是趕緊說道:「算啦,如果兄弟真無意的話我去回了趙括就是了。

當然,隱晦的說說就是了,其實趙括那半老頭子當初也只是提點了一下,也沒硬塞啥的意思。

人家趙家四小姐還怕沒人要,其實這事兒估計趙括也不會拿去到處亂嚷的,又不是什麼光鮮事兒。

何況,這事估計趙副主席應該不曉得的。不過,你那一箱子煙可就沒得著落了。唉……可惜了……多好的機會……」

「煙,算啦,我沒那福氣,別再提了。」葉凡趕緊搖頭,哪還敢提煙的事,臉上那是黑線亂爬。

「不過老弟,那天晚上可還有一個曹飛兒。」鐵占雄又搗鼓出另一個噱頭來。

「曹飛兒又怎麼啦?」葉凡一臉的訝然,暗道那曹飛兒難道也有來頭不成?心裡又有些不安了起來,說不怵那是假的。

雖說自己有點小本事,但還有家,有父母兄弟,那種一流家族捏不死自己,捏死自己家裡人還是很容易的。

即便事後自己報仇了那還有屁用的,而且,葉凡也不想一輩子過著逃亡有家不能歸的浪蕩生活的,剛才嘛,只是一個硬生罷了才拋出那種渾頭話來。

「曹飛兒的來頭可也不小的老弟,你那天晚上可是捅了兩家馬蜂窩了,老哥我都為你捏了把汗,當時聽趙將軍說出來后嚇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鐵占雄那臉上的憂心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令得葉凡心裡還真有些打鼓了,問道:「難道曹飛兒真有來頭?不會又是什麼軍界或政界大腕的孫女吧。」

「你說呢?」鐵占雄一臉神秘的苦笑,弄得葉凡更是鬱悶,盯著鐵占雄,等著他講實情了。

「京城曹家也是軍界大腕,老爺子叫曹夢德,現任我軍總政治部主任,軍委委員。

大兒子曹國慶,現任國家財政部部長,正宗的財神爺,像你們魚陽玉家那個什麼玉史介之流在他面前提鞋都不配,純粹一爆發戶差不多。

他的小女兒就叫曹飛兒,呵呵,就是那天晚上跟你摟抱一起的曹飛兒,如假包換的京城圈內太子女。

其實曹家跟趙家並不怎麼合群,不過奇怪的是趙四丫頭跟曹飛兒卻是一對好姐妹。

不過,這個也正常,上一輩人爭鬥的是為了家族,不輩人交往他們也不會反對。

交往歸交往,暗鬥歸暗鬥,面上大家還是一團和氣。在國家利益面前他們絕對統一,這些也是軍政大員們的高尚德操。

他們玩的是大作,縱觀的是國家甚至世界格局,哪會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至於兒孫輩的一些小糾纏,人家根本就瞧不上眼。」鐵占雄又倒出一枚炸彈了。

頓時就炸得葉凡全身像著了火似的,蔫頭達腦的,半天沒作聲來,一直在心裡大喊他娘的真是晦氣到家了。

良久,才嘆了口氣,說道:「鐵哥,我還真是捅了兩個馬蜂窩子,隨便一個都不是我能捅得起的。麻痹的!真它娘的晦氣。你說說,現在該怎麼辦,大不了,哼……」

「哈哈哈……這才是男兒應有的氣概,趙家如何,曹家又如何。咱們兄弟也不是紙糊泥捏的。

曹飛兒估計自己都不知曉跟你抱一起的事了,還以為跟趙四丫頭摟一起睡了一晚上,就怕趙四丫頭會透露出去。

不過,你老弟艷福不淺啊!兩個極品妹子都給你佔了小便宜。這事要是漏到京城太子圈,估計得跌破幾千隻眼鏡的。

所以嘛!這事,我看值!人說,石榴裙下死,作鬼也風流。我輩男兒該風流還是要風流的,只要處理好此中糾葛就行了。

至於如何處理我相信兄弟你不會沒辦法的,你可是高手,比老哥我的身手還要高,後院嘛。

不過,你現在還沒後院,所以什麼起火的事倒是不用擔心。哈哈哈……」鐵占雄講完大笑了起來,一臉的輕鬆。

「管他個球!算啦,不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葉凡也是拋棄了一切雜念,什麼都不想了。

「老弟,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給你說叨一下,鐵哥我說不準也有可能調走了。以後鐵哥不在南福了,你老弟好自為知了。」鐵占雄有些不舍。

「調走,去啥地方?」葉凡倒真驚訝了,當然,不舍是主要的。

「說不準!也許回京,也許去其它地方,還有可能去國外長期駐紮了。」鐵占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身不由已的神情。

