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三章爭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三章爭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咱倆誰跟誰?前次不都看過了嘛,呵呵……」葉凡一臉的得瑟,不過一下子反應過來,看著賀佳貞那惱怒的目光,一時有些訕訕然,說道:「呵呵,呵呵,失誤。」

「還看不看。」隨著賀佳貞的憤怒聲音,叭啦一聲脆響過後,慌得葉凡趕緊閉上了雙眼,因為賀佳貞似乎真的怒了。

因為葉凡不小心又提了那天晚上她在藍月亮歌舞廳的包間里,當時賀佳貞被謝柱山逼得沒法子了,溜到林泉在包間里喝得大醉,連上廁所都是葉凡幫她解決的。

事後賀佳貞一想起那旖旎的晚上心裡就火熱,羞怯。心裡也明白,估計那天晚上被葉凡那狼眼給看光光了。

現在葉凡等於揭了她的老傷疤,所以她生氣了,居然,這次的氣特別的大,氣得她一把就扯開了上衣那短衫上的兩顆扣子,連xiong罩子都給她扭到了一邊。

那顫巍巍的山峰子就整個兒祼露在了葉凡跟前,而且,還湊近了葉凡跟前,離那廝眼珠子也只差著十幾厘米距離了,她凶道:「讓你看過夠」

「別佳貞是我錯了不行吧?快捂上,咱們的好東西不能讓外人瞧了,虧大了。」慌得葉凡憑著感覺想伸手給她扣上扣子,不過一不小心一把就觸摸上了那座魂動的乳峰子。

「想摸就摸嘛找什麼借口,反正我都不怕,你一個男子還怕什麼?咯咯咯……」賀佳貞居然有些放浪了起來,伸手把葉凡想縮回去的一隻手掌重重的按在了自己胸脯前,她的怪異舉動倒是嚇得葉凡睜開了眼,一時有些愣神了,直愣愣地盯著賀佳貞。

「怎麼?不認識了。是不是以為我是個放子。」賀佳貞沖葉凡笑道。

「你不是」葉凡嘆了口氣,伸手輕輕一拽,就把賀佳貞整個人給拉入了懷裡,坐在了自己膝蓋上。

手卻是自然地縮了回來。

良久倆人都沒講話。

「凡仔,你相信我?」賀佳貞轉頭盯著葉凡,臉上居然顯現的是一片的清純,連點紅暈都是沒有。

「當然你賀佳貞都放浪的話那這世上再找不出清純的妹子了。」葉凡不時時機的恭維了一句,令得賀佳貞相當的受用,嘆了口氣,說道:「你相信我就好,今生放浪只是為了你,唉……」

「我曉得」葉凡也是輕輕的應了一聲,良久,伸手給賀佳貞扣上了扣子,說道:「謝柱山還老實吧?」

「面上還行,背後有沒搞什麼小動作那就不知道了。不過,凡仔,聽說縣裡空出了兩個常委名額,這事你得去好好的爭取一下了。我看宜早不宜遲,不然就太晚了。」賀佳貞轉爾說道,倒是一片的真誠。

「你也知道了?」葉凡略顯訝然,估計是她小叔賀錦松講的,不過轉爾說道:「這事對我來說相當的難,資歷年齡擺在哪裡的。

這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就是市裡沒什麼人。要敲定魚陽縣委常委名額,肯定得拿到市委常委會上討論的。

市委常委,那些全是副廳級,手握實權的高官,我一個小副縣哪能入他們法眼。」

「難當然難了,不過也得去爭取一下。我可以叫我小叔先去聯繫一下,他跟羅市長的交情應該還行。」賀佳貞的一席話吐出倒是令得葉凡心裡大喜。

本來就擔心聯繫不上市裡的一號二號人物,如果能聯繫上羅浩通市長,那就相當的有利了。估計羅市長在市委常委里應該也有一二個同夥罷。

不過轉念之間葉凡就冷靜了過來,羅浩通明顯跟市委書記周乾陽不對付。

如果聯繫上羅浩通,那就得考慮站隊問題了。羅浩通如果肯幫自己大忙,那以後差不多就等於賣了自己。

而且,魚陽這邊還得賈寶全推薦才行,而賈可是周書記的人。這下子還真是撞車了,一時難以下決斷了。

隨即笑道:「行啊我這邊先跑跑看。」

葉凡當然是在委婉的拒絕,賀佳貞倒一時沒想到那麼多,還以為葉凡有其它什麼想法,也就點了點頭,說道:「行,你什麼時候想去跑的時候給我說一下,我帶你去。」

「謝謝」葉凡說道,心道:「還是先把賈寶全拿下才行,如果賈這邊能做通工作,而賈又是市委書記周乾陽的忠心屬下,那羅浩通那邊就不能去晃悠了。

不然,作了牆頭草,兩邊晃悠,估計結果會弄得雞飛蛋打,兩頭都不討好,一場空了。

不過,盧塵天聽說跟周乾陽是聯盟,這次的事盧塵天肯定得先保盧偉上去的,連帶著周乾陽那一夥都會支持著盧塵天。

如果我再摻和進去,是不是會影響到盧偉。而且,魚陽就兩個名額,周乾陽難道能一舉拿下?

