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四章查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四章查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四章查賬

當然,這個是一方面,人脈關係也相當重要。老弟,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你老弟是有點能量,特別的招商引資一塊,但是你也要看到,在墨香市也不光是我老弟一個人有如此能量。

墨香可是有著600萬人口的大地區,不要說人才濟濟,但至少像你這樣的年青俊才也有一大把的。

在同等條件下,關於入常,選拔人才時是不是人家領導就得考慮人脈關係了。

所以,你現在專註在走動方面,這個應該是屬於人脈關係範疇,這隻能是一個方面。

還得努力表現,把自己的政績擺出來,亮出來讓全縣人民看看,讓市委領導看看……」張新輝的一席話頓時驚醒了某個夢中人。

「是啊我太專註在跑上面了。造勢方面不懂得應用氨葉凡心裡直點頭,扔了包煙出去後退了出來。

「造勢」

這個當然就要用在林泉經濟區的建路和各項事務的順利、大踏步進展上了。

一出了縣府,葉凡直接把電話掛給了段海,要求他把這段時間來林泉經濟區的大變化整理出來。

內容方面當然很廣泛了,從經濟到財政,從農民收入到村裡建設,從工廠職工待遇到住房分配……

葉凡的打算當然是利用電視台和墨香日報這兩個具有震憾力的傳媒手段了。

準備綜全各方面情況,寫一份總結報告出來。這些東西的運作當然離不開於建臣老哥的侄女于飛飛這個電視台紅人了。

葉凡肉痛的摸了摸皮包里那所剩不多的『後宮玉顏丸』,能讓于飛飛賣力的東西不多了。

送錢的話人家未必缺這個,就送『美容』是最好的手段了。而且葉凡試了許多次,在女人方面基本上達到了百試百中的地步。

葉凡在背地裡把後宮玉顏丸取了個拉風名字,叫婦女必殺。

至於說南福日報葉凡暫時不敢再去動那塊心思了,前次差點被蘭闐竹整進了雞籠,引得賈寶全心裡大為不快。

這次雖說要造勢,但也得低調一點,而且,即便是要搞也得把賈和衛兩大巨頭弄進去,讓他們露露臉,自己跑跑龍套就行了。

墨香市軍區司令顧銘凱那邊昨天晚葉凡打了電話給齊天,這小子一聽說是關於大哥葉凡入常的重大事務,說是立即從香港趕回來幫大哥去顧司令處跑一跑。

不過被葉凡嚴詞拒絕了,叫他先打個電話探探顧銘凱的底子再說。估計齊天這廝又會杠著齊振濤的大旗做虎皮了。

正在吃中午飯時,齊天倒是來了電話。

不過,很是意外,這次居然失手了。說是顧司令最近去燕京了,估計還得等三個月回來,弄得葉凡的心裡好生鬱悶,去了顧司令一票那損失可就大了,不過也很是無奈,天要如此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不過齊天說是可以讓他老頭子出面,這個建議也被葉凡給拒絕了。

因為留著齊振濤的相助是為了以後升縣長時用的,此刻一個『入常』不能把他給用掉了,有種大炮打蛟子的感覺。

下午二點多,葉凡準備起身去市裡活動一下,不過,還沒動身,林泉經濟區的丁香妹傳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說是縣審計局的孫滿軍副局長帶了一伙人來,要求查核林泉經濟區的財務明細賬目等,請葉凡拿個主意。

「他們有說什麼原因嗎?審計局雖說有這方面的權力,但未經縣裡批准也不能亂行事的。」葉凡心裡一沉,估計是孫滿軍此獠在生事了。

此獠的父親孫榮春也是一資深的副縣長,這次是昴足了勁頭想打入縣委常委內部的。

暗道:「這小子來者不善。」

「說是經縣裡領導批准,要對全縣進行一次大範圍的審計核查。

是為了配合省里11月份的特別審核而進行的先期縣內自查自糾。

而且還出示了縣委縣政府紅頭文件,指示說是要求各部門要緊密配合縣審計局的調查、核查。以整改、糾正為主。」丁香妹有些擔心樣子,說道。

「既然是縣裡領導批准了的,那就讓他們查吧。我相信咱們林泉經濟區的同志都行得正,坐得端,敞開來,讓他們折騰個痛快,哼」葉凡嘴裡冷哼著正想掛電話。

不過想了想又叮囑道:「你把段海,庄紅玉都叫來,叫他們隨時注意著審計局的同志,別讓空子給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給鑽了。」

