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一章玉家的恥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一章玉家的恥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一章玉家的恥辱

以常務副縣長為首的肖竣臣肖家估計是要推肖伊林副縣長入常,一時也幫不了自己了。

政法委書記王昌然的意向是傾向於賈寶全,能拿下賈也等於拿下了他,打個招呼就行了。

武裝部部長謝強那一關難過了,一來因為庄紅玉的事得罪了他。

二來前次為了幫賀佳貞出頭,差點把他弟弟謝柱山的門牙給甩掉了,估計這梁子是結下了,雖說謝強此人一直笑面對人,但其人骨子裡絕不會像他面上表現的那樣子笑面。往往這種人才是強勁的對手。

紀委書記顧德成跟縣長衛初婧同穿一條褲子,都是市長羅浩通的追隨者。

對於衛初婧這個人,看不清楚。葉凡覺得她有時對自己好像有很看重,有時好像又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這個女人一直來好像跟自己都不怎麼對路子,從她一來就要拿掉了自己那個鎮長職務可窺見一斑了……

葉凡在床上思慮著自己的『爭常』計劃時,魚陽玉家的玉家堡里卻是差點翻天了。

縣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雅枝板著個臉孔子,氣得身子直發抖,指著對面正低著頭,不敢坐下的妹妹玉嬌龍吼道:「死丫頭,你把我們玉家人的臉全給丟盡了,你還有臉回來。

居然還敢在外面大聲嚷嚷,去人家家裡陪人家過夜,還死氣白臉的賴著不走,要當人家老婆什麼。

我們玉家什麼時候門風這麼差了,什麼時候玉家的小姐會淪落到求人家嫁娶的地步,家門不幸,真氣死我了。」

一旁的省財廳副廳長玉史介因為因為昨天是玉家老祖宗祭日,所以特地從省里趕回來了。

本來玉史介是最疼玉嬌龍這個侄孫女的。不過剛才聽了玉嬌龍吞吞吐吐的講述后那臉也再也難以保持笑意了。都快成黑碳頭包公了。

不過,玉懷仁和玉懷升都在場,他是這裡唯一的一個爺字輩長輩,也不好得批評玉嬌龍了。

「姐爺叔,我……我也是為了咱爸嘛爸一直被關著,不求人怎麼出來,何況……何況我也沒敗壞咱們玉家名聲,葉凡也沒對我怎麼樣?

你們不是常說,不管黑貓白貓,能抓老鼠的就是好貓,我只是採取的手段有些難堪罷了。

何況這事兒也只有咱們玉家幾個人知曉,外人不知道怕什麼。相信葉凡也不會拿出去大聲嚷嚷的,這個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好處是不是?」玉嬌龍還有些不服氣嗯道。

「你也敢講黑貓白貓,死丫頭,你的身體不金貴是不是?你的名聲不重要是不是?

以後你說還怎麼做人。以後,可是關乎你一輩子的大事。打個比方,你以後要嫁人了,如果你夫家知道了你曾經做過那事,人家會相信你嗎?

到時哭死都來及了。」玉雅枝是越講越氣,那巴掌都揚起來了,不過她也不敢在長輩面前放肆,何況這個妹子她是打心眼裡疼愛的,哪捨得打,只是裝裝樣子罷了。

「姐,你覺得我給咱們家丟臉了你就狠狠的抽我吧,抽死我算了,我……我也是為了咱爸能回來……嗯……嗯……」玉嬌龍那眼淚終於沒忍住,滾落了下來。

「算啦雅枝,這些都是我害了你們,唉,當初還不如死在野戰一師的軍營里來得乾淨……」一旁的父親玉仁升嘆了口氣,心疼不已,把女兒玉嬌龍拉到自己身旁坐下,說道。

「爸我不是說你。從事實上說,嬌龍做得沒錯,只是採取的方式太難堪了。還讓葉凡那小子看了個大笑話,我都不知我那臉該那哪兒擱了。」玉雅枝趕緊解釋道。

「姐,嬌龍沒有錯,全錯在葉凡那小子身上了。,老子真得找人整殘了他才行,不然,三天兩頭的跟咱們玉家過不去。爺叔,我看乾脆您老出面,捋了那小子帽子才對。」靠山虎摸著自己那腫得像豬頭一樣大面,插話哼道。

「整殘,你看看,到最後殘的還不是你,還得帶上玉貓他們四個。

現在知道葉凡的厲害了吧,莽莽狀狀的就去找人挑戰,結果怎麼樣,骨折的骨折,歪嘴的歪嘴,你這臉,都快趕上豬八戒了,還敢在這裡嚷嚷著整殘。那錢,是不是也去了不少,還跟人家賭,家裡的錢是紙啊

收起你那打打殺殺的蠢人思想吧,前次你不是沒去天水壩子,那姓葉的小子人家背後有著獵豹的鐵團長。

那人好相與嗎?你不是沒聽高一叔說過,鐵占雄此人就是他們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將軍都不敢輕易去惹的強者。

