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五章把自己先變成瘋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五章把自己先變成瘋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五章把自己先變成瘋狗

心裡暗道:「看來縣裡的一些對手坐不住了,開始玩陰耍狠了。那就看誰能狠過誰了。」

這般想著,乾脆一個電話打向了盧偉處,也得提醒一下這小子,別認為十拿九穩的政法委書記帽子給人砸飛了。

哪知電話剛打通,盧偉就怨氣衝天,吼道:「麻的,倒霉」

「怎麼回事我說老弟,不會被人打劫了吧?」葉凡略顯詫異,估計這小子也給人陰了或者什麼的。

「我手下的李隊長,前段時間去西盤鄉執行任務,去抓大賭。當時就收繳了二十來萬。不過,那個叫張阿三的做莊的混子頭一直把錢藏著不肯拿出來,大哥,你知道不知道,他把錢藏啥地方?」盧偉還玩起了智力遊戲。

「藏啥地方,不會塞里吧,再說,那地方藏毒品還行,藏錢,能塞多少,哈哈哈……」葉凡沒忍住,大笑了起來。

「那當然,以前有的女的毒販子把毒品藏她們那桃花窩裡過海關,不過後來都不靈了。

而張阿三把錢給藏進了他老婆的奶罩里,,真他娘的狠,本來不大的給他漲得鼓鼓的,快趕上肥姐了。

剛開始時沒發現,還以為那女人本來那麼大,李隊長還暗暗稱奇,一直咕嚕著身子小粗。

後來一個刑警湊他耳旁才知那是錢給漲成的。李隊長一聽,當即使了個眼神,手下一個刑警兇巴巴的上去,命令張阿三的老婆拿出來,可那娘們一直不吭聲。

那刑警剛揚起了手,作勢要搜身似的,當然,只是裝裝樣子,不是女警,那敢去搜婦女人身子。

不過阿三那老婆橫啊,一巴掌甩了過來,叭地一聲,我手下那刑警長得並不是很壯,沒防到一個女人敢如此耍橫,那一巴掌結實的扇在了他臉上,結果立即就腫了好大一塊。

其他刑警看不過去了,一擁而上衝上去想制住阿三老婆,不過阿三怒了,跟他老婆倆一起攻擊刑警。

結果可想而知了,被憤怒的刑警們幾拳幾腿下去就焉了。結果還被拘留了十五天。

後來我以為事了啦,誰知今天市局督察隊派人來了,說是調查刑警毆打平民,外帶著調戲婦女的事。

什麼搜身,趁機摸女人,還要捋裙子撩陰,啥破事都給人操作出來了,剛才我還被於局訓了一頓。

說是什麼要文明治法,尊重婦女等等。這他娘的,我比竇娥還要冤。」盧偉氣得差點噴血。

「呵呵,早就跟你說過,基層工作不好作。你以前呆公安部里像這種事肯定沒遇上地。

現在怎麼樣了?遇上刺兒頭了吧。而且,現在是非常時期,老弟,大哥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從今天開始,縣裡將會亂了。

其中就連你我都將加入進去,等著吧,這還只是第一波,後來一層一層浪花會接重而致的。

你得早作打算,別被人抓住什麼小鞭子讓人陰了。到時,你那即將到手的政法委書記帽子讓人摘走了可就可惜了。」葉凡點了點其中關竅,倒是令得盧偉茅塞頓開。

那廝干聲聲笑道:「這個我也早就預感,想不到來得這麼快。本來以為應該晚幾天來的,看來,咱們哥倆都不得輕鬆了。不過老大,咱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那些人想乘機亂咬的話,那咱們就把自己先變成瘋狗,咬死一大片再說,結果就剩下咱們倆了。呵呵呵……」

「只要能入常,變瘋狗也無妨。怕的是咱們自己還沒變成瘋狗就被人給咬死了。

所以,老弟,咱們得展開拳腳,搜羅消息,甭管小道來的還是正規渠道弄來的,只要能讓對手害怕自動退出就行了。」葉凡難得的露出了陰辣的乾笑。

「行大哥,你說,先找誰下手?」盧偉干聲說道。

「孫榮春吧,他兒子孫滿軍這幾天開始上竄下跳,為他老頭子搖旗吶喊。

仗著自己在縣審計局擔任副局長機會,居然到我的地盤來查核什麼了。

不過,這老小子也夠陰的,一切查核手續完備,不然,老子定要一拳打得這龜孫子滾出林泉還差不多。

老弟,孫滿軍那傢伙可是縣城出了名的色棍,估計被他利用職務糟蹋過的女人不少吧。」葉凡點出了第一個目標。

「當然我手頭上就有證據,要玩是不是?好,就拿那騷包整整再說。而且我還有個意外收穫,以前在查孫滿軍時居然查到了他老子孫榮春的拼頭。」盧偉相當的得意,估計在電話那頭也是口沫橫飛了。

