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七十四章虎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四章虎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此事結怨很有可能。目前許通一直想把葉凡給陷害進大牢,估計那個培訓名額還有變數的。」李昌海臉上露出了一絲淡然。

「呵呵,不要說葉凡入大牢,就是因此事背上個嫌疑人罪名幾個月,估計那個名額就得易主了。許通打的好算盤啊1馬國正不由得讚歎道。

「不一定!葉凡也不是盞省油的燈。」李昌海突然笑著搖頭了,跟馬國正吐起了煙圈。

「怎麼說?難道那小子還真有點來頭?」馬國正斜了李昌海一眼笑道。

「來頭,我也不知這算不算來頭。前次在八寶閣,我本來想請葉凡吃上一餐,因為前次拿下鄧建軍的事他的確為我們出了大力,所以一餐飯感謝還是要的。不過,意外的就是他正在八寶閣請客,當時我去時給他叫去一起坐。進到包間后才發現請的居然是個重量級人物。您猜猜是誰?」李昌海露出了會心的微笑,一臉的神秘。

「不會是省里的那家常委吧?」馬國正來了興趣,連身子都坐直了。

「不是1李昌海在吊馬國正胃口。

「亮底牌吧,沒時間給你繞圈子,呵呵呵……」馬國正彈了彈煙灰笑道。

「水州藍月灣的鐵占雄。」李昌海吐出這句話后卻是相當愕然了,因為他發現馬國正居然條件反射般的站了起來,連那根叼在嘴邊的中華香煙都給拽在了手中,心頭暗震。

尋思道:「鐵占雄聽說是獵豹兵團團長,即便是一個特殊兵團團長也沒到引起馬書記這般失態的地步吧,這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什麼關係?」馬國正轉瞬恢復了平靜,問道。

「聽說是拜了把子的鐵兄弟。」李昌海這句話一出,馬國正再也難以保持平靜,失聲叫道:「拜了把子。」

見李昌海一臉愕然樣子,馬國正隨即笑道:「如果真是這樣子,那許通跟葉凡的手腕卻是有得掰一掰了。」

「馬書記,那個鐵占雄難道真是個大人物?」李昌海有些疑惑,忍不住問道為。

「他們表現親昵嗎?」馬國正不答反問道。

「當時在八寶閣兩人表現得相當的隨意,葉凡叫鐵占雄鐵哥,鐵占雄叫葉凡葉老弟,好像關係很鐵的。」李昌海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啊!哈哈哈……」馬國正突然大笑了起來,瞅了李昌海一眼,說道:「對於葉凡的事,你先拖一拖,最好是讓他們好生的斗一斗,如果能引出背後之人就更好了。

我相信,鐵占雄絕不會坐視他這個拜把子兄弟坐牢的,好戲真的要開鑼了。鹿死誰手,呵呵,已成定局。」

一個『已成定局』讓李昌海頗費思量,這角逐還沒開始,馬國正這個書記早就看到了結局。

到底誰勝誰負,除非葉凡跟許通雙方中的某一方是絕對強勢。馬國正如說是許通勝還有點道理,如果是葉凡勝已成定局那就太費思量了。

其根源肯定在鐵占雄身上,那這個鐵將軍肯定是一尊大神,比許萬山這個常委還有份量的。

「拖,能拖嗎?一拖葉凡那個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後備幹部名額估計得飛了。」李昌海有些不忍,畢竟葉凡幫了他許多,人心都是肉長的,他對葉凡還是懷有一種人情的。

「呵呵,這個是沒辦法的事。失去越多,相信兩人最後會斗得越凶的。」馬國正輕輕叩了叩桌面說道,突然收斂了笑容,一臉嚴肅交待道:「昌海,你動用省廳信得過的人立即徹查皮鼓的下落,掌握了第一手材料,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了。」

對於馬國正的打算李昌海也似乎猜到了一些,但對於葉凡跟許通相鬥,李昌海並不怎麼看好。心裡也很是納悶,覺得那個鐵占雄好像馬書記也相當忌憚似的。

「真有些詭異,一個特種兵團的團長有啥怕的,馬國正堂堂一個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省公安廳廳長,副部級大員,說是大權在握也不為過,難道還怕了一個小團長?不過,那個鐵占雄也有些詭異,一個兵團團長居然是少將級別的,真是匪夷所思……」李昌海當然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關巧了。

不過,馬國正卻是清楚鐵占雄的能量的,從大範圍講的話,鐵占雄是南部七省國安,公安,特種兵團等國家強力執法部門的總頭頭。當然,這個只有在南方發生重大的,危及國家安全的大事時鐵占雄才有權力直接調動這些部門或部隊配合行動。平時並沒有多少的直屬關係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鐵占雄的能量也是馬國正深深的忌憚的。如果他的拜把子兄弟葉凡真被誣陷入大牢了,那鐵占雄不暴跳如雷那才怪。

