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五章內部爭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五章內部爭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自由自在的老宅男、zsrz、vilsonlee、小子你行、書友090307130347367五位兄弟打賞。

「呵呵,葉老弟,別看只是一些普通的樹兜,卻全是出口的。並且每年的收益還不錯,就這麼一個破樹兜,運到國外可以換到三四千塊大洋回來。要不,老弟喜歡的話搬個回去。晚上也能坐樹兜上品品茶,賞賞風月,還是不錯的選擇。」鄭輕旺一臉輕鬆,笑道。

「那算啦,一個要三四千塊,太貴了。有些可惜,要不我付錢買一個吧,總不能讓你們林場太吃虧了。」葉凡也著實有些喜歡那些樹兜,想到閑瑕時坐上面喝杯茶,懷中還抱著一妹子的話那還真是個不錯的選擇了。

「不用說了,老弟,就當是老哥送給你的。幾千塊錢,咱們還講這些幹嘛,見外了。」鄭輕旺非常熱情,立即指揮著四個搬樹兜的工人動手,要了兩個樹兜一個小茶几,當然,那茶几也是由整個樹兜原形稍微加工搞出來的。

領頭的那個臉上有顆黑痣的工人遲疑了一下,說道:「鄭場長,這些樹兜是美國沃馬公司訂製的,這批全是高檔貨,我們廠全是按他們提供的圖紙搞的。

這個有數額定量的,如果搬走了一付就怕再也難找到合適的樹兜來打制了。

何況即便是能找到,就怕時間來不及了,別看只是兩條凳子一個小茶几,咱們林場木具廠里一個小組的工人加班加點,得干十幾天才能弄出來。

到時人家可是要追糾違約責任的。而且,這事馬副場長和陳廠長走前有慎重交待,絕不允許挪走哪怕一條凳子的。」

「是嗎?吳副廠長。」鄭輕旺那臉色立即陰沉了下來,令得吳副廠長身子一震,瞅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葉凡,趕快陪著笑臉說道:「這樣行不行鄭場長,過段時間我們找到合適的樹兜再給葉主任打制一套,親自送到林泉去怎麼樣?品質保准葉主任滿意,而且還可以再加兩條凳子,剛好湊成一付。」

「算啦鄭場長,也不急在一時。下次來我再挑一付吧。」葉凡心裡一動,覺得那個吳副廠長有點異樣。所以,趕緊故意這般子說。

在這景陽林場,無疑說鄭輕旺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山溝溝里的土皇帝。不過,從吳副廠長的口氣中感覺到好像其人並不是特別賣鄭輕旺的賬似的。

