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九十八章一箭三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九十八章一箭三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九十八章一箭三雕

「感謝好啊,什麼時候到市裡,好生請玉花大記者吃上一頓就行了。

不還得陪上一顆後宮玉顏丸。當然,本姑娘就佔有兩顆就行了。姓葉的,你知不知道,這事全是本大小姐在為你吶喊。

不然,人家玉花大記者肯到魚陽那窮山惡水來專棒你。」于飛飛口氣相當的沖,一股子得意瀰漫在電話里。

「你幫的忙,啥意思?」葉凡裝傻道。

「以為我不曉得,前幾天我小叔就曉得了你們魚陽有兩個空出的常委名額。

所以,那天晚上剛好遇上我跟玉花記者同桌吃飯,隨意地漏了一句,說是林泉大通脈什麼的。

我當時就鼓動玉花到你們林泉去採訪了,不然,人家怎麼肯下來。那報道不錯吧,本姑娘的傑作,咯咯咯……」于飛飛猖狂的笑著,旋即又狠狠說道:「當然,我前次使用了你的那藥丸,玉花有些好奇,所以我……我就用那藥丸鼓動了一下。」

「娘的,原來如此,又是藥丸惹出的破事。」葉凡心裡暗喜著。

「哦那我還得真感謝你一下了。至於說那藥丸,能不能少點,你跟玉花大記者一人一顆怎麼樣?我……就剩下兩顆了。」葉凡趕緊叫窮。

「啊就剩兩顆啦?那糟糕了,我本來一直慫恿台長到你們林泉大通脈逛一趟的。

她也是聽說了那藥丸的神奇才勉強點了頭的。如果沒藥丸,那電視台給你們林泉大通脈作個專題跟蹤報道的事估計得泡湯了。

實在沒有了那我跟台長說一下,算了。」于飛飛裝著一臉的詫異樣子,純粹是在釣魚,葉凡當然也曉得此女在作弄自己。

不過,既然市電視台要來採訪,那這個天大機會可不能丟了,趕緊說道:「那這樣,我把給闐竹留的那顆先給你們台長怎麼樣?採訪可是不能停的,我代表林泉經濟區廣大的職工幹部,老百姓們熱誠歡迎你們市電視台來採訪。」

「那,再說吧。」于飛飛翹起皮來了。

「算啦,既然你們不稀罕那藥丸,說不準省報的蘭記者全都要了。我乾脆請她下來算了。」葉凡反將了一軍過去,就看誰的意志力強悍了。

「你敢那藥丸我要定了。哼明早就下來,是本姑娘的東西誰也別想搶走,哼哼哼」于飛飛連哼幾聲,掛了電話。

「想跟我玩,你還嫩著呢?只要有藥丸,還怕釣不到美女來。美女必殺,看來真他娘的百殺百中。」葉凡自得的哼了一聲,心裡相當的舒坦。墨香日報登了,市電視台再來巡視一圈下來,那造勢就算完畢了。

不過一想到配製藥丸的材料告急,葉凡又是肉痛得快呲牙咧嘴了,心裡自語道:「看來得到天水壩子那山洞去瞧瞧了,弄些艷情果回來。

不然,沒藥丸了以後想釣妹妹就有得麻煩了。再說,這藥丸簡直就是我升遷的鋪路石。

當然,還有春宮丸了。簡直就是男女通殺,說不準就靠著這些藥丸我葉凡就能登上一級又一級台階,這要是講出去估計會滑天下之大稽的。

不過也正常,人家送錢送禮品送美女送什麼的,咱的殺手就是藥丸,這個關鍵是投其所好就是了。

管其它什麼玩意兒幹嘛呵呵呵呵……」想到這些,這廝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之笑,狀如魔鬼,一絲口水何時掛在唇邊也不自知。

「葉……葉主任,你這笑……」突然一聲好聽的女音傳來,打破了葉凡的美夢。

「笑,怎麼啦?」葉凡趕緊在嘴唇上抹了一把,掩飾性笑道。

「哼」庄紅玉不滿地白了某男一眼,又說道:「葉主任,剛接到上面通知,說是明天早上,以市教育局副局長劉明發為首的基建組將要到魚陽實地考察,而且點明說要到龜嶺村去看看。聽說這次市教育局來的不光有基建科,還有紀檢方面的同志。」

