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八十九章我是你老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八十九章我是你老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為什麼要住手,他還沒認輸,我可是想賺錢的。」葉凡冷冰冰哼著,當然是這廝是故意的,那聲音還相當的刺耳。

「算啦凡哥,回去吧。」謝媚兒也在遠處勸道,知道玉家勢大,葉凡如果真跟他們成了死敵,以後日子估計也難過了。

「我們認輸了,你住手。」玉嬌龍喊道,波浪起伏的胸脯直朝著葉凡招搖著。

不過葉凡同志此刻卻是視而不見,臉上陰陰的一笑,說道:「你……不能代表他們。」

說著話又揚起了腿,作勢要踢。

「你敢」玉嬌龍挺胸收腹,乳峰子當手榴彈直面對著葉凡同志,如果這廝膽敢動粗的話估計那對人肉炮彈絕對會毫不含糊地炸撞過來的。

葉凡縮了縮腿,陰聲笑道:「我有啥不敢的,這是賭約。」說著作勢又要側身踢人,當然,這廝是在戲謔玉嬌龍。自然是要趁這機會,好生的馴服一下這個高傲如孔雀的姑娘。

「你真的忍心嗎?他可是你的大舅子,你也下得了手?咯咯咯咯」玉嬌龍龍突然大聲喊叫道,有歇斯底里感覺。

「大……大舅子,從何說起,好笑,真是好笑」葉凡短暫的呆愣之後立即放聲大笑了起來,覺得這個太不可思議了,玉嬌龍此女連這話都能編造出來。不過,因為太過於突然,所以,小葉同志那話講得有不利索。

而一旁的謝媚兒身子一向抖,一臉駭然盯著玉嬌龍和葉凡,不知在想些什麼。

看著媚兒那樣子,葉凡怕她誤會,趕緊喊道:「別聽她胡扯。」

「胡扯,咯咯咯……你敢說我是胡扯嗎?去年過年,初八,我就到你家了,一住就到了十六元宵那天。

咱們的事你爸媽,還有紫衣,還有大哥葉強,小弟葉……他們都認可了。

而且當時說就要定下來,你還,那天晚上,咱們還睡同一個房間。姓葉的,你敢說這些不是事實嗎?」玉嬌龍那臉皮絕對在此刻賽過鍋底子,那話一拋出來,頓時就是震驚了全場,未了,覺得好像還不夠震憾人心,補了一句重量級話出來吼道:「我是你老婆「

玉家的玉貓、玉虎、玉狗等人差成了木雞,連身上的痛楚全忘了,傻愣愣的盯著葉凡和玉大小姐,心裡直喊晦氣,如果真像玉嬌龍那樣子說的,那他倆個根本就是在玩窩裡斗遊戲,這都什麼事?

「妹……妹子……你沒燒糊塗吧?」靠山虎是再也忍不住了,抹了一把臉上的鼻血,有些苦澀,問道。

「不信是不是哥,你問姓葉的,我講的可是事實?」玉嬌龍沖葉凡哼道。

「這個……怎麼說呢,當時你到我家那是你自願的,而且,那個啥的,那個我當時還不在家。

後來回來后也是給父母親逼的,而且那天晚上咱們雖說在同一房間,但我可是沒碰你的,天地良心可以作證。

而且,後來我就到我妹妹房間了。這個應該不算啥吧?再說父母親……那個還不因為你家老頭子的事……」葉凡是拉拉扯扯,感覺說話更有不利索了,說了一大堆話,讓人聽了是雲里霧裡,亦真亦假的。

