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二章縣裡有大動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二章縣裡有大動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范妍兒終於回去了。

斜躺在床上,葉凡掃了范春香一眼,笑道:「春香,我知道你們是好意,不過我不能這麼做的。妍兒有大好前途,咱們不能毀了她。叫她好好讀書,爭取考上大學,以後工作的事我來安排。」

「凡哥,那是妍兒的福氣,怎麼能說毀了她。」范春香那股子報恩的心理一時難以釋然了。

「你呀,總是一根筋。不說這些了,這幾個月路修得怎麼樣了?」葉凡隨口問道,他是想從民間先了解一下修路的事。

「很順利,天水壩子那條路基本上快完工了。張國華副主任也很賣力,經常出現在各個工地上,有時還去擔幾擔石子什麼的。

聽說縣裡的賈書記經常在工地上誇張主任,說他是林泉經濟區的頂樑柱子,一個好的帶頭人什麼的。」當這話一從范春香嘴裡冒出時,葉凡那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兩下。

這廝暗道:「看來在臨近結束之機,來摘桃子的人就是張國華了。賈寶全的打算是什麼?不知衛初婧又是一個什麼態度……」

想起這些煩心事,覺得賈寶全跟自己好像越走越遠了。很可能林泉經濟區現在所作出的有目共睹的成績會落入他人腰包了。

葉凡狠狠地在范春香胸脯前捏了幾把,儘管很痛,但范春香忍著,沒吭聲。

估計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輕聲安慰道:「凡哥,你心裡煩是不是。」說著,一把就伸向了某人胯下,輕輕的弄著。

「還是叫妍兒來吧。」一個聲音輕輕說道。

「不必了。」某男搖了搖頭,想著事。

這時,電話居然響了起來,傳來盧偉的聲音,略顯激動,說道:「大哥,你要作好準備了,縣裡有大動作。」

「什麼大動作?」葉凡身子一緊,追問道。

「聽說國慶節左右會調整常委班子,縣政法委書記王冒然會調進市裡,而剛調來不久的宣傳部長謝冒發同志也走定了。

縣裡一下子空出了兩個常委名額。大哥,你可得早作準備了,咱們兄弟乾脆把它給承包了,我拿政法委那個名額,你去爭取宣傳部長那寶座。哈哈哈……」盧偉一臉喜色,說道。

「嗯!拚了。不過,估計相當難吧?」轉爾葉凡又問道,「最近縣裡有什麼動向,一下子空出兩個常務名額,估計有些人早行動起來了吧?」

「我也是剛得到的消息,其他人我就不清楚了,估計應該不會比我知道得早多少吧!

縣裡面上看上去還是較平靜的,暗地裡就不可能了。估計明天這消息一傳開,費、謝、玉、肖四大家族也會進入臨戰狀態的。

時間只有一個月左右了,大哥得抓緊了。」盧偉笑道,倒不怎麼緊張。

他市裡有著常務副市長的盧塵天撐著,再加上他又是現任的公安局長,本來由公安局長兼著政法委書記是天經地理的事。估計王冒然走了那個位置就是給他留的。

而自己想搶走謝冒發那個位置就相當難了,首先這個推薦問題就得過了賈寶全這一個關口。

雖說魚陽縣推薦上去的也未必能得到市裡認可,但這條路也是自己必走的。

第二步就是到市裡去活動了,而且活動的目標就是市裡的各位常委們。

葉凡細數了一下,好像相當的不妙。目前市裡能幫得上自己的常委就組織部部長曹萬年跟自己交情很鐵,他肯定會向著自己了。

除了這一個,本來盧塵天有著盧偉牽線,有六成可能會向著自己。

不過這一次情況特殊,因為盧偉也要爭取王冒然那個位置,這就顯得盧塵天即便是想幫自己,也得考慮一下得先全力先幫盧偉了。

所以,這麼一來,估計盧塵天那邊沒戲了。

而市委副書記謝國忠那邊倒是可以叫媚兒出面,看看能否走通關節。

不過,時下局勢微妙,聽說市裡各個常委之間也是互相勾著的,謝國忠能否幫自己也是難說,除非自己表態鐵心跟著謝國忠估計還有點希望,不然,也是沒戲。

要知道本來聽說謝冒發就是謝國忠搞到魚陽的,來魚陽就是為了跟先一步到來的組織部長苗峰配合,加重在魚陽班子里的話語權的。

想不到謝國忠很倒霉,周乾陽這個市委書記一回到市裡后,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才幾個月,就把謝冒發給打發回市裡了。

