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七十五章省委督察室主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七十五章省委督察室主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雷校長,想不到黨校學員中居然出現了這種敗類,虧你們還委以重任,不但任命他當了班長,而且連去中央黨校培訓這麼重要的名額都給了他,這簡單是拿國家的選人才為兒戲。」省委督查室的主任繆思成早上9點就到了黨校,有點氣勢洶洶樣子。

當然,繆思成是實在忍不住了才如此的,話說完后還是有點後悔,畢竟人家雷玉芳可也是一個正兒八經的正廳級幹部,級別跟自己一樣的。

而且人家是省委黨校的實在的一把手,黨校是什麼地方,培養幹部的地方。從這裡面走出去的幹部也許有的已經升到了副部甚至正部位置,那些個高官們難道就不念點香火情。

所以,雷玉芳的影響力也未必比自己低。從黨校出來的官員也是相當多的,遍及南福省各地。

「繆主任,從你提供的材料看來,葉凡同志現在也僅僅是嫌疑人,公安局也正在調查,還沒下結論。所以,要處理葉凡同志的話也為時太早了吧。」雷玉芳態度還算好,說道。

「哼!嫌疑犯,他早就應該進公安局接受調查了。公安局是看在有海大副校長蘭基文作保的份頭上才暫時沒拘捕他。

按他的行為,故意毆打致多人重傷的結果看,判個幾年絕對是有的了。而且,還得加上女女罪,雖說未遂。

但這種思想如此敗壞的學員,你們黨校還要包庇他,這個從大的方面講是視國家法律為兒戲,從小一點的方面講絕對是違反了組織紀律。」繆思成揮舞著從公安局提供的材料,聲音又大了不少。頗有股子一證在手天下無敵的架勢。

「繆主任,我們黨校從來不包庇一個認定了的罪犯的,省委黨校是培養合格幹部的地方。

而且葉凡同學一直表現優秀,為班級,為學校所作的事大家有目共睹。

再說,他那個班長職務也是全體同學以及校領導班子通過公平,公正,公開,在省委組織部的監督下完成的。

我們黨校並沒有一點徇私之處。」林德池在一旁辯解道,而且,把『認定』一個詞咬得特別的重。

這一點繆思成當然聽得出來,這廝臉上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即便是還沒認定,但是就憑他嫌疑人身份,已經不再適合擔任班長一職了。

而且像這種對社會有極大危害性的同志,更不適合再呆在黨校培訓了。

想想,一個進了公安局關押室的同志還在擔任跨世紀英才班的班長,居然還獲准去中央黨校學習,這個是給黨校抹黑。

是對人民不負責任,是在敗壞黨的名聲,是對國家極為不負責任……至於中央黨校培訓名額,我相信省委組織部的同志也會慎重重新考慮的。」繆思成信心滿滿,仿似拿著尚方寶劍,逼壓了過來。

「繆主任,葉凡同志的確是不能再擔任班長一職了,我們可以暫時停了他的班長職務。

至於說開除這次的培訓班這種決定,在這次事件還沒定論以前有點違反規定了。

如果最後證明葉凡同志是清白的,那我們黨校是不是有點草率從事的嫌疑?

至於是否取消去中央黨校培訓的事,這個是由省委組織部決定的,我們黨校只是執行罷了。」雷玉芳當然也不想因葉凡的事跟繆思成這位手握重權的省委督查室主任鬧僵了。

不過,雷玉芳還是留有一點餘地,不想一耙子就把葉凡給捋得光溜溜的。

這其中當然有原因的。

原因之一當然是雷玉芳也得顧及省委黨校的面子。如果直接開除了葉凡,捋光了他,那不是變相的承認省委黨委在選人,任人方面出了重大紕漏,這一點雷玉芳當然是不願意看到的。

這個還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前次葉凡在八寶閣請客,帶著一些同學去向齊振濤等人敬酒的事已經傳到雷玉芳耳里了。