雖說魚陽這縣窮,但人口卻不少,而且地盤大,四大家族根底子厚,走出去的廳級高官都有近十來個。

雖說四大家族不怎麼和諧,但市裡領導卻是常常可以利用他們的茅盾作些文章。

比如玉家人想在縣裡擔任個要職的話那玉史介這個省財神爺就得放點血給市裡。

比如為什麼武裝部部長謝強在縣委里一直相當強勢,就是因為他的親戚謝開發在省委任副秘書長,有時也能照顧著點墨香市的。

所以,魚陽的情況雖複雜,但周乾陽和羅浩通卻是不願放棄。那得看周乾陽是否有那能量。這裡面利益牽扯太複雜了,真是解不斷理還亂,哪裡是我一個小人物所能揣測得透的。」

不過,葉凡思前想後,決定明天一早就趕到賈寶全處,先把賈這一關打通了再說。

當車回來時隨路去天水壩子,看了乾娘葉金花,看望了李家的老爺,然後再轉回來時路過景陽林場,突然想到鄭輕旺場長,以前好像聽說他跟市裡的政法委書記秦天剛關係較好,心裡也就一動,車子直接開進了景陽林常

見到葉凡鄭輕旺還是那樣的熱情,直接就上了飯桌了。只是鄭輕旺的相好,也就是方倪妹的姐姐方蘭馨表現有點不自然,只是掩飾得很好,不過葉凡那靈敏的感知還是感覺到了。

葉凡知道她心裡有芥蒂,遂也不說破,裝著沒看見似的。

吃完飯後進了鄭輕旺辦公室,方蘭馨泡好茶后也是知趣的輕掩上門出去了。

「葉兄弟,力文還多虧你照顧了。如今已經是縣招商局的實權二把手了,聽力文說葉主任在省委黨校學習期間還給賈書記打了電話,點名要力文擔當招商局常務副局長一職。這些力文都給我說過了,心裡實在是感激不荊」鄭輕旺開頭炮就表示感謝。

「鄭哥,咱們倆還說這個幹嘛,顯得有點生份了。鄭哥是我的好兄弟,反過來說,力文也是我的好兄弟。

而且,力文一直表現都不錯,縣招商局從無到有,到現在領導班子,下屬科室也組建完畢,而且不過半年時間就引來了一千多萬的投資,也算是超額完成了縣裡交待的任務。

相信賈書記和衛縣長都看在眼裡喜在心頭。即便是我不提,力文也會上去的。

只是力文的資歷還淺了一點,不然我倒是不介意直接提議他擔當招商局局長一職了,唉……有些可惜。」葉凡謙虛的說著,嘆了口氣。

「呵呵,葉兄弟,不能這麼說,力文能坐上常務副局長一職已經夠滿足的了。我知道這裡面葉兄弟出了大力的,而且,人事方面葉兄弟能做到這一點那是力文福氣。

這些我也不說了。葉兄弟,前幾天我回市裡,聽說魚陽好像調走了兩個常委,你是不是該去……」鄭力文提醒葉凡道。

「呵呵,既然鄭哥提到此事了,說明此事在市裡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其實我今天來就是專為此事的,當然,也是順道來看看鄭哥了。」葉凡說著,扔了根特供給鄭輕旺。

鄭輕旺倒也接過了,葉凡幫他點上了。葉凡心裡還有點奇怪,因為鄭輕旺以前好像是不抽煙的,怎麼現在又抽上了。

從相面術上觀察,感覺鄭輕旺的心裡應該有事,因為那臉上隱藏著很深的一絲淡淡的憂慮,要不是葉凡有相面術和鷹眼在,絕不會發現的。

「葉兄弟有話直說,我鄭輕旺能幫上忙的絕不含糊。」鄭輕旺眉頭一眨,想都沒想直接甩出了這句話。

其實鄭輕旺雖說窩在這山溝子里,但權力卻是不校堂堂的正處級幹部,而且還兼任著市林業局的副局長一職。

在這山高皇帝遠的旮旯地方,說鄭輕旺是一方土皇帝也不為過。而且,對於景陽林場的經濟狀況,葉凡也有所耳聞。

知道這是個財源滾滾的香餑餑,一年的總收入絕對是林泉鎮的好幾倍。

景陽林場不但有著橫跨好幾個縣的木材基地,而且木材加工廠,玩具廠,花卉培育等方面都有涉及到。

說它是山溝溝里蹲著的金元寶也不為過。那木材一倒,一運出去就是錢了。而且,現在天水壩子那條路建好后,更有利於景陽林場賺錢了。

這世道,有了錢就好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