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七章宋家的利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七章宋家的利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賀大將軍』人家是將軍,砸賞要求加更,所以,狗子得又加一更了,現在傳第3更,賀大加更的一餐。第四更是本該更的,後面再說……

頓時,宋貞瑤身子一震,之後,什麼都拋了,什麼都忘了,忘情的迎合著,兩人緊緊的貼在了一起,似乎想合成一個人。那嘴唇緊緊的湊在了一起,唇齒相交,唇舌相纏,唇液相融,暫時,那個就忘記了一切。

「哥,你真霸道。」宋貞瑤頗為留戀,瞅了葉凡一眼,推開葉凡那隻在自己胸脯前亂摸亂捏的狼爪子,轉身跑出了包間門。

宋老爺子的腿在葉凡的多次針灸下,已經交指吹那魘啤

所以,葉凡每次到宋家治腿時宋家人對他還算是熱情。不過,貞瑤的媽媽曹梅芳雖說不再冷言冷語了,但每當葉凡跟貞瑤湊一塊時總會被她找出各種理由支使開去。

葉凡倒是無所謂,知道曹梅芳不喜歡自己跟貞瑤走得太近,心情舒緩開去后也就鬆了下來。

葉凡給宋老爺子治病倒不是為了接近宋貞瑤,主要是想連上這條線,即便是做筆交易也行。

不過,倒是宋貞瑤跟她母親有時會反一下嘴,不過最終還是會聽母親的吩咐。

葉凡扎完針后前腳剛走,後面宋貞瑤就被曹梅芳叫進房間了,曹說道:「貞瑤,聽說最近你跟葉凡走得較近?」

「沒……沒有,我們也沒見過幾次面,他整天窩在黨校,學習忙著的。」宋貞瑤心裡的暗,趕緊解釋道。

「不會吧,幾個小時前你不是跟他在一起,而且,還相當的親昵。」曹梅芳咂了下嘴,兩人摟抱的事終究沒說出口,主要是怕女兒貞瑤心裡難以接受。

「媽!你叫人跟蹤我。」宋貞瑤有些不滿了,嘴撅得能掛個酒瓶,聲音也提高了幾十分貝。

「沒有,我又不是特務,跟蹤你幹嘛。當時有個阿姨剛好在那裡,看見的。」曹梅芳解釋道,見女兒那臉一下子漲得有些紅了,不由得嘆了口氣,有些語重心長樣子,說道:

「唉……貞瑤,你還年輕,大人的許多事你都不會明白的,等你明白過來就晚了。

有些事是一輩子的大事,錯了就難改過來了。現在的葉凡對於我們宋家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土醫生,你沒必要對他那樣好。

咱們宋家也不會虧待他的,他看中的也僅僅是咱們宋家能給他帶來什麼好處,說白了無非是有助於他提拔。

他接近你,肯定是帶有功利性的。如果你老爸不是省委組織部部長,你看他還會理你嗎?

當然,我們家貞瑤長得也是水靈,人見人愛。不過,媽給你說句實話,葉凡不適合咱們家。」

「媽!我還年輕,現在談這些幹嘛,早著呢。」宋貞瑤趕緊說道。心裡可是一點都不好受,不過沒表現出來罷了。

「早著呢,等你出了什麼事就太晚了。我這是預先給你打預防針。跟年青男子交往,你得注意分寸,不然吃虧的總是女孩子。」曹梅芳那臉變得凝重了起來。

「媽,你跟你說過,我跟葉凡沒什麼,只是普通朋友,你不用擔心什麼。

何況葉凡的確不錯,能力強,這麼年輕就是副縣長了,而且也會一手好葯術,爺爺這腿可是跑遍全國都沒人看得好,人家葉凡就有辦法。

你看爺爺、爸都很喜歡他。假如我們肯幫他,憑他的能力,估計不用多久就能坐上一縣之長的位置。」宋貞瑤爭辯道,頭已經低垂了下去。

「看看,還說是普通朋友,都摟在一起了還能是普通朋友嗎?」曹梅芳那臉一沉,訓話了起來,聲時隨之也是提高了n倍。

「摟,我們沒有……」宋貞瑤矢口否認。

「人家都看見了,哼!以為我不曉得,你們年青人,現在一湊在一起,不是親嘴就是上摸下捏的,一點正經都沒有。到最後,誰吃虧了,還不是你們女孩子。男人有什麼虧本的,以後絕對不能再這樣下去了,等你明白後悔就晚了。」曹梅芳聲音又提高了不少。

