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二章一把手的意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二章一把手的意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二章一把手的意見

「呵呵,春嬋,想想,如果姓葉的小子沒辦法『入常』,而他的下屬繆勇反而入常了,這對他是多麼大的打擊,那小子還能呆林泉經濟區嗎?他一走不就空出位置了嗎,呵呵……」玉史介神秘的一笑,頓時令得玉春嬋是雙眼放光,信心猛漲。有著這位財神爺爺叔發話了,那此事十有可能了。

「叔爺,那個,嗯……」這時玉嬌龍在一旁嗯出聲來。

「嬌龍,有啥話說吧,看你扭扭捏捏的,跟叔爺講話啥時那麼生份著啦?」玉史介疼愛的掃了自己這個堂孫女一眼,覺得有些奇怪。

「我看,葉凡也不是有意跟我們玉家作對,好像前幾次都是無意的。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算了不是更好,何況他也幫過我們。」玉嬌龍吞吞吐吐,終於吐了幾句話出來。

頓時引得一屋子人都有些側目,全盯著她不作聲。玉嬌龍給大家那凝視的目光盯得有些發毛,趕緊訕訕然笑道:「看我幹嘛?臉上又沒長花?」

當然,玉嬌龍那氣也只能沖著二哥靠山虎玉世雄撒了,其它的玉雅枝這個姐姐從來威儀,她不敢。再除外就是長輩了,平時撒嬌還行,不過此刻好像不是時候。

「嬌龍,是不是那個姓葉的小子欺負你了,我是說在他家裡。」老爸玉懷升那臉一沉,想到如果真因自己的事讓這寶貝女兒受了氣,或者說更可怕的了,那可就……

「沒……沒有哪有的事,爸,你別亂想。其實在古川那幾天里,葉家人對我很好。而且,葉凡的妹妹葉紫衣還是我同學,我去同學家玩也正常。」見大家還是盯著自己,眼神有點曖昧,玉嬌龍又強調了一下,「這個正常。」

頗有股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說完后自己臉都紅了,不敢再抬頭。

「正常,妹子,你是不是還有其它什麼事瞞著我們。不會是咱家妹子真的看上姓葉的了吧說出來,如果不是,哥幫你出氣。如果真是那樣子的話那……」靠山虎那胸脯一挺,一陣子巨痛傳來,當然是胸肋骨被葉凡撕裂造成的。不過這廝皺了下眉頭,不敢作聲。

「不是……不是……哥別亂說,我哪會看上他,一個混蛋豬頭,呸呸呸……」玉嬌龍趕緊爭辯,再給二哥說下去那還真說出什麼事來。

不過,玉嬌龍的話顯然不能讓玉家人釋懷。大家都看出了一點端倪。

「嬌龍,有什麼直說,爺叔幫襯著你。不然,爺叔絕對不會放過那小子的,太可氣了,一個大的官居然敢在我面前囂張跋扈,哼」玉史介那臉孔沉得能滴墨了,其實是故意在試探玉嬌龍的。

果然,某位有些情動的女子中計了。

人說,戀愛時的女人是最笨的,講得一點都沒錯的。

「真的爺叔,你可不準反悔。」玉嬌龍頓時高興了起來,人也不經意的就站了起來,喊道。

「看來你真的有點看上那個小子了,哼此事斷無可能。」玉史介突然冷哼一聲,如睛空里打了個霹靂。

玉嬌龍頓時慌了神,嘴咂巴了幾下,狠了狠心,說道:「當時我跟他有交易的,其實我初六就去了,他當時也不知去什麼地方鬼混去了,一直到快元宵那天才回到家裡。當時他答應幫忙,也是他父母親逼的。不過事後有個交易。」玉嬌龍剛講到這裡。

玉雅枝忍不住罵道:「交易,你還真敢說,妹子,你,真是氣死我了,這話你也敢說出口。」

見姐姐估計是想歪了,玉嬌龍眼中含著淚喊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姐,當時他答應幫忙后,我也很硬氣的跟他說了。

咱們玉家欠他一個人情,什麼時候需要幫助時會還他的。他當時還問我,我說的話算不算數,我說肯定算數。

我想求爺叔放過他,阻攔了他入常就是了,別毀了他的前程。畢竟人一輩子很長,既然爺叔估計他入不了常時會離開魚陽,就讓他離開算啦,也算是咱們玉家還他一個人情怎麼樣?我心裡也不會太過於內疚是不是?」

廳中暫時陷入了沉默中,全都在想事兒。

良久

靠山虎倒是首先開口了,說道:「既然咱家妹子這麼硬朗,當時也提出了交換條件。那我看就算了,我x山虎最怕欠人人情了。便宜了那小子,哼」

「只此一次,毀了他前程的事就算了。不過,絕不能讓他入常。不然,休怪我們玉家人不留情面了。」玉史介開口了,其他玉家人當然也沒什麼意見了。

「姓葉的,你好自為知吧,我能幫的就這點了,唉……」玉嬌龍心裡默默念叨著,不過轉眼想到此刻那小子估計正在跟水雲居的謝媚兒顛鸞倒鳳,那心裡立即就噴出了一灘子酸水來,酸得連牙都掉了。

