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八章靠山虎的慘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八章靠山虎的慘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110306212105396打賞。.】

這廝心裡也是暗自嘀咕道:「這小了一個月工資不過幾百塊,去啥地方拿50萬,除非去貪,憑他林泉經濟區主任那頭銜,聽說手中有著修路的幾千萬款子,去貪那就更好了,老子正好送他進大牢。」

「50萬……」葉凡念叨了一句,好像在沉吟。其實玩的當然是欲擒故縱那老伎量了。

實則是想再從玉家多掏些出來,玉家反正有錢,能掏個100萬那就更美了。

估計能賺到100萬的話也能讓靠山虎心疼上幾個月的。其實玉家也不是特別的有錢,家產不會超這2000萬的。

而且是雜七雜八的房產,地產、公司全湊一塊了才那麼多。100萬現金的話還是相當巨額的款子的。

「凡哥,不賭了,咱們快走。如果他們硬要阻攔的話我叫哥出來。」謝媚兒那擔心已經提到嗓子眼了,身子一直在顫慄,掏出電話就要打給他大哥謝遜。

「不必了」葉凡伸手奪過了謝媚兒電話,沖靠山虎笑道:「翻一倍,我要現金放眼前,或者支票也行。」

「你的呢?」靠山虎撇了他一眼,有些異外,暗道,這小子這麼有把握。俗話不是說,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難道這小子贏定了。

不然,輸了的話他鐵定要從經濟區挪款子的。100萬,就是他干一輩子也弄不來這麼多錢的。

不過,靠山虎轉頭掃了四靈一眼,再加上自己,不可能五個人還鬥不過這小子。真那樣子的話那真得買塊豆腐撞死了,還在魚陽混個球。

「這卡里有100多萬,不信的話你隨便叫一個人帶上此物去查查也行。」葉凡從皮夾子里夾出一張銀行卡來。

「不必了,我相信你有。」靠山虎揮了揮手,也從皮夾子里夾出了一張支票,陰森森笑道:「這張是120萬的支票,我剛簽的,本來是要給客戶的,就用這個吧。乾脆賭120萬了,你那卡里不夠可以打張欠條,呵呵呵……」

「行到後山。」葉凡乾脆的了頭,不過,轉身走的時候又笑道:「你們玉家不會賴賬吧?」

「哼這個不必你操心,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靠山虎倒是冷靜了下來。

「哥……別……別賭了,不好……」這時玉嬌龍又在一旁勸說開了。

「妹子,等下贏了你好生的甩這小子幾耳刮子,然後再踹上幾腳出氣。最好揍成豬頭,就當哥給你出氣了,哈哈哈……」靠山虎猖狂的笑了,信心滿滿。

瞥了一眼,又說道:「不過姓葉的,到時別去公安局又說我們玉家合夥欺負你什麼的,社會上有社會上的規則,這個你可是懂?」

「呵呵,不勞你強調,這個我懂,只要你有那爛本事。打殘了我葉凡自認倒霉,絕不找你要半分醫藥費。」葉凡淡定的一笑,渾沒在意。

「哥,不許打殘,比比就行了。」這時,一旁的玉嬌龍突然喊了一句,倒是令得眾人都頗為怪異的望著她。

「我……我只是覺得打殘太慘了,沒必要。」見大家都盯著自己,玉嬌龍趕緊又解釋了一下,頗有股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烈士陵園後山倒是有很大一片樹林子,倒是個清幽所在,也沒現幾個人。平時都是一些老頭老太太在哪兒練練劍,打打太極拳什麼的,這個晚上了就看不見人了。

倒是在樹林的陰暗處偶爾會現一隊隊情侶摟抱著正吻了個不亦樂乎。

玉世雄一使眼神,玉家四靈是相當凶的人,立即閃進樹林里,把那些正想接吻的,摟抱的,揩油妹子的哥們姐妹,全給趕走了。

此刻這裡倒是清靜了下來。

葉凡氣定神閑,嘴角掛起一絲悠笑,說道:「來吧,早結束,我得休息了。」

「小子,沖什麼大爺,老子不打得你喊媽就不姓玉。」玉虎玉小天來了一個十幾米的助跑,一躍騰起足有一米多高,從空中那狠辣的腿呼嘯著踢向了葉凡的臉龐。

而右邊的玉貓玉鐵貴也不慢,掄起他鐵棒粗的胳膊,一招橫掃千軍掃向了葉凡腰部。

「呵呵,跳得蠻高的嘛」葉凡淡淡一笑,調侃了一句。身子一側,閃過了玉小天的腳踢,隨手一拳搗去,把玉天小的一腳拔向了玉鐵貴的橫掃,這個在太極拳里叫四兩拔千斤。

要知道陳嘯天可是陳氏太極拳的親傳弟子,太極推手玩得絕對稱得上是大師級了。

為了完成師傅的心愿,最近一段時間,他是把壓箱底的功夫全露給葉凡了。

玉小天感覺側面一股大力傳來,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聽使喚,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腿狠狠地由下往下踢在了玉鐵貴的胳膊肘兒上。

頓時

『叭』地一聲悶響,玉小天叭嗒一聲摔了個狗啃泥,因為這一腳太狠了,根本上就用上了全身的勁頭。

直接就摔向了五米開外的樹林里,因為最近剛下過一場雨,所以泥地里還較鬆散。

因此,玉小天完全像一頭野豬,那嘴直接就戳在了鬆散的泥土地里,啃了一嘴的泥,地下,一個顯目的划痕,倒有汽車突然剎車的感覺。估計嘴也腫起來了吧,一時爬不起來了。

而他的那一腳也是踢得玉鐵貴在樹林里翻了三四個滾兒,往胳膊肘兒一瞧,青紫色一大塊,手臂一陣子麻木,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鐵貴、小天沒事吧?」玉丁鐺急得差冒淚了,喊道。