「你的特勤的身份基地裡面僅有趙括和顧天棋軍長兩人知曉,這是指外面的人。

他倆人不敢把你的身份暴露出去的,就拿趙括來說吧,一直想搓合你跟趙家四丫頭,還不是因為他知道了你的客座副帥身份。

不然,他哪看得上你。除了當天晚上要去執行任務的幾個副手外,在獵豹兵團里就沒什麼知道你了。

不過,當初香港分站是個例外,因為香港太重要了,所以知會了他們你的身份。

核心第八組其它的分站都不知曉你的真實身份。特勤總頭兒鎮東海上將在聽說梅千雪與你的糾紛后,也同意你作為一個長期王牌隱藏起來。

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讓你出手的。鐵哥倒是希望永遠不要看到兄弟出手了,但凡要你出手的事那肯定是大事,是有可能犧牲生命的大事。

唉……但願這一天永遠不要到來,你好好的混官場吧1鐵占雄有些失落。

瞅了葉凡一眼,又叮囑道:「不過,你獵豹上校的身份在軍界一方倒是可以亮出來,當然指你需要亮出來的時候了,你自己拿主意。而且,有時你拋出老鐵這個便宜大哥的名頭來辦點小事也行,我不怪你。

至於你的資料,我們全改了,你現在就是一普通的副縣長身份,不用擔心其它什麼了。我還真有些羨慕兄弟,自由自在的,當官也自在其樂,呵呵……」

「鐵哥,希望你能一路平安。我知道你要去的地方都是國家最高機密,我也不問了,你能說的也會跟我說。

不過,咱哥倆永遠是好兄弟,有什麼急需要幫助的時候請別忘了在南福還有個好兄弟在,犧牲生命又如何?

在需要的時候我葉凡絕不會含糊的。命就一條,交給鐵哥了。」葉凡沒說什麼大義,語氣親切,又從皮包里掏出兩顆藥丸,說道:「鐵哥,這是兩顆雷陰龍九龍丸藥丸。

品質雖說沒有你用的那顆好,但也比以前齊天他們用的要好上許多,算是達到中等成色吧。

估計能助力四段頂階的高手突破到五段,如果兩顆一起用的話有可能再造一個六段開源階高手。

當然,其人根底子必須是五段頂階了。那位隱世高人現在也去國外了,以後再想弄到藥丸就難了。

兄弟送你這兩顆藥丸,是希望你能培養出兩個五段高手隨時帶在身邊,也好有個照應。」

「謝字我不說了,好兄弟。」鐵占雄也沒矯情,接過了玉瓶子,想了想,立即當作葉凡面,作了個讓葉凡靜聲的手勢。

這廝直接掛通了紅色絕密電話,說道:「鎮頭兒,葉凡同志一心為國。費盡周則,找到隱世高人要到了三顆藥丸,一顆是給我用的,能助我恢復到六段身手,另外兩顆有可能助力再培養出兩個五段甚至六段高手。咱們是不是該給點什麼額外獎勵給葉凡同志,不然,也寒人心了。」

「真的?」裡面傳來鎮東海上將那欣然聲音,似乎有些不信。

「絕對,因為前段時間用此藥丸已經為獵豹培養了四個三段位高手,說明此藥丸有效果。」鐵占雄口氣堅決。

「你想辦法,趕緊找到隱世高人,叫葉凡同志帶路,只要能找那位隱士高人,我給他請功,要什麼給什麼。」電話里傳來了鎮東海那略顯急促的聲音,這個消息太震驚人心了。

雖說以前也略為聽說過此丸,但現在真實事實擺面前時也不得不令得一向沉穩如山的鎮東海上將都略顯激動了。

「不可能了,那高人已經出國了。那種高人如閑雲野鶴,也許一輩子也難再見到一回了。而且,聽說配製此藥丸的藥材都是難搜的奇異藥材,至少得百年年份的才行。所以,不可能再有了。」鐵占雄也是很失落樣子,說道。其實這廝也誇大了藥材的難度,免得葉凡被鎮東海惦記上那就有得麻煩了。

「那算啦!有三顆已經是我們特勤得到高人的巨大恩澤了,我是不是有點貪了。或許,呵呵……」鎮東海立即釋然,胸襟真是夠寬廣的。

又問道:「那個葉凡同志要什麼?」

「提大校怎麼樣?」鐵占雄試探性說道。葉凡當即豎起了耳朵,心裡頗為激動,真能提大校的話離將軍就不遠了。

這個,啥的,當然也是葉凡的夢想。雖說葉凡不準備混軍界,但能提個官也是相當不錯的,不激動,那個當然不可能了。人這個東西,絕不會嫌官帽子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