倒床上咬牙切盼罵道:「姓葉的,至少我還是你家父母承認了的未婚妻,想勾搭上謝媚兒,我玉嬌龍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謝媚兒這個妖女,得找個機會整整她才對,敢勾我家男人,不要臉……」

其實,玉嬌龍潛意識裡已經有些認同葉凡的地位了,只是她自己有些莫名,一直不肯承認罷了。

葉凡那廝,此刻當然是沒心沒肺的正跟謝媚兒在被窩裡輕戰不休。

當然,考慮到謝媚兒剛剛破瓜,動作幅度也不宜於太過於粗猛。令葉凡感覺奇怪的就是本來自己是不敢再動她的了,只是謝媚兒自己反倒是要求再次陰陽融合,倒頗令葉凡費解。

當然,此等好事這廝也不會傻到拒絕,只是……

第二天早上。

葉凡一早就到了縣委,直奔賈寶全辦公室而去。賈倒真在,坐大板椅上耐心的聽了葉凡的工作報告。

眼睛餘光瞥了葉凡一眼,知道這小子今天的目地不在此,應該早得到消息了。不過葉凡不說,賈也裝著不知,等著葉凡揭底牌了。

果不其然。

葉凡把文件等資料合上后終於開口了,首先遞了一根特供過去,幫賈點上,顯得相當的殷勤,笑道:「賈書記,林泉經濟區形勢一片大好,呵呵,已經算是平衡過渡了。等到經濟區的花園式辦公樓竣工時,到時還請賈書記到林泉來湊份子熱鬧。」

「這小子,還跟我裝迷糊,拋出的是指東打西的法子。」賈寶全心裡想著,微笑著說道:「葉凡同志,你在林泉所干出的成績有目共睹。這點縣委縣政府是不會忘了的。到時,功勞薄上絕對會記上一大功的,呵呵呵……」賈寶全難得的開起了玩笑。

轉爾,賈收斂了笑意,說道:「不過,林泉經濟區雛形剛成形,你得給我盯緊點。

下一步就得以林泉為中心,把林泉本鎮的工作真正的納入經濟區的範圍來。

搞好城鎮建設,抓住人民需要的,想人民所想,為人民謀福利。而且,鬼嬰灘工程要看緊,廣開門路,多拉資金,爭取把鬼嬰灘建設成咱們墨香的名星園區。

至少在鄉鎮一級裡面要排得上號才行。咱們魚陽沒多少東西拿得出手了,就這鬼嬰灘工業園區勉強還能在市裡露回面。

前次到市裡開會,周書記和羅市長都點到了咱們的林泉鬼嬰灘。

說是準備搞個試點園區,以點帶面,以工業園區接動經濟的快速增長,從而接動整個縣域經濟平衡發展。

你們鬼嬰灘就是火車頭,千萬不能熄火了。而且,這也是我們每位黨員應該乾的事……」

「我明白賈書記,這些我會遵照您的指示去做的。」葉凡顯得相當的謙恭,這些表現在賈寶全眼裡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了。

轉爾,葉凡停了幾分鐘,又說道:「賈書記,聽說縣裡一下子走了兩個常委?」

「是有這麼回事,政法委的王書記,宣傳部的謝部長都有新的工作任命了,而且,調令都下來了,估計還有幾天就要離開了。說明咱們魚陽還是有人才的嘛他們到了市裡,那裡將是一片更廣闊的天地。」賈寶全繼續裝傻。

「那這兩個空位不知賈書記……」葉凡硬著頭皮,拋出了話題。

「呵呵……還沒想好。不過,你幹得不錯。」賈書記也沒直接表態,側面一擊,倒是誇讚了葉凡一番,令得他心裡相當的受用。

立即表態道:「賈書記,剛才我進縣府時發現後面幾座樓都歪歪斜斜的,早就是危樓了。還讓同志們在樓里辦公,怕不妥氨

「是啊早就是危樓了,縣裡情況你也清楚,門面好看,其實,袋子里空空的,都快揭不開鍋了。

這事我交待張主任去辦了,不過也只弄來了二百多萬,還有很大的缺口。

要不,你這化緣大師出下馬,給縣委縣政府弄一座樓回來。」賈寶全一番話,差點沒噎死葉凡。

這廝暗道:「口氣還挺大的,一張口就要我搞一座樓,那沒有300萬會下來嗎?真把我當化緣大師了。不過,也許這個也是一個契機,能弄來也許那入常的東西就好解決了,弄不來賈一不高興,我那入常的東東就泡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