「我明白,隨時盯著。我是辦公室主任,會全程盯著的。」丁香妹小心說道。

一會兒段海也來了電話,請示了應對辦法。不過後來也說道:「葉主任,這次估計孫滿軍不光是針對咱們林泉經濟區了,好像就是一些重點的鄉鎮,一點行局都要審查。

不過有些奇怪,聽說他審查的行局,重點鄉鎮,好像都跟縣裡一些副職有關係,或管理直屬關係似的。

他這樣子做怕不是有其它什麼目地吧,這次聽說他老子也正在爭常,葉主任你可得小心點了。」

「哼這個還不簡單,肯定是他老子孫副縣長授意的了。在縣裡某些常委相助下,先把這潭水給攪渾了。

如果能從中查出點什麼,把『爭常』的對手給捋掉了一些,或者說是以此為要挾,嚇阻對手自動放棄入常的機會。

為自家老頭子掃清障礙,他打的好算盤啊不過,能有機會爭常的對哪個是好相與之輩,我倒是在看著了,希望那小子到處碰釘子,把全縣人民那就有味道了。」葉凡干聲笑道。

「那是,呵呵呵。我相信經濟區的同志的。倒是繆勇那塊地盤別出什麼蔞子就是了。

林泉本鎮也相當亂的,財務狀況,估計相當的混亂。」段海興哉樂禍了,隨口又爆出了一個大新聞,說道:「聽說縣上還在政府辦的同學說,說是縣紀委的同志今天上午進了金牛鋼廠。也不知是否查出什麼問題沒有。」

「金牛鋼廠,廠子在林泉本鎮,不過那廠子應該是屬於分管工業的副縣長肖伊林在管吧?」葉凡略顯訝然。感覺這縣城的天怎麼要變天了似的。

「沒錯,就是分管工業的伊副縣長直管的,而且在咱們魚陽是排得上號的大廠子。

最近聽說很亂,職工人心不穩,連工資都發不出來了。一些職工就想鬧事,說是廠領導貪污,只顧著吃喝,找小姐,完全不顧及工人死活,要集體上訪。

而且聽說就連主管領導肖副縣長都給一起告了,說是肖副縣長在廠里有拿乾股,不然廠子不會虧得這般嚴重什麼的。

反正我也是從廠里一個朋友哪裡聽來的,呵呵……」段活的消息倒是靈通,畢竟以前是從縣政府辦出來的,八面玲瓏。

「那肖副縣長怎麼表示?」葉凡問道。

「怎麼表示,早上也是板著個臉下來了,和哪紀委的同志一起下來的,還不是收買人心。隨她一起還帶來了也不知從何處弄來的50萬款子,說是先發給職工生活費什麼的。」段海說道。

「嗯忙著補窟窿。」葉凡點了點頭,又問道:「還有其它大新聞吧?」

「當然有,剛才聽紅玉說。說是分管文衛的顧德伍副縣長那屁股也是火燒火灼的了,呵呵呵……」段海一臉的得意。

其實葉凡爭常的事他們幾個也猜到了,看到別的副縣長倒霉了當然心裡大樂了。

葉凡現在相當於他們的主子,主子如果入常了,他們的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了。所以,這個叫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了。

「又發生什麼事了?」葉凡心裡並沒那種興哉樂禍意思。因為他想到這些人被纏上了,估計不久自己跟他們也差不多。

全縣一片混戰要開始了。各個爭常的對手都是互相攻擊,笑到最後的才是強者,也可以說是英雄。

「還不是去年廟坑龜嶺村風老支書為了學校被壓死的事,說是當時鳳老支書去縣裡找過顧副縣長七八次了,結果顧副縣長就拔了五百塊錢打發了事。

說是顧副縣長極端瀆職,不顧學生死活。在酒店一餐就吃喝進去二三千塊,而拆除危校的事卻是不管不問。他一餐飯就可以建上半層樓了什麼的。」段海說道。

「那已經過氣的老底子又翻出來了,這事跟我也有點關係,當時我還在林泉鎮當鎮長。唉……說起來鳳老支書的死我也該付點責任,順帶著繆勇,蔡大江等人也逃不掉的。

這都什麼事,唉……」葉凡嘆了口氣,暗暗警惕,有點擔心那伙人隨帶著把自己也給挖了出來。

「那怎麼辦?我們得及早作準備了。」段海那笑一下子嘎然而止,很是擔心了起來。

「沒事,陳年舊事了,我當時就因為那個被捋了鎮長帽子。過去的東西他們還能翻起多大風浪。」葉凡隨口說著,其實心底的擔心一下子哪能消去。

如果那伙人真要在此事做文章的話,那還真有點掰了。估計就是繆勇也是逃不了的。

「要死一起死,既然要亂就大亂,亂拳出擊,打死幾個也好。」葉凡狠狠地呸了一口,臉上陰森森的,連那拳頭都捏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