「誰?」葉凡心裡一喜,問道。

「叫胡賽花,以前聽說在什麼鄉的計生辦,現在被孫榮春那老色棍弄進咱們交警隊的車管所了,工作輕閑。這女人跟孫榮春的事倒是作得很隱秘,不過,這破事兒倒是從孫榮春的老婆劉敏花嘴裡不小心漏出來的。」盧偉一臉蕩漾的說道。

「那這裡面文章可就有得做了,手上有沒什麼強有力的證據?」葉凡打著哈哈,問道。

「當然有,幾張照片。那次大哥你不是在林泉歌廳的包間里,那個叫玉夢枘雪的姑娘跟孫滿軍發生了爭執。

後來孫大少還被齊天揍成了豬頭,從那個時候起我對孫滿軍注意起來了。

後來調到魚陽后,我就有意識的搜集著這小子的證據,到現在早就準備好了飯菜等著他們,只是以前沒遇上什麼事我也沒拿出來,既然那小子很不知趣。

居然到大哥的地盤去討沒趣了,那咱們也該適時拋出證據了,呵呵,大哥,等著吧,明天就有好戲看了。

說不準把他那一家子全搞臭了就帶勁頭了。」盧偉話語隨意,不過,葉凡可是聽得汗毛直豎。

暗道:「我自己也得小心點,好像也跟幾個女人有關係。雖說現在還沒結婚,交一個能行,但交往太多的話給你揪出來也是生活作風不正的爛事兒。這個,在提拔的關鍵時刻最會壞事的,黨嘛,最注重思想政治作風了。」

葉凡在心裡細數了一下,方倪妹那個是過去的東西了,不說了。丁香妹倒是有老公,千別不能讓人知曉了。

菜西施范春香倒是寡婦,現在又跟謝媚兒好上了。跟謝媚兒交往估計別人不敢說什麼,就得隱藏其它兩個女人了。

「你小子,就不會動動腦子。不用咱們動手就能揪出孫榮春來不是更好。」葉凡罵道。

「不用咱們動手,那隻能鼓動他老婆去吵上一頓子了。不過這個好像很難。既然他老婆早就知曉了這事兒,為什麼以前都沒去車管所跟胡賽花來個對壘,而且在這個關鍵時刻,那女人即便是再傻估計也會裝聾作啞了。」盧偉皺起了眉頭,覺得此法好像不通了。

「呵呵,估計是孫榮春用甜言密語騙了他老婆。使得劉敏花認為自己老公跟胡賽花斷了。如果讓她知道孫榮春不但沒斷,而且那破情越燃越火的話,估計劉敏花就會發河東之怒的。」葉凡干聲陰笑。

「這個容易,我想辦法,包準兩天辦妥。至於孫滿軍那小子,咱們就直接下手了。讓他去縣局看守所好生吃上一段時間牢飯再說。」盧偉顯得很是自信,估計這小子陰人的事以前在公安部時也沒少乾的。

「稍晚一點爆發,孫大少正在林泉經濟區查核,如果立即就出事了,人家會懷疑咱的。所以,過二天再爆發,等他去其它地方查核了再出事,想懷疑也不好懷疑誰了,因為目標太多了。」葉凡隨口叮囑道。

接著又打向了墨香紀委的方圓,叮囑他好生的搜集一下有關縣裡幾個副縣長的一些破事。當然,繆勇也在搜集之列了。

整理完這一切後葉凡回到了林泉,既然孫大少那一伙人在查核,那也得陪陪上面來的領導嘛

晚上,孫大少一夥查核完畢。

這廝一幅皮笑肉不肉樣子,說道:「葉主任,你們經濟區賬目有些亂啊賬目明細不明,經手人有時都漏了。而且錢款去向有些摸糊,發票很不正規,什麼收據,領款憑證,就連白條子都有……」反正羅列了一大堆的毛玻

「是嗎庄科長?」葉凡裝著有些訝然樣子,轉頭沖庄紅玉問道。

「小毛病當然有點,但縣裡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做的。就拿購置一項來說吧,咱們經濟區從一些老百姓手中買了幾十把藤椅子。

老百姓又不是開店的,人家在自已家裡編的椅子,去哪裡拿國家正式承認的稅務發票?

而且當時遇上趕墟,人多又擠,那老農急著要趕回去。所以臨時頭就用一張白紙代替了。

不過,白紙上面也有老農的手印和簽字。為了保險起見,我當時叫他連家庭地址都寫在了白紙發票後面。

便於以後如果有人查賬的話說不清楚好去下去查證。我們林泉經濟區出現的白條,領導款證已經相當少了。

想必孫局長也清楚,咱們縣的習慣了。」庄紅玉從容應答,隱晦的來說有點指責孫滿軍之流是雞蛋裡挑骨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