現在,謝國忠在魚陽的親信也就剩下苗峰了。時下謝國忠肯定不願意承認失敗的。

如果自己能表態,再加上謝媚兒的牽線,估計謝國忠有八成可能會選擇自己作為他在魚陽的一枚棋子的。

還有一個目標就是費玉秘書長了,前次在於建臣老哥牽線下認了費玉這個干姐姐,當然,當時也是隨口而成的。

也不知費玉人家那大秘書長會不會認賬了。不過,前次在鬼嬰灘工程上自己作為主管領導沒有上訴費家的武辰公司,也算是給了費玉面子,也不知這個人情費玉是否會還給自己。

不過,葉凡已經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得去跑一跑,反正叫上當初的牽線人於哥一起了,這條線估計還有點希望,三成吧。

市紀委書記曹英培也是葉凡爭取的對象之一。前段時間到海大,老師蘭基文有透露,說是曹英培也是老師的得意門生之一。

算起來自己跟他還是師哥師弟關係,不過,一直以來葉凡都沒去走這條線,因為葉凡想等到該用的時候去走。

不過,現在去跑也許人家會認為自己太功利性什麼的,不過,葉凡還是決定,不管怎麼樣,都要去跑一跑了,認認這層關係,看看能否連上線。

最後就是市軍分區司令顧銘凱了,以前好像還為自己說過幾句話,當時當然是看在齊振濤面子上的。

其實當時齊天是抬出他老頭子,純粹是扯起虎皮拉大旗,這次還是叫齊天出面,看看能否爭取到他的支持了。

這麼滿打滿算估算了下來,曹萬年、費玉、曹英培、顧銘凱合計著也不過四票。

而且這四票能否全部拿下也是個未知數。葉凡最擔心的就是直到現在,還沒跟市委書記周乾陽,市長羅浩通有著什麼聯繫。

雖說以前這兩位巨頭因為齊振濤的緣故也來過婆羅山水庫,但那個時候是因為有著齊振濤在。現在齊振濤沒出面,也許人家早把自己這小嘍忘光光了。

如果去搬齊振濤,葉凡覺得暫時沒有必要,不值得,這是資源的極大浪費。

好鋼也要用在刀刃上,齊振濤肯定要在自己升正處的關鍵時刻用的,這麼一個縣常委名額就用掉了就太可惜了。

省里就這麼一點可憐的靠山,宋家那條路又堵死了。葉凡倒是有些後悔當時給曹梅芳的話說得太滿了,當時曹梅芳在八寶閣答應再幫自己一次忙。

作為自己跟貞瑤斷交的條件,當時自己考都沒考慮直接回絕了。現在想想,在關鍵時刻,宋初傑這個省委組織部部長發一句話,那絕對能抵得上自己跑斷腿。

「算啦,既然說了就說了,我就不信沒了宋家老子就不用提拔了。」葉凡在心裡狠狠地罵了一句。

打定了主意,葉凡也回過神來,突然感覺胯下一陣子酥麻之感,一陣巨大的舒爽讓葉凡忍不住吟叮出聲,隨之一股熱流噴之而出。

低頭一看,發現春香那淡紅的嘴唇正在努力地耕……

「唉……」一聲嘆息,某男把春香緊緊的抱在了懷裡,感覺一陣子的爽心和心滿。

第二天早上,葉凡開了個臨時頭的會議,聽取了經濟區各部門負責人的工作彙報。

然後開車在林泉大通脈藍圖中涉及的所有工程項目都去跑了一圈下來,直到晚上,總算是轉悠了一圈子回來,人也快給那正在修建的破路顛散架了。

總體情況來看還是不錯的,一些小毛病的地方葉凡在工地上提出了整改措施,要求包段領導一定要配合承包該段的公司把路修好,狠把質量關,而且不能偷工減料。

不過,當車到龜湖鎮時,賀佳貞彙報完工作后請葉凡去她辦公室坐坐。

「怎麼佳貞,好久不見了是不是要賞本人一個香吻,以慰相思之苦。」葉凡打著哈哈,當然是為了緩解一下心裡一股子焦燥。

「啐,又沒正經了。」賀佳貞臉上頓時飄上了一片小紅雲,白了葉凡一眼,媚態誘人得很。

某豬哥又是很不爭氣地暗咽了一口唾沫星子。心裡暗道:「佳貞的歲數大了點,不過那成shu女人的風姿也是隨著歲數的增加越來越撩人了。」

泡茶端茶來時,一低腰身,賀佳貞那深深的乳溝子又暴露在了某狼面前,看著某狼那略顯得有些猥瑣的直勾勾目光,某女哼了一聲道:「葉主任,你可是我的領導,這樣子對著女下屬可是不妥的。」

說完后咯笑出聲了,其實賀佳貞從心裡來說,並不拒絕葉凡的猥瑣目光的,反而心底里有股子莫名情緒,好像願意把自己的身子展現在他眼前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