以前了聽鄭輕旺介紹過,林場的木具廠是由馬占魁這個副場長專門負責管理的,陳二順就是該廠廠長。

而天水壩子葉若夢的父親葉水根的死好像跟景陽林場有關係。當初葉水根先前就是在這木具廠工作的。

後來也不知什麼原因得罪了鄭輕旺,被發配去狼鐺谷守山巡視等,也就是巡視林子,無巧不巧的就死在了狼鐺崖下。

聽說當時還是林泉三霸的李德貴背回來的,後來葉水根醒后就說了一句話,說是李德貴不是好人。據若夢推測是李德貴看上了乾娘葉金蓮。

本來懷疑葉水根是不是李德貴害死的,因為李德貴有作案動機。不過,那天在葉凡死死追擊特a通輯犯人時正好李德貴被葉凡一腳差點踢死。

死前說了實話,說是自己並沒害死葉水根,而當天葉水根是從狼鐺崖摔下來的,當然,這個他自己也並沒看見。

當時是景陽林場的陳二順打電話叫李德貴去背人的。而且當時陳二順還答應給了幾百塊錢,那個時候幾百塊錢相當值錢的。因為工人的工資一個月才幾十塊錢,接近於一年的工資了。

就連李德貴都有些懷疑葉水根是不是陳二順等人害死的,所以,葉凡跟盧偉一直在暗中調查此事。先是懷疑是不是鄭輕旺下的手,不過一直找不到證據。

而盧偉的直覺懷疑說是不是副場長馬占魁乾的,因為葉水根原先所在木具廠是馬占魁分管的。

只是一時都無法找到有力的證據,僅僅是懷疑罷了。而且,馬占魁人家好歹也是一位副處級幹部。

而且景陽林場是市林業局直管,當然,市公安局也是他的上級單位,差不多是雙重管理了。

跟魚陽倒沒啥關係,盧偉和葉凡怕打草驚蛇,一直在暗查,不過,一直到現在也沒找到什麼頭緒。

剛才葉凡在鷹眼下發現那個吳副廠長好像跟鄭輕旺不怎麼對付,心裡隱隱有覺得也許鄭輕旺跟馬占魁並不怎麼合拍。

也許剛才在辦公室內鄭輕旺臉上掩飾得很好的一絲憂鬱會不會就是馬占魁惹起的也說不準。

景陽林場很大,是一個正處級的單位,各個分場也有十來個,再加育苗,花卉培植等部門,下屬分部也是相當以,內部爭權奪利絲毫不比一個縣委縣政府差。

如果能從鄭輕旺跟馬占魁的矛盾中發現什麼蛛絲馬跡,那也許是案情取得突破的有力方向。

所以,葉凡很是自然的加了把火。表面上好像很是體諒鄭輕旺,以後再來搬木凳子,實際上有挑拔離間的嫌疑。當然想讓加深鄭輕旺跟馬占魁之間的矛盾了。

這個吳副廠長也許就是個導火索,因為從其面上樣子看,明顯是屬於馬占魁那一夥的。

「不用說了葉老弟,這凳子我鄭輕旺送定了。」鄭輕旺還真中計了,覺得很丟面子。

他沖葉凡笑了笑,轉身朝著吳副廠長時立即收斂了笑意,說道:「立即給我再叫一部小四輪來專門送葉主任家去,不然,你四個立即給我滾出這景陽林場,反天了,哼」

鄭輕旺火氣好像特別的大,其實難怪他火氣大。因為最近市林業局有意調整景陽林場的領導班子。而馬占魁當然也眼紅鄭輕旺那個位置了。

所以,就先下手為強,首先從景陽林場的黨委班子里下手,趁著鄭輕旺去學習時間自己代場長的機會,擠走了鄭輕旺的兩個心腹下屬,安插進了自己的人。

這段時間,鄭輕旺學習完回來后感覺在黨委會上好像自己的話有點不靈光了。

以前自己在林場黨委班子里講話那是一言九鼎,現在時不時會冒出不和協的聲音。

發展到後面時,就連馬占魁有時也會隱晦的站出來跟自己唱對台戲了。知道馬占魁有些坐不住了,所以,時下鬥爭形勢快進入白熱化了。

而且,三個副場長也被馬占魁拉走了一個。不然,鄭輕旺真的要被他們架空了。

鄭輕旺當然不甘心失敗的,失敗后估計就得滾回墨香市林業局當一名不管事的副局長養老了。

這景陽林場可是一個金飯碗,失去了它以後想跟市裡領導打交道都有些困難了。這些方面葉凡當然不知曉了,只是隱隱感覺到一些異味來了。

一聽鄭輕旺發了那麼大的火,而且口氣強硬,吳副廠長和另外三個工人頓時有些傻眼了。

再加上今晚上馬副場長和陳二順都不在,吳副廠長當然沒那天膽跟這林場的一號人物叫板了。

要說真惹得鄭場下決心要收拾自己等人的話那個估計有九成可能,到時就是馬占魁也保不了自己的。

所以,還是先顧著眼前了。以後即便是馬占魁回來要發火,自己等人也可以把鄭輕旺拉出來當擋箭牌了。

所以,吳副廠長不敢再吭聲,使了個眼神,叫上同夥把二個凳子和一個樹兜小茶几給搬上了一個小四輪。

而葉凡當然不會再推辭,他的目地當然是為了藉此激發鄭輕旺跟馬占魁的矛盾了。

有些不好意思樣子,笑道:「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呵呵……」開車一冒煙走人了,只留下又冷冷哼了一聲的鄭輕旺,和四個有些惶惶然的吳副廠長等人。

「奇怪了,吳副廠長怎麼會那般的笨,為了幾個樹兜跟鄭輕旺叫板,而且是當作林場一些下屬的面。

難道馬占魁一夥已經發展到能跟鄭輕旺抗衡的地步了。即便是那樣子,也不可能為了幾個樹兜翻臉吧。」葉凡坐在搬回來的樹兜上,品著烏龍茶,百思不得其解,總感覺怪怪的。

又站了起來,伸手把那三個樹兜前前後後,翻過來倒過去的查敲了一遍下來,的確是三個普普通通的樹兜。

只是造型較奇特,而且經過林場工人的特殊回磨加工后,沾上了一些藝術氣質罷了。

「難道這樹兜有貓膩,不過剛才老子用鷹眼都查過了,感覺到裡面絕對也是木頭,並沒藏著什麼金銀財寶抑或毒品海洛英什麼玩意兒的。」葉凡嘴裡念叨著,隨即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有點神經過敏了,也許是葉水根的死讓自己有太過於內疚才到致如此的。

因為天水壩子那冷冰冰的泥地里還躺著一個天使般的姑娘——葉若夢。是她捨身救了自己,而且,死前一直期望著能揭密父親葉水根的摔死之謎。

葉凡心裡有愧,此謎不揭,估計一輩子都將良心難安的。

「若夢,不管有多困難,不管害死你父親的人涉及到誰,我葉凡,定叫知道什麼叫王法。

我發誓,你在地下安息吧,有生之年,我會辦到的。」葉凡喃喃著,眉頭緊皺。

對於這種陳年舊案,他也知道,很難搞清楚,不然,就不會出現什麼歷史上的10大冤案了。古代都有冤案,現代也有解不開的謎,說明有的案件就是查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