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七章謝媚兒VS玉嬌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七章謝媚兒VS玉嬌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八十七章謝媚兒vs玉嬌龍

「為什麼?這個還不簡單嗎?你忘了咱們倆的約定?」玉嬌龍嘴裡說著,眼眉望著的卻是清純媚柔的謝媚兒。兩女相比的話謝媚兒重在一股子天生媚意,玉嬌龍贏在純真和氣質上。謝媚兒卻是要成熟得多,春蘭秋菊各有千秋。

「約定,咱們有啥約定,真是莫名其妙。」葉凡心裡一嗦,偷掃了一旁的謝媚兒一眼,發現她面上還較平靜,好像並沒什麼打翻醋瓶的表現,才鬆了口氣。

「這是咱們倆的事,我不想說給有些騷狐狸聽,哼」玉嬌龍雖說沒有明白指出誰是騷狐狸,但那話即便是一傻瓜也聽得出來的,不是指謝媚兒還有誰?

「咯咯……玉小妹子,你跟葉主任有什麼約定那是你們倆的事,可別把我扯進去。而且,我跟葉主任只是朋友關係,不是你想的那種。」謝媚兒居然講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好像要撇清跟葉凡的關係,這倒是令得葉凡好生奇怪。

如果說謝媚兒怕玉嬌龍,那個應該不可能。謝媚兒的叔就是謝國忠,是市裡穩坐第三把交椅的大頭,勢力未必比魚陽玉家差,真有些詭異。

「哼還想騙人。手牽手,身貼身了還說沒關係?都這樣子了還說沒關係那要什麼樣子才算有關係?

是不是要等那個啥了才算有關係?不知羞」玉嬌龍估計真是惱了,上床兩個字不好意思說出來,但那話一冒出來也是令得葉凡頭大了許多。

「嗨嗨你這說什麼話來著?跟你有啥關係?這是我跟媚兒的事。即便是那個了你咋整的,還是跟你沒關係,呵呵……」葉凡眉毛一抬,乾脆挑明了,看著玉嬌龍那一股子抓姦樣子就來氣了。

自己跟她也的確沒屁的關係,前次還不她硬賴在自己家裡,弄得自己不得不放過了他老頭子玉懷升。

當時也是被自己老頭老**著的,至今還鬱悶得想噴血,想不到此女又來惹事了,真他娘士可忍孰不可忍了。

「好好聽到沒有謝媚兒,他都挑明了,一對狗男女。呸呸呸……」玉嬌龍氣得臉都漲得通紅,身子都在顫慄,眼眶好像也有些溫潤了,估計那淚珠子都含在眼眶中了。一連呸了幾聲,極端鄙視樣子盯著葉凡,盯得這廝有些心裡發毛了。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決定徹底擺弄這小蹄子一刀再說。用餘光掃描了一圈下來,發現這小巷子好像還真沒其它什麼人出來。

隨即手一緊就把謝媚兒給拽入了懷裡,臉朝著玉嬌龍,一臉**樣子,嘴湊到媚兒唇上叭嗒一聲,吻了一個。

這廝嘴裡卻是叫道:「媚兒的唇就是香。」

「你……你……」玉嬌氣得全身發抖,突然眼露凶光,猶如河東那發*之母獅,也不知哪裡來的勁頭,一把就撲了過去。葉凡倒沒防到她會生如此大的氣,不小心被他一推,謝媚兒被她從懷裡拉扯了出去。

「我打死你這騷狐狸」玉嬌龍張牙舞爪著撲向了還未從發愣中驚醒的謝媚兒。

「鬧夠了沒有?哼」身後一聲冷得寒骨的聲音響起,玉嬌龍那花招指還沒抓到謝媚兒身上,不過身子好像受到一股大力拉扯,啦一下,再也站不穩了,轉了幾個圈子,趕緊伸手倚在了牆壁上才穩住了,不然,鐵定摔個狗啃泥抑或是仰八叉。

「媚兒,咱們走,別理這瘋婆子。」某男毫不留情,哼一聲,拉著謝媚兒快步要走開,看都沒看一眼正倚在牆壁上,臉上掛滿了淚珠子的玉嬌龍。

「妹子,你怎麼啦?」身後突然傳來靠山虎那有些焦急的聲音,身旁還站著玉貓、玉虎、玉狗等幾個玉家人。

「55555……」玉嬌龍聳動著肩膀,看到了救星似的,終於抽噎出聲了,指著葉凡哭道:「哥,他欺負我。」

「欺負你,打你了。」靠山虎玉世雄那臉立即陰了下來,密布了好幾大塊烏雲。

這廝掃了葉凡一眼,想到一直以來所受的鳥氣,想到玉家被這小子整得差點噴血。

那是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姓葉的,你小子真是陰魂不散是不是?前次你大庭廣眾之下欺負我妹子,現在居然在小巷子里還敢舊事重演,好不要臉,你到底是不是爺們。」