這個並不是說有人外傳,敬酒的事倒沒人亂傳的。只是在這批敬酒的同學中當然也有雷校長安插的關係較好的學員了。

該學員把此事彙報給雷玉芳后才使得在選任班長時雷校長作出了個意外決定,就是那次把班主任林德池的權力擴大了不少,一票頂了十票的事。

從那個同學的描述中,雷校長感覺常務副省長齊振濤跟葉凡的關係肯定較好,不然葉凡怎麼叫他齊叔。

至說說什麼鐵團長,軍區司令鎮湯成並沒引起雷校長多大的重視,但齊振濤絕對不能忽視的。

這才是雷校長一直在抵制著繆思成這個省委督查室主任的主要原因。繆思成跟齊振濤相比,敦輕敦重這個一目了然。

一個是省委督查室主任,正廳級幹部,一個是副省長幹部,而且還是省委常委,南福省穩坐第五把交椅的大神。

此刻的雷校長那公正的天天秤當然是傾向於齊振濤一方,結果受益者當然就是葉凡了,對於這一點葉凡這廝卻是一點都不知曉。

「雷校長,還要我怎麼講,真得讓我拿出朱校長的批示才行嗎?」繆思成見一下子想把葉凡給捋光好像有點難度。

一度也是納悶雷玉芳怎麼會死保葉凡,所以,一氣之下冷笑了一聲,終於忍不住了,拋出了最後的殺手,把一張批示輕輕拿出,推到了雷玉芳和林德池跟前。

上面龍飛鳳舞著朱世林省長的親筆批示——

鑒於葉凡同志的嫌疑人身份,在查清事實后希望雷副校長一定要嚴肅處理,維護黨校聲譽,給廣大幹部作個表率。

短短的一句話擺在雷玉芳和林德池面前,使得二人頓時失了顏色。

朱省長的話雖說講得十分的隱晦,前面也加了個『在查清事實后』這幾個字,但玄機並不在此。

在哪裡呢?

就是後面的『嚴肅處理』這四個字眼上了。

還沒查清事實前你朱省長就下筆了『嚴肅處理』四個字,說明對此事已經相當的關注了。

如果在還沒查清事實以前黨校領導班子還沒有所先行動起來,也就是表個態的話,一旦查清了事實,那黨校領導班子也負有不可以推卸的責任了。

朱世林不但是省長,而且是省委黨校的校長,說起來雷玉芳只是常委副校長罷了。

既然校長都發話了,而葉凡這邊的齊振濤到現在還沒吭聲,雷玉芳還有什麼可選擇的,孰輕孰重一目了然了。只好冒著得罪齊振濤的危險,無奈地點了頭。

見雷玉芳點頭了,林德池那臉一黑,拚出最後一句話說道:「雷校長,這個可能有點不妥吧,葉凡只是嫌疑人,不是認定的罪犯。咱樣省委黨校要對每一位同志負責,不放過一個真正的敗壞黨的名聲的幹部,但也絕不能冤枉一個好乾部的。」

「不要說了老林,這事就這麼定了。」雷玉芳那臉一陰,快下雨了,其實她內心也在掙扎。

明知道此種決定有點草率,畢竟葉凡的事還沒蓋棺定論,這個有冤枉好人的嫌疑。這個對一個幹部來說,也許是影響其一輩子的大事。

但雷玉芳最終還是妥協了,屈服在強權之下,違心地作出了這個決定。

林德池只能黑著個包公臉不再吭聲了,他知道再講徒增加深在朱省長心目中的壞印象之外,沒一點好處的。

宣布完后,葉凡在本班同學那驚詫莫名的眼光中狼狽而去。因為他已經被開除了跨世紀英才班培訓,已經不屬於這其中一員了,所以只得離開。

許通和繆剛當然是春風滿面,繆剛那傢伙特地還張了張那漏風的門牙,好像要吃人架勢。

葉凡朝著他隱晦地豎起了五根指頭,意思是小繆同志,兩顆門牙還不夠,也許以後還會打得你滿地找牙的。下次是五顆,就不是兩顆了。

當然,葉凡的隱晦豎指只是引來了許通和繆剛那嘲諷的眼光,成者為王,改者為寇,這一點兩人早就明白的。

繆剛兩指作出一個圈環狀,意思是回應葉凡同志,你立馬就要下大牢了,就得把你給圈起來。

葉凡又搖了搖五根指頭,告訴繆剛,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許通也點了點頭,頗為承認葉凡的觀點。不過,許通認為,笑到最後的鐵定是自己了。

葉凡被告知不能離開黨校大門,其實有點像是軟禁了。只好苦笑了一聲,喃喃道:「老子成大人物了,什麼時候電視中見到的軟禁也出現在了咱這小ks身上,唉……看來只能利用電話了。」

眨眼間到了晚上。

「剛仔,你怎麼會惹上那個人?」繆思成有點惱火樣子哼道。

「爸,我哪會去惹他,還不是那小子色迷心竅,居然在八寶閣想調戲那姑娘。

爸,你說說,我作為人名警察,能眼看著這種事發生嗎?」繆剛也收斂了笑容,表現得大義凜然樣子。

這廝的表演相當成功,倒是一時騙過了其老子繆思成,不過繆剛轉眼間又有點想不通了,有些愣愣的問道:「爸,你怎麼會那樣子問,難道葉凡那小子有什麼了不起嗎?一個窮縣出來的小副縣。」

「窮縣出來的小副縣,你以為人家就沒一點交道了嗎?今天要不是拿出朱省長的親筆批示,估計還不能把姓葉的怎麼樣呢?」繆思成一臉嚴肅,一直在猜疑著雷玉芳的態度為什麼如此強硬。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