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六這小子玩陰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六這小子玩陰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心裡頓時有些窩火,認為自己對葉凡是相當好了,最近處得不錯,可是結果卻是像木偶一樣被他給耍了,所以感覺心裡特別的憤怒。

昨天晚上,遇上葉凡后林副校長冷聲笑道:「葉凡同學,好手段啊!看來我這個老古董真的該下崗了。」

葉凡聽了,心裡一驚,感覺林德池的口氣大有所變。以前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自己跟林德池的關係已經相當的融洽了。

以前林德池都叫自己小葉,怎麼這下子又換成葉凡同志了,好像有公事公辦的意思了。

這個啥的,明天就要選班長,本來形勢就不怎麼好的情況下,如果林德池這個班主任倒戈了那就很有可能輸得連褲子都沒得剩了,說白了那就是徹底沒戲。

因為前天林德池老師已經給自己通了氣,當時說是黨校有良心的教師還是有幾個的,鼓勵自己安心當好班長。估計是林德池老師也在暗中為自己在校領導班子中拉了幾票。

所以,想到這些,葉凡趕緊問道:「林老師,您講的話我不明白什麼意思,能否明示,讓學生心裡也通透一點。」葉凡的態度相當的誠懇,絕不像裝的。

不過林德池也不可能就憑葉凡的態度就相信了他,立即還是冷聲反語道:「你自己做的事還不明白,連雷校長的路都走通了,還問我這個沒用的副校長幹嘛?」

「老師,你真的誤會了,這些天來,我還沒單獨去見過雷校長,而且,我也沒去跑任何的關係,何況,在這省城水州,我一個窮縣來的副縣長,人家那些廳級,部級高官誰會瞧得上咱。」葉凡解釋道,一臉的苦澀。

「真沒去跑過?」林德池態度稍好,從他對葉凡的了解來看,葉凡好像也不是那樣的人,嘴裡喃喃道:「這個倒是奇怪了?」

看著葉凡一臉的疑惑樣子,林德池那臉上乾冰融化了,露出了一絲微笑,說道:「小葉,其實去跑跑也沒什麼?咱們可以耐心給雷校長彙報工作,彰顯一下自己最近幹了什麼?歪門邪道絕不能去做。既然沒跑那就算了,你好好準備一下……」

其實不然。

對於雷校長的突然轉變,林德池不明白,葉凡也當了一回悶葫蘆,回去后想來想去,也沒想明白為什麼雷校長會突然改變主意。

而且這次改變很明顯是向著自己一個方面來的。林德池對自己有好感,這個估計雷校長心裡也有數。

因此,加重林德池在選舉班長上的法碼,實際上不是間接的幫了自己嗎?她為什麼要幫自己,這事還真是透著一股子邪味兒。

選舉結果終於出來了。

葉凡以超過一半的票數當選為跨世紀英才班的正式班長。以前,雖說宋部長親點的班長,但那個其實有點名不正言不順,現在,葉凡可以響噹噹的朝天吼道:「老子就是英才中的英才,班長大人1

朱志排第二當選為副班長,怪異的是普遍不被看好的張衛青副廳長居然佔據了第三的位置當選為副班長,而原來的第一霸主許通這位水州一號人物的公子卻是只能屈居第四,連個副班長都沒撈到。

最後這廝勉強撈了個組織委員頭銜,許通差點要抓狂了,那票數一出來,許通那臉黑得快趕上髒兮兮的鍋底子了。

而朱志卻是一臉干聲笑著,望著許通充滿了滿臉的戲虐。

「,葉凡那混賬東西有著林德池相助,贏了我咱也只好自認倒霉。

怪的是朱志那小子明顯的實力比咱們弱,最後票數出來怎麼反而爬我頭上了。

連張衛青的票數都比我多,這他娘的都是誰在搗鬼1在皇城酒庄內,許通一飲而盡一杯紅酒,叭地一聲杯子被重重的磕在桌上差點碎了。

「搗鬼!許哥,是不是葉凡跑通了雷校長那條線,所以校領導班子那裡卻是有著近20票的,加上林德池一人就佔據了10票,那30票全砸葉凡和張衛青頭上,咱們不敗才怪。」繆剛有理有據的分析道。

「跑通雷校長,應該不可能。你也不看看,這水州是誰的地盤,哼1許通冷哼了一聲,搖了搖頭,一點也不相信繆剛的言論。

「應該不是跑通了雷校長,這一點從朱志那裡可以看出來。朱志的小圈子明顯人馬比咱們還少了三個,結果一出來,朱志的票數居然只比葉凡少十幾票,比咱們許少還多了六票,這票從啥地方來,總不能亂印了幾百張票吧?」一旁的鳳三爺忍不住賣弄起聰明來。