此人一種脾氣暴燥是出了名的,如果許通惹上他,絕對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即便是他老子許萬山是省城一號人物,又是省委常委,但要跟鐵占雄相抗,也得拈量一下自己的份量。

最終結果絕對是兩敗俱國,當然,葉凡那一頭絕對會輕樣一來,有利於省委郭書記更進一步的掌控省委大局,對於郭朴陽來說倒是件好事。

馬國正覺得這盤棋相當的大,絕對可以在此事上作出一盤大菜的。

所以,李昌海剛走,馬國正特地梳了下頭髮,整了整衣服,直奔省委一號郭書記辦公室而去了。

葉凡絕想不到會因他的一件小事牽扯上省委各大常委之間的糾葛的,如果知曉了估計真的會掉了大牙。

幸好李昌海也藏了一手,只是倒出了當時在八寶閣見到鐵占雄的事。

其實當時還有常務副省長齊振濤和省軍區司令鎮湯成。這兩個重量級人物被李昌海隱去了,如果一倒出來,李昌海有些擔心馬國正會不顧葉凡死活的。

因為齊振濤可是強硬的本地派,聽說跟省長朱世林是聯盟關係。

而葉凡跟齊振濤的關係好,而齊振濤跟省委書記郭朴陽關係不怎麼對付,那勢必郭書記會記恨上葉凡的。

一旦葉凡被郭書記這個省委一號人物給記恨上,估計在仕途上再想有所作為那個是不可能的了。

再說,李昌海現在只是跟著馬國正,還沒上升到能跟進在那種省委常委的副部級高官的爭鬥中,能不陷入當然更好。

當枚小棋子搖旗吶喊一下還行。真如果夾了進去,被朱世林這個省長記恨上,那就有得頭疼了。

這個時下省里動向還不明朗,站隊問題相當的重要。站錯了一輩子就完了,站對了一輩子也許這就是個契機,飛黃騰達也有可能。

所以,誰敢保證省委書記郭朴陽就能在南福省呆一輩子,誰敢保證省長朱世林就沒到登上南福一號寶座的那一天。

作人,總得為自己留條後路,不然以後本地派要來個秋後算賬,估計自己也將死無葬身之地了。

而且,李昌海還有個顧慮。既然從馬國正的態度中看出了一點端倪,那就是鐵占雄此人不簡單,那也得為葉凡考慮一下。

如果自己借葉凡的手滅了對手,好處全給自己跟郭朴陽一夥撈去了。

而葉凡卻是倒霉了,那肯定會被鐵占雄此人記恨上了。

鐵占雄,一個名字出來就能令省委政法委書記馬國正小失態的人物,李昌海絕對不想去招惹這尊大神的。

並且,通過跟馬國正的談話,李昌海對葉凡的態度更是來了個大變化,決定以後要極力攏絡葉凡此人。不能作知心朋友的話也絕不能變成對手。

早上倒是沒什麼風吹草動,就那樣平安的過去了,下午3點鐘,風向突然轉了。

班上的學員們正在聽講座,突然,從外面走進一伙人來,打頭的就是省委黨校的一把手雷校長,身後緊跟著的就是林德池副校長,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全都一臉的凝重,看來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葉凡一掃就明白了,隱晦的掃了一眼許通,以及缺了兩顆門牙的繆剛二人,發現兩人臉上掛著的全是一臉的陰森及興哉樂禍。

「該來的總該要來了,接受現實吧。」葉凡在心裡嘆了口氣,也不怎麼緊張。林德池掃了葉凡一眼,臉上是一種相當痛苦的表情。

雷玉芳校長也沒廢話,直接沖一個高瘦男子點了點頭,那男子拿出了一份像通告之類,上面好像還蓋有大印的東西,展開后開始讀了。

「鑒於葉凡同學現在的嫌疑人身份,經校黨委會通過,上報省委組織部研究決定如下——

撤消葉凡同學的跨世紀英才班班長職務,停發其培訓合格證書,取消培訓資格。

取消葉凡同志去中央黨校後備青干班學習名額,接受組織和公安機安的聯合調查。葉凡同志暫時不能離開黨校,隨時接受調查訊問……」

宣布完后也沒講原因,當然,這個是雷校長特地為葉凡同學留了點面子。就是為了留這點面子雷校長和林德池副校長還跟省委督查室下來的領導爭執了大半天才弄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