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六十九章華麗的攤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九章華麗的攤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書友110313035949281打賞。

…………………………………………………………………………

不過,令皮鼓很是鬱悶的就是一晚上,根本就沒找到下手的機會。因為葉凡的同學一直都跟他在一起,皮鼓試了幾次,那個叫葉凡的青年人,雖說有時眼神表現得相當的邪盪,但只是看,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行動。

晚上9點,葉凡剛剛回到黨校,屁股一落坐,拿起筆來正準備修改一下培訓總結,不過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放耳朵一聽,更是一愣,居然是貞瑤的媽媽曹梅芳找來的。要知道這個女人一向對自己並不怎麼順眼,就是後來去宋家給宋老爺子扎過幾次針,曹梅芳雖說面上表現得還行,對自己不冷不熱,其人嘴裡也沒並噴出以前的那種冷嘲熱諷來。

只是葉凡稍微跟貞瑤表現得親熱一點,曹梅芳那嘴唇會習慣性的抽搐一下,眼中那道冰寒會一閃而過。這些後來幾次在葉凡的鷹眼下倒是看得真真切切。

估計當時曹梅芳是顧及宋老爺子面子才沒立即發作。

「我在你們黨校不遠處的八寶閣里,你立即過來,我有要緊事找你。」曹梅芳那口氣中略顯生硬,似乎帶著一絲命令口吻,令得葉凡心裡很是不爽。本來想一口回絕,但想想貞瑤那有些可憐的眼神時也就答應了下來。

不久進了308號小包間。

不大的包間里,就曹梅芳一個人。

「坐吧1曹梅芳瞅了葉凡一眼,口氣淡漠。

「謝謝1葉凡也是不咸不淡,回應了一聲老實不客氣的坐了下來,心裡也預感到今晚上曹梅芳估計有要緊事跟自己聊,肯定跟貞瑤有關。

「也許是該到攤牌的時候了,最近經過自己的扎針,宋老爺子的腿也好了近半,老毛病發作的次數少了許多,也許宋家認為自己已經沒多大用處了,飛鳥盡,良弓藏。哼!凡事都要留一手,想必你們認為我這個年青人好騙是不是?」葉凡心情複雜的想著,也不作聲,等著一臉凝重的曹梅芳這高官夫人拋出底牌。

皮鼓又進來了,擺好菜,倒上酒,默默關上門出去了。

「吃吧1曹梅芳動了動筷子,夾起了一片薄薄牛肉,細細嚼著。那吃相還是很有一種大家風範的,顯得文雅。

「呵呵,謝謝,我剛從這裡出來,裝不下去了。」葉凡搖了搖頭,為了不駁曹梅芳面子,拿起一杯紅酒淺淺的嘗了一口,默默的品著那股子略顯苦澀的滋味。

足足一刻鐘過後,曹梅芳好像也吃飽了,擦巴了一下嘴巴,又順手用紙巾把桌上那本來就相當乾淨,僅僅漏了幾滴湯漬的桌面又擦了一下。

「可以抽支煙嗎?」葉凡問道,倒還是相當尊重她的。

「隨便1曹梅芳哼了一聲。

「嚓1

當葉凡剛點上火后,發現那剛擦乾淨的桌面上冒出了一疊鈔票,全是百元大鈔,看那厚度,估計有五萬左右。

葉凡掃了那疊鈔票一眼,還是沒吭聲,等著曹梅芳先發話。

「葉縣長,謝謝你這些天來對我家老爺子的照顧。醫術的確不錯,我們宋家人都很感激你。」曹梅芳並沒談錢,先來了一番感謝。

「哼!糖衣炮彈。」葉凡心裡哼一聲,嘴上卻是笑道:「一點小事,不足掛齒。再說貞瑤是我朋友,應該的。」

一過一聽到葉凡扯到貞瑤身上,曹梅芳那剛露出的一絲淺笑立即收斂了,臉上又泛顯出一股子凝重來,輕輕的把那疊錢推到了葉凡跟前,說道:「這是五萬塊錢,是我們宋家付給你給老爺子治病的報酬。」

「呵呵,我早就說過,我跟貞瑤是朋友,貞瑤的爺爺也算是我的長輩,這錢我不能收。」葉凡顯得很是淡然,輕輕伸手,又把錢給推了回去。

曹梅芳的眼皮子猛地跳動了一下,臉一沉,說道:「葉副縣長,我們宋家跟你只是暫時的病人跟醫生的關係,沒必要把貞瑤扯進來。而且,以後,我不想看見你再跟貞瑤在一起。」

「曹阿姨,這是貞瑤的意思?」葉凡掃了曹梅芳一眼,問道。

「是不是貞瑤的意思這有何區別嗎?貞瑤是宋家的人。」曹梅芳強調了那個『宋家』二字,意思是你別再糾纏了。

「我跟貞瑤只是普通朋友,你這又是何必?」葉凡瞅了她一眼,說道。

「普通朋友,男女之間有普通朋友存在嗎?別把我當傻子,這五萬塊也不少了,你收好。」曹梅芳那臉板起更緊了,已經漸漸的彰顯出一個高官夫人的氣派來。

「哼!你這是干涉年青人的自由。」葉凡不樂意了,哼了一聲,加重了一點語氣。

「自由,你也配跟我談自由。別在我面前玩你那點小心思,要是咱們宋家沒那點基礎,你會往家裡跑得那麼勤嗎?」曹梅芳口氣相當沖了,眼神中的鄙夷一閃而過,完全是一幅居高臨下樣子。

