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八章感性大於理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八章感性大於理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算啦,慢慢來。.咱們不急,貞瑤也還小,再過得三四年,看慣了人世道的爾虞我詐,我相信她會慢慢成熟的,這個需要一個時間的磨合問題。也許就是成長的規律吧1宋老爺子還呵呵笑著,看來相當的樂觀。

「爸,貞瑤從沒談過,這估計是她的第一次。我怕她會深陷其中難以自拔。女孩子一旦深入進去就難以自拔了,二來,要是給顧家人看到她跟那小子的交往,會引來非義的。到時如果壞了京里的安排就撞禍了。」曹梅芳卻是不這麼看,輕搖了搖頭,臉上掛地著深深的憂慮。

「梅芳,你也太看重這些了。現在是什麼年月了,不能光講究門當戶對那事兒。貞瑤長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不能一概而論。再說,如果你要死搬硬拽,我怕會惹出更大的麻煩來。別看貞瑤溫順得像小貓,但脾氣爆起來也不小的。何況那個表現也不錯,我倒是有些不忍心。」宋初傑皺起了眉頭,倒是有些不忍。

「初傑,一碼歸一碼,你這個人就是太衝動了一點。現在都坐上省委組織部部長一位還這麼感情用事。

你要用理性的思維去看待、分析一切。太感情用事不可能成就大業,太理性有時又缺乏激情。

我們要注意其中度的掌握,這一點想必你最清楚了,你們組織部肩負著考核,提拔、任命官員的重任。

要理性,但也不能缺了感性。理性一定要大於感性,但又不能完全拋了感。

古人常說,一將終成萬骨枯,有時就該多點狠性,優柔寡斷的人是難成大器的。

一時能讓你獲得了利益,但事情不可能僅有一件,我們生活在這個世道上,往往是由無數件事組成的。

你要善於考慮到一切,敗一步往往遺憾終身。所以,在這裡決斷就非常重要了,就拿貞瑤的事來說吧,也不凡那小夥子有什麼不好,關鍵是他不是適合的人。

在這件事上,理性一定要大於感性的。至於貞瑤一時想不開,我想,時間是治癒創傷的最好良藥,慢慢會好起來的。」宋老爺子一番話下來倒是頗費人思量。

「我明白了爸。」宋初傑點了點頭,其實這些事他哪有不明白之理,只是有些不忍心看著女兒貞瑤心裡受煎熬罷了。

轉爾又對老婆曹梅芳說道:「不過,暫時你還是不能在葉凡面前表現得太過於強硬的那種態度,畢竟爸的腿還需要他繼續治療下去,這個事比任何事都大。當然,咱們宋家也不會虧了葉凡那小夥子的,一旦治好爸的腿,我會適當給他一些補助的。」

「我知道這些,爸的腿當然比什麼事都重要。你沒看見,這些天來葉凡到咱們家我不是對他都相當的好,這其中的關節我明白。」曹梅芳點了點頭。

「呵呵,看來你們還是沒悟透。初傑,你剛才講的那番話又有些意氣用事了,其實是感性大於了理性。

你是被親情迷惑了,親情重要沒錯,但也不能拿咱們宋家的大業相比。

唉……我這腿無所謂了,初傑,你的事更重要,在治腿跟你的升遷產生衝突時,一定要把眼光放在後者上。

其實我這腿治不治也無關緊要,反正死不了,只是偶爾有點難受罷了。」宋老爺子一臉輕鬆的開導道。

「爸,您不用說了,我就是這樣一個人。你的腿比什麼都重要,我寧願不要升遷,但也要讓你的腿好起來。」宋初傑的態度非常的分明。

「好了,爸的腿一定要治,但初傑你的位置也要想辦法往上調。京里姥爺發話了,說是你能上去對於曹家也是一塊很大的助力。

從目前情況看,咱們曹家跟顧家在南福這一塊地帶勢力較弱,老爺子希望咱們要加強這一塊的力量。

南福雖說在全國不是處於拔尖地位,但經濟總量在全國也是穩佔前六甲的。

而且地理位置重要,每一任國家主席都把南福當作兵口,牢牢的掌握在手中的。」曹梅芳拋出了娘家人的一些心意。

「這個不用你說,南福一二把手雖說並不姓鎮,但鎮主席卻是從其它方面牢牢的掌控著南福剩

時下咱們省的頭號人物雖說是郭朴陽,應該是趙寶剛撐起來的。但為什麼省長朱世林的本地派會如此的得勢和強硬,其實暗中估計就有著京城鎮家的影子在作遂。

現在不是直面的就空降了一個管黨務的副書記顧峰山出來。雖然顧峰山並不屬於鎮家一系,但支撐著的卻是你們家曹派一系。

聽說岳父的曹系有跟鎮系達成什麼交易,估計這其中就有點什麼了。」宋初傑一臉凝重,說道。

「呵呵呵,看來初傑也聞出什麼味道來了,其實不然。鎮系跟曹系並沒有達成什麼交易的。只是一種利益的對等交換,估計曹系還吃虧了點。

鎮系的用心其實大家都明白,無非是想讓跟曹家相好的顧家跟趙家相好的郭家好生鬥鬥,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鎮系坐收漁利。