不過,大家從葉凡的話里也聽出了一端倪,至少玉嬌龍到他家是真事兒,而且兩人孤男寡女的還睡了一晚上,還有什麼父母親認可什麼的亂七八糟的東東。

葉凡可是再也不敢停留了,一甩手拉著有些驚愕的謝媚兒快步走了,用逃來形容最合適了,因為是小跑。

奇怪的是謝媚兒並沒多少酸味似的,表情平淡,走到街上后也沒刨根問底的追問此事。

倒是弄得葉凡心裡有些忐忑,不知媚兒心裡在想些什麼,暗暗嘀咕道:「難道她是給我面子,現在不爆,等下到家后就作了,絕對是。」

這廝早就作好了挨爆的準備,不過到水雲居后謝媚兒還是那樣子的表情。而且拉著葉凡進了衛生間,放水給他洗澡。

謝媚兒越是不問不說,易里越是不安。

良久,有些訕訕然說道:「媚兒,我跟她真的什麼事都沒有,事情是這樣的……」葉凡打算把初幾生的事給謝媚兒說叨一下。那知嘴一下子就被謝媚兒吻住了,不出聲來。

一個長吻之後。

謝媚兒輕聲說道:「不要說了,我相信你。這個都不信你了我這身子也不會給你的。凡哥,咱們好好的擁有這一切吧。」

「媚兒,我……」葉凡心裡有些難受,覺得有些愧對媚兒,輕輕的摟著玉人,不想再講了,千言萬語也成了多餘的了。

不久

電話響了,居然是縣委辦主任張新輝打來的,約葉凡出去喝茶。

「去吧,晚上我等你。」謝媚兒那種超乎尋常的善解人意,倒是令得葉凡的心坎放下了不少。當然,愧疚也長存的。

張新輝選的地是歌廳的包間。

只有他一個人,葉凡知道他肯定有事交待,所以一進包間就笑道:「張哥,幾個月不見,活得越來越有滋味了。」

「有滋味,那有什麼滋味,你在省城倒真有滋味吧。我,在這魚陽,忙都忙半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魚陽這家難當,作為縣委的大總管,方方面面都要錢,沒錢難辦啊?」張新輝居然一臉的苦笑。

「怎麼?張哥是不是的遇上啥難事了?」葉凡遞了根煙過去。嚓一聲幫他上了。

「難事,倒還真有件難事,只不過不是私事是公事罷了。」張新輝眉頭緊皺,好像難以啟齒似的。

「張哥,有啥事直說就是了,藏著掖著難受是不是,呵呵。」葉凡打著哈哈,緩解一下氣氛。

「能不能先借錢給老哥?」張新輝突然說道。

「借錢,要多少?」葉凡微微一愣,想不到張新輝這堂堂的常委還要借錢。

這倒是個好機會,以前雖說有張家林的關係,其實張新輝在暗中也幫了自己不少忙了,那情早就還完了。現在如果自己能幫上張新輝的忙的話那自己『入常委』的事還得他相助呢。

而且,張新輝肯向自己借錢,說明人家信得過自己。不然,人家縣委常委,縣委大管家還怕借不到錢。估計哼一聲的自有人踩破門檻把錢送上府來的。

「我剛才跟你說過了,不是為我自己。最近咱們縣雖說各項經濟指標都呈良好的態勢展。

特別是你們林泉經濟區,隨著修路工程的逐漸完工,初步的以交通拉動經濟展的藍圖已經顯現出來了。

而鬼嬰灘工業園區投資額度達到了一億五千萬,它就是拉動全縣經濟大增長的火車頭,可以這麼說,也是賈記和衛縣長的希望,責任重大,老弟你得把握好了。

千萬不能鬆懈,那沙灘就是一個能生蛋的金雞。

雖然全縣態勢一片大好,不過為了全面展經濟,付出的代價也是慘不忍堵啊老弟。」張新猛吸了口煙,直到煙了,他還沒覺到。

見那煙快燒到他手指頭了,葉凡趕緊給他換了支,略顯驚訝,問道:「慘不忍堵,張哥,這個從何說起。既然全縣態勢一片大好,又怎麼會慘不忍堵?」

「呵呵,老弟你只管著林泉經濟區那一片旮旯,那裡的六鎮二鄉可是咱們縣最富的幾個鄉鎮,剩下的12個鄉鎮,除了城關鎮和榆錢鎮以外,基本上全是垃圾鄉鎮。

當然,垃圾這個名頭只能是你我倆時我才敢講的,不然賈記都得批我了。

你老弟管著的那一大片地區相對另外的10個窮鄉鎮來說,可以說是富得流油了。

除了城關的兩個鎮,剩下的10個鄉鎮全湊一塊,那經濟總指標還趕不上林泉鎮一個鎮。」張新輝剛講到這裡,葉凡卻是再也忍不住了。

隨口說道:「不會吧,10個鄉鎮還抵不過一個林泉鎮,林泉鎮我也當過幾十天的鎮長,也不怎麼富的,一個虛架子,名頭好聽罷了。

只是相對來說,比其它鄉鎮好一些罷了。以前我當鎮長時,林泉的經濟等各項指標還不如城關直屬的城關鎮和榆錢倆鎮。

後來就連處於林泉上游靠近城關的南溪鎮也快追上來了。那個時候,說是林泉鎮可以抵得上北面二三個鄉鎮的經濟總和還有那股子自信,再怎麼說也不可能一鎮抵10鄉鎮,這個太……」葉凡根本就不相信林泉一個鎮會達到如此水平。

「唉……老弟,你在黨校學習了三個多月,看來眼睛只盯在林泉經濟區那大塊地盤了,對於自己眼皮子底下的林泉本鎮倒是疏忽了。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老弟你這樣子可是要不得的,有時候會吃大虧的。

去年,林泉本鎮的財稅總收入才一百多萬。今年到現在過去七八個月了,你估計有多少?」張新輝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到現在,不到八個月。即便是林泉大通脈的完工能拉動林泉本鎮的經濟提速,但也不可能達到飛速度的跨躍式增長地步,畢竟大通脈還沒完全竣工,估計還得一二個月了。

所以,我估計有160萬就算頂天了。

而且,林泉經濟區是以林泉本鎮為核心區的,鎮里的建設也花去了相當多的錢。

即便是增長了三成左右,估計還抵不到花銷了。」葉凡有理有據的分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