「哼!宋家是勢大,但我葉凡也沒有那種舔著臉一定要巴結你們的意思。

以前不是你們求著我給宋老爺子進行針灸治療,至於我跟貞瑤,的確是普通朋友。

我這人,雖說窮,但男人那點臭硬氣還是有點的,所以,並沒有攀龍附鳳的什麼2破想法。」曹梅芳的話激起了葉凡一向的傲氣,所以直接反哼道,也是毫不客氣。

「咯咯,有志氣,有志氣。」曹梅芳居然笑了,聲音相當的尖,跟她那股子一向表現出來的高貴氣質很不融洽。

那女人輕瞥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老爺子發話了,宋家現在還欠你一個情,這個情以後會還給你的。

比如,以後遇上提拔的關鍵時刻,你可以去找老宋,但話得先說明一點,僅此一次,以後就不用再來了。

還有一點我得告訴你,別以為你在林泉作了點小成績出來就翹到天了,咱們南福比你優秀的年青人沒有一輪船但至少也有幾大火車的。

今天黨校是不是宣布,推薦你去中央黨校青年後備幹部班學習。要不是老宋在,那名額會落在你手上嗎?

年青人,別太自以為是,這個年代,光憑能力也不一定能辦成事的,這裡面的關係複雜著呢。

再次跟你說一下,別再跟貞瑤來往了,不然,哼……」曹梅芳那臉板得像鍋底子,到最後居然用上了威脅,看來是鐵了心了。

「好好好!曹梅芳,我葉凡只是一個小副處,別以為我一定要靠著你們才能提拔。

去中央黨校培訓這事我領你們宋家的情了,就抵了這次的事。以後你們不欠我葉凡什麼,至於說以後提拔找你們一次的機會。

我放棄了!

我就不信,沒了你們宋家,我葉凡就不能在官場混下去。至於貞瑤,放心,只要她不來找我,我葉凡決對不會先找她的,哼1葉凡那臉爬滿了黑線,冷冰冰的扎了過去。

「哼!希望你能記住自己的話,我走了。」曹梅芳板著個臉,提起包走了。

叭地一聲,包間內傳來杯子碎開的聲音。當皮鼓剛冒出頭時,葉凡一聲大吼道:「給老子來半打二鍋頭,要最烈最正宗的。,有奶真就是娘嗎?」

皮鼓嚇得一嗦,趕緊去拿酒了,順便當然把這個好消息給報告到了許通耳里。

半個小時不到,葉凡個人已經整進去了58度的二鍋頭二瓶,加上先前跟同學們一起喝的,估摸著應該有四瓶左右了。

人早就有些暈暈乎乎,儘管有著內息之氣的自然化解酒力,但這次葉凡是想買醉,而且喝得太多了,所以自然就眼睛暈花了。

「哪裡跑1包間門突然被人猛地撞推而開,一個披頭散髮女子帶著一股風勢,呼呼著一下就撞向了葉凡。

雖說暈花,但葉凡那本能的反應還在,隨手一撈,就把那團黑影給制住了,低頭一看,訝然問道:「怎麼是你?」

「葉……葉老闆,我……」還沒等到八寶閣的女服務員皮鼓姑娘講出一句完整話來,後面嘎嘎尖聲笑著衝進來了一堆人。

領頭的居然是老對頭繆剛,這小子掃了葉凡一眼,冷冰冰哼道:「姓葉的,晚上別生事,把那姑娘還給我們。」

「還你,到底怎麼回事?」葉凡掃了皮鼓那大屁股一眼,問道。

「葉老闆,這些人……人……先是摸我屁股,然後,然後……」皮鼓聲音抖瑟著,恐懼得全身顫慄,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別怕,有我在,把話說清楚。」葉凡安慰著皮鼓,來這八寶閣也吃過將近十餐飯了,所以也認識了這個大屁股姑娘皮鼓,當時只是覺得這姑娘外號有點奇特罷了,並沒多想。

「那……那人嫌摸得不夠,強行……強行要我脫了給他摸,而且,說是晚上叫我陪他,還要玩什麼三什麼b,四什麼骨摸的。」皮鼓抖瑟著,終於把話說完了。

「是嗎繆剛?」葉凡瞅了繆剛一眼,臉色開始陰沉。

「廢話少說,姓葉的,今晚上看在同班面上我也不為難你,不然,呵呵……」繆剛示威性的朝後面幾個同夥望了一眼,幾個人也是配合得相當默契,一個個都揮起了拳頭,準備湊人架勢。

當然,這種陣仗是嚇不倒葉凡這個高手的,輕蔑地瞥了他們一眼,笑道:「想玩是不是?正好,老子好久沒舒展一下筋骨了,這骨頭都快生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