「誰講他沒正經了,凡哥是好人,不是你想的那樣。」宋貞瑤嘴硬得很,突然好像堅決了起來。

「還嘴硬,嘴都給他親了,是不是下一步就要上床了,真是氣死我了。」曹梅芳指著宋貞瑤,那巴掌都揚在空中了,好像要打人。

「親一下又有什麼,凡哥不是那種人,他不會讓我吃虧的。」宋貞瑤眼淚一轉,看著空中那巴掌,一氣之下推開門跑回房間,捂被子痛哭了起來。

「唉……女大不中留,怎麼辦?」曹梅芳追了過去,坐在女兒床著安慰道:「我給你說實話吧,你別看老爺子和你爸好像對他很親切。

其實這些都是因為老爺子的病還沒好。現在還需要他,他是醫生,當然要對他好一些的。

唉……貞瑤,你也20了,也得為你老爸考慮一下,為咱們宋家想想。

你爸現在已經是南福省的組織部部長了,再想往上一步就可能提省委副書記,你爸當然也想坐上一省之長的位置。

這些光靠咱們宋家是不可能辦到的。雖說你爺爺以前還是這南福省的一號人物,但已經退了這麼多年了,人走茶涼的道理我相信你也懂。

即便是在這南福他還有些影響力,但提拔一個省長不是南福的人脈所能決定的。

要看京城各方的拉扯、平衡,利益均沾,沒有京城一些大家的支持,你爸想再進一步估計都不可能了。

老爺子可不想看到宋家在你爸這一代人中沒落了,雖說不能萬世昌盛,但能盛一時算一時。」

宋貞瑤一邊抽噎,一邊還在被窩裡反嘴道:「那還不是有咱們姥爺一家嗎?

娘的曹家可是京城大家,憑著曹家咱們姥爺那軍界總政治部主任的身份,還有咱們大舅曹國慶不是貴為財政部部長。

有他們相助,再加上南福本地爺爺以前留下的一些人脈,難道爸一個省長位置都坐不上嗎?」

「你呀你,還是沒長大,以為想的那麼簡單。曹家並不是只有你爸一個人需要幫助,等著曹家相助的可不少。

而且,像你二舅、三舅不是都在節骨眼中,你想想,當你爸跟你二舅、三舅處在同一個節骨眼上,曹家還會優先幫你爸嗎?

唉,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孰輕孰重,這點我想你也分得清楚的。

都是你爸的事拌了你,也許,咱們宋家欠你的了。」曹梅芳又打出了悲情牌,倒是令得在被窩裡抽噎的宋貞瑤心裡暗暗的一震,複雜著呢。

「二舅不到50就貴為海門市副市長,堂堂的副部級幹部,又是海門這個直轄市的常委,一下子不可能直接提拔的,真要提那不是要進中央了。

三舅曹天下,才40出頭,已經是南京軍區王牌1師師長,少將軍銜了。他們都才剛剛上馬,難道就要搶父親的機會?」宋貞瑤不滿地繼續跟她娘拌嘴。

「傻丫頭,他們才上位沒錯,可是你大舅已經有兩年沒動了,估計明年就要動了,這機會得讓給你大舅的。你父親不也剛上位嗎?跟他們比,咱們曹家肯定優先得考慮他們了,唉……」曹梅芳嘆了口氣,深感無奈。

「不是聽說外公跟顧家的顧司令交好,有著顧家相助,這點小事還能辦不成?」宋貞瑤知道的還真不少,直接戳了出來。

「顧回年,他是堂堂的瀋陽軍區大司令,貞瑤,你好生想想,他怎麼肯真心跟你外公相處。

京里的局勢也不是很好,他們幫曹家一件事,估計曹家就得回報他們顧家一件事。

其實等於一下子幹了二件事,他們乾的是什麼事,全是大事,涉及到軍級及以上軍界人物,以及副部級高官的調配。

這些人物地調動,提拔,不是那麼好動的。往往相助一個人,就要引起京城的小地震。

京城又不止咱們曹家跟他們顧家,跟趙家,鎮家那些老牌霸王相比,咱們的力量還弱著呢。

而且,你可能不曉得,顧家那三小子顧俊飛,可是對你有好感的。老爺子也認為你跟他更合適,你看看怎麼樣?

俊飛可是英國劍橋畢業的高材生,現在財政部任一處長,只比你大幾歲,估計一下放就是副廳級高官了,不是的話至少也得是大縣的書記,小主政一方,以後都是封疆大吏的料子。

你想想,葉凡想爬上副廳級職務還需要多長的路要走,也許一輩子,他就止步於正處了。

副處到正處就是一個天然鴻溝,官場體制中,有九成九以上的官員,一輩子都難以飛躍這個鴻溝的。

貞瑤,你還算是明白事理,我相信你會想清楚這其中的關節的。」曹梅芳耐心的給女兒分析著京里局勢,官場動向。

「顧俊飛,那個眼鏡男,我不喜歡,媽,你別說了,說什麼我都不跟他談朋友的。」宋貞瑤突然強勢了起來,躲被窩裡口氣相當的硬實。

弄得曹梅芳這個作母親的一時也是沒輒了,嘆了口氣,乾脆不說了,直接出了房間。

剛到廳里,宋老爺子笑道:「怎麼?貞丫頭髮脾氣了?」

「唉!爸,她還不懂事,好多事都不明白,簡直一根筋。脾氣直拗,一時想不通1曹梅芳嘆了口氣,深感頭疼。

你正在閱讀第六百六十七章宋家的利益,如有錯誤,請及時聯繫我們糾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