「紀檢呵呵,看來他們想一網打荊」葉凡淡然的笑了笑,其實心底里還是略顯擔心的。

雖說龜嶺村的事已經過去了,當時自己為此也付出了被捋帽子的慘痛代價,但現在人家又要掀起風浪,那也得防一防才行。

隨即打了電話給段海,交待他立即跟著鳳九公的兒子回到龜嶺去,連夜做好群眾工作。即便明天市教育局的人來,也好有個說詞。

鳳九立倒是沒什麼話說,畢竟葉凡直接給他弄進了林泉鎮政府,現在已經擔任了黨政辦副主任一職,混得也是相當不錯的。吃水不忘挖井人,當然對葉凡也是感恩了。

搞完這些麻煩事後葉凡感覺身心俱疲,嘆了口氣,喃喃道:這官場的事還真他娘的複雜,為了一個常委名額幾個副職都快到拔刀肉搏相見的地步了。

從現在勢頭看來,那簡單就是一場混戰。顧副縣長被人弄了,肖副縣長也差不多,自己估計跟繆勇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次龜嶺村的事估計不光是針對自己了。可以說是一箭三雕,因為顧德伍是分管文衛的副縣長,而且聽說這次市教育就是奔著他來的。

而且還得連帶上自己跟繆勇倆個人。下計設陷之人相當的高明,葉凡一直在思忖著到底是誰在開炮。

孫榮春是脫不開嫌疑的了,不過,也不能排除肖伊林發起的反擊。

玉家人按理說不會,因為此事繆勇也有份頭。趙柄健估計不會,他也知道自己在龜嶺村那件事上脫不了甘系。

就剩下趙天坤、劉健飛、張國華幾人了。在這三個人裡面估計張國華這個經濟區副主任很值得懷疑。

「挖老子牆角。」葉凡罵了一句,不過,張國華此人倒真不好對付,此人到任林泉經濟區常務副主任以來,一直都是中規中舉的。

而且,此人是從市政府辦下來的,經驗老道,市裡關係活絡,而且有著賈寶全這個書記的鼎力支持,聽說張國華跟賈寶全還是黨校同學。

此人一向隱藏得很深,算是一個高手。

他如果有事的話那估計自己這個經濟區的一把手也逃不掉,至少得負領導責任。

所以,想對張國華下手就相當難辦了。這個同在一口鍋里,傷人的話這口鍋也會受損的。

葉凡倒是最擔憂的就是張國華了,猜測著賈寶全安排張國華到林泉經濟區,估計就是沖著自己這個位置來的。現在入常的事估計賈寶全也是助他的。

所以,葉凡決定搬出市委組織部部長曹萬年老哥來,聽說曹萬年跟賈寶全的關係相當的好。如果有他出面的話也許賈寶全那桿天秤會從張國華身上傾向自己的。

葉凡正在謀划時省里的財神爺玉史介卻是正跟賈寶全在玉家堡聊得火熱。

「玉廳長,聽說省里下拔給魚陽的支農補助已經準備下發了,不知什麼時候會拔到魚陽的賬頭上?」賈寶全略顯謹慎,問道。

「這個,我們財政廳面對的是的全省,不會直接划拔到你們魚陽縣賬頭上的,得先經過市裡再轉過來。不過,這次下拔的款子雖說有二千多萬,只是咱們南福省不光你們魚陽是貧困縣。」玉史介語含玄機,賈寶全哪有聽不出來其中的道理的。

心裡暗暗罵道:「老狐狸,又要提條件了。這官場,簡直像在賣菜買菜。這老匹夫,活脫脫一個手握好菜的菜農。」

隨即笑道:「玉廳長,您是從魚陽走出去的高官。這麼多年來也為家鄉建設出了許多力。

家鄉的路,家鄉的橋,家鄉的工廠,學校等等,都留下您的足跡和愛心,家鄉父老對您的風評是很高的。

我相信玉廳長會為咱們魚陽父老鄉親們爭取到這筆寶貴的資金的。不敢說多,分300萬想必玉廳長不會很為難吧?」

「呵呵呵,賈書記,我雖說在省財政廳工作,但上有廳長,下有各大處的處長,而且中間還有一個常務副廳長盯得緊。

這2000萬也不是說我就能做主的,正因為我是從魚陽走出來的,照顧家鄉人民是應該的是,但我也得注意點影響不是?

前幾年哪一年你們魚陽不從財政廳弄走幾百萬的。這個,後來也有些人講閑話了。做人難,做官,更難」玉史介打著哈哈,就是不張口,當然在待價而沽了。

「哼你就弄了幾百萬給魚陽就翹到天上了,我聽說其它幾個還不如你的副廳長人家每年都為自己家鄉弄上上千萬款子。

這人哪,要做人真難,當官不易。每一筆巨額款子好像都存在著交易,沒有交易哪有款子下拔。

玉史介如此說,無非是在釣魚,估計這次不讓玉家人爭取到一個常委名額玉史介是絕不會鬆口了。」賈寶全在心裡腹誹著玉史廳這老頭。

決定先拋出一誘餌試探一番再說,於是,嘴上卻是笑眯眯的說道:「最近魚陽的幹部群眾對春嬋和繆勇同志的風評都很高啊我們縣委縣政府也是看在眼裡,聽在耳里的。既然做出了成績,就該得到獎勵。」