隨著玉世雄的吼聲,玉家那所謂的唰啦一下把葉凡給包圍了。玉家外號稱之為玉貓玉鐵貴、玉狗玉頂牛、玉虎玉小天、玉狸玉丁鐺。

四人其實是靠山虎的鐵竿打手,玉家的一些產業都是這些人在看著場子的。

玉狗真名叫玉頂牛,脾氣最狂燥了,早就忍不住了。見小巷子的牆壁上正斜靠著幾根柴火棍子,隨手抓在手中,一步騰地而起,不管死活的直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凡哥,你快跑」見玉狗來勢洶洶,可是嚇壞了謝媚兒。身子往上一衝,擋在了葉凡身子前。

在她眼中,葉凡怎麼能打得過這幾個凶人,此在魚陽這一帶可是打架出名的。

不要說魚陽,就是臨近的浙寧省的幾個縣聽說這四人都有些害怕的,何況還有個名頭響噹噹的靠山虎這種大霸頭。

不過在謝媚兒尖叫的同志,另外也有個女的在叫道:「頂牛哥別」當然是後面玉嬌龍的聲音了,只是聲音太小,被謝媚兒的聲音掩蓋住了,一般人都聽不見。

「別怕媚兒,幾條狗怕什麼,呵呵……」葉凡那嘴角掛上了一絲和緩的笑意,此笑齊天最熟悉了。這是某人即將要倒霉的招牌之笑,如果齊天在肯定會連退幾大步,以免遭了池魚之殃。

葉凡輕輕的一帶就把媚兒給拽入了懷裡,右手一拳揮出,撇過了玉狗的柴棍子,手勢一彎,照準玉狗的粗大手臂撞了過去。

『叭啦……』

一聲脆響,葉凡淡然笑著紋絲不動,不過,玉頂牛同志卻是被那一拳給撞到了三米開外,歪歪斜斜著最後撞倒了一排柴棍子,估計也是相當痛的,牙都呲了起來。

因為那柴棍子還是很粗糙的,像這種玩意兒反正要用來燒的誰還有閑情去精雕細琢啥的。只是玉頂牛同志人還是很硬朗的,並沒呼痛罷了。

不過,這廝那肌肉塊卻是在顫慄,那個是自然生理現象,人無法控制的。

「有兩下子,吃我一拳。」身後傳來靠山虎那輕蔑的聲音。

「慢著,這樣玩也沒什麼意思。」葉凡大手往空中一揮干聲笑道,眼中寫滿了和藹的不屑笑意。

「擺個道出來,老子接下了。」玉貓玉鐵貴揮著一支手喊道。

「這小子,不是那般的沖。前次在公安局被自己點殘了一隻手,剩下一隻手了還不消停。」葉凡心裡想著,嘴裡一點都不慢,說道:「咱們到烈士陵園去,哪裡安靜。你們幾個一起上吧,要玩就玩個大點的,來場像樣的賭博怎麼樣?」

「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們四個一起,就你,需要嗎?」玉狸玉丁鐺雖說是個女的,尖聲笑道倒有點像老鴉叫春。

「怎麼,不敢賭嗎?不是你四個,是你們五個。」葉凡輕蔑的一抬眼,居然連靠山虎也給順帶捎上了。

「哈哈哈……見過狂的,從沒見過狂得不要命的人。好好這招我x山虎接下了。賭既然要賭就要來點彩頭。」靠山虎居然答應了下來。

倒是令得玉家感覺有些丟臉,他們四個上陣已經算給姓葉的天大面子了,還要加上老大靠山虎,那個就有點欺負弱小的勢頭,這個好像一直以來都不是老大靠山虎的風格,今天的老大好像有點詭異。

他們四人當然不會明白靠山虎的心理了,其實玉世雄心裡也有些疑惑。

一直懷疑葉凡是不是也練過幾手,前次聽李橫山說是葉凡是獵豹兵團團長鐵占雄的拜把子兄弟,既然獵豹兵團出來的全是能人,鐵占雄絕對是個高手。

以此類推,鐵占雄難道不會教這小子幾手。那這個葉凡很有可能也是個高手。

而且,從剛才這小子一拳就把玉狗給撂到三米外的牆壁上那勢頭來看的確有兩把刷子。

所以今天為了保險起見,決定降低身子,跟合夥干倒這狂妄小子再說。

至於說丟臉不丟臉那個次要的,打贏才是王道。現在的靠山虎成熟了,也懂得謀劃了。

「彩頭,你說說用什麼作彩頭?」葉凡微微一愕,暗道不會是靠山虎同志要送錢來吧,那就卻之不恭了,能打回架,又賺到了錢,一箭雙鵰的事還是相當不錯的,這年頭,沒有人嫌錢多的。

而且,像靠山虎這種人雖說相當的狠,但電視中學來的江湖義氣還是相當重的,輸了的話估計也會輸得起的。

「很簡單你輸了向我妹子賠禮道謙,由她出氣。」靠山虎呵呵乾笑道。

「大哥,光是這一點太便宜這小子了,最好讓他出點血才行。」玉貓摸了摸自己那被牆壁磕襯得生痛的後背喊道。

「出血,行姓葉的,再加50萬彩頭敢不敢?別說你沒錢,可以寫欠條,一天利息五分就行了,呵呵呵……」靠山虎掃了葉凡一眼,勢頭相當的盛。

本章節由友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