「還死不了,咋種,打殘他。」玉小天吼道,一張嘴,突然感覺眼前什麼黑團飛了過來,地一聲,本來就帶有一泥土的臭嘴這下子整個被一團污泥給塞得滿滿的。

「這團泥巴只是給你一小懲,再敢罵人的話下次你那腦袋瓜上就見不到你那破嘴了,哼」葉凡冷哼了一聲,剛才隨手俯地抓起一把土當小李刀使了。

所以,直接就把玉小天的嘴全給堵上了。那廝唔了幾聲,因為嘴裡塞滿了土也唔不出來了。

好像連喉嚨都給堵住了,氣一下子喘不過來,憋得拚命地伸手指頭摳著嘴。一旁的玉嬌龍趕緊過去幫忙摳喉嚨了。

感覺幾股大力傳來,葉凡眼睛一眯,一個側轉身,一腿踢得玉狗玉頂牛慘叫著飛到了五米開外同。

這廝直接撞在幾株粗硬的蘭竹上,倒是沒把蘭竹撞斷,只是玉頂牛滑到蘭竹下部時人好像軟癱了。

似乎眼前突然閃現出了一堆的金元寶和滿天空的仙女妹子,想伸手撿幾個,抱幾個,不過手已經抬不起來了。

說是遲,那是快。

葉凡右手一橫格,從右邊飛來了一條細鐵鏈。這是玉狸玉丁當姑娘的拿手好戲。

此女平時腰上都纏著一根小指頭粗的,用精鋼加上真的金子融合在一起打制的特殊鐵鏈子,綁在腰間平時倒是可以當腰帶使。

不過,打架時那腰帶鐵鏈一拉出來,長可接近二米左右。伸手臂那麼一掄下來,以她為軸由,方圓四米之地都在她的可控範圍內。而且那鐵鏈使得相當的拽,一被她套住的話就休想脫身了。所以,也給人慣了個外號,被她陰過的人兒稱她為美女蛇。

不過,此刻那鏈子好像不靈光了,本來想直接套中葉凡的腦袋瓜。不過明明好像快套中了,不過的確沒套中,反而那鐵鏈被葉凡的右手抓在了手中。

葉凡一聲冷笑,掄起鐵鏈,內息注入,反掄了過去。玉丁當也沒想到葉凡的力勁會那般子剛猛,猶如被巨輪拉住的一葉破扁舟,整個人沒防住,被葉凡那反手鐵鏈帶到了空中,直接就砸向了正狠狠向葉凡招呼過來的靠山虎玉世雄。

而玉世雄也是收手不及,想躲沒地兒躲了,因為那速度的確是太快了。

地一聲。

玉世雄抱著玉丁當滾成了一團,直接就滾進林子里親去了。這還正好,倆人一男一女的,配成對還是不錯的。

「,抽死你」靠山虎怒了,現玉丁當應該還有氣,一把奪過她手中鐵鏈子,當成鞭子抽向了葉凡。

「來得好」

葉凡輕喝一聲,身了一閃躲過了,再一轉身,靠山虎感覺眼前好像有個人影一晃,想收手後退,好像來不及了。眼巴巴的看著葉凡的一腳踹在了自己腰竿上。

頓時

一聲輕微的骨頭拉裂聲響起,靠山虎雖說也有著二段根底子,可葉凡人家是七段,並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的。那一腳下來,估計也有著七八百斤力勁了。

靠山虎那硬朗的身板即便是再硬朗,也是無法承受了。這次倒是沒飛多遠,就二米遠距離。

不過,這廝那臉上全是血,頭上腫了一個小碗大的凸起,眼睜成了一條縫,估計難看清人了。一時坐地下再也爬不起來了。

「呵呵……再吃我幾腿試試。」葉凡輕聲乾笑著,慢慢的往靠山虎走去,伸出腿來輕踢了二腳,靠山虎頓時就軟搭了下去,有像是被抽了筋的龍皮。

「住手哥……」玉嬌龍正在幫玉小天掏嘴裡的沙子,那廝被嗆著了,拚命咳,一時玉嬌龍還沒反應過來。

當她驀然一轉身,才現了其哥的慘狀,尖叫著,張牙舞爪地撲了上來,直接把葉凡給推開了,整個身子攔在了靠山虎身前。

昨天有個看盜版的哥們一直質問著狗子是不是寫寫亂了,說是先前鐵占雄說葉凡是六段,後來怎麼變成七段了。其實我想說的話那就是國術境界只是一種力量的象徵。如果兩人沒有比拚過,誰也無法看出對方是幾段,這個只是一種猜測。即便是打鬥,也只能是猜測,因為招術,臨場揮也相當重要。像葉凡本人沒透露他是七段,誰也無法準確地說出他是幾段。當然,境界比你高n段的高手能感覺得準確一些罷了。至於說靠山虎,這次是因為他認為自己有五個人,應該能勝。前次是一個意外等等。

所以,狗子想說,狗子很清楚,呵呵,希望這位哥們能看正版,訂閱支持一下狗子,也讓狗子能更清醒一些是不是?另外,謝謝你在評區的看法,其實,即便是某些地方有些小毛病也正常,一本,幾百萬字,作者也不是神是不是?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