「多印票數是不可能的,當時唱票驗票都有我們的人,總票數也核對過,絕對不會多的,這事還真有點詭異。」許通也是疑惑不解。

「有啥怪的,也許是朱志聯合了葉凡,所以許少的票數才會如此的少,朱志的票數才會如此的多,因為他們有葉凡的小集團相助。」沈開大少一語驚醒了夢中人,繆剛大叫道:「是了是了!絕對是這樣的。!朱志這小人這事做得還真是隱秘,咱們事先可是一點消息都沒得到。」

「哼!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啪地一聲,許通手中那個杯子終於在地上開花了。

沈開的手下默默地來收拾著,心裡暗暗嘆道:「這已經是第320個了,這位許少還真是砸杯子的專家了,不,稱得上碎杯大師了。」

班上又恢復了平靜,同學們正常的學習著。

不過,葉凡感覺到這平靜之中蘊育著一股不和諧的氣氛,估計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葉凡暗暗的警示著自己。這禍亂之源估計就在許通或朱志身上。

「恭喜你凡哥,你正式當選班長了。」宋貞瑤跟葉凡碰了一杯,小泯了一口紅酒。

臉上頓時就染上了桃色,看上去如一顆正在成熟的水密桃子。葉凡這個摘桃人不由得咕嚕吞咽了一口口水,暗道宋妹子倒是越來越水靈了。

心裡暗暗嘆息,知道摘這顆桃子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了,宋貞瑤的命運其家族早就給安排好了。

這個葉凡從其母曹梅芳的眼中早就讀懂了一切。

當然,葉凡也暗暗鬆了口氣,對於宋貞瑤的感情,葉凡還是頗為複雜的。

如果說是宋貞瑤適合不適合作自己的妻子,當然是適合了。她是一種能持家的淑女型號的女子,但宋貞瑤並不是葉凡理想中的妻子人選,跟宋貞瑤在一起並沒有極為強烈的那种放電的感覺,俗稱的丘比特神光。

「恭喜啥,不就一個班長,又不是領導班子里的班長。」葉凡淡淡一笑,並沒多大的欣喜味道。

其實暗中心裡還是頗為得意的,這次的班長一職能落到自己手中,可是從許通和朱志兩個強者手中奪下的,實屬不易,用虎口奪食來形容也不為過,其中林德池在暗中出的力功不可沒。

「你可能不知道,你這個班長可是關係著你的前途大事,你怎麼一點都沒高興起來,哼1宋貞瑤嘟起了嘴唇,有些不樂意了。

「關係著我的前途,怎麼可能?」葉凡心裡一喜,難道是宋部長搞的要從這次培訓班裡抽人進入中央黨校培訓的計劃實施了。

「還跟我裝。」宋貞瑤不滿的哼道。

「裝什麼,我真不知你講什麼意思?」葉凡繼續裝傻。

「哦!我倒是忘了,也許你真沒聽說過。不對,前次好像跟你嘮過,那就再說一遍。」宋貞瑤恍然了一下,笑道:「我爸說,省委組織部準備從你們培訓班抽一個最厲害的人進入中組部搞的『中青班』繼續深化培訓。你當上了班長,不厲害怎麼能當上班長,而且還是民主選出來的,到時我給爸說一下,你的希望很大,而且,也能堵人的嘴。」

「真的!貞瑤,謝謝了。來,獎一個吻給你,呵呵……」葉凡干聲笑著,臉又湊了過去。

「不行,這裡……」宋貞瑤那臉一紅,想到了那天晚上在田間草地上被葉凡強吻的事,身子一下子火熱了起來。

「這裡不行,那就換個地盤怎麼樣?」葉凡作勢要站起來走人樣子,急得宋貞瑤趕緊喊道:「不行就是不行!在哪裡都不行。別還想作夢了,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是迷糊了,被你用強……」

「今晚上就不能再迷糊一次?」葉凡一臉的嚮往樣子。

「不行1宋貞瑤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那笑意一下子沒了,代替它的是淡淡的愁意,估計是宋貞瑤也感覺到了家裡人的態度,所以,一想起來心裡又煩了起來。

葉凡當然隨水推舟,也不再提這些犯騷事了。不過還是想探探宋貞瑤的底子,故意伸手過去,輕輕的握住了貞瑤的手,說道:「你有心事,能不能跟哥說說。」

「沒……沒什麼事,我是專程來請你給爺爺治病的,走吧1宋貞瑤更顯失落,有些悵然站起。

「哦1宋貞瑤應了一聲,未及防備之下被葉凡霸道的拽入了懷中,一隻大嘴強硬的咬將了上去。

你正在閱讀第六百六十六這小子玩陰的,如有錯誤,請及時聯繫我們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