你把葉凡給打殘了,他會放過你嗎?別說你能帶著玉家幾十號人去跟獵豹整個兵團相抗吧,傻蛋一群」玉雅枝毫不客氣,那話噴出來差點噎死了玉世雄這隻靠背山虎。

說起來玉雅枝年歲並不大,就三十歲左右,可還真令得玉世雄和玉嬌龍相當的怵這個親姐姐的。

「哼算啦雅枝,別盡說喪氣話。雖說不能把那小子整殘了,但咱們從政府層面下手,他那個拜把子兄弟也是投鼠忌器。」玉懷仁冷聲哼道。

「懷仁叔,這次倒是有個機會。縣裡一下子空出了兩個常委名額。政法委王冒然那個位置估計會被盧偉奪走,畢竟人家背後有盧塵天在撐著,死撐也會兒撐上去的。

就是宣傳部長那個名額,咱們玉家倒是有兩個人合適。春嬋是林泉經濟區副主任,外加縣長助理,副處幹部,完全夠資格搏擊一下。還有就是繆家那外表弟,這個都得極力爭取了。」玉雅枝講到這裡,忍不住掃了叔玉懷仁一眼。

因為繆勇是他老婆的侄兒,也不知懷仁叔是向著繆勇還是向著春嬋了。還真有些難辦,兩個人總得分個主次。不然,就怕結果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如果能同時拿下兩個常委名額就好了。」玉史介說道,不過心裡也沒多少底子。

雖說他貴為省財政廳的副廳長,有著大把的財權支撐著,但其它幾家也未必就沒人了。

這一點玉史介還是不敢妄自菲薄的。保一個上去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了,這事回來祭祖,另一個目的就在此處了。

只要向賈寶全和市委書記周朝陽示一聲好,保一個不難。無非是多為墨香和魚陽爭取些款子罷了。

這年頭有錢還怕辦不了事。即便是市委書記周乾陽,砸出幾百萬去他難道還會忍住不要,不要的話拔一千萬呢?

「兩個,太難了,懷仁叔,你的意思呢?」玉雅枝問到了玉懷仁。

「保一個是比較穩,保倆個就怕弄到最後雞飛蛋找,均衡使力還不如全力推一個上去,還較保險一些。」玉懷仁抽了下嘴角,說道。說起來並不怎麼舒坦,光是這兩個人中確定哪一個就是個大問題。玉春嬋是自己的堂侄女,繆勇又是老婆娘家兄弟的孩子,這個,手心手背都是肉,難辦。

「不管幾個上,首先就得把葉凡那小兒的爭常之路給毀了才行。不然,也太把咱們玉家當作無物了。」玉史介那臉陰沉著說道,掃了幾個後輩一眼。

說道:「推繆勇上去還穩妥一點,繆勇不但有著咱們玉家在支持著,而且他們市裡繆家也有著穩實的根子。

如果咱們推春嬋上去,估計繆家會不痛快,這樣不好。繆家能讓繆勇下到魚陽來,目地當然就是沖著那個副處級位置去的。

如果咱們這次不推繆勇,繆家人肯定心裡會生了芥蒂,人一旦心裡有了芥蒂,以後想消除就有些難了。

咱們玉家絕不能放棄市裡繆家這個有力盟友,聽說繆勇的父親大興同志明年可能會角逐市委常委一席了。

如果真能成功,就等於咱們玉家在市裡常委席里佔了兩個席位,那咱們玉家更加騰達的一天會早一點到來的。」玉史介畢竟老謀深算,一席話下來就連坐一旁的玉春嬋本人都覺得這次的機應該讓給繆勇才對。

「爺、叔,雅枝姐,這次的機會就讓給繆勇吧,我等下次。當然,如果兩個都能上就更好了,我願意輔助繆勇。」玉春嬋忍著滿腹的心酸說道,心裡當然有些不甘不願的。

既然玉史介這個爺叔都發話了,而且講得在理,她也不好反駁。那樣子反而引起玉家不快就得不是償失了。

其實玉春嬋也有點打著以退為進的主意的,並沒有她嘴裡講的那樣好聽。對於『入常』,她怎麼肯輕易放棄。

「這樣吧春嬋,如果繆勇進了常委,我會想辦法,讓你正式成為副縣長的,而不是縣長助理。而且,這次估計林泉經濟區的領導班子也會有大動作的,咱們拭目以待。」玉懷仁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又補償了點好處給玉春嬋。

「叔,你是說葉凡會走?」玉春嬋訝然問道,那眼中是喜光漣漣,心道:「如果不能入常,能撈個主任噹噹也不錯。林泉經濟區可是塊大肥肉。」

「呵呵,到時再說。」玉懷仁不說破。當然,這事還沒敲定的時候說了也沒用。

本章節由16k書友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