當然,這其中的事也不會如此簡單的,複雜著啊!令人很難琢哪。

初傑,你沒事時好生琢磨一下,我老了,沒空整天琢磨這些。」宋老爺子完全是以一個局外人的眼光在分析著一切。當然,他的看法兒子宋初傑和兒媳曹梅芳也未必苟同,只是在心裡打了個問號罷了。

從開學到現在,一晃眼三個月過去了,已經到了9月11號。

早上林德池在班上宣布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說是經過省委組織部的同志和校黨委班子共同考核,認可,決定推薦葉凡同學為明年中組部搞的『中央後備青干班』的預備人眩

班長九成同學除了眼紅以外就是深深的無奈,因為自己等人跟葉凡的優秀表現相比的確存在著一定的差距。

不過,只有許通和朱志兩人那嘴唇抽搐了幾下,臉上一片淡然。不過,許通內心並不像面上那般253224167723的平靜,說是用狂風巨濤天來形容也不為過。

心裡酸得快噴酸水了,狠狠罵道:「葉凡,咱們走著瞧,看你能否笑到最後。」

晚上,葉凡小圈內核心同學到了八寶閣,當然是來慶賀的。當然,葉凡為了表現低調,幾個同學倒也沒有大張旗鼓。

不過,葉凡等人一到,那個叫皮鼓的大屁股清純姑娘就迎了上來,估計是來過幾次的緣故,葉凡等人倒跟她也熟絡了。

錢洪標隱晦的掃了那姑娘那超大號屁股一眼,笑道:「皮姑娘,越來越讓人食慾大開啊,哈哈哈……」

「錢老闆,我可不是菜。」皮鼓白了錢洪標一眼,屁股輕輕一擺,更是令得葉凡、魚泰等男同胞們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葉凡暗暗嘀咕道:「這屁股,的確稱得上粗大,跟乾娘那柴火灶上擺放的大鐵鍋有得一比了。胸脯當然更不小,男人一見噴血的貨色。不過這皮鼓姑娘聽說來自鄉下農村,家裡窮,倒是一個清純的姑娘。」

而同一時間,在皇城酒庄內。

鳳三爺那嘴上掛著一絲淺淺的陰辣之笑,朝著許通笑道:「許少,今晚上葉凡那幫人正在八寶閣慶賀。我已經交待皮鼓了,一有機會就下手,定要讓此等小兒身敗名列,永無翻身之機。」

「那是,有皮鼓出手,那小子還能逃過那超大號屁股嗎?皮鼓也說了,今晚上儘力試一次。

不過,皮鼓也說過了,這幾個月來葉凡倒是去八寶閣去過七八次,不過好像都有一些很是嚴肅的領導跟著,不好下手。

不過,經過三個月左右的認識,估計葉凡也不會懷疑其它什麼了,已經有了下手的機會。」一旁的繆剛那嘴角也彎成了一個優美的弧度,當然顯得很是陰毒了。

「兄弟姐妹們,再過三天培訓就結束了,唉……真有些捨不得大家了。」葉凡舉起杯來,跟大家碰了一杯,有些失落樣子。

「班長,那還不容易,等培訓結束后你領大家到你們的林泉經濟區去遊玩一番不就得啦?咯咯咯……」蔡紅藕臉龐笑意舒展,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到時別嫌大家放肆,吃窮了你這個班長就是了。」

「那個容易,就怕到時各位會嫌我那個地方太偏,不想來。其實我們魚陽的空氣,景色還是很有獨特蘊謂時我帶大家去打獵,包準你們盡興。」葉凡淺淺的笑著,略顯得意。

「打獵,能不能搞到正宗的步槍?」錢洪標頓時來了興趣。

「這個有點難度,不過我盡量想辦法,相信應該能搞到幾支吧。不過正宗歸正宗,只是想要最近產的那種應該有點難。」葉凡搖了搖頭。

其實不是搞不來,是葉凡不想去弄。這個動靜搞太大也惹人眼球,而且槍這個東西畢竟是國家禁用物,作人,還是低調點好。不好,憑他的身份,哼一聲的話弄幾支最新的步槍還有什麼問題。

「只要是正宗的就是了,管他舊不舊,呵呵。」衛鐵青笑道,也沒感覺到什麼驚訝。從以前葉凡跟一些軍界大佬都認識那種情況看,弄幾支槍應該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